6kqwa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八十六章 塌展示-shzji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快出来,都赶紧快从屋里出来……”
“……都快往村子外去……”
堂屋外,村子里,浓雾下,手电筒的灯光,一户户人家敞开着门,屋里往外映出的灯火,交织着,
呼喊着,话语声,步伐声,混杂着,嘈杂着,随着清风,拂进堂屋里,响着。
堂屋里,餐桌旁,
老汉有些焦灼着,不时抬起头,朝着屋外,朝着屋边的老人望去。
又转回头,看向廉歌,看着廉歌平静的神情,情绪渐平复下来。
再夹了口菜,递给了肩上蹲着,立着前肢,眼馋着眼珠随着菜转动着的小白鼠,
廉歌放下了筷子,
一旁的老汉,见廉歌放下筷子,不禁紧随着,站起了身。
看了眼老汉,廉歌再转过视线,看向了堂屋门边的老人。
……
堂屋门边,老人手搭在那门把手上,佝着身,垂着头,闭着眼,
脸上神情变幻着,混杂着些愧疚,自责,紧随着,脸上神情又渐褪去些,
老人缓缓着,再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手依旧搭在门把手上,没抬起头,老人有些浑浊的视线望着脚下的地面,有些恍惚出神。
“……老陈,老陈……”
餐桌旁的老汉往着堂屋门边走了几步,又转过头,看了看廉歌,
见廉歌没出声阻拦,才紧走了两步,走到了老人跟前,出声喊道,
“……老陈,你醒了吧,我们得赶紧从这屋子里出去,往村外边走……这房子就快塌了。”
老人闻声,缓缓抬起了头,看向老汉,沉默了下,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也梦到了……”
老人应了声,又顿了顿,
“老于,你先过去帮我先维持着下秩序……这么大雾,都这么慌里慌张的往外跑,一会儿别踩着了……”
老人转过头,再朝着浓雾笼罩下,嘈杂喧嚣着的村子里望了望,回身说道,
“……再找几个人,去老徐家,老严家,那几家腿脚不方便的屋里看看,免得漏下了……我跟着,等会儿就过来。”
“……那成,那我就先过去。”
老汉闻声,看了看老人,然后点了点头,便朝着屋子外,那还嘈杂着的地方紧走了去。
看着那老汉走远,老人再缓缓转过头,看着堂屋里,眼神有些恍惚,出神。
看了眼这老人,廉歌从餐桌旁站起了身,挪着脚步,朝着堂屋门边走了过去,
注意到廉歌走近,老人有些恍惚出神的目光动了动,再转过身,看向了廉歌,
“……小先生,我们也出去吧。”
闻声,廉歌看了眼老人,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再挪开了脚步,踏出了这堂屋里,
沿着院子外的村道,廉歌朝着这村子外走去。
身后,老人再顿了顿脚,也紧随着走了堂屋,紧跟了上来。
……
“……是我们啊,忘了本……”
廉歌挪着脚步,不急不缓地往着村外走着,
老人在廉歌身侧走着,低着头,沉默了下,又再抬起头,望了望浓雾笼罩下的村子里,
“……这才多少年啊,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挪着有些蹒跚的步子,老人望着村子里,往前走着,不知是同廉歌讲,还是在同自己说着,
“……以前每逢过节的时候,我爹娘啊,还记得祭拜……等到了现在啊,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着话,老人浑浊的眼底流露出些愧疚,又再沉默了下来,
“……最后啊,还是他们又救了我们一次……就像是当初一样,保护着我们这些人……我们啊,对不起,对不起他们……”
老人说着话,眼里带着些浑浊的泪水,望着村子里。
廉歌听着,挪着脚步,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
“他们也没想过,该有什么报答。”
语气平静着,看着这村子里,廉歌出声说了句。
“……是啊,是啊……”
闻声,老人呢喃着,念了两句,又再沉默下来。
……
“……都快点,快点……”
“……好了,好了……到村子外边了,到村子外边了……”
“……都看看,帮忙看看是不是村子里人都出来了……”
村子外,山谷边一侧山坡上,焦急着,慌忙着,从村子里跑出来的村里人,重新汇聚到了起来,
或是放下了行李,喘着粗气,或是一遍遍同身侧人说着些话,或是帮忙着,看着是不是村里人有没有落下。
“……村长,村里人都出来了。”
之前那中年男人陈家二娃走到了老人跟前,出声说道,
“……都歇歇吧,歇歇吧……”
老人转过身,对着一众村里人出声说道。
闻声,一众村里人相继安静下来,望向了老人,
老人则是顿了顿动作,紧随着转过身,看向了旁侧的廉歌,
一众村里人,也随着老人的目光,看向了廉歌,
看了眼这老人,和这村里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
转过视线,廉歌看向了那山脚下,还亮着灯火,一户户人家的屋子,村落,
老人,一众村里人,也相继循着廉歌的视线,看向了那山谷底的村子,自己的家。
……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村子尾,一座房屋似乎下陷般,往下沉了下去,
屋顶上的瓦片掉落,房梁紧随着垮了下来,院子被割裂,墙倒了下去,
整座房子,转瞬间,塌成了一堆废墟。
而那座房子的倒塌,就像是信号般,触发了连锁反应,
山谷底,村道边,一座座房子,如同下沉般,往下垮了下去,
震颤着地面,响着轰隆的轰鸣,
飞溅起的墙灰砖石扰动着笼罩在村子里的浓雾,
溅起的灰尘混杂浓雾中,又再裹着雾气,落在地上,
一座座房屋,塌成了废墟,
塌成废墟的房子,在山谷底,勾勒出一条清晰的河段。
……
山坡上,在那轰鸣声响起的同时,
一众汇聚着的村里人,先是紧随着那轰鸣声不禁一颤,有些骚动,
又望着那一座座塌成废墟的房子,相继再渐沉默下来,
山坡上,愈加显得安静,
唯有那山谷底的轰隆声,震颤着山谷边的山丘。
……
“……我在那屋里,住了三十几年……”
轰隆声再渐平息,一众村里人望着山谷底,沉默着,
一个岁数稍大的男人,望着那山谷底村子里的一处,呢喃着,出声说了句,
山坡上,一众村里人,愈加沉默,
“……房子塌了再建就是了。”
老人转过身,对着一众人出声说道,
又转过头,望了望那山谷底,
“……人还在就够了。”
听着老人的话,一众村里人的眼底再重新多了些光彩。
“……谢谢。小先生。”
老人再转过身,看向廉歌,感激着,出声说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