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3jx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田園-第五百四十五章 同鳥不同命展示-f777n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小燕子终于还是飞走了,但是明年春天,它们一定还会回来,因为这里才是生养它们的地方,是它们真正的家乡。
麦克还趴在地上,园子里的蔬菜都收得差不多了,什么豆角架黄瓜架之类的都收拾起来,只剩下软软的黑土,要不然的话,还真够他喝一壶的。
看他落下来的时候,速度并不快,就像是一片羽毛从空中飘落,这家伙吃过蹑空草,所以,田小胖也就没有上去接他。
小娃子们还要上去帮忙,想把麦克扶起来,看看摔坏没有,田小胖却吆喝一声:“没事,他自个能起来。”
过了几分钟,麦克终于爬起来,原本白净的面孔,现在都快赶上黑杰克了,只露出眼睛和鼻子嘴巴,其余的地方,全都糊着一层泥土。
“哈哈哈,卖糕的,我成功啦!”这家伙嘴里发出疯狂的笑声,脸上的泥土簌簌而落。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还是远点安全,这家伙好像又要疯!
你赶紧洗澡去吧——田小胖上去照着他的屁股踹了一脚,这货就哈哈大笑手舞足蹈地跑了,大门都不走,直接从栅子上一跃而过。
瞧得大伙都一愣一愣的:刚才他翻越的柳条栅子,上边长着高高的枝子,最低也超过三米,咋过去的?
田小胖也不管他,招呼娃子们进行晨练。而火凤凰,也拿着排箫,一起跟着学。她现在是彻底相信了:只要按照老大指明的方向努力,就肯定能够突破,这妥妥是导师级别的啊。
因为是休息日,所以在吃完早饭之后,田小胖就领着娃子去了甸子那边,这里的候鸟,也马上要启程了。
这种几千里的大迁徙,对候鸟来说,也是生命中一次最艰巨的考验,是属于鸟类的长征。
不过呢,小胖子信心还是很足的:这些生活在黑瞎子屯的候鸟,体质绝对远超同类,完成迁徙是不成问题的。需要警惕的,就是路途中重重未知的危险。而最大的危险,则来自于那些卑鄙的偷猎者。
时节已经是深秋,甸子上一片枯黄,大群大群的候鸟已经开始集结,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
别说那些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游客,就连黑瞎子屯的那些人,内心也都无比惊骇:原来,咱们这里,竟然生活这数量这么多的水鸟!
楚老太太领着学生,也站立在月亮湖畔,静静地望着那一群中华秋沙鸭,它们之中,大多数都是今年在这里诞生的,要去面对生命中第一次远征,那些学生们,真的很担心。
“老师,它们明年还会回来吧?”一名女学生,眼中竟然泪花闪闪。
将近半年的时间啊,他们和这些中华秋沙鸭朝夕相处,几乎天天都要见一面,默默地注视着它们,从一个个的小家伙,变成现在的样子,感觉,真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楚教授点点头:“会回来的,而且,一个都不能少!”
对,一个都不能少!学生们也随着老太太一起使劲点头,这是他们最美好的祝愿。
伴着田小胖悠远的埙声,候鸟们从月亮湖上升空,绕着大湖盘旋,那情景,像极了离家的游子,一步三回头,似乎,要把家乡的模样,永远印刻到脑海里。
“一路平安!”小娃子们挥动着手臂,齐声高呼。那三百名小病号,喊得格外响亮。在他们的生命中,从此有了离别这种特殊的情感体验。
田小胖吹奏的曲目,有点像是那首《鸿雁》,却又多了一些变化,悠扬婉转,哀而不伤。
大多数人或许瞧不出什么,但是,像眼睛有着独特功能的火凤凰,或者是已经学有所成的黑杰克和麦克,还有家里的几个小娃子,小丫,小雪,龙小妹他们几个,都能清楚地看到,随着乐声的响起,正有一丝丝精纯的能量,从田小胖身上涌出,化作千丝万缕,随着悠扬的乐声,散射到每一只候鸟身上,给它们注入生命的力量。
大盗贼三人组,这一次终于直观地感觉到田小胖的恐怖之处。或许,一只两只的,他们也能做到,可是,现在这里的水鸟有多少只,一万只,十万只,还是几十万只?
如此庞大的基数,就算是把他们抽干,也万万办不到。可是,此刻的田小胖,却犹眼前深邃的月亮湖,浩瀚无边,深不可测。
这是俺送给你们分别时的礼物,就当是——就当是路上的盘缠钱了吧,希望来年再见,田小胖放下手中的古埙,心里默默地祝愿着。
相信,有了这些能量,可以帮助这些候鸟平安飞到越冬地,等到明年春天,再看到它们可爱的身影。
终于,一群群候鸟扇动翅膀,飞上高空,然后向着南方飞走,它们的身影,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天际。
“再见啦——”娃子们都使劲挥舞着手臂。
噢噢噢,小猴子也上蹿下跳的挥舞着小爪子,可是,瞧着怎么好像挺高兴的样子呢?
对了,天鹅,小把你的死对头天鹅,也飞走了,它不用再担心来自天空的袭击,终于可以在草甸子随便撒欢喽。
可是,小猴子高兴的还是早了点,只见两只雪白的大天鹅,从天空俯冲下来,吓得小猴子吱溜一下,直接钻进小囡囡怀里。
小囡囡用小手抚摸着猴头:“小白哥你怕啥呀,这是咱家的大灰和小灰啊!”
唉呀妈呀,虚惊一场。小猴子这才朝天空中掠过的大灰小灰呲呲牙:吓死偶也!
然后,就看到大灰小灰也拉高身体,嘴里发出响亮的鸣叫,汇聚到一大群雪白的大天鹅的行列之中,同样向着南方飞去。
“啊?大灰小灰也跟着飞走啦——”家里的娃子一时间都被惊住了。
田小胖却一点也不意外,从春到秋,家里的两只天鹅,都跟着天鹅群厮混,肯定会被拐走的。
这样最好,也了却一桩心愿。把天鹅当成家里的大鹅养着,还真不是田小胖所愿。
“来年,大灰小灰还会回来的,还会落到咱家的院子里,跟那些小鸡抢食的。”田小胖乐呵呵地安慰着家里的娃子们。
最是没心没肺的童麟阁忽然哈哈大笑:“终于不用再给它们喂食啦,哈哈,明天正好轮到我,可以歇歇喽——”
“不喂鹅,也得喂狗,有啥好高兴的。”小文文拍拍胖墩小哥哥的肚皮,顿时叫小胖墩又变得愁眉苦脸。
候鸟的大规模迁徙,也惊动了草甸上放养的那些大雁,它们也大声鸣叫着,在草地上飞奔,追逐着天空中的鸟群,似乎,也想加入到迁徙的行列之中。
虽然是人工放养的,但是这些大雁并没有失去飞行能力,就是弱一些罢了。它们中的很多,都飞上天空,跟着飞了几里地,然后就后继无力,又降落到草地上。
天天都吃等食儿,一个个养的膘肥体胖的,又缺乏锻炼,当然飞不动。或许,它们中的一些,也会像大灰小灰那样,来年重返野生状态。但是更多的,还是会安于现状,多多为黑瞎子屯的大雁养殖场,繁育更多的后代。
相同的血脉,所走的道路不同,命运也就不同:野生的候鸟,必然会经历艰难困苦的磨砺,但是它们能享受到自由;人工驯养的,吃好喝好,就是最后免不了挨那一刀。
万物生灵,莫不如此:最好,还是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哇哇——草地上,还有鸟类的鸣叫声,就是嗓门比较粗,有点难听。
“乌鸦为啥不迁徙呢?”看着草甸子上那黑压压的一大群乌鸦,小娃子们有点愤愤不平:好鸟都飞走了,怎么偏偏把乌鸦留下了呢?
哪有什么好鸟不好鸟的?田小胖呵呵笑着,然后朝着娃子们一挥手:“走,捉螃蟹去!”
娃子们心中因为离别而产生的忧伤,立刻烟消云散,大呼小叫地簇拥着田小胖,向着稻田那边走去。
地里的庄稼,就差水稻还没有收割了。稻田蟹,也卖了大部分,尤其是山货店那边,运过去就遭到哄抢。
还留下一少部分,都是留着自个吃的。因为再过几天,就要收稻子,机器上去之前,还是把稻田里放养的螃蟹和鱼虾捉干净比较好。
这么多娃子,当然就近了,所以也就没去北面江岔子那里的稻田。而是选择家门口月亮湖旁边,新开垦的那几百亩稻田,就足够孩子们玩了——嗯嗯,干活了。
到了地头,好些人都在这边忙活呢,穿着水衩的,穿靴子的,忙着给稻田放水捉鱼。
还有一大群一大群的鸭子,也发出欢快的嘎嘎声,在稻田里追逐那些露头的鱼虾,一个个吃的,脖子上的嗉囊都歪歪着。对它们来说,简直是一场狂欢盛宴啊。
没进藏的东西,赶紧滚蛋!田小胖嗷唠一嗓子,可是,鸭子们才不搭理他,继续疯狂。
看你往哪跑——田小胖顺手抓了一只,好家伙,羽毛鲜亮,光溜溜的十分洁净。最关键的是,入手沉甸甸的,还真够肥的。
再看看身边的稻穗,籽粒饱满,也沉甸甸地弯着腰,想来,产量肯定不低。这可是正宗的鸭稻米啊,二者相得益彰。
“干爹,抓鸭子干啥呀?”小娃子们听着鸭子嘎嘎叫,觉得挺好玩。
另一个小吃货童麟阁最不老实,也有样学样,朝着身边一只游过的鸭子抓去。谁知道,那只鸭子很是机警,扑扇着翅膀,扑啦啦地飞上天空。
把小胖墩都瞧傻了:这鸭子飞的好高,这不科学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