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mnv好看的言情小說 鄉野小神醫 賢亮-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燒烤招待熱推-gfqe0

鄉野小神醫
小說推薦鄉野小神醫
“你运气不错?”看了眼浑身再次冒虚汗,且呼吸急促的赖怡君,张振东故作不解,呆板木纳的问道:“什么意思?”
赖怡君舔舔嘴,娇躯狠狠的一抖,然后她收回停留在美食上面的目光,勉强打起精神,对张振东微笑道:“我饿了,你这里正好有东西吃。”
“这么直接吗?”张振东一愣,心想这女人此时的表现倒也可怜。
只有被饿到极致了,她才会放弃美女的尊严和形象,张口就要吃的。
“你可以给我吃吗?”
这不?张振东还没答话呢,赖怡君就又狂吞了几口口水,然后看着那些美食,直接开口索要了。
同时她也激动、焦躁的身前狠狠的跳了跳。
这看的张振东呼吸一滞,丹田一热,莫名的就有些爽了。
“给你吃了我吃什么?”不过张振东却是故作无奈的摇摇头。
“你烤了这么多。”赖怡君一愣,脸上的笑容僵住。
当她再次扭头看张振东的时候,那眼神甚至是有些羞怒了。
想自己可是****啊!在男人面前,向来都是极有优势的。
只要自己愿意,向男人要一些吃的,谁能不给?
可眼前这家伙,居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想到这里,赖怡君就眼圈发红,有泪光闪烁了。
可瞬间之后,她就微微吸了口气,又对张振东展颜一笑。
因为她忽然又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既然这个男人,不为姐的美色而动,这就说明他对我**危害啊。最起码他不会在这山**密的地方,将我残忍的欺辱。
如果他轻易答应我了,还对我有那个念头,那姐可就倒霉了……要失去尊严和节操不说,还有可能被染上病,或者是,再次怀上一个孩子。
不得不说,赖怡君的想象力很丰富。
也不得不说,张振东很厉害,知道此女对男人仿佛有偏见,所以自己不轻易答应给她食物,反倒是能让她在自己面前放轻松。
“我是烤了不少,可我在这里转了两天多,总共就吃了三次。上次进食,应该是十三个小时之前。所以我也快要**了。”并且张振东还“无视”了赖怡君随后的展颜一笑,他很是无奈的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那……那你分给我一条鱼可以吗?”面对如此不绅士,如此不知道爱护**的家伙,赖怡君是又生气,又放心。
放心还是因为这个男人,肯定不会危害到他。
“或许,他那方面不行吧?要不然,怎么会对我**丝毫的怜爱之心呢?”又在心里腹诽了一下张振东,赖怡君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头。“就一条鱼,可以吗?”
“就一条鱼,也不是不行,可是……”张振东故作艰难的思考了一阵子,然后磨磨唧唧的嘀咕道:“可你总不能吃白食吧?我烤的这么辛苦。”
“如果我手机在身上,钱包在身上,我当然可以向你买。我也知道吃白食不好,并且我也不想吃白食。”赖怡君又改变了一下坐姿,变成了盘腿。
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空荡荡的身子,很是窘迫,很是气闷的咬牙道:“可问题是,我现在没什么东西是可以给你的啊。”
“你有……”张振东忽然扭头,看着赖怡君那半透明衣服里面的硕大物件,下意识的眯起眼睛,变得有些喜悦了。
“你!”赖怡君惊呆了!
张振东的眼神和表情,她自然能看懂。
可这个情况,跟她猜测的不一样啊!
这男人不是对自己没意思么?
怎么他现在又用如此讨厌的眼神看自己了?
放佛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把你脖子上的项链,给我带上,我就给你一条鱼……”可是当她看见张振东缓缓回头,说出这句话之后,她就又缓缓松了口气。
“看来我是多想了,这家伙贪财,是想要我的项链啊。”如此思索着,赖怡君又在心里肉疼了一下,就把彩金链子、黄金坠饰的项链摘下来,朝张振东递来。“行,我们交易!”
“你给我带上。”张振东撇撇嘴,淡淡的吩咐道。
“你是不可以这样的!”赖怡君陡然睁大眼睛,莫名的屈辱感,使得她的声音也变大了一些。
“为什么不行?”张振东一脸茫然。
“你难道真不懂吗?”赖怡君悲愤又苦涩的问道。
“不懂。”张振东木纳的回答道。
“看来这家伙是真不懂啊,既然不懂,那他就**玩我,辱我的意思。哼,我就给他戴上吧。”赖怡君见张振东不似说谎,她便稍微挣扎,虚弱的挪着屁股,到张振东侧身后,将她的项链,带到了张振东的脖子上。
在她给自己戴项链的时候,闻着她那带着汗味的体香,感受着她手臂的细腻和柔软,她身前那啥的豪气冲天……张振东心里就觉得很痛快了。
“拿去吃吧。”张振东则是麻利的转身,将左侧早就准备好的硕大树叶子,拿起几片,叠在一起。然后用树叶子裹着一条鱼一扯,就将那鱼从长矛上拽了下来,又递给赖怡君。
“不烫吗?”赖怡君嘴上问着问题,可她已经被饿的不行了。
所以不等张振东回答,她就下手把鱼拿走了。
“拿在手上不烫,但吃的时候,可得小心了,既烫,又有鱼刺。”张振东微微皱眉提醒道。他可不想让自己忌惮又欣赏的女人,被烫伤或者是被鱼刺卡住。
因为那样以来,他会心疼的。
赖怡君则是没闲心回应张振东的提醒。
捧着鱼,她嘟着嘴不断的对鱼吹气,表现出了很可爱的样子。
几秒钟之后,她就选择从鱼肉最肥的地方下口,狠狠的咬下……
一口鲜嫩香滑的鱼肉入口,赖怡君就愣住了。
咀嚼的动作,本能而发……
当鱼肉被咽下,她的眼角,落下了硕大的泪珠来。
“难道很难吃吗?还落泪了。”张振东好笑的问道。
“不,是太好吃了。”赖怡君缓缓回过神来,她眼神赞叹的看了张振东一眼,便立刻转身,背对着张振东,狼狈的埋头吃鱼了。
看着那修长挺拔的背影,张振东微微皱眉,不知道自己这样弄,赖怡君会不会原谅自己?
其实张振东对赖怡君的手段,很简单。
准备一顿烧烤,就是创造一个跟她见面,聊天,深入了解,化解**的契机。
他总不能又变成李恒的样子,跑到她的面前,强迫她原谅自己吧?
他也无法在对方原谅自己之前,就很脑残的跑到人家面前,告诉人家说我是张振东,我很厉害!你别和我作对了。做我朋友有很大的好处……
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张振东先招惹人家的。
错的是他张振东。
而且格云淑也有些调皮,这次玩的太过火了。
把人家直接给劫持到这里来,又是担惊受怕又是挨饿的,其仇怨肯定是少不了的。
所以新仇旧恨加起来,不管张振东是用李恒的面目出现,还是用简单粗暴的真面目去对付她,这都是很不合适的。
何况赖怡君还是个睚眦必报,嫉恶如仇,不死不休的女人。
简单粗暴对她未必管用。
虽然张振东也可以用对付胡丽珍,杨明丽的手段对付她。
强行**,勇猛慑服,霸气的恩宠……连续几天之后,相信她会跟杨明丽和胡丽珍一样,而对自己痴迷多情,难以分离了。
可张振东却是不想这么干。
因为胡丽珍和杨明丽是坏女人,她们**多端,罪不容赦,张振东怎么对待她们都不过。
可这赖怡君,她明显是个正义的女人……
他张振东一向是善恶分明,恪守底线的。
他怎么可以把针对杨明丽的手段,**到赖怡君这好女人的身上呢?
所以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拉近自己和赖怡君的距离。
这个时候,才一分多钟过去,赖怡君就把一条鱼给吃完了。
“嘴烫到了吧?”想到背对着自己进食的赖怡君,刚才有好几次都吸冷气……张振东便贴心的问道。
“还好,嘴里可能会起泡。但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赖怡君悄悄用手擦了擦嘴,然后她便故作淡定的转身,又看向烧烤架。
显然,稍微充饥之后,此女就又很注重她的气质和形象了。
咕咕咕……
不过刚刚转过身,赖怡君的表情就尴尬了。
因为她的肚子,依然在闹腾。
张振东也**理她,而是用树叶裹着野兔的一条腿,直接扯下来,开始痛快的吃起来。
看到那黄灿灿,油滋滋,还带着辣椒面,盐巴,孜然的兔肉进到了张振东的嘴里,赖怡君又控制不住的咽下一大口口水……
一条鱼,怎么可能够她吃啊。
可问题是,她现在不好意思开口继续要吃的了。
这个时候,吃了一口的张振东,就又把手上的兔腿,递给了赖怡君。
“给我吃吗?”赖怡君惊喜的问道。
“拿去吃吧。”张振东淡淡的道。
“谢谢!”这个时候,赖怡君也没闲心考虑这个兔腿是张振东吃过的,她道了一声谢,就一把拿走,然后再次转身,埋头进食……
甚至她也**嫌弃张振东的口水了。
因为长得烤的东西,原本就相当好吃,又正逢她饥肠辘辘。
所以张振东给的食物,她都舍不得浪费。
等她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张振东目视前方,左手拿着用树叶包裹的,整个野鸡。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