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j6t扣人心弦的小說 道長去哪了 txt-第六十九章 奉詔討逆推薦-nrg3n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无数旌旗在河北大地上展开,枪戟如林、战马如云,安禄山站在丈许宽的大车上,扶着栏杆,四下检视行进中的大军。
他在军中威望素著,注目之处,便引来如雷般的欢呼声,见此军威,更是不时哈哈大笑。
谋士严庄恭维道:“朝政败坏,唐军不堪一击,此番必势如破竹。郡王深得军心,臣冒死进谏,王爷当登大宝,如此则更名正言顺。”
安禄山挺着肥大的肚子,挤得大车围栏嘎吱吱作响,口中笑道:“不不不,还不是时候,且看看再说。我奉天子密诏,诛除朝中奸相,这名目已然很好了,至少比顾佐清君侧好,高尚的主意还是不错的。衣带诏,哈哈……”
一骑快马飞报而来:“大帅,独孤掌门和平长老于魏郡城外亲迎!”
安禄山笑得更欢了。
魏郡城外,自太守以降,百官跪迎,安禄山一脚将那刺史踢翻在地,斥道:“你个首鼠两端的东西,非得大兵临城,才知道怕了?还是说,独孤掌门不进城,你便要抗拒大军?”
那刺史梗着脖子抗声道:“独孤掌门说了,大军入城不屠!”
安禄山道:“老子当然不屠城,但可没答应不屠你全家!”吩咐道:“来人,将这狗官砍了,阖府诛戮,人头悬城!”
白云宗掌门独孤问俗皱眉道:“首恶既诛,何必累及家眷,郡王手下留情。”
安禄山点头:“既然独孤掌门求情,那就免了家眷之罪,男子入辎重营,女子入女营。”
独孤问俗看不惯,正要再行出声,却被安禄山笑呵呵制止:“行了行了,独孤,咱们可是一头的。修行上的事,你说了算,行军用兵,还是听我的。”又眨了眨眼,低声道:“这可是亚父说的。”
独孤问俗摇了摇头,向后面吩咐一声,长老平冽挥手,自城内整队而出数百修士,自炼气期至筑基期不等。
平冽拱手:“郡王,这些是魏州本地修士,都愿意从军。”
安禄山喜道:“好啊,和之前一样,统统编入曳落河,为我亲军壮士!”
自幽州至魏州,这一路千里,大军途径莫州、瀛洲、冀州、贝州而至魏州,这已经是白云宗搜罗的第九批加入大军的修士了。至此,曳落河的总数已经由原来的三千急速膨胀至八千人,皆为修士。
实际上,招募修士从军并不困难,自三年前开始,灵石价格一路暴涨,至今已至八贯,甚至有钱都难以买到。只要愿意支付灵石,这河北大地上,随随便便就可以拉起一支修士大军来,很多小宗小派甚至愿意自带军粮。
幽州从多年前就开始储备灵石,库中灵石总数超过五十万,而为了这次讨逆,白云宗也一口气拿出了积储多年的三十万灵石,总计八十万块,供应一支万人规模的修士大军至少一年不成问题。
如今这天下,只要大旗一举,说一声发给灵石,必然应者云集!
河北大地都是平原,道路平坦开阔,范阳、平卢两军又多骑兵,一个月便过了相州,抵达黄河岸边。沿黄河西进,与兵马使史思明率领的河东军汇合,至此,“讨逆”大军总兵力超过十五万,军中修士突破了一万五千。
十二月中,大军渡过黄河,进入陈留,遇到了第一支敢于坚守的唐军,河南节度府下的三千镇兵。
此时的河南节度使张介然正在王屋山上苦苦哀求:“叛军已至陈留,若陈留失守,东都危矣!龙长老,发兵助战吧!”
龙道人沉默良久,轻声道:“我倒是想助你,奈何……张节度弃城吧,为将来留待有用之身。”
张介然大哭着离开了王屋山,选择了返回陈留,与太守郭纳一起坚守城池。
龙道人转回后山,与众长老相见,众长老默然无语,人群中却有白云宗长老李史鱼拱手道:“多承王屋派厚情,诸位放心,我家独孤宗主说了,大军绝不进犯贵派山门,诸位只需在山上坐守不出便是,用不了多久,半年而已。”
龙道人向李史鱼敷衍一礼:“李道友请回吧。”
李史鱼又问:“可否拜见掌门?”
龙道人摇头:“李道友就不要为难我师兄了,此时此刻,我师兄不便见你。”
李史鱼也不生气,笑吟吟的辞别王屋山,赶往华山。
李史鱼走后,龙道人一巴掌拍在书案上,怒吼道:“掌门师兄呢?你们到底谁见掌门师兄了?他到底去哪儿了?”
一干长老们各自低头,没人能够回答。掌门不在,对方又有独孤问俗、安禄山和史思明三大炼虚,王屋派就算想要出头,也着实没这个实力。
陈留连一天都没守住,半个时辰便为曳落河攻破。陈留郡的法阵几十年没有修缮过,根本发挥不了功效,十几名曳落河中的金丹飞临城头,法器四下一扫,再由几百名修士蜂拥登城,守军顿时作鸟兽散。
节度使张介然奋力抵抗,被当场剁为肉泥,陈留太守郭纳只得弃剑请降。
陈留一下,东都大门洞开,封常清四处调兵增援洛阳,奈何唐军不堪战事,连行军都艰难,遑论援助。大将荔非守瑜领兵接战,刚刚抵达范阳军驻地泥水罂子谷,回身看时,身后的两千军兵一哄而散,跑没影了。
荔非守瑜倒也勇武,他修为金丹后期,擅长的法器是张大弓,当即立于山顶,向着范阳军大营发箭,箭无虚发,每矢必中。接连射死近百敌军后,才被围上来的崔乾佑和尹子奇斩杀。
正月十五,范阳军兵锋直抵河阳桥,距洛阳不到三十里。
长安大内,天子终于从太液池中的蓬莱仙山下来了,面对高力士的再次禀告,他喃喃道:“胡儿不会负我,他不会……他不是讨伐我,他是讨伐杨国忠……”
高力士看不下去了,重重道了声:“大家!”
天子道:“再等等,你们派个人去,问问胡儿,他如果真不喜欢杨国忠,可以跟我说……对了,再告诉他,先把今年的钱给我……先给五亿也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