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43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七章 神魔跟陸之間的故事相伴-fp8fx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神魔传记?”陆水有些意外,而后看向真武真灵:
“你们看过了?”
这名字比成神义务教育,还不靠谱。
确定是远古传记,不是远古小说?
这个时代有小说,远古时代没理由没有小说。
“没看过。”真武摇头道。
陆水没有说话,而是坐在真武拿出来的靠椅上。
乐风不在,所以他没法询问。
只能翻开这本神魔传记,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
翻开第一页,陆水看到的是一句简单的卷首语:非凡皆是从平凡开始,狗也不例外。
这句话,陆水没有去思考。
没什么好思考的。
而后陆水翻开了后面一页。
然后他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这一整页都是一个字,大致是这样的: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
然后陆水没有在意,而是略过了这一页。
终于他看到了正常一点的文字:
上一页便是简介,懂的人都懂,不懂的,就是没有这份机缘。
现在说说家狗跟野狗的差别。
….
略过了,然后不停的往后翻。
越翻越感觉有条狗在他身边啰嗦。
这狗可能还是条小黑狗。
最后陆水翻到了一些更加正常的记载:
强者终究会寂寞,会孤独,会想有个归宿。
越强越能感受到。
世界仿佛在孤立你,你无法拒绝。
这或许就是强大所要付出的代价。
狗也不例外。
那一年,我找到了归宿,他把我带了回去,为我准备了午餐。
我感受到了家的温馨。
为了做出报答,夜里的我将守护着他。
身在门外,不惧风雨,不怕仇敌。
强大如我,无人可靠近他分毫。
他是我这一生最为在意的人。
世上的人都有自己在意的人,狗自然也不例外。
从一些人中,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们叫他,陆。
弱者的名字,总是这般单调。
…..
陆水有些意外,他居然在这本书看到了这个名字。
这个比真神还特殊的名字。
之后陆水往后翻,想看看后续有什么。
但是翻了许多页,发现后续都是空白。
陆水合上书,看向真武:
“全都抄了吗?”
真武点头:
“是的。”
陆水没有说话,而是把书丢给真武:
“拿回去给狗子,让它往下编。”
真武:“???”
他不是很理解,不过等他看了之后,或许就理解了。
陆水自然看出来了,这骚气的魔神传记,极可能是狗子写的。
狗子是认识陆的,但是已经忘记了陆。
而且在说起陆已经死亡的时候,狗子表现的有些伤心。
所以很符合这本书的记录。
但是记录应该是被美化过,具体是什么情况,他无法知晓。
问狗子,大概也得不到答案。
毕竟它没有了关于陆的记忆。
往后编,能大致知晓狗子后面干了什么,或许能想起关于陆的一些事。
问是问不出来了。
大概率只会得到那句,不能指望一条狗。
“这两天有发生什么吗?”陆水问道。
“除了无上剑道出现了三次,没有其他异常。”真武开口说道。
真灵此时拿了盘果子过来。
陆水已经三天没吃东西,所以真灵还是需要准备吃的。
至于吃不吃,就不是她考虑的问题。
陆水看了一眼,发现是没见过的果子。
普通果子。
果子不大,普通鸡蛋一半大小。
外皮跟鳞片一样。
“迷雾群岛的果子?”陆水拿了颗果子,摸了下,发现鳞片只是花纹。
“是的,少爷可以试试看。”真灵说道。
“直接吃就好。”真灵又补充了一句。
陆水点头,而后咬了口这无名果子。
咬下去的感觉很软,酸酸甜甜的,挺可口。
“多么?”陆水问了句。
“远处有一颗果树,还有不少。”真灵回答道。
陆水没有再说话,而是往果树方向而去,带回去点给慕雪尝尝鲜。
她肯定也没吃过。
不过次次带果子,陆水总感觉慕雪是靠果子骗来的。
“除了果子,还有什么东西是好吃的?”陆水心里不由得想到了这个问题。
然后他想了许久,除了灵兽,也就野生果子可以吃。
之后陆水就没在意,不管是什么,好吃就行。
很快陆水就来到了果树边。
这里确实还有不少的果子。
陆水随便手摘了一颗,是一颗有大又红的果子,想来会是很甜。
收起果子,陆水便伸手要摘第二颗,只是刚刚伸手突然一道光闪过。
轰!
这光直接轰在了果树上。
是术法轰击。
陆水放下了已经伸出的手,因为此时树上的果子都被那道攻击轰没了。
别说果子了,树都没了。
不过这攻击并没有碰到陆水。
真武真灵已经来到了陆水身边,他们担心有新的攻击出现。
陆水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向攻击来源方向。
面无表情。
而后迈步走了过去。
他打算去看看。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不会客气的。”路上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到陆水的耳中。
随后陆水又听到了低吼声,非常的愤怒。
是野兽的声音。
陆水没有在意而且继续往前走,这里是树林,他听到声音,没法看清具体情况。
“你的法宝很特殊,但是能用几次?”
“我们不想伤害你,所以劝你不要做傻事。”
“一只普通的野兽而已。”
是两男一女的声音。
“当我老糊涂了吗?你们这些强盗。”那苍老的声音有些无力。
此时陆水终于走到了现场。
只是刚刚看到现场,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现在有三个人在戒备着一个老人家。
而且三人分的很开,身上带着伤势,仿佛要随时进攻的样子。
这三个一个四阶修为,两个三阶修为。
而他们面对的是一个老妪,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陆水看到她一瞬间,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普通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误入的吗?
随后陆水看到老妪手里拿着一个权杖,是个充过能量的法宝,不是主动的法宝,是被动护体法宝。
攻防一体。
也就是这样,她才能在三个修真者手下坚持到现在。
之后陆水看了眼老妪身后,是一只野狼。
看起来很普通的野狼。
它盯着那三个人,龇牙咧嘴,非常的愤怒。
“确实没有开灵智,不过身体有股隐藏的力量,但是这力量那三个人没理由会发现。
应该是看到了野狼的不凡,所以起了心思。”
陆水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抓狼还不如要法宝,还能玩一会。
当然,他不是为了这个来的。
随后陆水看向所有人,平静道:
“刚刚的攻击谁放的?”
听到陆水开口,一个个都有些异样,这是来寻仇的。
当然,那三个人并不在意,他们攻击没有落在其他方向。
而一边的老妪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又来了三个人。
她坚持不了多久。
这般想着,她就把野狼往后推了推。
虽然野狼非常愤怒,但是它还是听从老妪的意思。
只是它的神情,给人一种随时都要冲上去撕咬敌人的感觉。
“这位道友,我们三人并没有放任何攻击,如果道友刚刚说的是一道光,那么极可能是那位老妇人。”有男的开口,一脸的好意:
“道友要处理这件事,我们几个自然会先让到一边,等待道友处理好你们的事后,我们再去解决我们跟对方的恩怨。
道友也不要在意我们。
道友请先。
我们绝不会出手干预。”
说着三人就让开,看着陆水行动。
陆水转头看了那个说话的男子一眼,平静道:
“掌嘴。”
啪!
一声清脆声响起。
那个男子直接被真武一巴掌扇的站不稳脚。
扇了一巴掌后,真武又眨眼间回到陆水身后,没有在意这件事。
“不要说一些让人恶心的话,这样我会觉得你在让我动手打你。”陆水对着那三个人说道。
被打的那个可是四阶的修为。
但是4.1跟4.6是有差距的。
尤其还是真武这种受了大量机遇的是四阶。
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你…”那个人眼中带着愤怒,而后强忍着怒火道:
“道友是不是过分了?”
“再掌嘴。”陆水道。
啪!
砰!
这次那个男子直接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其他人两个人也有些害怕的看着陆水等人。
陆水一脸的平静。
把他当枪使,还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不就在让人动手吗?
这时候那个男子站了起来,他看着陆水不敢再说话,而是带着人不停的后退。
最后消失在陆水视野中。
这人简直是变态,一言不合就动手掌嘴,偏偏对方的人还比他强多了。
看到这三个人彻底离开,陆水才收回目光,而后望向那个老妪:
“刚刚的攻击是你们弄出来的?”
那个老妪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辩解,而是点头:
“对不起。”
声音有些沙哑。
陆水看着老妪,对方六十以上了吧。
老的半只脚踏进了棺材,这样的普通人,居然在这种危险的地方。
“你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陆水问道。
老妪犹豫了下道:
“我们出来找点吃的,然后这座山突然动了起来,接着没人的山,突然来了许多人。”
陆水眉头皱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之前生活的地方是在,迷雾之都?”陆水问道。
迷雾之都可以有活人,但是基本不可能有普通的活人。
这个老人家决不能在迷雾之都生活。
理论上是这样。
老妪摇摇头,道:
“我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我从懂事就在那里,一个人生活到了现在。”
陆水没有说话。
一个普通人在迷雾之都生活到老,这不正常。
但是他能清楚的看出来,老妪就是普通人。
她身后的野狼也不足以保护她。
“或许有别的原因吧。”陆水暂时找不到原因。
进迷雾之都或许能知道线索。
可是他不可能进去的。
随后陆水低头看向那只野狼。
看到陆水看向野狼,老妪就把野狼拉到身后藏的严严实实的,仿佛担心陆水会出手抢夺一样。
她不用想也知道,这三个人跟之前的三个人是不一样的。
这三个人,三言两语就让那三个人逃离,绝对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物。
“这是你的狼?”陆水问道。
“是我养大的,是我的孩子。”老妪说道。
陆水沉默不语。
那只狼野性从未消失,不过倒是很听话。
沉默了片刻,陆水看向老妪道:
“对你来说身上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干,干粮。”老妪拿出了一些干粮。
跟饼一样。
陆水看了一眼,隔空拿了其中一块,转身离去。
“在这里不要乱跑,可保你们平安。”
走之前陆水交代了一句。
至于他们听不听,跟他没关系。
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的脚下就出现了数道阵纹。
可隐匿这个区域。
好出难进。
老妪看着陆水他们三人离开,一时间无法理解。
————
陆水离开了,他还不至于对一个普通人出手。
不过迷雾之都生活的普通人,这个可真是稀有。
“以后进入迷雾之都再说吧。”陆水心里暗道。
之后他就随意的走在路上,打算逛一圈,如果没有什么收获,就安心看书,或者找个灵兽修炼一下体术。
每次修炼完体术,都有一种可以打爆慕雪的错觉。
挺不错的。
那时候感觉是个东西都能打爆。
只是没走多久,天空的无上剑道又一次显现了出来。
陆水抬头望了一眼,发现这次的无上剑道跟之前显现的不太一样。
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但是却一点都不显得普通。
是内敛了。
随后陆水看到有数道光从高空落下。
如同阶梯一般坠入地面。
“少爷,是不是无上剑道在选择继承人?”真武好奇的问了一句。
陆水没有说话,不过无上剑道确实在让人靠近。
想来是无上剑道主人安排的。
至于无上剑道的主人,十有八九是已经陨落。
这是他身上遗留的剑道。
可以说是他遗留的传承。
“过去看看吧。”陆水开口道。
不多时,陆水就来到了最近的光束阶梯附近。
过来的时候,这里有不少的人聚集着。
一个个都没敢第一时间进去。
“这里真的能随便进入吗?进去要条件吗?我的碎片被人抢了,能进去吗?”
“你去试试不就好了?不过我的碎片也被抢了。”
“弱的都被抢了,说出来你们不信,我被抢了两次,第二次对方没抢到碎片,差点把我人带走了。”
一众人没有再说话,说多了都是泪。
修为不够的,在这里就很容易吃亏,有些人是来了再也回不去。
想要机缘,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且并不是付出代价就能得到机缘。
陆水站在后面没有说话。
他其实也没有碎片。
如果没碎片不能进去,那他只能用点小手段。
一个入口还不至于拦住他。
这时候并没有人第一时间就要进去,尤其是有碎片的,最为谨慎,万一被认定有碎片,就很危险。
实力不够还侥幸逃过抢夺,要是在这里被抢,那真的亏的想哭。
“我当第一个试试,看看没碎片能不能进去。”突然有个男子开口说道。
其他跟他闲聊的一些人,点点头。
以表示鼓舞。
陆水看着有些想笑。
这个人明明有碎片在身,非要说自己没碎片,然后第一个尝试。
“不错的小聪明。”陆水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随后所有人都看着那个人踏进阶梯,每个人都盯着,接着那个人的脚稳稳的踏在阶梯上。
只是当他想要迈动步伐的时候,整个人化作一道光,冲了上去。
如同进入了无上剑道一般。
所有人都是一愣。
但是没有惊慌。
“这是不是说明没有碎片也可以进去?”
“应该是吧,我们也试试。”
随后又试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同样化作了光冲了上去。
然后其他人争先恐后的冲了进去。
陆水看着这些人,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剩下五个人,也是一脸的期待,只是当他们踩向阶梯的时候,直接穿透了过去。
五个人都不例外。
然后他们懵逼了。
“你们有碎片吗?”
“没有,你们呢?”
“也没有。”
然后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我们是不是被骗了?”
“不,我们被抢,顺便被骗。”
“……”
“所以刚刚一群戏精在演我们?”
五人沉默。
原来刚刚那些人,其实是有碎片,只是一个个都在说自己没碎片。
只有剩下的五个人,是真的没碎片。
真武真灵其实也很意外,感觉学习到了。
“走吧,我们也上前看看。”陆水说道。
“少爷,真的可以吗?”真武问道。
他们是没有碎片的。
乐风跟聂浩也没有,他们来的时候,无上剑道都还没有显现。
出来的时候,无上剑道也没给他们碎片。
随后陆水来到了阶梯前方。
那五个人自然是乖乖让来,开玩笑,这三个人中间那个不说,那身边两个可都是他们看不穿的修为。
少说也是四阶。
他们基本处于刚刚三阶的状态。
对很多人来说他们其实够强了,在这里就显得有些弱。
在真武真灵面前,那就更弱了。
“那个,其实这里应该是需要碎片才能进去的。”有人好心提心了一句。
但是很快就觉得自己失言了,因为这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不应该会没有碎片。
陆水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一步迈上了阶梯。
只是让其它人意外的是,陆水没有瞬间化成光冲上去,而是一步步的往上走去。
这…
这是怎么回事?
真武真灵也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在真武真灵踏上去的瞬间,陆水三人才化作三道光,直接冲天而去。
看着这一幕,立即有人道:
“我感觉,我们是不是错过什么了?”
“没有,刚刚那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要是我们有僭越的行为,可能会成为对方的剑下亡魂。”
“说的对。”
五人都是松了口气。
当然,他们还是尝试着能不能上去。
总之试试也好。
万一找到窍门了呢?
————
陆水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在一处高空之上,脚下踩着的是巨大的发光石板,放眼望去,有许多的石板漂浮在高空之中。
每个石板之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人。
而头顶上则有更大的石板。
“这里禁空,那怎么上?”突然有人询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需要考核的吧。”
“也是,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
石板上的人,正是下面上来的人。
这里大部分人都知道没有碎片是上不来的。
为什么?
为什么少了一些人。
只有一小部分,是真的以为没有碎片也能上来。
陆水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看了下,发现头上的大石板下,连接着两个石板。
“也就是说,一层层筛选吗?”陆水心里有了答案。
不过怎么筛选,暂时还不知道。
陆水并不着急,因为下面的阶梯还在,这里还不算开始,所以没有上去的路,是正常的。
许久之后,陆水发现脚下发光的石板,正在退去光芒。
也就说下面的阶梯正在消失。
同样说明,这边的筛选即将开始。
陆水意识到了这个,其他人自然也意识到了。
每一个人都各自远离了彼此,防止出现不必要的意外。
真武真灵站在陆水身边,同样带着警惕。
这里四阶可不是一个两人,谁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
所以不得不戒备着。
很快光芒消失,接着在脚下石板开始出现全新的变化,仿佛土地在滋生,草木在生长。
陆水让开了一些距离,他边上有棵大树在生长着。
陆水感觉无上剑道主人,是不是女的?
弄这么多没事的装饰做什么?
十几个呼吸间,原先的石板,变成了一块漂浮在空中的岛屿,岛屿有花有草,甚至还有小动物在观察着这边。
而最让人瞩目的,是中间区域。
那里有一块石碑。
很多人都围了过去,所有人都知道,石碑应该就有上去的线索。
陆水自然也走过去看了一眼。
上面有一句话:剑道第一式,悟者可上观云阁。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