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l1超棒的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五百七十五章 前往學院的道路展示-x2wko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晚春的午后,刚下了一阵雨。
林荫下,泥土的芬芳、湿润的气息,沉浸在其中会让人忘记被水坑浸湿鞋子的不快。比起怀念地球的水泥地或柏油路,看着走在身边那人的侧脸,那无暇,彷佛会勾人魂魄的脸蛋,至今仍让某人感到不可思议。能够和她比肩而走,是幸运,抑或是……
现在的林,正当起人力搬运工,搬着芬在课堂上所需要的东西。考虑到某人的闪现术,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护不了;芬的闪现术虽然没有这样的毛病,但她心血来潮地提出走一段路的要求。因为学院距离新家的路程不算长,两人便用走的,走过这条雨后的林荫小径。
看起来,她好像有很多话想说,而自己好像也想说些什么。但走在这样的路上,却是谁也没有开口,更没有一丝违和。两人都静静地听着那树叶因风吹拂,发出窸窣声响。有时一阵摇晃,会将刚刚午后那场雨,还留在叶上的水珠大片洒落,带来凉意。
在这处小区的某间别墅里,阁楼上,几个魔法师正围着一处拟似树林小径地形的幻象前。旁边有更多的魔法学徒正持续在魔法阵中注入法力权能,催动着某个魔法。
其中一人正志得意满地说:“这条路上的幻术迷宫魔法,我已经准备非常久的时间了,而且是用最高规格来看待。所以无论如何,目标这一回绝对走不出这处树林。甚至我不去帮助他们,解除魔法,他们一辈子都别想走出来。”
另一人则是吹捧道:“真不愧是幻术的天才,迷宫大师。要我说,协会应该尽快授与阁下大魔法师的资格才对。只要落进您的陷阱中,没有人逃够逃出您的掌握。”
“好说,好说。没有阁下精心打造的迷宫宝石,我再会设计出无人可解的迷宫,也没有用。阁下也是占了大功劳呀。哈哈哈。”
一胖一瘦的两个魔法师互相吹捧、交谈着,但作为主事者的几位,却没有那么轻松。
因为对手的特别,所以他们无法选择任何突袭的手段,只能用这种陷阱的被动式手段。等待了数天,也总算是等到对方走进原先他们认为,对方一定会走经过的地方。
他们不是第一次请这两位出手了,此前也没有过失败的经验。但是被困在迷宫魔法中的人,通常会是茫然无措地进退失据,要不就是毫无知觉地不停打转儿。然而在大贤者之塔的改进版奥术之眼观测下,目标虽然没能笔直的前进,但表现却与以前落入陷阱中的人完全不同。
这是因为那位巫妖战斗实力强大,所以自信心高昂,对于落进陷阱一事根本不担心嘛。还是他们根本就是假货,感知力差到对于自己落入陷阱一事根本毫无知觉。
作为目标之一的魔法师,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开发出来的技术,会成为对付他的工具吧。看着这奥术之眼实景缩图的幻象,虽然使用上相当不便,各种调整与匹配十分复杂。但只要调整到位,就可以用神灵的视角俯瞰世界,彷佛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中。包括在幻象中,走出树林的那两人……
主事者疑惑地问道:“你们将迷宫设置的范围,扩大到树林外了。”转头的同时,他看到那个擅长迷宫创造魔法的魔法师,一张脸涨红成猪肝色。就算对方什么都不说,他也大概猜到今天这件事情算是没了。
其他魔法师议论纷纷,布置陷阱的那两人就只是咬牙切齿。但比起一出错就推卸责任的贵族风范,在场的法爷们却是很认真地讨论起失败的原因。
那么错误是出在哪里呢?迷宫宝石没有发挥作用?还是说,他们真的这么轻描淡写的破解了迷宫?是走出迷宫的?还是破解了迷宫魔法?
看来要对付他们,还有很多试探要做。此前丧命的人,无不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以为可以对付得了任何敌人、任何状况。但足够多的结局,也可以成为他人的借镜。至少后来者们明白一件事情,对付这两位,不会简单。
至于朝着卡班拜学院走的那两位,一个是走入陷阱而不自知,一个是察觉了但不在乎。相同的是,不论那个陷阱是什么,对他们而言都没有起任何作用。
跟已经无法称之为‘人’的巫妖不同,林虽然还是人类之身,但事实上梦境魔法塔对他的影响已越来越大。
固化在梦境塔身上的魔法效果,正逐渐化作他本能,犹如肌肉记忆一般。很多反应已不再需要经过思考,而是反射性的动作。但这又是经过缜密的逻辑判断后,才有可能下达的决定。而对他影响最大却又不自知的,正是其计算能力的进步。
所谓的幻术,狭隘一点说是一种视觉误导,广泛的说法是一种感官的误导。不论是哪一种,在误导的背后一定存在着真实。哪怕是再细微的线索,在如今的某人眼中,都像是黑夜中的篝火那般显眼。
另一项进步的是记忆力。原本林的记忆力可算是优秀,但还没有到过目不忘的程度。自从有了梦境魔法塔,并藉由梦境塔‘储存’自己曾看过的影像,进而把身边所侦测到的一切都记录下来。日后有需要时,可以随时调用这些数据。
但在梦境塔的相关程序上,越改越方便,整理也益发井然有序,意外地让梦境塔储存信息,与本身的记忆力两者间的分界越来越模糊。到如今,某人其实已经分不清楚,当他想要知道某个印象中的东西时,浮现在脑海的,究竟是梦境塔给出的讯息,还是自己记忆中的印象。
不过总归是好用的能力就是了,所以某人没计较那么多。而这份能力用在眼前这条路上,虽然只有乘坐过马车走过一次,没有实际看过整条路上的景象。但光是依据这样的讯息,与其计算能力,林就可以‘直觉式’的认为正确的道路在哪里。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踏进陷阱中。
这些就是某人无视林荫小道中的幻术,径直走了出来的理由。
不过这一切,尚无人查知。
某人还是按照自己所习惯的步调,依自己一直以来的作法行事。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会说一句:就算变强了,难道日子就不过了?琦玉还会自己去买菜呢。
卡班拜学院门口的魔像,早就记忆了两个魔法师的特征。一看到来人从路的另一头出现,他们就打开学院的大门。
之所以学院方会做到如此周到,除了要给担任教师之人一种备受礼遇的感觉外,还曾经在其他学院发生过,等到不耐烦的法爷直接砸穿门,走了进去。尽管那次事情的真相,据闻是学院一方的魔法师们,打算给新人一个下马威,结果就是大门修缮费用与魔偶修理费用的账单。
两人进门不久,就有魔法学徒跑来迎接两人。这是大魔法师卡班拜徒孙辈的小学徒,一样在学院内接受启蒙教育。但在课余,也会帮忙自己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处理一些学院的事务。标标准准的童工,但在迷地,没人会抗议。
今天他要做的,就是带领作为生命课程教师的巫妖,前去授课的教室。目的地又是那栋曾经被命名为数学的小楼,但现在它改了个名字,叫做‘生命’。
因为两人是走路出门的,所以在时间上安排的比较宽裕一点,避免路途上出现什么意外。不过既然是无惊无险地抵达学院,自然会多出一些时间。又因为还没到点,学生也还没到齐。当然站在学院一方的立场,也不可能提早开始上课。
“阁下。”带路的年幼学徒有礼貌地问道:“因为时间还早,先带两位前去二楼的教师休息室好吗?”
“不,先带我们去教室吧。有些东西要先做准备,到时上课就不用手忙脚乱的。”芬指了指带着不少东西的某人,如此说道。
“好的,两位阁下,请跟我来。”
年幼学徒将两人带进‘生命’楼右手边一楼的教室。也许是提供正式魔法师进修用的,所以这里布置的更像是沙龙,或是剧场。座椅用着相当舒适的绒布椅子,写字用的小桌是迷地的珍贵木材制成的,相当精致。座位间的间隔很大,让人没有压迫感。而且座位数刚刚好二十四个。
教师的位置也相当讲究,坐的是教室内最大的一张椅子。不过对某个不速之客来说,看起来就只能罚站了。或是跟主讲的巫妖,一起挤在那张大椅子上。
“阁下,还有需要什么吗?”年幼学徒问道。
“有高脚椅吗?”芬问道。看着小学徒一脸不解的模样,她用白板笔术在空中粗略地画出一个高脚椅的模样。“要这种高度的椅子,至于什么模样都没有关系。假如没有的话,那就再帮我搬一张椅子进来吧。”
“好的。还有其他吩咐吗,阁下?”
“好。对了,帮我摘一些叶子。摘个三五片吧”
“叶子?有需要花吗?”
“不用花,只要绿色的叶子,随便什么叶子都行。还有,摘叶子的时候小心安全。”
“好的。我去搬椅子的同时,也会一同通知卡班拜阁下。这样可以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