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78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笔趣-75 往昔榮光-0bqde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切断感传来的一瞬间,陆凝便跳上了半空。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被切断的是整个空间。大厅已经以魔方的形状一般分裂,一个个三米见方的空间块正在慢慢分离,裂开的空间之间能看到漆黑的虚无。陆凝扭过头,所有人当中只有后面的孔秀不巧站在了被切开的空间位置,但是他一个后跳,被切分的半截身体便穿过了虚空回到了原位。
视觉上分离,但实际上还是连接着的?
“哎呀呀……”
一个声音自前方的空间块内传来,有人已经走进了冠礼见证人的那方空间之内,只是隔着空间断层无法看清楚。
“什么人!”
还是晏融直接冲了上去,长枪搅起金焰直指那人的后心,然而那人却反手架起了一把指针形状的刀,恰好拦住了长枪,以晏融的力量居然不能继续向前了。
那人伸手从冠礼见证人的手中取下了王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一瞬间,身上有些破烂的衣袍焕发出了新的光彩,深紫色的披风从背后伸出,金色的王室徽章绘制于披风之上。
“真是久违了的感觉啊。”
重新披挂上了披风的国王转过头来,果不其然,是祝沁源,从那把武器众人都能猜到一二了。
“祝沁源?”连笔生眉头一皱。
“小姑娘为了能够见到我真是拼尽了全力,当然天道酬勤,她已经成为了最接近我的那个人。”国王随手让过了晏融的枪,然后将指针形状的刀拄在了地上。
“你是国王?”让沉声问道。
“当然是我……哦,你是说过去的国王?倒也不是。不过作为他能重现世间的最大一块记忆,我想我确实可以这么宣称,我是国王。”国王用祝沁源的脸微笑着,无论如何看上去都让人觉得不对。
“依照惯例,贵族们应该还是会来观察和阻挠我。这件事倒是和你们没有关系,无论你们为何而来,终究都是我的子民,我身为国王亦不该苛责无过之人。”国王轻轻摇了摇头,“那么我们不如离开这里吧?”
“不——”
拒绝的话语还没从蓝荼口中吐出,国王就再次挥起了刀,刀身再次变形,变成了一团凌乱的霹雳。雷电在附近的空间裂缝当中炸开,陆凝甚至没能反抗片刻就被炸飞了出去。
不对,是整个大厅都被炸了出去。
“哈哈哈,有些太过火了是吗?不过你们的实力应该还是能够安全落地的,我切开了空间不过是方便翻一个面,对你们来说空间还是连接着的。”
半空中,国王宛如闲庭信步一样走着,而被掀飞出来的众人则在下坠,确实每个人基本都有应对高空坠落的手段,安全落地不是问题,但只是这抬手之间就将所有人都送出了深宫囚牢,这地方看起来完全关不住他。
就在这时,国王的身上忽然多了黑色的影子,他的身体也猛地一坠,被什么拉扯向了地面,他也不惊慌,调整了一下身体,轻松落地,只是在地面上踩出了一片裂纹。
“希拉克略,我优秀的军团长,这一次又是你先来迎接我吗?”国王看向了一个方位。
“看起来依然是处于糟糕状态下的您。”希拉克略从一座建筑后走出,手中举着自己的盾牌,“您并不是我所效忠的那一位。”
“这话听着可真是伤心,我也是有着和你一起共事的那些回忆的啊。”国王摆出一个很假的悲伤表情,“而且我不能杀死你,否则这里就会大乱,我可不想让囚牢里那些东西出来祸害我的民众……至少要等我取回王权才行。”
“您没有机会。”
“啊,贵族是吗?依然遵循着命令,掌握着这片王国,直到真正的国王归来是吗?”
国王甩了一下武器,将它化为了一把镰刀形状。
“那么我又是为什么会存在呢?你认为我想不到这样的情况吗?”
就在这时,空中出现了数个传送门,将近十位身穿绛红色祭礼服的外务官直接冲了出来,手中的武器全部都是用锁链连接的镰刀和冲锋枪,这群外务官出了传送门后极为默契地同时将枪口对准了国王,漆黑的弹道在空间形成了密集的网,子弹全部轰炸在了国王身上。
“不是没有进步。”
一轮扫射之后,国王甩了一下镰刀,身上的伤口开始迅速恢复,连血都没有一滴流出,王冠也放出光华将衣服换成了一套崭新的君王服装。
“破防确认,不足以突破恢复力极限。”一名外务官大声说道。
“Sacrifice,你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继承了绯绣那有点死板的处理方法。”国王将镰刀转化成了权杖,往地上一顿,天空中的乌云顿时开始翻卷,在众人头顶凝聚成了一个雷电密布的台风眼,金色的雷霆在其中轰鸣着。
此时陆凝才刚找准自己的空间位置。国王切碎的不光是深宫囚牢,连整个王宫的空间都被他均匀劈成了方块,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真的把囚牢里的人全都扔出来了,陆凝能看到隔着一个空间方块的地方多萝西正趴在地上干呕。
“多萝西!”
“呕……咳,陆、陆凝?真是难受死我了……你看到丹生了吗?”
“没有!你身体情况怎么样?”
“吐出了些奇怪的东西,那里面给的污染……呕!太严重了,要不是我体质特殊还真撑不住。见鬼!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感谢这个体质!”
“先别管这些了,我们先离开王宫。”陆凝穿过空间到达了对面,果然空间其实还是连接着的,只是视觉上出现了断层,不知道原理是什么。
多萝西被陆凝搀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结果刚一起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天空闪过一阵如同极光一样的颜色。
“那……那什么东西?”
“国王醒了。”陆凝总结道。
“什么东西?”多萝西吓了一跳。
“总之我们都被国王从深宫囚牢里面扔出来了,现在估计外务官正在对国王发动攻击,不知道最后哪边能赢,只是我们就不能参与这种神仙打架了。”
“我有点迷糊……”
“等我们离开再细讲!”
陆凝拉着多萝西一边辨别着越发混乱的空间一边往王宫外面跑去。地面正在震动,核心战场的战斗已经越来越激烈了。陆凝展开背后的墨色,直接冲向了空中,就在起飞之后,她看到了王宫周围正在聚集的外务官们。
“这……这么多……外务官?”多萝西声音都抖了,“这到底是什么阵仗?”
“不知道,他们只说了个超大型事件,谁知道到底是怎么评级的。”陆凝拽着多萝西,目光扫过周围的空间,不过已经开始散碎的空间加上王宫建筑的错综复杂让人很难找到地面的人,倒是看到天空中国王手中放出十几米的金色雷光穿透了一名外务官的胸膛。
“看不见人!”多萝西也喊道。
“那就先离开这里……该死的,到底怎么走才是出去的路?”
王宫内的空间切断给辨认道路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阻碍,飞到空中甚至无法分辨东西南北,因为这些空间方块正在慢慢旋转,陆凝不得不低空飞行在有一些建筑的空间块内,可是这样一来速度也大大减缓了。
这时,忽然有个高速飞行的人冲了进来,正好和陆凝撞在了一起。
“哎呦!这边不是往南飞的吗?”
所幸两人都还算结实,碰了一下便分开。陆凝一看,居然是希茜,她的肩膀上装备了一堆肩甲,附带了一对机械翼,手中的剑也换成了一把仿佛完全用光铸就的双手剑,看样子是在赶往战场。
“希茜?”
“你们不是去了时之馆吗?”希茜有些奇怪地看了陆凝一眼。
“去过了!你们要对付国王?”
“国王在中心吗?如果赶过去及时的话会不会少一些伤亡呢?”
陆凝点了点头:“但是你们打得过吗?那个国王……我已经看到他刺穿了一名外务官,你们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们有选择吗?”希茜耸了耸肩,“你认不认识路呢?”
“……我也正在找出去的路,你们不能直接空间跳跃进去?”
“不同的外务官使用的装备是一样的吗?”
“真是够乱的……”陆凝瞥了周围一眼,方块们已经彻底离开了原位,要是在外面还能试试将这个巨大的王宫立体拼图重新拼起来,问题是她在里面!
“陆凝,我们干脆炸吧。”多萝西忽然说道。
“啥?”
“反正修复王宫是贵族的事,既然空间接通着,我们就炸过去,全炸一遍绝对能出去。”多萝西说着从罩袍下探出了几根枪管,“我的火力足够。”
陆凝瞥了希茜一眼。
“这件事和我有关吗?”希茜装看不见。
多萝西马上启动了身上的武器,枪管开始向下方建筑喷吐出烈火一样的弹幕,显然在之前分别之后有过升级,这种威力要杀死强者或许不够,但搞拆迁可是一等一的好使。
陆凝拉着多萝西如同轰炸机一样开始低空犁地,希茜就在后面跟着,用她的话说反正结果不是找到出去的路就是一路杀到国王面前,无论哪一种她都可以先跟着。
这个办法倒也很有用,陆凝听着声音和建筑崩塌的声音,很快就摸到了一块包含王宫围栏的空间,她直接翻过了围栏向外面一跃,眼前顿时一片干净,那些碎块状让人眼晕的空间终于消失了。
此时之前在外面聚集起来的外务官已经不多了,陆凝将多萝西放下,四下张望,看到了不远处一名身穿白色战甲的外务官,她紧闭着双眼,但分明又能看到这里的一切。希茜没有跟着过来,她看到围墙后就转头往别的方向飞了,现在恐怕还得在那片空间里乱转一阵。
还没等到陆凝走过去,天空忽然闪过了一道金色的雷霆,整个王宫之间也被爆裂开来的雷光所笼罩,一霎时间陆凝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连脑袋都一阵晕眩,好半天才缓过来。
“武器‘至高权能’解放,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外务官失去战斗力,国王即将脱离王宫区域。展开第二道防守,接下来前来的外务官增加心灵涂装。”
一个声音汇报道。
就在此时,伴随着金色的落雷,国王出现在了王宫外围,已经脱离了那片破碎的空间带,外务官并没能将他拦住。
巨大的球形防护罩开始在整个内城外围生成,贵族们正在展开防御手段将国王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国王显然也很了解这一点,双手一扭,武器变成了一根如同水流聚集的长矛,然后将这根长矛直接指向了防护罩。
二者的交击位置瞬间炸开了无数猩红色的雷光,值得庆幸的是那个防护罩足够结实,硬接了国王一击之后居然和没事一样继续展开,直到将这片区域完全封锁起来。
“我记得上次你们好像还没发明这个,还是靠拖尸的办法把我留在内城的。”国王手一抬,长枪重新出现在了手里,“看起来不把贵族的人全都消灭就无法解除防护罩的样子……真的要这样吗?你们可是这个国家宝贵的资源。”
尽管这么说着,他还是反手一枪将一个从王宫里冲出来的外务官刺了个对穿。紧接着,又是五六个外务官冲了出来,各自挥动手里的武器从四面八方对国王展开了围攻,国王游刃有余地变换着手里武器的形态,很显然是有目的地正在往某个方向走去。
而陆凝此时却能感觉到,每当国王变换一次武器,她的怀里就会轻轻跳动一下。
她取出了极音彩乐。
晨昏提取各种国王记忆中的财宝制成了他那个虚伪的王座,不过这个财宝倒是真正和国王有关的。它和国王显然有着很多联系,上面的七个孔洞中正在散发着光芒,陆凝想了想,让自己身上的墨色注入了那七个孔洞之内。
在和这件财宝建立起联系的那一刻,一把赤红色的锋利光剑便从这个握柄上延伸了出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