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abo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討論-第三千六百五十三章 邪異分享-4heg3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杀!”淳于琼当机立断的下令道,夏亿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真的不是说服的时机,有这个时间,还是直接干掉脑子不清楚的家伙,省的遗留下隐患。
寇封让淳于琼带着夏亿等人上船,就是因为右军校尉部具备在战船之间快速移动的能力,十几米的距离,其他人过不去,但是对于右军校尉部这种将迅捷练成瞬移,哪怕不如黄滔,十几米的距离也能轻轻一跨过去,所以要镇压动乱,只要心狠还是能做到的。
故而在淳于琼点头之后,夏亿等人迅速开始镇压异心之辈,守着船锚的位置,不让凯尔特人碰,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发船,准确的说装满的舰船可以外海移动,但是没装满的船,谁敢动,就往死了弄!
“为什么不让我们开船,罗马人都快打过来了!”一个凯尔特士卒愤怒的对着淳于琼询问道,然后淳于琼只是回了一道剑光,人头落地,这个时候最好的回答就是暴力。
“装满的船可以离开,其他人还没上船。”淳于琼的剑刃上沾着血,一滴滴的滴落在甲板上,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凯尔特人。
“大家上,他们只是那我们当工具而已……”人群之中传来一声凯尔特人的声音,然而话音还没说完,就被人按住了后颈,反折了左臂压了出来,淳于琼看着对面压着这个人的凯尔特人不由得一挑眉。
“抱歉,人多了,里面总是会有一些愚蠢而又不理智的家伙。”年轻的凯尔特人对着淳于琼道歉道,而被他压着的凯尔特人拼命的挣扎辱骂,然后对方面色一沉,直接将乱说话的凯尔特人的脖子扭断。
“现在局势不太妙,我们可以下船去帮忙阻击。”将动乱者的脖子扭断之后,年轻的凯尔特人看着淳于琼说道,在一个民族最危急的时候,自是会出现高尚者,也自是会出现卑鄙者。
“不用,你们只需要稳住你们的人就可以了,我们的人手殿后本身就是之前准备好的,凯尔特人里面存在罗马的内奸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淳于琼平静的将这件事定性。
不是什么凯尔特叛乱问题,就是非常简单的罗马人安插内奸而已,没有什么好说的,不会一杆子将凯尔特人打翻的。
“多谢。”年轻的凯尔特人认真的对着淳于琼说道。
“不必客气,有道歉的时间,凭借你父亲的威望先将那些被罗马人安插的内奸找出来,装满的船可以先行离开,但这些还要上人的船,绝对不能离开。”淳于琼看着对方颇为坦然的说道,他很早就知道在危难的时候最能看清人性的黑暗和光辉。
“袁氏的韧性还真的是超乎了预料。”瓦里利乌斯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本以为挡住了后方冲锋的西凉铁骑,集中全部实力和袁家一战,应该能像是剥洋葱皮一样,一层层的将袁家的战线剥掉。
结果在寇封的指挥下,袁家的战线且战且退,不断地收缩接触面积,根本不给瓦里利乌斯渗透的机会,虽说在局势上确实是全面压制了对手,可这种压制要转化成胜利非常遥远。
“斯塔提乌斯,开鹰旗。”瓦里利乌斯深吸了一口气,第二十鹰旗军团的鹰旗时灵时不灵,有时候都开不开,整个一活宝,所以为了避免自家失望,能不开还是不开,避免影响士气。
不过现在的局势不太妙,想要获得胜利,那就只能开鹰旗了,好在目前第二十鹰旗军团的鹰徽挺喜欢斯塔提乌斯的,应该不会开启失败,至于说斯塔提乌斯的虚幻旗帜,全拿去给后半截阻击西凉铁骑的精锐加强意志去了。
没办法,削了意志之后,被西凉铁骑发现了短板,又不能继续走平衡路线,所以直接开始暴力破解,纯物理对攻,意志属性维持在零的水平,拿斯塔提乌斯的虚幻鹰旗挂一个聊胜于无的意志防御,避免出现西凉铁骑一个意志长枪横扫,被波及的士卒都当场暴毙。
“好!”斯塔提乌斯大声的回答道,然后将鹰旗高高的举起,光辉从鹰旗之上绽放了开来,身体活性极大幅度的增强,伤势开始自行恢复,更重要的是对于五感的把握更为精准。
这些效果对于菜鸡军团而言,就算是加强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对于二十鹰旗军团这种转化天赋之后,某一项直接达到三天赋的超级精锐军团而言,却能发挥出相当不弱的增幅效果。
毕竟绝大多数的增幅类型的天赋,特效,到了三天赋之后,其效果已经微乎其微,明确能对于三天赋有增强效果的天赋其实就只有那么几个,第二十鹰旗军团如果是真正意义上的增强,那么几乎不会对现在正在作战的罗马士卒有效。
因为这些士卒真的已经很强了,就算是有增幅,也是极低的增幅,意义并不大,还不如拿来弥补自身转化了作战方式之后出现的短板。
“对面开鹰徽了!”寇封深吸一口气,他一直在等待罗马人开鹰徽,因为开启鹰徽之后,必然会出现最高强度的一波攻击,而面对这么一波攻势,扛不过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寇封一直没有开启自己的军团天赋,他在等待。
大军团指挥也许在小规模作战的时候还打不过那些猛将,但这些人因为经历过足够大规模的战争,很清楚该如何分配自身的力量,就像现在寇封强忍着损失,和罗马进行僵持,为的就是在接下来罗马爆发的那一波之中挡住对方。
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在对方最强的时候挡住就可以了,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如此,罗马开鹰旗的时候,必然是最强盛的时候,而扛过了最强盛的时候,接下来只要不失误,他就能平安退走,而扛不住,那就只有死!
看着这鹰徽之下气势猛然一沉,已经明显有些无视普通砍杀意思的罗马人,寇封深吸了一口气,绽放了自己的军团天赋,然后强行以模仿丹阳精锐的手段,将士卒的力量整合了起来。
没办法,既然身在南方,那不管寇封承认不承认,他所见过最均衡,最适合这种战争的军团都是丹阳,而丹阳最核心的天赋协力,说白就是将周围士卒的力量附加到某一个需要的士卒身上。
然后表现出来超乎想象的战斗力,寇封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但组织力的应用对于一个致力于培养出大军团统帅的家族,不可能不教授给唯一的嫡子,哪怕他真的不懂,可从朱罗二十万大军的混战,到横渡北冰洋所见之雄兵,再到大不列颠的混战。
说实话,这种过于刺激的经历,走上一遍,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有所感悟,更何况寇封不仅不傻,他还很聪明,原本不明白的地方在经历了这么多,也有了相当的认知。
故而在收缩结阵的时候,寇封就在尝试和准备着,丹阳的核心是组织力,自己的天赋是力量整合,那么自己以最粗暴的方式,也就是收缩阵型,密集排布来提升组织力,之后将士卒的力量进行整合,到底能不能达到协力那样贯通各个士卒之间的力量。
也许是能的,也许是不能,但不重要,至少有这么一个希望,不能的话就用力量整合学习罗马人将意志和基础素质整合,能的话,那就打一波反冲锋,绝对不能让罗马人打穿防线,胜败很明确。
抱着这样的想法,寇封展开了自己的军团天赋,然后就像他估计的那样,能,士卒和士卒的力量能整合到某一个士卒的身上,虽说只是几个士卒之间的整合,而且削弱非常明显,外加因为不具备丹阳协力的基础,这种超越自身数倍的力量,会带来极大的副作用。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他要的就是这数倍的强悍打击。
和夏尔马那种数吨的死力不同,人类的技巧能让自身的力量发挥出远超自身几倍的效果,故而在基础被提高了数倍之后,那陡然的爆发甚至强行压过了罗马的攻势。
与此同时,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后方,一声轰鸣,一个上千触手,上千邪眼,看一眼就感觉到自己精神受到冲击,那种令人头皮发麻,充满邪异之感的玩意儿直接升腾了起来。
而后那如同装了一圈触手,中间大堆眼睛的向日葵邪神的花盘之中,出现了三个脑袋,李傕、郭汜、樊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