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us0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這就是套路巨星討論-第548章 親親我的寶貝(發糖)閲讀-l3mj6

這就是套路巨星
小說推薦這就是套路巨星
不过到了最后,许晋跟刘伊菲两个人都没有出家门.
因为他们两个人太过显眼瞩目了,村子里许多人都盯着他们,他们只要一出去,立马就会暴露行踪。
先不说刘伊菲,就说许晋,许晋这几天已经被扒得底都没了,那身形往地上一站,可瞒不了村子里的人。
而刘伊菲,看着面生,哪怕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但村子就这么大。
回来的都是本村的人民,一有什么不对劲,大家互相询问一下这是哪家的娃,很快就能知道刘伊菲并不是本村人。
所以放任他们两个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许家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出门买东西,家里就留下许晋跟刘伊菲两个人看家了。
他们只能憋屈地看着许父许母跟盼华离开,好像他们在走向新世界那样。
等许父许母等人离开了之后,刘伊菲也彻底放松了下来,躺在了椅子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哎呀,有地方躺着还真舒服!”
许晋眉头微皱,摸了摸她的脸,“你还没有跟我说呢,怎么突然间跑过来了,就为了给我一个惊喜?”
刘伊菲躺在椅子上,仰头看着许晋,眨巴着眼睛道:“对啊,就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怎么样,惊不经喜,意不意外?”
许晋:“有惊无喜,吓居多。”
刘伊菲装作生气,“好啊,许晋,你……”
许晋立马道:“吓唬着你玩的呢,你能来我肯定很开心呀!”
刘伊菲轻哼了声,傲娇道:“这还差不多。”
许晋看着她小巧的脸埋在柔顺的发丝里,神色柔和,声音也轻了许多,“你是怎么过来的?”
刘伊菲软糯糯地说:“昨天问了你家里的地址之后,我就去买票,预定大年初二的票,没想到还真的被我订上了。”
许晋:“坐票还是站票。”
刘伊菲缩了缩脖子,刚要回答,下一秒许晋就道:“不要骗我。”
刘伊菲吐了吐舌头,“好吧,什么都瞒不过你,我买的是站票,坐票已经卖光了。”
她急于解释地说:“能在年初二这个时候买到票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管是站票还是坐票,能买到就不错。”
火车票最畅销的是在过年前,如果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去预定,那基本是买不到的。
年三十之后,火车票的票价就会降下来,位置也会空出很多。
毕竟大家都是赶着过年前回去,很少有人在过年当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才赶回去,这就变成不是赶回家过年,而是在火车上过年了。
许晋捏了捏她圆润小巧的脸,心底无比温暖,“辛苦你了。”
有这么一个女孩,跨越千里,一路在火车上站着,无惧风雨,熬过十几个小时来找你,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刘伊菲摇了摇头,小小声地说:“也不算很辛苦。”
她握了握手,秀出了自己的胳膊,“你忘啦,我身体素质很好的,拍打戏很厉害的!”
许晋笑了笑,“所以拍打戏无比厉害的姑娘,你要不要先洗个澡休息一下?”
刘伊菲想了想,摇头,“不了,晚点不是要吃烧烤吗,烧烤味道重,我不想洗完一次还要再洗一次。”
许晋也觉得是,便道:“那你先去我房间休息一下。”
刘伊菲愣了愣,“啊,你房间?”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脸颊变得通红了起来,眼眸也是一片水润的,缩了缩脖子,像是个鸵鸟似的将自己埋了起来。
许晋不由弹了弹她的额头,“你在乱想什么呢,你今天来的匆忙,我还没给你收拾房间,你先在我的房间里休息一会儿,我给你收拾房间出来。”
刘伊菲鼓了鼓嘴,瞪了他一眼,“你才乱想呢,是你的心思不正经!哼╭(╯^╰)╮!”
许晋挑了挑眉,“你确定?”
刘伊菲刚要点头,许晋忽然一把扑到了她身上,双手挠着她的咯吱窝,“你说,是你不正经还是我不正经。”
“哈哈哈、哈哈哈哈!许、哈哈哈……”
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但是身体一被触碰到,还是会有点反应的。
刘伊菲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直言许晋趁人之危!
许晋跟她闹着,闹到最后刘伊菲求饶了,才停下手来。
看着她红润的脸蛋,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灿若星辰的眼睛,“你能过来,我真的很高兴。”
刘伊菲窝在他怀里,细若蚊蚁的嗯了一声。
两人互相拥抱着,享受这难得的,独属于他们的静谧时光。
另外一边,许盼华轻手轻脚的跑了出去,脸上还有着窃喜。
不一会儿,她就跑到了村口处,许父许母就在村口那儿等着她,问:“他们说有要吃什么的吗?”
之前出来的匆忙,都忘记问刘伊菲喜欢吃什么了,但他们走到村口这儿才想起来,于是就叫盼华赶紧跑回去问问。
许盼华摇了摇头,笑嘻嘻地说:“妈,我没去问。”
许母皱眉,“你怎么没问啊,还一脸笑眯眯的跑过来。”
许盼华悄悄跟她说,“我就站在门口那儿,本来想进去的,但是听到里头发出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我就悄悄的探头去看,才发现我哥在跟伊菲姐在沙发那儿闹着玩呢,就不好意思的打扰他们了,自己偷偷的跑了出来。”
许母听到了,脸上也忍不住划过一抹笑意,小声地说:“你说,我是不是明年就能抱到孙子了?”
许盼华捂嘴偷笑,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许父也笑了:“别想这么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他们两个能定下来就好,一定下来,抱孙子是迟早的事!”
他们去了集市上,买了很多新鲜的肉,许家村现在都认识许晋的家人,买东西的时候还拼命给他们优惠。
理由很简单,就是他们的儿子有出息!当成大明星光耀许家村!
一位卖菜的老妪笑嘻嘻地说:“这几天我的菜特别好卖,都不是本村的人来买,是外村的人逛到这儿,就顺便买些菜回去!
这都是多亏了许晋啊,如果没有许晋,许家村也不会来这么多的人!都是许晋的功劳,你们就甭跟我客气了,快拿,拿多点!”
老妪边说着,边将一大把菜塞进许父许母的菜兜里。
“你们来的晚,我菜都要卖光了,刚好这些都给你们,我也好早点收摊回家去!”
“哎,不用不用,我们也吃不了这么多,真的不用,别塞了!”许母连忙道。
但是,盛情难却,该塞还是塞一大把。
不过许母终究没让她多吃亏,给了老妪一张鲜红的大钞,说是买菜钱,多了的话就给她孙子包的红包。
许晋赚钱了,许家一行人日子过得也好了,许家村的人也比以往更要尊敬他们。
许父许母倒是没被人给吹飘,该给的钱都会给,而且还乐于给多点,善于施财,也能落得个大方的名头。
……
刘伊菲躺在许晋的床上睡得很舒服。
许晋的床整理的很干净,房间也很干净,他没有陋习,生活习惯良好。
一躺在床上,就仿佛嗅到许晋身上那股青草混着柠檬的清爽味道,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小的呼噜。
许晋怜惜地看着她,时不时抚着她的秀发,一路在火车上站着过来,舟车劳顿的,想必已经很累了。
想了想,他又站起来,整理隔壁的房间。
村子里建的房子都比城市里的大,空间也特别宽敞,修的房间也多,哪怕没人住,当成储物间也好。
他隔壁的房子就是空出来的,许晋简单收拾了一下,打算今晚自己就睡这了。
房子很简陋,他先是打开窗散了下那股潮湿霉味的气,然后清扫了地面,灰尘不一会儿就飘满房间。
又是扫地拖地外加擦床板,弄了好一会儿,味道散去的差不多了,许晋才拿了干净的床褥给铺上。
在农村里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
不用想太多的东西,没有巨大的压力,思想都是自由的。
听到了一楼的动静,许晋走了下去,爸妈已经买菜回来了。
许母问:“伊菲呢?”
许晋轻声说:“睡着了,她是坐着站票过来的,有些累。”
许母“哦”了声,有些心疼了起来,“这孩子怎么不买个坐票呢,这一路过来要十几个小时呢!”
这么一推算,刘伊菲恐怕昨晚大半夜就坐火车过来了。
夜色那么深,站着也不好睡觉啊。
“怪不得我看那孩子脸色苍白,眼底乌青的,原来是没休息好,先让她休息休息,不要打扰到她了。”
许晋“嗯”了声,帮着爸妈整理收拾东西,“我们先弄,等烧烤弄好了再叫她下来。”
“行。”
……
刘伊菲没等许晋叫,就先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见是刘母打来的电话,身子一个激灵,睡意立刻全跑光了。
刘伊菲咳了咳嗓子,让自己声音听上去正常一点,才接起了刘母的电话。
“喂,妈!”
刘母问:“你到了目的地没有,跟朋友是去哪里玩呀?”
刘伊菲忙道:“已经到了,开了一个房间在休息着呢,我才刚刚睡醒,打算再晚一点跟朋友出去看看外景。”
她眼睛一转,道:“我跟朋友是跑去了张家界那儿玩的。”
刘母笑呵呵地说:“那好,我在你二伯母这打麻将呢,你自己玩的开心啊,注意点安全,不要跟人走散了。”
刘伊菲点了点头,心里松了口气,笑盈盈地说:“知道了,妈!”
挂断了电话之后,她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终究是瞒过去了。
刘伊菲从房间里走出来,嗅到了一股烟火味,就下去了一楼。
许晋等人在大院那儿正升着火,要弄烧烤,他们家将前院的门给关了。
但是那门是铁栏做的,镂空居多,挡不住村民们好奇的眼光。
许晋在这儿弄,村民们就聚在外边看,让许晋有点儿汗颜。
身为演员,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所观察到,这点他清楚,也习以为常了。
只是没想到回到老家了,脱离了聚光灯之下,做的也不是什么光鲜的活计,还能被人围着观看。
那感觉,就像是在看猴似的,有点儿别扭。
因为外边看的人多,所以许晋在发现刘伊菲下来了之后,连忙朝屋内的她摇了摇头,让她别出来。
许晋走了进去,道:“外边好多人围观着,不方便出去。”
刘伊菲有些遗憾,“我还以为可以亲自和你一块做烧烤呢。”
许晋握住了她的手,“没事,我烤好给你吃也是一样的,等以后。”
他话语一顿,“等以后公开了,我就光明正大的带你逛逛村子,然后一起做烧烤。”
刘伊菲展开笑颜,灿烂道:“好!”
许晋揉了揉她的脑袋,“在屋子里等着我。”
“好。”
刘伊菲只是在许晋这儿呆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就离开了。
她离开的时候,是许晋亲自送去火车站的,许父许母和盼华都没跟过来,怕跟来的人太多了,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站在火车站前,许晋把刘伊菲拥在了自己的怀里,轻抚着她的秀发,低声道:“给你买了坐票,在车上好好的休息一下,包包要是不放心,就用手给抱着。”
刘伊菲“嗯”了声,窝在许晋怀里不想出来。
许晋何尝愿意跟她分开,但他的女孩是偷跑出来的,许晋不想让她难做。
刘伊菲犹豫了下,低声道:“等我回去之后,我找个机会,跟我妈公开吧。”
许晋重重地抱了她一下,“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找不到机会也没关系,我跟唐仁的合约解决完,我会亲自上门拜访母亲的。”
刘伊菲嗔了他一眼,“你就会油嘴滑舌!”
还母亲,明明八字都没一撇呢。
许晋笑了笑,摸了摸她小巧的鼻子,“走吧,上车,注意安全。”
“嗯!”
……
送走了刘伊菲,许晋在家里又待了两天,在年初六的时候,他也踏上了返回魔都的路。
他要开始工作了。
而许父也是有人惦记着的,下棋的棋友们孩子都回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小区孤零零的,就等着许父过来陪着下棋钓鱼呢。
许晋笑笑的看着许父许母在火车站上跟他说着家长里短,这样的感觉,真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