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noz精品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ptt-第五百九十四章 傷風敗俗的及冠禮之夜展示-7uvss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出乎意料,货币改革的事情落实下来之后,应天并没有如朱棣想的那般变成一锅沸水,反而有些沉寂,似乎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国之决策。
户部、吏部、刑部、太医院忙得鸡飞狗跳,其余部门该干嘛干嘛。
没人弹劾谁。
也没人非议即将成行的两大改革。
朱棣有点懵。
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在春节之前,都要和各方反对改革势力的臣子斗智斗勇,结果却是如此安静,让他很有些不适应。
朱棣认为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过无妨。
他作为天子,拥有高度集权的皇权在手,既定的政策不可能推行不下去,如果真的推行不下去,就说明这个改革是错误的。
到时候找个替罪羊就是。
第三天。
朱棣昨夜是在坤宁宫休憩的,因为徐皇后身体不好,肉眼可见的气色变差,朱棣现在陪徐皇后的时间越来越多。
后宫其他妃子怨言不少。
可没人敢说闲话。
起了个大早,和徐皇后两人穿了常服,吃了早食之后,让狗儿去找小宝庆,准备低调的微服出宫——今日是黄昏及冠礼。
这是人一生极其重大的礼,一般来说,及冠者会邀请最为尊贵的正宾。
朱棣夫妻也在邀请之列。
其实很尴尬,黄昏自从入仕之后,很少和黄家老家人有联系,更没想过衣锦还乡,加上黄观还在顺天行部担任右侍郎,是以这次及冠礼的正宾主要是徐家人。
徐膺绪夫妇,徐辉祖妻子,徐妙心夫妻。
不论是从地位还是亲戚关系的远近,朱棣和徐妙心都是最大的正宾,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朱棣担心此事被旁人过度解读,他还是只能陪着妻子去参加黄昏的及冠礼。
宋明两代的及冠礼差别不是很大。
及冠礼极其繁冗。
而且庄重。
折腾了大半日,礼成。
从今日起,黄昏就是正儿八经的成人,再也没人认为他是黄毛小儿。
礼毕之后,朱棣吃了个午饭,然后先回大内。
妻子徐皇后难得出一次皇城,索性要在外面透透气,也想和娘家人多呆一下,朱棣自然没有意见,实际上他很羡慕妻子。
你以为朱棣不想出皇城?
天天呆在皇宫里,朱棣早就腻歪了,要不然会如此的想回顺天,还不就是到了顺天之后,更加逍遥自在么。
可惜朱棣不敢在黄府久待。
容易让朝臣过度解读,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天子和臣子,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
……
夜幕降临,黄府一片灯火辉煌,冬日了,天黑得早,观礼的宾客也早晚离去,今日来观礼的宾客极多,比如内阁辅臣给吴溥面子,连首辅黄淮,甚至大才子解缙都来了。
太医院的王立然、赵作仁、吕芗、刘忠旭。
军器院的洪继来等人。
神机营在京畿的官员,如郑亨之流,也到了。
锦衣卫南镇抚司所有官员,锦衣卫指挥佥事赛哈智。
出人意料的,应天府尹向宝、都察院左都御史吴中、右都御史顾佐、户部尚书夏元吉、户部左侍郎李友直、户部右侍郎周彩、户部主事李庆也到了。
姚广孝没来,着人送来了一封书画作品作为贺礼,其上有两个印章。
一个姚广孝,一个张定边。
袁珙和袁忠彻两父子也来观礼。
钟山工坊老李及其众多工坊的管理层,时代商行沈熙礼和账房先生梁巍生及众多骨干份子,大多人不请自来。
吃午饭的时候,黄府差点没坐下。
因为人多,也把今日负责天子安防的北镇抚司那一百多个缇骑累成了狗。
好在入夜之后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其实黄昏对这个及冠礼并不看重,用句难听的话来形容:封建糟粕。
但其实也明白,这个礼也有其历史意义。
当宾客走完之后,主院之中便渐渐冷清下来,只剩下一些亲近的人:吴溥,周李氏,吴与弼,张红桥,以及娑秋娜、乌尔莎等西域女子。
还有几个人,是朋友更是战友。
赛哈智、刘明风、老李、沈熙礼、梁巍生。
这几位是要蹭了晚饭再走。
宵禁?
不存在的,南镇抚司缇骑护送便是。
济济一堂,又摆了四桌。
吴溥端着酒杯起身,对黄昏道:“从今以后,你就是黄府这当之无愧的老爷,从今以后,丫鬟小厮对你的称呼,也应是大官人或者是老爷,从今以后,你之肩头上便要承担这黄府及其未来,你之作风,我很是放心,但叮嘱一句:但行正途!”
“这一杯,我敬你!”
众人齐齐起身,赛哈智更是哈哈笑道:“今夜不醉不归。”
一饮而尽。
黄昏端着酒杯坐下,绯春急忙帮他和徐妙锦斟满。
看着满堂的人,黄昏很有些感触,来到大明四年多了,在自己努力下,一个一穷二白的少年,如今有了万贯家财,更有远大前程,最让人幸福的是有一群朋友,有一群亲友,还有一个老婆一双儿女。
咦,还有个通房丫鬟十二个家姬。
人生很是满足了。
但是不够。
远远不够。
我身体里流动的血液,让我不能就此驻足不前,我要继续努力,到得那一日,天下百姓的及冠礼,都能如今日这般光彩。
那才是人活着的意义。
深呼吸一口气,举杯,看向吴溥,“哪怕已过四年,我依然记得当日睁开眼看见您和与弼的话语,此生不敢忘,这一杯,敬您和与弼。”
一饮而尽。
吴溥笑着也一饮而尽,吴与弼喝茶,意思着一饮而尽。
黄昏继续敬酒。
最后轮到徐妙锦,看着身边这位如今已是少妇风姿的大明第一美人儿,黄昏笑了笑,“我之余生,有姐姐在身畔,很好了。”
平淡的话语,说着最为深情的话。
徐妙锦嫣然一笑。
起身,一饮而尽。
刚要坐下,却见丈夫放下酒杯,不由分说的将她揽入怀里,然后狠狠的抱着脸颊,在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徐妙锦顿时懵了。
别说她,在场众人除了一众西域女子,所有人都懵了,尤其吴溥,更是有点无法接受。
这……
伤风败俗啊。
不过,其他年轻人看得是一阵哄然。
我们喜欢。
再来热烈点,真的,我们不介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