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6cz优美都市言情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零零七節 青雀之怒(1)分享-t7pts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春天来了,从冬天的时候长安出来的李泰,总是喜欢骑马,可是呢,他却不能一直都骑马,天气冷啊,怎么可能啊。
他再过一日就到了松洲了,这些年,他几乎都将时间花费在学习上了,所以,除了跑步,他几乎没有练过一天的武,本来李世民觉得这样子不合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不管了,当然啦,他年轻的时候,却是学习过一点这方面的东西,说真的,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因为人聪明,同时呢,死心眼。
所以李泰其实学习方面的能力很强,以前还是学习经史子集,可是呢,后来迷上了化学,物理和机械之后,已经不一样了,做人不能四班,不能钻牛角尖,否则一般都会死的很惨,可是呢,做学问,你如果没有这样的本事的话,你是走不远的,自古就是如此。
每次回家,李泰都会去看一个人,那就是李渊。
要是以前的话,李世民肯定会不高兴,可是这几年辛苦地干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父亲的不容易。
所以,就会让自己的儿子,李渊的孙儿去看看,算是一种慰藉吧,也算是一种奇怪的表演,因为自己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权利了。
和李渊聊天的时候,李泰才发现自己的祖父,真的是老了,很多事情的看法还是停留在过去,而自己在松洲学习了几年之后,发现很多事情,真的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以为简单的话,只是你以为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以前他也想过当太子,当皇帝,可是回家之后,和李承乾在一起待了三天,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发霉了,这样的感觉真的不好,但是呢,却又没有办法,很多事,他觉得这么做不合适,可是当自己开始认真的时候,才发现,不这么做,不行。
治理国家有的时候需要的不是快,而是慢,因为很多人可能跟不上你的步伐,一旦跟不上你步伐的人多了,那么就容易出事,大家都觉得你是疯子,到时候可能就要麻烦了。
李泰在松洲学习了很多东西之后,才发现长安虽然很大,却像是一个古老的城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这样的地方,如果让自己看的话毫无意义。
所以,他很多时候都想要逃走,就算是以后开府了,自己也会出去,不在这里,因为毫无留恋。
自从松洲开始行商天下之后,很多事都和以前不一样了,认识的东西多了,人心也跟着不一样了,因为如此,所以很多时候,总是会让人觉得很多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走了一天,阳光落地的时候,一群人停在一个小山哪里,这个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现在虽然是初春,可是温度其实不高,你如果觉得这样子合适的话,那么就不一样了,其实不合适,还是有点冷。
有人开始做饭了,李泰就开始四处逛逛,在长安,和李承乾聊天,总觉得他和自己认识的那个大哥不一样,似乎是有点迂腐,所以,他除了蹭饭的时候,在哪里之外,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自己的宫殿里,然后忙着自己的事情,偶尔李承乾想要和自己聊天,说的都是政务上面的事情,对于这个,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人呢,一旦对于某些事情没有兴趣的话,你和对方聊天就会发现很累。
等到李泰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了,远远地就可以闻到一股子浓烈的香味,对于吃来说,李泰虽然不是很精致的,可是呢,在松洲,你想要不精致的话,都不可能的,因为很多东西都是跟着食味轩这样的地方走的,太极楼,太一楼等等还是有不少的。
李泰坐在那里吃饭,身边还有一个侍卫长,这个人不只是保护自己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安全,万一有人下毒呢,有些事,真的是说不清楚的。
吃过饭之后,李泰开始看书,有的时候你觉得你已经成功了,可是你如果不学习的话,那么你就会很快就不行了,就是如此的任性。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风不大,吹着四周发出咕咕的声音,让人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有一些事要发生的。
李泰看书很认真,就算是外面再有什么事情,都影响不到自己。
就在他看了差不多十页内容,准备咀嚼一下,然后就上床睡觉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谁?”
是侍卫长的声音,而且听声音应该是出事了。
因为四周其他的护卫也跟着走动了,脚步声很大,看来是很着急的样子。
这种事和他没有关系,对于一个普通的人来说,他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事情做好。
他将书本合上,现在的线装本可不多,松洲的这种用胶和一些其他的东西混合弄出来的书籍不只是干净,而且非常的清楚,过去的人读书,有的都是手抄本,因为是手抄本,所以有的时候错误都是难免的,这个一旦错误的话,就很麻烦。
李泰将书本放好,然后走到床边,打算将蜡烛吹灭了,然后就入睡,结果却听到了侍卫长的声音,“王爷,属下请见。”
他现在还是越王,没有像是历史上的那样子成为魏王,那个还需要时间的。
“何事?”
作为一个人,想要健康,如果不运动的话,那是不行的,叶檀曾经和李纲聊天的时候说过这个,老年人嘛,都是非常的喜欢聊天关于长寿之类的事情,可是呢,当时两人的聊天有点激动。老者认为不动才会长寿,他们列举的就是乌龟,的确那个东西是很长命的,可是叶檀却说,吃五谷杂粮,荤素搭配才是王道,特别是粗粮,吃多了对身体好,因为里面有不少好的可以补充人身体的东西,而李纲却说,那么那些你说,那些一天到晚在田地里干活的人为何不能长命?
这个的确是过去的一个想法,他们觉得**粮食才可以长寿,可是呢,他们忘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那些人的确吃的都是不怎么好的食物,可是呢,他们的工作的多么的繁重啊,你指望这样子的人如何养身啊?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就行了。
“有人闯过来,说是您的同窗。”
侍卫长低头小声地说道,不管王爷是不是看到了,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你如果觉得没有必要的话,那么你就要小心了,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就容易出事。
“我的同窗,谁?”李泰在松洲的同窗不少,不过呢,不是所有的人都认识的,自己的身份虽然一直都在极力地隐瞒,可是呢,人这种物种总是会通过很多的办法来告诉你,有些事你瞒不住的。
“卢一坤。”
侍卫长知道,如果刚刚的这个人不是说这人的名字的话,那么,可能就会被直接杀掉,你大半夜的冲到王爷的宿营地,你说了其他的东西合适吗?
“卢一坤,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回家了吗?”
他自然是认识卢一坤的,因为这个人是个比较特殊的人,他的家在武州,不在现在的松洲,家里也没有什么钱,不过呢,做人方面还是不错的,加上勤奋好学,所以当地就有个商人家里很有钱,然后就看上了这个长得不错的小伙子,因为这个商人和松洲有生意往来,所以,就通过捐献一点钱,入了松洲学堂,在松洲真正意义上的学堂其实是两个,一个是叶氏学堂,这个算是一个小学的模样,而另外一个是樊笼书院,后面打人都是精英,而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叫做松洲学堂,这个学堂算是一个大杂烩,有一些人是本地的,也有一些人是外地的,只要是你捐赠了一些钱财,然后做的不错的话,就可以进去,但是呢,想要进入樊笼书院的话,你必须在松洲学堂拿到优才可以,否则的话,你就在那里上学吧。
而卢一坤却是正好是如此,这个人个子不小,人长的也精神,比李泰大了四五岁,因为平时做人很周正,所以和他的关系不错。
不过呢,他这次回家的话,应该是回家成亲的才是,怎么会来到自己这里。
李泰忽然想到了,自己回来的时候,提前派人送来消息了,说是要回来了,准备好吃的,同时呢,自己也带了不少好吃的。
现在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武州,和松洲是接壤的,平时的话,倒是看不出来,但是你如果真的看的话,就会发现武州和松洲相比,虽然更加靠近京畿重地,可是呢,实际上却是差远了,不管是经济还是其他的方面都是如此,这个就是需要看人了,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就是如此的现实不是吗?
“他怎么了?”李泰不喜欢让人打扰自己,虽然对方是自己的同窗。
“王爷,不太清楚,他已经晕过去了。”
侍卫长要不是认为卢一坤的话,这件事绝对不会去做,打扰王爷休息,这个事情可不小哦。
“啊?晕过去了?”
李泰直接掀开帐篷的门帘走出去,看着对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王爷,我这里是真的不知道,不过这人应该是被人追杀的,他骑马出来的,结果马匹已经死掉了。”
侍卫长的话,在他的眼里,真的是有点扯淡,怎么会如此呢?
“走,过去看看,让人张灯。”
李泰还不信了,在自己父皇的统治之下,到底会出现什么事,真的是扯淡了。
等到他来到卢一坤这里的时候,却是一愣,这个人是卢一坤吗?
一身的白色的毛衣,这个是在松洲买的衣服,已经全部都是红色的了,而且身上还有几处伤口就像是小孩子的嘴巴一样,很大,脑袋上都是血迹,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而在他不远处,一匹不错的马儿此时也躺在哪里,从样子上来看,这个东西差不多一会就得去死了。
“来人,将他带到我的帐篷里,赶紧让人救治。”
李泰的话自然那是有人去听了,很快大家就将他放到了帐篷里,不过呢,李泰的帐篷有点大,倒是没事。
这里的郎中,虽然说不是太医院出来的,可是呢,却是从松州医院出来的,为了能够减少伤亡,松州医院在外伤方面的本事可是不低,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可以处理的很好的。
李泰带着人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才转身回去。
结果,运气不错,回去之后,卢一坤竟然醒了。
他现在更像是一个蚕宝宝一样,浑身裹上了不少的白布,这个是松洲出产的白布,算是一种不错的东西,别的地方说真的,是不会舍得使用的,只有松洲才会有。
“越王殿下。”
卢一坤看到李泰走过来,直接就喊道,似乎有无穷的委屈一样。
“你现在全身都是伤,你躺着,不要动。”
李泰看着对方要起来,就赶紧阻止,这个时候,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到时候直接挂掉的人也不是没有啊。
“呜呜呜……”
看到李泰,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卢一坤虽然全身都疼,可是都不如自己的心疼啊,不由得哭起来了。
“你去,准备一点吃食,就是粥就行了。”
不管如何,人都是要吃饭的,不吃饭肚子是扛不住的,所以他就吩咐人去准备。
“小青,小青,死了。”
卢一坤颤抖地说了这几个字,而李泰记得这个小青应该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吧,虽然自己家没钱,对方家里有钱,可是呢,什么生意也不是从古到今就是如此的,需要一点点地积累的,当初两家都穷,不过呢,后来小青的父亲开始做生意了,日子就好了不少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