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gym火熱玄幻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討論-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無可匹敵推薦-o0h4i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血洗王府?
一不做二不休?
阮静媛身躯一抖,眸子震惊。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象镇国死了,叶凡不是逃之夭夭,而是要赶尽杀绝。
这也太变态,太疯狂了吧。
而且这也脱离了她的原先设想和掌控。
“叶凡,王府几百枪手,还有八百名防卫队赶赴过来,他们全都有热武器,你怎么血洗啊?”
“再说了,你杀光他们,事情闹大,王室和官方一定会追查到底的。”
阮静媛对叶凡喊出一声:“你再怎么死无对证,他们也能挖出事情的真相。”
“还有什么比象镇国死了事情更大呢?”
“象镇国死掉,我们就不可能撇开关系。”
叶凡挺直了腰板:“与其被象国各方联手绞杀,咱们不如把水弄得更浑一点。”
他很多事情没跟阮静媛细说。
当他知道王室大象被人毒死和军工厂大火后,叶凡就猜测是沈半城要挑起他跟象镇国死磕。
而象镇国也一定会调转枪口对付叶凡这个盟友。
这倒不是象镇国愚蠢看不出沈半城的算计,而是象镇国贪婪成性要借机吞掉叶凡胜利果实。
所以叶凡早就认定,不管沈半城挑拔不挑拔,象镇国都会成为自己敌人。
因此今晚这一顿饭,在叶凡看来九成就是鸿门宴。
叶凡对此早就做了准备。
一旦双方撕破脸皮死磕,那叶凡就一不做二不休,先发制人把象镇国也干掉。
因为这是在象国,叶凡没有退路和躲避可言,一退,象镇国就会聚集全部资源碾压他和千影。
所以叶凡虽然没有预料到完颜北月横死这一幕,但却早有鸿门宴发生后的应付方案。
那就是——赶尽杀绝。
“拿下凶手,拿下凶手!”
“给大王子报仇,给大王子报仇!”
“砰砰砰——”这时,门口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十几枚盾牌组成防盾墙靠近。
后面,还探出几十支枪对着宴客大厅。
很快,几枚闪光弹、催泪弹就砸了进来。
白光嘶嘶作响,白烟四处乱窜。
叶凡忙脚步一挪,扯着阮静媛整人弹起。
他扯住吊灯一晃,贴入门口上方的墙壁。
他还给自己和阮静媛戴上一个口罩。
阮静媛抿着嘴唇一动不动,只是余光焦虑扫射窗外的象河。
两人几乎刚刚避开,子弹就如雨水倾泻,砰砰砰射击个不停。
桌子、椅子、窗户、墙壁瞬间被打得噼里啪啦,斑驳不堪。
几张沙发更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稍微一碰,就变成一堆粉末。
至少三百枚子弹打入进来,几近扼杀了大厅全部空间。
象搏鹰他们杀红了眼,三波子弹打完还不够,接着又丢入几枚致幻弹。
一大股浓烟再度爆开,还伴随着一股刺鼻气味。
叶凡捏出几枚银针给阮静媛一刺,迟缓这些气体侵入口鼻和脑子。
否则不仅脑袋空白,还会陷入癫狂状态。
“砰砰砰——”气体刚刚燃放完毕,又是上百枚子弹倾泻,重新把宴客大厅扫射一遍。
接着,几十枚穿着防弹衣的敌人才持着盾牌和枪械冲入大厅。
象搏鹰吼叫不已:“杀了,杀了他们给大王子报仇!”
“砰——”几乎是他话音落下,叶凡就坠入了人群中。
叶凡端着冲锋先来了两轮近距离扫射,撂翻五六名敌人后开始猛烈冲锋。
他一枪打穿两个人脑袋,一脚踹飞一名魁梧敌人,接着揪住一人对着他腹部不断射击。
干掉这名敌人后,叶凡就把他横在身前承受子弹,同时踹开盾牌不让对方合围。
叶凡一手持枪,一手扯着尸体,手指不断扣动扳机。
枪管愤怒的震颤,如同流星的子弹,肆无忌惮的倾泻而出,全部钉入敌人身体。
门口瞬间变得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战争技术,也没什么军事闪避,靠的就是开枪速度和实力。
“杀!”
在叶凡被一颗流弹擦过腰部时,他也硬生生杀掉了二十多名敌人。
只是叶凡还不满足,丢掉尸体又劫持住另一人,双手持枪往走廊杀过去愤怒的子弹如雪花般倾泻,二十多米走廊硬是被他一个人踏平过去。
掉落在地的弹壳,被叶凡踩得啪啪作响,把他衬托得无敌彪悍……阮静媛看不到叶凡动作,但也能从厮杀感受到叶凡的强横,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象博鹰他们很快狼狈不堪地退到二楼。
没法子,叶凡速度太快了,而且总是拿护卫当盾牌,让他们投鼠忌器。
看着一地鲜血和尸首,象搏鹰他们悲愤不已:“混蛋!”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叶凡强横到这个地步,一个人把一支队伍压制回来。
只是这样一来,也让他们变得更加疯狂。
象搏鹰挥舞着枪械吼道:“加特林,火箭炮,给我轰死王八蛋。”
他散去活捉审问的念头。
“啪啪啪——”随着象搏鹰的一连串喝斥,十几人马上扛来加特林和火箭弹。
他们杀气腾腾的盯向了叶凡。
加特林的蜂窝枪口阴沉可怖,火箭弹的箭头更是嗜血无比。
“包围人员给我撤出三楼,快!”
象搏鹰吼叫一声:“我要轰了凶手。”
几十名重新包围过去的敌人迅速后撤。
“预备——”就在象搏鹰要一声令下轰杀叶凡时,却突然看到几道黑色的光芒闪过。
接着,十几名扛着火箭弹和加特林的同伴,就丢掉手里武器捂着咽喉倒地。
他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七窍流血死去。
全部死不瞑目。
“啊——”象搏鹰一惊,他正要走过去看,却不小心瞄了一眼窗外。
他震惊发现,整栋镇国府邸,不知什么时候被黑烟笼罩了,视野变得若隐若现。
而扼守一楼二楼的一百多名兄弟,也端着武器直挺挺倒在地上。
就连制高点的几个枪手也都掉了下来。
一个个面孔乌黑,生机熄灭。
草地上,有十几名肩膀戴着红布的黑衣人,正对失去战斗力的王府护卫补刀。
很认真,很淡漠,也很迅速。
王府大门,更是落下了三层钢门关闭。
“这些是什么人?”
象搏鹰还看到,一缕缕黑烟从外面涌入,在一楼二楼,混合子弹的硝烟在流淌。
所过之处都是人仰马翻,无声无息倒下,连几条大狼狗都七窍流血。
黑烟中,还掺杂着几十只黄豆大的黑色杀人蜂。
看到有生机的活物,黑色杀人蜂就冲过去蛰一下,然后同归于尽死去。
象搏鹰又呼叫了对讲机一番,却得不到外面守卫的回应。
他又拿起手机呼叫护卫营,却发现讯号也被屏蔽了。
毫无疑问,监控室和电讯室的人也都出事了。
“下毒?”
象搏鹰反应过来,忙对残存同伴吼道:“口罩,快拿防毒口罩!”
几十人手忙脚乱戴口罩,却根本来不及保护。
他们避开了不徐不疾的黑烟,却避不开一闪而逝的杀人蜂。
很快,象搏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
而这个时候,一个大个子端着一杯卡布奇诺出现。
他的手臂,还停着一条黑色小蛇。
陌生面孔。
显然这就是其中一个敌人了。
“王八蛋!”
几个象搏鹰亲信大吼一声,来不及开枪直接挥拳上去。
苗封狼看都不看,一脚一个踹飞。
“死!”
象搏鹰见状怒吼一声,顷刻拉近距离,一拳打向苗封狼。
“刺啦!”
这一拳轰出,气吞山河,在空气中爆出骇人的恐怖声音。
象搏鹰要一拳打死苗封狼!苗封狼也是打出一拳。
象搏鹰一接触到拳头,脸色狂变。
“砰!”
两个拳头撞在一起,发出沉闷一声。
“轰!”
象搏鹰口喷鲜血,他的关节全部碎裂,右臂也爆裂开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