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y5c超棒的小說 劉備的日常-1.204 猶樂思沛分享-8tqyb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闻,乃率本部兵马,屯田广戚。”曹宏答曰。
广戚县,前汉成帝河平三年(前26年),封楚孝王子(刘)勋为广戚侯。属沛郡。今汉改为县。属彭城国。此县乃彭城国与沛国交界,且亦近鲁国。
薛礼,前为彭城相。今仍滞留国境,似心有不甘。因是徐州牧陶谦属吏,奉命屯田。新任彭城相,王允长子王盖,亦无从指摘。唯有听之任之。
“薛礼,必有同谋。”陶谦一语中的。
曹宏小心作答:“明公,何以知之?”
“王太师,易相夺国。除陈相骆俊外,仍有一人,亦未除官。”陶谦语透深意。
“何人?”曹宏仍未会其意。
“鲁相宋奇。”陶谦言道。
“鲁相?”曹宏先是一愣,这才恍然大悟:“闻,乃洛阳子钱家所辟。前配五县令印,为长公主取食。后拜为鲁相。专治鲁国,为麟子阿斗取食。此人,好黄老之术,不喜结交权贵。故治国数载,国人多闻其名,不见其人。颇多无为而治。”
陶谦轻轻颔首:“此人不明来历。又好黄老之术,先前轻车出洛,(降)服豫州黄巾。是否为太平道中人,犹未可知也。”
如前所言,。世无不透风之壁。宋奇行事隐秘,低调为人。奈何,自领命离京。一路所作所为,尤其治政安民,诸县百姓广为传颂。其人其事,又如何能不被外传。即便能瞒过一干人等,又如何能瞒过诸如徐州牧陶谦,一州之雄。
此时此刻。曹宏方知事态严重:“莫非,明庭以为,薛礼乃受鲁相蛊惑。”
“未可知也。”陶谦并未明言。转而又问:“典农校尉,今何在。”
“陈元龙,屯田射陂。”曹宏急忙答曰。
射陂,射阳县内大泽。后称射阳湖。《汉书·广陵历王传》载,前汉宣帝时,夺广陵王“射陂草田以赋贫民”,即此。其“阔三十里,周三百里。其南北浅狭,而东西深广,府境东南积水,皆汇于中,复灌输于淮以入海”。
吴王夫差开邗沟,“东北通射阳湖”。今亦在广陵郡治下。
“速召来议事。”陈元龙之才,陶谦焉能不知。徐州秔稻丰积,皆出陈登之功。
“喏。”曹宏如临大赦,领命自去。
经中渎水,半日往返。曹宏又携陈登,入府相见。
“拜见明公。”正因陈登号湖海之士,豪气不除。故不为陶谦所喜。话说,陶谦少年时,亦是顽劣子弟。“年十四,犹缀帛为幡,乘竹马而戏,邑中儿童皆随之”。却不知,是否从陈元龙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元龙毋需多礼,速坐。”陶谦和颜悦色,长者之风。
“谢明公。”陈登称谢落座。
“袁公路先遣张勋,又遣纪灵,欲夺广陵之心,虽日寒而不减。”陶谦开门见山:“长史(曹宏)代前彭城相薛礼进言,欲向陈国求援。元龙以为如何?”
“回禀明公。”略作思量,陈登答曰:“陈王宠,素有大志,又善弓弩。陈国弩士,关东强兵。今又纳吕布为客卿,得铁骑一万。若得其相助,广陵之围可解。”
“善。”陶谦轻轻颔首,转而又道:“元龙以为,陈王当遣何人,领兵入徐。”
陈登心生慨叹,而面色不变:“卑下窃以为,当是车骑将军吕布。”
“先前,曹孟德假下邳贼阙宣,犯其州境。遣军出泰山,侵我州土。”陶谦言道:“若吕布亦如此行事,该当如何?”言下之意,若吕布兴兵来援,待淮南兵退,却不愿归陈。滞留徐州,尾大不掉,又当如何。
“明公既问,卑下不敢不答。”陈登答曰:“窃以为,关东群英,孟德称雄。先前觊觎徐州富庶,故起侵夺之心。若非陈宫、张邈等人,挟吕布起兵,徐州危矣。曹孟德虽退,又有袁公路,兴兵入境。只因徐州乃四战地也。今,天下三分,叔侄相争。乃至人心思乱,群雄并起。明公麾下,虽有丹阳劲卒,然群雄陈兵于州境,四面齐攻,如何能敌。吕布,或可为鹰犬耳。”
“元龙所言极是。”陶谦又问:“然若养虎成患,又当如何?”
“吕布虽虓虎之勇,却甘为鹰犬,为王太师所驱。明公待之,譬如养鹰。饥即为用,饱则扬去。”陈登果有见地:“待淮南兵退。可择徐州北境一城驻之。粮草辎重,足月供给。然却不可使其,盈三月之粮。如此,吕布必不敢轻举妄动。”
陶谦终见笑容:“如元龙所言,何处可置吕布兵马。”
“广戚。”陈登掷地有声。
陶谦悦色和颜。勉励一番,遂放其归去。
送走陈元龙,曹宏只身返回:“陈元龙欲使吕布驻广戚,莫不知薛礼亦屯此城乎?”
闻此言,陶谦眼中,一闪利芒。
陈元龙不及折返。泛舟下邳淮浦,入家门与其父相见。
备说前后诸情。其父陈珪笑问:“吕布军驻广戚,必为我儿藏拙。”
“阿父明见。”亲父当面,陈登自不做隐瞒。
“我儿以为,何处最适吕布。”陈珪又问。
略作思量,陈珪不由慨叹:“吕布为车骑将军,非徐州属吏。关东之地,皆可驻军。丰沛,乃高祖龙兴之地。时‘高祖还乡,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
见言及小沛,老父叹高祖,不忘根本。陈登心知,此乃有感而发。
两汉四百年,积威犹在。公卿世家,皆食汉禄。如陈氏老父,天下忠良,又岂能忘本。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