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8oz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 柯基丶-第1094章 又是這羣俄國佬!分享-kslmw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也许阵地上的那些步兵不是很确定,或者根本就认不清轰鸣着开来的那群俄国钢铁巨兽,但魏特曼却不一样。
出于职业敏感的原因,魏特曼心里在这几天来,一直都对那些狰狞可怖的俄国钢铁怪物们念念不忘。
那些俄国钢铁怪物的装甲简直厚重到令人发指!即便是以坚甲利炮著称的虎式坦克,一炮打上去的最终结果可能也就仅仅只是听个响完事儿。
而那门口径硕大无比的巨炮固然需要花费很长的装填时间,但只要那门巨炮咆哮开火,魏特曼几乎就没见过几个能从那狰狞炮口下侥幸逃过一劫的幸运儿。
而现在,那群张牙舞爪的俄国钢铁巨兽们再一次开足了马力、朝着己方猛冲过来。
魏特曼能透过自己手中的望远镜很清楚地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那两辆俄国佬重型坦克,和自己印象中的狰狞钢铁怪物形象完全一致。
照魏特曼自己看来,这种试验性或者还没来得及大规模量产的俄国佬重型坦克,必然数量不多。否则的话,自己在库尔斯克战役开始以来,也就只在通往奥博扬方向的正面攻坚战中见过那么一次,再没见过其他!
眼下,这群怪物又重回战场,带领着总是会相伴出现的那一大堆钢铁怪物们一起、再次出现。
魏特曼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眼下又撞上了另一支一模一样的俄国佬精锐坦克部队,甚至连冲在最前面的那辆俄国佬怪物首上装甲的177数字涂装,都巧合到完全一致。
所有的放眼可见情景都只在无声地说明一件事情。
那支在奥博扬方向的正面防御阵地上,让骷髅师和警卫旗队师先后抛锚的特殊俄国佬重型坦克部队,眼下已经追赶着警卫旗队师的步伐杀到了普罗霍罗夫卡,就如同鬼故事里的怨灵缠身一般阴魂不散!
“又是这群俄国佬!这下麻烦大了……”
.上一次是党卫军身为进攻方,在这群狰狞钢铁巨兽所庇护的阵地前纷纷抛锚、迟滞不前,被那门硕大粗壮的主炮打的接二连三、轰碎至渣,没有胜利的结果对于进攻方而言即是彻底的失败。
现在,攻守双方彼此之间调换了位置,变成了党卫军负责阻挡那群如同发狂公牛一样的钢铁怪物继续前进。
已经意识到了事态严重性的魏特曼很怀疑,到底要用怎样的战术布置才能阻止这群俄国钢铁怪物继续前进,阻止他们把阵地冲开一个口子、放那些如潮水般源源不断的步兵给冲进来。
目前来看没有太好的现成办法,但这并不能阻止魏特曼去做自己该做的有意义之事。
“米歇尔!你的任务是带领你的排抵达阵地右侧预设的三号战斗位置,在那里阻挡俄国佬的坦克继续前进,掩护你火力覆盖范围内的所有步兵!命令更新之前你需要一直战斗在那里,保持无线电畅通,行动!”
前来指派命令的通讯参谋在坦克一侧几米远的地方隔空喊话,半个身子矗立在炮塔外、脖子里挂着耳机的魏特曼频频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传达完命令的通讯参谋刚刚跑步离开,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巨响便从不远处传来。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下意识回过头来的魏特曼已经晚了一步,留给他视野内的只有那一坨熊熊燃烧之中的无头四号坦克残骸。
这个蠢货车长把自己座车摆的位置明显就是嫌命长的找死,那么大块不说、比反坦克炮还要显眼却抢着开火,俄国佬是眼瞎了才不会打你!
“不长脑子的蠢货……”
嘴里小声嘀咕着的魏特曼没有再多做犹豫,在保持顶盖开启未关闭的状态下、径直缩回了车里、重新扣上了耳机,算上魏特曼自己座车在内的总计3辆老虎很快便开动起来、有些摇摇晃晃地冲着战斗位置直奔而去。
借着那波显然还算效果不错的炮火准备,马拉申科指挥着部队在不到一根烟的功夫内,就冲到了距离阵地只剩三百米不到的位置。
如同炸毛刺猬一般的党卫军阵地抵抗火力在直线飙升,各种反坦克炮和扛着炮的装甲载具不断现身、朝着己方猛烈开火。
进入轻武器交火范围内的红军战士们早已跳下车来,跟随在体型庞大的己方重型坦克身后寻求掩护、步步推进。
紧闭而并非敞开的炮塔顶盖提供了还算良好的射击视野,随身携带DP轻机枪的机枪手直接把家伙事儿架在了炮塔上,站在发动机舱盖上猫着腰,向着视野内的阵地之敌在移动中开火。
十月国家农场正面是一块非常宽阔且相对平坦的空地,相对而言易攻难守,尤其是在敌人有着重装甲掩护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起伏较少的相对平坦地势给马拉申科创造了非常有利的环境,将档位控制在一档匀速前行的谢廖沙尽量给伊乌什金制造开火机会。咬牙屏气将分装炮弹依次送入了炮闩的基里尔大喊着装填完成,已经不再需要马拉申科次次都给自己指引目标的伊乌什金径直开火射击。
脱膛而出的122毫米全口径风帽穿甲弹丸,结结实实地砸中了一辆黑豹的车体首上装甲。放着四号不打、专挑高价值目标优先下手的伊乌什金一击得手,整个车体首上装甲简直形同虚设般的黑豹瞬间弹药殉爆、脑袋搬家,轰隆一声巨响之中被122传家宝的正义当场带走。
“继续!下一个!反坦克炮,一点钟方向,调转炮塔!”
在伊乌什金开火的同时不忘提前物色下一个目标,马拉申科确定了那门躲在土坡掩体后的德军反坦克炮已经连开三炮、威胁不小,决定让伊乌什金优先处理。但未曾想到也就是在这时却陡然异变突生,预料之外的麻烦再一次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头顶。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