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xps熱門連載小說 木葉寒風 線上看-第九百零八章 雪之一族(求訂閱)閲讀-2p92a

木葉寒風
小說推薦木葉寒風
换签,对于龙套考生来说,可以避免和强敌对上,免得瞬间惨败落选。
而对于小李、佐助、日向宁次、鸣人、勘九郎、鬼灯水月他们来说,则可以挑选自己‘中意’的对手,或证明自己,或狠狠的出一把风头,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因此,即便场中鹿丸和手鞠战至酣处,引来四方看台无数观众的呼喊加油声,但主看台下方的一众考生们却是摩擦着各自的竹签,眼光欲拒还迎的看向各自的同组队友,丝毫没有理会场中酣战。
不知火玄间叼着根千本站在他们前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选拔战的规则很清楚,不论胜败,表现优异者晋级中忍。
所以强弱悬殊者对上,三两下分出胜负,这样其实并不能让胜者晋级!
唯有像场中手鞠和鹿丸这样打的有声有色有计谋有小动作且垃圾话不断,才有一丝机会被火影大人提拔为中忍!
因此,如果有强者以换签的方式故意挑选弱者作为对手,那完全就是自误。
相反,通过换签和强者对上,各自发挥最强战力,才是晋级中忍的最佳方式!
不过不知火玄间当然不可能提醒身后这群素质最差的考生。
“佐助,你这个家伙捂这么紧干嘛,你到底是几号啊。”鸣人偷看佐助的竹签不成,准备挑明。
“与你无关。”佐助冷傲道。
“岂可修!”鸣人上蹿下跳,恨不得直接掰开佐助的手。
“波风鸣人,你是几号签!”勘九郎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喂喂,这个小鬼是我的猎物,你给我滚开!”鬼灯水月强势插足!
“14岁大叔和白头发老爷爷。”
鸣人双手抱胸,一脸嫌弃,“我可不想欺负老人家。”
“小鬼,你找死!!”勘九郎和鬼灯水月咬牙切齿的瞪着鸣人,差点没控制住直接动手。
这时小李也忍不住过来了:“佐助,鸣人,不管是谁,请告诉我你们任意一人的竹签号!我!要在这里向火影大人,向凯老师,向所有人证明我自己!”
葫芦娃我爱罗斜眼看着闹成一团的佐鸣一行人,眼神蠢蠢欲动,似乎想群挑这群下忍!
叽叽喳喳间,场中的比赛也结束了。
如原著般,鹿丸在智计百出、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一脸潇洒的弃权认输。
四方看台的观众颇为不解,互相之间叽叽喳喳议论不休。
也得亏木叶不让赌博,不然就这一波,鹿丸绝壁要被骂成屎。
至于手鞠,整个人僵在原地,娇躯乱颤。
为什么?
为什么又是这样?!
三年前的中忍最终选拔战,同样是在这里,同样的被人‘认输’,命运竟然又一次跟她开起了这样的玩笑!
我明明都未尽全力,为什么你要认输啊?!
这样一来,即便她赢了,也绝对和三年前一样无法晋级中忍!
三年三年又三年,何时是尽头?
手鞠咬牙切齿的瞪着对面的奈良鹿丸,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喂,我都认输了你怎么还这幅表情?”鹿丸懒洋洋的问道。
“所以说究竟是谁让你认输的!!”手鞠恶狠狠的瞪着鹿丸。
鹿丸一怔,感觉这个女人有些不可理喻,耸耸肩径直走回主看台。
“我记住你了,奈良鹿丸,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要杀了你!我发誓!!”手鞠紧跟在后,垃圾话不停的喷向鹿丸。
鹿丸眉头紧皱:我就是怕麻烦才认输的,真是的,早知道不投降了……
“第二场胜者,砂隐村下忍手鞠。”
不知火玄间闪烁到场中,朗声道,“接下来请抽到三号签和三十四号签的下忍上场准备比赛!”
两名来自泷忍村和草忍村的忍者快步走了出去,开始啪啪啪打了起来。
主看台上。
看得百无聊赖的波风水门正在跟四代风影罗砂和权兵卫聊天,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互相试探着,比赛一场场下去,天天、井野、志乃等人先后粉墨登场,取得不俗成绩。
只是……
正主们怎么一个都没出场?
寒风一脸古怪。
虽说天天、井野她们也是十二小强之一,但也就是有名有姓有丝丝剧情的重要龙套,和我爱罗、小李、日向宁次等人比起来,无论战力还是戏份,都不是一个等级!
就更别提佐鸣二人了!
有猫腻!
寒风第一感觉就是鸣人他们在通过换签作弊,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鸣人、鬼灯水月、勘九郎、小李这些人,或者为了出风头,或者为了报仇,或者为了证明自己,总之不停的换签好让自己留在最后,避免过早的和龙套交手!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中午十一点。
此时看台观众们的热情正在逐渐减退,毕竟这一上午的比赛,都没多大看头,再加上大中午的又饿又渴,不少有钱人都坐不住了。
正当他们想来个中场休息,去外面吃吃喝喝放松一下时……
“接下来请抽到十一号签和二十六号签的考生上场比赛!”不知火玄间朗声道。
话落,日向宁次施施然走了出去。
他一开始抽到的签就是十一号,至于换?
他不屑做这种事!
“喂,那个家伙的眼睛……”
“不会错的,是木叶两大豪族之一日向一族的白眼!”
“日向一族的忍者吗?”
“总算有点看头了!”
“可别让我失望了,日向的小鬼!”
看台上的观众见到名震忍界的‘白眼’,热情瞬间就涌了上来,喝彩声越来越响,直欲响彻云霄!
“谁来做我的对手!”日向宁次站住后转身看向鸣人、佐助一行人,表情平静。
这个家伙是小李的队长,实力可能还在小李之上……佐助双眼微眯,思忖道:而且他是日向一族,而我是宇智波一族。
我们若是对上……
“这个家伙看起来很嚣张啊。”鸣人看了眼手里的签,不是二十六……那就饶他一命!
其余人也都低头看自己的签,神色或庆幸,或平淡,或不屑,最终,一名身穿和服的长发美少……年走了出来。
赫然是一度迷晕勘九郎和鸣人的……白!
白脸色温柔的走上场,还没走到日向宁次身边就招来了一大片骂声。
“开什么玩笑?!”
“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有血继限界的忍者,怎么会对上这样一个女人?”
“不会又和之前一样虎头蛇尾吧?”
“这样的比赛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
“没错,尤其是还不让开盘赌钱,四代火影真是太不近人情了!!”
不少脾气暴躁的有钱人当时就骂骂咧咧的、呼朋唤友的离场去吃午饭了。
也有一些名人起身去上厕所,看台上的喝彩顿时降了好几个维度。
主看台上,权兵卫就有些不高兴。
他是长老元师的心腹,而白亦是元师的亲信部下,算是一个阵营的战友,此时白被这么多人看不起,他心情能好到哪去?
站在波风水门后面的寒风眉头一挑:那家伙……是白?
哎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几年前在雾隐村寒风宰了再不斩后,就屁颠颠的带着三尾人柱力跑路了,却是把这一号人物给忘了。
也不知道最后便宜了哪个糟老头子。
场中。
白缓步走到日向宁次身边,温柔的低头致歉:“看来大家都不看好我呢,真是抱歉,也连累到你了,日向先生。”
“对我来说不管对手是谁都无所谓。”
日向宁次莫得感情的看着白,冷漠又自信的说道,“因为我会干净利落的打败他……用我的这双眼睛!”
“是吗?”
白一点也不生气,温柔的笑道,“日向先生,那接下来请务必小心。”
不知火玄间也不管他们喷垃圾话,径直宣布道:“第十一场比赛,木叶下忍日向宁次对雾隐村下忍水无月白,开始!”
话落,他闪烁回到主看台下。
而与此同时,各个看台上的观众却是突兀的静了下来。
半饷后,嗡嗡声猛得响起。
“考官刚才说了什么?”
“叫什么名字?”
“是叫的水无月这个姓氏吗?”
“不得了啊,这可是水之国雪之一族的姓氏。”
“不是说已经灭族了吗?怎么还有幸存者?”
“雪之一族,是冰遁血继限界啊。”
“冰遁对上白眼……”
“这样的比赛才像话吗!”
看台上的观众,一半以上都是各国有钱有权有势的人,即便不是忍者,也知道忍界的不少事情,而像消失的雪之一族这种八卦情报,自然被许多有钱人津津乐道。
随着看台的议论声越来越响,那些跑出去吃午饭的、去上厕所的,全部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满头大汗、又渴又饿、膀胱又涨的坐回座位老老实实的看起比赛。
“你的名字……”
日向宁次察觉到四周看台的异常,眉头微皱,“雪之一族……”
“请不要在意这些,日向先生。”
白没有解释什么,径直掏出苦无,浑身破绽的直视日向宁次,笑道,“请赐教。”
“哼。”
日向宁次冷哼一声,两手一摆架起柔拳的起手式,“你先来吧,不然我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这般自信吗?
白微微一笑,反撩苦无冲了出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