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2zr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圍棋傳奇 起點-第六四一章 爲什麼不能是我相伴-uydob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请全国人民作证,假如我不能帮助中国队拿下“农心杯”,那我就不去参演电视剧。”
李襄屏这话一出,立刻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不对,说“轩然大波”神马的还是太过夸张,毕竟李襄屏说这种话,这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也不涉及任何人的利益。
因此最正确的说法:李襄屏这话一出,让很多偏八卦的媒体瞬间高潮,广大吃瓜群众们也兴致勃勃的跑过来围观。
然而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由于现在的李襄屏已经名声在外,他的名气早就已经不仅限于围棋界,因此吃瓜群众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不懂棋的吃瓜群众,另外一种,则当然是由棋迷组成的吃瓜群众。
上次反对李襄屏去出演“大国手”,主要是以棋迷为主,尤其是一些思想偏正统的资深棋迷,当时更是反应激烈,大多数认为李襄屏这是典型的不务正业,不利于棋艺的修行。
当时反倒是非棋迷那个群体,反对的声音要小很多,反正在围棋小白们看来,无论是李襄屏或者古大力,都是中国棋手,既然都是同胞嘛,那由谁来夺冠都无所谓。
可是这次的情况却完全掉了个。
李襄屏在央视演播大厅的这话一出,虽然大家同样都在吃瓜,反对声和质疑声却主要来自于围棋小白,而真正的资深棋迷,尤其是网络上的那些“绝艺粉”,这次却不怎么反对了。
仔细想想这事也很正常,毕竟含蓄的低调,这是咱们国人的特点,李襄屏甚至认为,这是刻在咱们这个民族血脉里的基因。
其他的不说,当年第二局中日围棋擂台赛,老聂最后也是面临1对5的局面,老聂当时在面对记者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怕他们,我现在对任何一位日本棋手,应该都是五五开了。
结果有记者没听清楚,当然更有可能是记者故意,把这句话报道成:老聂说,虽然我现在1对5,但我还是认为结果五五开。
仅仅一句五五开而已,当时甚至还惊动了中央大佬,有老同志当时就跟老聂打电话,批评他真是太张狂了,一点都不知道“谦虚谨慎”,逼得老聂最后还登报解释,解释自己的原话,然后根据每个人都五五开的话,算出自己的获胜概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
同样是1对5,当年的老聂只是“强行五五开”而已,并且是“被强行五五开”,可这次的李襄屏,他却直接喊出了夺冠的口号。
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李襄屏好像比当年的老聂还要狂。
既然这样,他不被人喷上两句才怪。
当天晚上回到家,当李襄屏打开电脑,看到的第一个帖子就让他哭笑不得:
“哈!围棋界已经有了一个聂大嘴,难道又要诞生一个李大嘴?对了,今天的另外一个当事人也是一个大嘴,在这个春节,几位大嘴一台戏,给大伙制造了这么大一个瓜,朋友们,那还说啥,大家就准备吃瓜吧,事前声明,我也是中国人,我内心当然也是希望中国队能赢,然而这一次,我倒是希望李襄屏被打脸,让他吸取吸取教训也好…….”
看到这的时候,李襄屏的脸当时就黑了,他倒是没在意别的,就是这个“李大嘴”有点让他受不了,心说自己辛辛苦苦穿越一次,要说落下这样一个外号的话,那自己的人生简直是大失败。
总算还好,网络上“绝艺粉”的战斗力真不是盖的,在这个帖子出现没几分钟,很快引来大量反驳文章,尤其是傲气孤狼,居然在短短不到10分钟内,就写出了一篇反驳雄文:
围棋小白们,我来跟你们科普一下,让你们知道输棋之后的李襄屏,尤其是输掉番棋之后的绝艺老大,他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嗯,傲气孤狼这次难得靠谱,至少在李襄屏看来,这家伙自从在粉了自己之后,那确实比以往靠谱多了。
傲气孤狼这次做出一副“摆事实讲道理”的架势,把李襄屏的过往经历娓娓道来,企图从这个角度说明李襄屏的话一点都不算狂:
李襄屏出道6年时间,输掉的番棋屈指可数,加起来也只有4次而已,这其中马晓飞一次,李沧浩2次,再加上最近古大力这次。
马晓飞那次没啥好说,毕竟马小当时还处巅峰,李襄屏技艺也未大成,某些环节还有缺陷。
再加上马晓飞也是同胞,所以那次输棋,在赛后还看不出李襄屏的可怕。
重点是输给韩国大李的那两次。
李襄屏第一次番棋输给大李是在两年以前,当时在那次比赛之后,李襄屏面临两个重要比赛,一个是和小李的“LG杯”决赛,而另外一个同样是“农心杯”,李襄屏和大李进行最后的主将对决。
结果李襄屏以近乎完胜的姿态碾压韩国大小李,2比0零封小李夺“LG杯”,接着又赢下和大李的主将对决,帮助中国队首捧“农心杯”。
这其实尤其是和大李的那盘棋,那盘棋不仅质量上佳不说,两年之后回过头去看,那盘比赛更像是一个标志——-
到了现如今,整个围棋界当然公认,李襄屏已经取代李沧浩,成为世界棋坛新的王者,那么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呢?
有越来越多的棋迷选择那盘棋,认为那盘比赛就是一个标志,一个分水岭,在那盘“农心杯”的主将对决之后,李襄屏就算正式取代李沧浩,成为围棋界真正的新霸主。
到了一年以前,李襄屏再次在“春兰杯”中失手之后,李襄屏再次展现了他的可怕,在接下来连续3个世界大赛,其中对小李两次,对崔毒一次,他竟然连续3个零封,强势夺得那个赛季的“金满贯”。
摆完了这些事实之后,傲气孤狼发出来自灵魂深处般的拷问:既然在前两次,输掉番棋之后的李襄屏就如此可怕,那么这次失手给古大力,他在年度盛典上的话不是很正常吗?瑟瑟发抖的不应该是其他棋手吗?
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大放厥词?竟然还敢质疑绝艺老大?那到底是谁在这里闹笑话?
嗯,只能说千错万错,之前那位网友发帖发错地方了,他那帖子发在其他地方都没问题,可他一个围棋小白,竟然跑到围棋论坛来发帖,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他根本不知道而围棋论坛那是什么地方?这是李襄屏的大本营,国内几大围棋论坛,在N年以前就被李襄屏的脑残粉给占据。
因此很自然的,这两篇立场相反的帖子一前一后出现,傲气孤狼几乎取得压倒性的完胜,棋迷这次几乎完全站在他这一边,认为李襄屏这次的话真不算过分。
那么到底算不算过分,李襄屏这次会不会被打脸?当然要在比赛过后才分晓。
好在这次不用等太长时间,比赛在一周之后就开始,大年初八那天,李襄屏做完最后一次赛前准备,他就准备动身,前往申城参加本年度“农心杯”最后阶段比赛。
在前面5天,李襄屏闭门谢客,他甚至连手机都关了,一心一意潜心备战,唯一和他交流的,那也就只有外挂老施。
在出发前一天晚上,老施突然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小友,要不这次,咱们施展双剑合璧?”
“啊!双剑合璧?怎么,定庵兄是棋瘾又犯了吗?咱们之前不是说好,除非是让子棋,否则在和狗狗碰面之前,和人类棋手交手不再运用此招。”
“呵呵,这次是因为,我的私心作祟。”
“私心?”
“然也,对了,襄屏小友一直忘记跟你说,其实相较于其他人,我内心只希望是你来扮演我。”
“哈哈哈……”
李襄屏开怀大笑,笑过之后他沉吟一会,然后他很坚定的对自己外挂说道:
“不,定庵兄对不起,这次却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这一次,我还是希望我自己一个人来。”
“哦?”
李襄屏微微一笑:“定庵兄啊,你以为我5天前的那番话,真的只是随便说说的吗?或者只是打个无关紧要的赌吗?不!那是我的真心话,假如我这次真的无法连胜4局,那我就真的不会去扮演你。”
“呵呵。”
“定庵兄勿笑,”李襄屏叹口气道:
“你知道在这几天,我研究上次的输棋,我自己看出了什么吗?”
“哦?”
听到这老施来了点兴趣,其实在这几天,李襄屏所谓的备战也没干别的,他就是认真研究这这次输给古大力的两盘棋而已。
“襄屏小友却是领悟了什么?”
“第一,我们是人类,是有情感的万物之灵,所以无论我们怎么修炼,就算达到和狗狗一样高的水平,那也不可能真正变成机器,你说是也不是?”
听到这老施微微有点失望,因为这已经是李襄屏的老生常谈了:
“还有呢?”
李襄屏接着说道:“正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变成机器,所以我们永远都会有人类的弱点,比如你上次说的,咱们人类下棋,永远都还存在一个发挥的问题,这是一个无法克服的弱点,然而定庵兄你也知道,以狗狗之强大,这是不允许咱们发挥失常的,别说是发挥失常了,正常发挥可能都不行,想击败狗狗必须超水平发挥才对,那咱们人类,要怎样才能做到在比赛中超水平发挥呢?”
“这却是个难题,对了,难道襄屏小友已经想到办法?”
李襄屏微微一笑:“这我如何有什么办法?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棋艺的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也是我研究这两盘败局,得到的最大收获啊。”
沉默,老施沉默了好一阵子:
“这就是襄屏小友不想使用双剑合璧的原因?”
“然也!”
李襄屏继续微微笑道:“其实我一直在想,人类棋手若想在比赛中做到超水平发挥,首先一个先决条件,这位棋手必须能承受住压力。”
李襄屏微微顿了顿:“毫无疑问,接下来的这4盘棋,对我来说就是种压力,毋庸多言,假如我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那定庵兄也别指望我了,我回去继续当我的纨绔,而你呢,你也早点回去找你的绣琴姑娘吧。”
“哈哈哈哈。”
老施大笑,大笑之后他对李襄屏说道:
“明白了,行,襄屏小友我支持你,定庵在此祝你马到功成。”
李襄屏转为开玩笑的口吻:
“我当然也想马到功成,因为定庵兄,我也不瞒你说,我也非常希望在一部影视剧中,亲自扮演一回你。”
一夜无话,到了第2天,李襄屏启程,前往申城参加“农心杯”最后的决战。
可能是因为李襄屏大年初三的话起作用吧,这次棋院的管理层几乎倾巢出动,王院长亲自带队,华领队老聂马小等人一同前往。
一行人刚刚抵达申城,就收到一个稍微有点出乎意料的消息:下一场首先攻擂的,居然是小李。
本来按照年龄,按照咖位,所有人都以为是大朴首先上场的,连李襄屏也做好首先迎战朴永训的准备,没想到刚到申城,韩国代表团就递上出战名单,他们居然是先让李世石上场。
这次韩国代表团是由转为教练的刘倡赫九段带队,见他递上名单之后,马组长和他开玩笑:
“哟呵,你们这是,出奇兵吗?”
“什么奇兵,”刘倡赫苦笑:
“这都是世石自己强烈要求的。”
“哦?”
“是的,世石还说,既然古大力都能击败李襄屏,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哈哈哈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