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7d2優秀都市小說 明天下 孑與2-第十一章美男子(1)看書-ztz9b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十一章美男子(1)
自从云昭驭极以来,广州的海贸生意立刻就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时期。
在近海,有施琅率领的大明第二舰队在海上巡弋,其麾下的六个分舰队,分别驻扎在台湾,琼州,广州,泉州,上海,以及山东烟台,随时关注着大海。
而他的主力舰队自从远征爪哇归来之后,便一直驻扎在山东登州。
第二舰队共有主力铁甲战舰七艘,二级纵帆船战舰六十六艘,木制福船三百七十八艘,凫海舟一千六百余,人员共计四万八千余,加上陆战队的两万人,以近七万人的战力,牢牢地控制着大明近海海疆。
在近海海疆之外的马六甲,韩秀芬的第一舰队经过四年来的疯狂扩张,十六艘铁甲舰牢牢地封锁着马六甲,至于大帆船,已经离开了马六甲进入印度洋寻找自己的补给了。
没错,这就是韩秀芬给各个分舰队的政策,能找到财货的,不论是军火,还是官职都会向他们倾斜,弄不到财货的,只能靠边站。
如今,马六甲海峡已经被韩秀芬经营的固若金汤,不论是海峡中的铁甲舰,还是海峡最窄处的炮台,让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葡萄牙人的战舰全部止步马六甲海峡。
即便是被韩秀芬驱除出爪哇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宁愿与英国人,法国人一起争夺印度,也不愿意挑战韩秀芬在马六甲的地位。
马六甲海峡的大门被韩秀芬关上了,南海,东海,就成了大明内海。
外国的军舰是进不来的,但是,商船却可以畅通无阻,只是,要缴纳贸易税。
军舰与军舰之间交锋过后,秩序一般就一会降临。
这个时候,胜利者自然会获得更多,而失败者也会承认胜利者的权利。
大明,是一个文明国家,且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这就给了欧洲人一个起码的可以与大明交流的起码的基础。
广州,莲香楼!
霍华德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轻轻地啜饮着添加了蜂蜜跟肉桂的甜茶。
因为大明的茶杯一般是没有把手的,所以,他只好握着整个茶杯,身体微微前倾,好让自己窈窕的腰身显露出来。
自从下了船之后,他就丢弃了宽松丑陋的亚麻衣衫,套上了过膝的白色长筒袜,穿上了一双半寸高的高跟鞋,这样就能让他的身材显得更加高大一些。
一条米黄色的束脚马裤将他线条优美的小腿与粗壮的大腿显露无疑。
一件跟白雪一般洁白的立领带着花边的白衬衫紧紧地贴在他的脖颈上,让他不能低头,显得更加的高贵。
带着缎带的黑色马甲扣上扣子之后便把他的细腰,宽阔的胸膛完全给展现出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像在伦敦一样刻意的去化妆,更没有在嘴边点上黑色的美人斑向所有人宣示“我可以属于你”。
如过不参加酒会,他一般不喜欢戴假发,他的一头的金发本身就跟太阳神一般耀眼,根本就没有必要用羊毛假发来覆盖。
所以,他简单的用一条缎带将头发束在脑后,头发很长,这是他的骄傲。
一柄精美的连鞘刺剑就放在手边,剑柄处的红宝石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辉。
这让他看起来即有教养,又充满了游侠的神秘感。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霍华德还应该将一本小小的小羊皮诗集放在马甲的口袋里,并露出一角。
他对自己的外貌以及强壮的身体很有自信。
在伦敦的时候,只要他出现在酒会上,总能引起很多淑女对他的青睐,往往等不到宴会结束,他就能收到很多神秘的邀请。
这样的日子本来过的很好,直到一个愤怒的丈夫将疲惫的霍华德从那张巨大的床上揪起来的事后,霍华德还是这样认为。
“你的妻子有灿若繁星或太阳的美目;
仿佛珊瑚、朱砂、红宝石一般的嘴唇;
面颊如月,肤若凝脂,面色有如百合混合着玫瑰,有一种金银闪烁般的光泽。
肤质胜似奶油或牛奶;胸脯上的血管仿若蓝色细流;皓齿如珍珠或象牙般洁白……
这样的美人对我微微一笑,我就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卑微的男子,忘记了我对上帝的承诺,只想扑进你妻子柔软的胸膛里。
先生,您是幸运儿,真正的幸运儿,我只是一艘刚刚经历了风暴的破船,有幸在您妻子温柔的港湾里停泊片刻,而您却能永久的停在这里,您真是太幸运了。”。
一般情况下,在霍华德说了这些赞美的话语之后,做丈夫的一般都会平息怒火,并且与他一起讨论他妻子的温柔之处……
可是,这个丈夫不同,他暴怒的像一头看到了红布的公牛,喘着粗气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从窗户里丢了出去……
当他赤身裸.体的从那个美丽的庄园里逃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庄园的门楣上描绘着一只松鼠,松鼠的下边有一行铭文——我何处不去攀登……
阿伦德尔伯爵——一个宠爱妻子宠爱的如同眼珠一般的痴情者,他挑战并杀死了六个情敌……
霍华德不想做第七个,他没有面对强壮的如同公牛一般的阿伦德尔伯爵并取得胜利的信心。
他收到了阿伦德尔伯爵的挑战书。
然后他就逃走了。
在法国,他差点被阿伦德尔伯爵派来的人杀死,在意大利明媚的阳光下,阿伦德尔伯爵派来的人差点勒死他,即便是在阴暗寒冷的科隆,一支箭贴着他的耳朵射进了门框……
然后,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他上了一艘来东方的商船,在海上颠簸了一年。
现在,他终于可以坐在明媚的阳光下,享用一杯香浓的甜茶。
这里是强大的大明,阿伦德尔伯爵的那些叔叔,兄弟的力量还施展不到这个地方。
刚刚踏上大明的土地,他就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国家。
不仅仅是因为马六甲海峡遇到的那些庞大的钢铁战舰,以及身着漂亮水手服的海军,还有一船船的欧洲男女也来到了这个东方国度讨生活。
这让霍华德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这里还有自己的同类,他就能活的很好。
就在刚才,他已经在这座巨大的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展现了自己的优雅与美丽,看他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眼神,没有一个人是带着欣赏的想法看他。
这很麻烦,这说明,自己引以为傲的美貌,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想到这里,霍华德就转过头看着自己的侍者西蒙道:“我们不适合在这里,还是要去新码头。”
西蒙收起霍华德刺剑很小心的道:“主人,这里的人看起来比较有钱。”
霍华德叹口气道:“西蒙,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欣赏标准,就像英国人喜欢双下巴,法国人喜欢诗人,意大利人喜欢手臂跟腿一般长的,据说这样的人……
我想大明国人也一定有自己的美男标准,我们初来乍到,这些都需要我们慢慢去发掘。”
西蒙连连点头道:“您总是对的。”
霍华德笑着拍拍西蒙的肩膀道:“你放心,你投资在我身上的钱,迟早会一百倍,一千倍的回来。”
西蒙笑着露出自己满嘴的大黄牙道:“这是必然,先生。”
眼看着西蒙用银币付了账,霍华德从西蒙的钱袋里拿出一枚银币,几枚铜钱,仔细的辨认,并湘西询问了这几种钱币的价值,就顺手把这些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被阿伦德尔伯爵追杀的太急,霍华德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财产,来到东方的船票都是朋友们凑的。
如果不是在船上找到了一个好仆人,霍华德相信,自己一定跟那些肮脏的水手一样,在船上干着苦力活,吃着猪才吃的食物。
就在霍华德离开莲香楼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端着一个破碗靠在饭店门口无聊的晒着太阳。
霍华德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丢在乞丐的破碗里,用最平和的语气道:“拿去吧,可怜的人。”
乞丐见破碗里出现了一枚铜钱,心中一喜,抬头要感谢的时候,才发现丢给他铜钱的人是一个西方人,这个家伙蓝灰色的眼眸中满是嘲讽。
乞丐朝霍华德的脚下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就把那枚铜币丢给了霍华德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感耻笑爷爷。”
霍华德听不懂这个乞丐说的话,迷惘的瞅着乞丐,却听到周围的人喧闹了起来,不断地喊着“好,好,”一类的话。
霍华德对西蒙道:“这里的乞丐不要钱吗?”
西蒙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子,没丢我大明人的脸,接着,爷赏的。”
楼上一个胖胖的商贾从窗户里探出身子,丢下来了半只吃剩下的烤鸡。
乞丐不等烤鸡落下来,就一个虎扑半空接住了烤鸡,狠狠的啃了一口,然后就朝楼上的商贾弯腰施礼,嘴里还含含糊糊的道谢。
霍华德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他很快就从周围的人群眼睛里看到了鄙视与嘲弄。
“事情比我想的还要糟糕……”
霍华德紧一紧身上的衣衫,特意挺起了胸膛,眼睛平视前方,好让自己的步伐看起来更加的矫健一些。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