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7ea都市小說 匠心 起點-723 雕像熱推-nuhgk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高望远站定了脚步。
他看见了一座雕像。
他很难表达自己在看见那座雕像时的感受,甚至很难描述它雕刻的具体是一样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在看见它的那一瞬间,就有无数的感想与情绪汹涌而来,让他瞬间领会了它想要表达的意思。
它雕的是工匠,古代的、现代的。不光是工匠,还有工人,生产线上最普通的那一环。
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刹那间全部翻上了他的心头,汹涌澎湃,迟迟不去。
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的,高望远不止是工匠出身,还去当过工人。
他十多岁,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被家里人扔去了工厂打零工,因为是熟人开的工厂,也没人告他童工。
但就算是童工,他要做的事情也一点都不少。
家里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在放暑假的两个月时间里,从零工升级到普通技工。
高望远从小就开始练手艺,工作本身对他来说是没什么难度的,但工人和工匠,所做的事情、带来的感觉真是大不一样。
那一个暑假,高望远体会到了与生俱来从没遇到过的感受,学到了很多东西,也交了几个朋友。
第二年,他从普通工人升级高级技工。
第三年,他进入管理层。
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初中生,但结合从小学习的手艺,他成为了那家工厂里最强的技工。
高望远确实有过很多经历,体会过很多东西。而如今,它们全部翻涌了上来,让他仿佛重新体会了一遍之前的三十年人生一样。
全是因为面前这个意味不明、连形状都很难描述的雕像。
这也是高望远有生以来,因为一件作品感受到的最强烈的情绪。
周围人很多,很多人只是简简单单地看了一眼就进去了,没有过多的反应。
但也有不少人像他一样,呆站在了这里,全身心地沉浸了进去。
过了好久,高望远才长吁一口气,回过神来,观察四周。
他家传有一套判断身份的方法,因此很容易就看出来了,有这样反应的,全都跟他是一样的身份。也就是,要么是手艺人,要么就是工人,总之都是亲身从事过这个行业的人。
这是一座专门针对他们这种人的雕像……
高望远又在原地注视着那尊雕像站了一会儿,目光终于从它上面移开,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这是谁雕的?
必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师吧。
但是这种级别的大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组委会工作失误,还是什么不为人所知的隐世高人?
高望远本来只是路过看见人多,随便挤进来看看热闹的,没想到进来之后,反而更好奇了。
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高望远当然要继续进去看个究竟了。
他顺着人流往里走,动身的时候,旁边刚刚站在他身边、与他同样看着那座雕像的一个人也起身了,吐了口气,赞道:“了不起。”
高望远打量了他一下,目光落到他的胸前:“您是老工人?”
这位老先生头发全白,至少已经年逾古稀。他的身材有点矮小,非常敦实,不过脸上微有病容,身体似乎不算很好。
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胸前士兵一样戴着几枚徽章,有伟人头像,还有几枚上面写着字的。
高望远眼睛很尖,马上就看清了,那是高级技工以及先进工作者的徽章,应该是老人当年在单位上获得的。
听见他的话,老人挺了挺胸,非常骄傲的样子:“对,四十九年老工人!十六岁参加工作,六十五岁退休,一直在当工人!”
“哇,厉害!”高望远伸出大拇指,真心实意地夸奖,说,“我也在工厂工作过,干了三年呢。”
一句话,那老人眼睛就亮了,脸上挂上了笑容,明显亲近了很多。
高望远虽然是大家族出身,但一点架子也没有,很快跟老人互通了姓名。知道对方的名字后,两人立刻更亲近了。
原来他们都姓高,是本家。老人名叫高胜根,老工人,高级技工,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六十五岁退了休,现在赋闲在家,有一个孙子。
孙子年纪不大,成绩不好,现在在学木工,刚开始学几个月。
前段时间他生病,花了不少钱,家里支出不少,有点困难。老人不久前才出院,想找个单位返聘,对方约了他在这里见面,结果他到之后,对方说临时有事,要下午晚一点才能见面,于是趁着这个时间,他随意到展销会逛逛,无意中看见了这尊雕像,立刻被吸引住了。
“高爷,你在这雕像上看见了什么?”高望远好奇地问。
“这雕像了不起啊!我也不知道它雕的是个啥,但看着它的时候,就莫明其妙地想起了我这一辈子。年轻时啥也不懂地进工厂干活,拼命跟着老师傅学手艺,到后来独挡一面,被评了几年的先进工作者,又到后来,渐渐有些跟不上趟……”高胜根眯着眼睛回顾自己的一生,最后深深叹了口气。
“以前有些东西,机器做不出来,就咱们一双手才能打出来。到后来,咱们一双手打不出来的东西,机器能做出来,做得比咱们好,还比咱们快。我老想这个,一想就心里不舒服。”
“也不是。机器确实老跟我们抢饭吃,但也有很多东西,只有人做得出来,机器做不出来。”高望远安慰他说。
“对,我刚才一瞬间就想通了。就说这个雕像,机器能做得出来吗?”高胜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雕像立在门口,斑驳的树荫落在它的身上,明暗不定,仿佛他这一生,有高光也有低谷。
“这雕像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了不起啊!”
“确实,标准大师手笔,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的。”高望远跟他一起回头看,若有所思地说。
两人走进楼里,顿时傻了眼。
刚他们都留意过了,那雕像浑然一体,没有任何指示,旁边也没有指示牌什么的。
当时他们自然而然就走进来了,然而进来之后才发现,这楼一共三层,每层都有两家公司。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