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l1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乾麪-第728章 戰神的勸告閲讀-o8foa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大黑、小白、小绿、小金四条龙并非只在天上充当雷达机,只要有机会……比如,对方翼龙落单,比如,翼龙飞到400米以上,他们也会高速俯冲下去龙炎喷射。
主要是为了安全!
“咚——”这不,丹妮中箭了。
巨龙雷达开全图很爽,加上风之歌状态下对周围环境的神奇感知力,丹妮几乎不会陷入包围圈,也不会被偷袭。
但现在的情形是,她在屠杀盟军的翼龙,故而战场由盟军翼龙选定——射龙弩射程内。
盟军的蝎子弩连绵不绝,箭矢多,且迅疾,但箭矢体积较小。
即便视野范围没有遮挡物,巨龙的动态视角也不能捕捉所有箭矢。
地面视野被中层空间的翼龙遮挡时,更高层的巨龙雷达会忽视很多箭矢,如此,丹妮就有了中箭的可能。
长一米五,大拇指粗细,前端为扭成螺纹形状的、薄如柳叶的箭头,飞行时自带螺旋之力,在龙女王小腹处钻摩出一连串火花与渗人的声音。
竟然把女王铠甲外,装逼用的彩绘涂层都刮花了,太可恶了!
好吧,贯穿力几乎没有,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龙女王不可控制地斜飞出去。
然后一条翼龙飞来,捡尸成功,“呜嗷——”
一口把龙女王吞了下去。
呃,没错,龙女王被一条25米长的沼泽龙咬住大半个身子,只有两条小腿,挂在翼龙唇边不停晃动。
“啊——”侏儒惊呼。
“哈哈哈!”杰妮欣喜若狂。
“万胜,万胜,盟军万胜!”射龙弩阵地欢声雷动。
盟军营地外的马人骑兵也出现一瞬间的骚动。
弥林城,大金字塔顶端,架着天文望眼镜观察龙战的老伊蒙更差点晕厥过去,捂着胸口,哀哀呻-吟喘气。
可那条翼龙都鼓着腮帮子使劲咀嚼了,龙女王露在外面的两条腿还在荡秋千。
没有血浆四溅,没有断肢脱落。
忽然的,天空传来弱不可闻的“嘎嘣”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崩断了。
“嗷呜——”翼龙含糊不清地哀嚎,两颗脚掌厚的黄垢断牙从天空掉落,在阳光下反射点点亮光。
“诸神啊!”侏儒扶额惊叹,“龙女王穿着瓦钢铠,好结实,翼龙把牙齿都崩断了,完全咬不动啊!”
“瓦钢铠——”杰妮俏脸扭曲,“当初就不该锻造那两尊雕像!”
——瓦雷利亚对瓦钢兵器的管控极严,六千多年才锻造了两千柄瓦钢武器,至于瓦钢铠,更是罕有到极点,只有十四火峰嫡系家主有资格穿。
也许是得意忘形,也许是命中注定,瓦雷利亚人在葛多荷留下巨大的两个漏洞。
……
就在这时,高空中的大黑在众人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失去灵动性,处于滑翔的僵直状态。
接着,所有人都惊骇看见,一串赤金烈焰填满咬住龙女王翼龙的嘴巴,黑烟与火柱从翼龙的鼻孔、牙缝与眼眶中喷射而出。
侏儒甚至留意到,电饭煲那么大的龙睛,连着一根手臂粗的青红色的神经触须,挂在翼龙眼眶下,犹如油锅里煎炸锅包肉,嗤嗤地冒着油。
龙女王浑身烈焰腾腾,挣脱龙吻,没事人一般,继续之前的大杀特杀。
就连她身上的翼龙口水、血沫,也在烈火中清洁一空。
“这仗没法打了。”
他看着又一剑把翼龙骑士劈成两截的龙女王,神色复杂道:“之前翼龙咬合,也许没贯穿伤,但肯定会有钝击伤害,换成普通人,这会儿至少该脏腑出血,身体瘫痪,可她——”
侏儒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心里不由为盟军鞠了一把同情之泪。
——龙女王肯定也受伤了,可她会治疗术啊!
攻击强,位移灵活,防御高,极速回血,这……
别说这个低魔低武的现实世界,放在游戏中,也是bug般的存在啊!
“没想到她的底牌这么雄厚……”杰妮渐渐恢复平静,“如果她今天不主动暴露出来,我都不知道她成了半神,甚至领悟风之歌,加上火之歌……
她至少修行了风与火两种顶级冥想法,至少可以与两条巨龙龙灵。
如果按照原计划,即便成功把伊耿绑来,只怕也杀不了能快速飞行的她。”
“现在怎么办?这么搞下去,只今天一天,咱们的翼龙就会死绝,然后彻底失去制空权。
我都能想到,今日没出现的龙之母翼龙骑士团,会在明天提着火油弹,肆无忌惮地轰炸我们的港口、海船与兵营。”侏儒忧心忡忡道。
盟军大营靠海修建,便也在海边建了一座临时货运码头,每天都有海船从托洛斯运来粮食与军需物资。
嗯,托洛斯没粮食,它只是中转站。世界各地的海船万里迢迢赶来,先在托洛斯卸货,再安排快船,沿海岸线,往盟军大营运输。
因为新吉斯陷落,也因为自由少女海峡的劫掠队,盟军的后勤成本比之前高出三倍。
——差不多每三条船通过自由少女海峡,会被劫掠两条,只有一条能躲过巡逻艇与巡逻翼龙的视线。
自由少女海峡太宽了点,超过200公里,很难完全封锁。
之前丹妮一直没主动攻击盟军,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盟军后勤大队在为她输送粮食。
最近几个月,纽约与安南两镇一共缴获了十多万吨粮食。
这么多粮食进入龙女王的口袋,盟军后勤补给之困难,可想而知。
如果再被龙女王取得完全制空权,将盟军大营的小码头烧成灰,那么不用打仗,盟军也会因饥饿而崩溃。
见杰妮面露思索之色,侏儒再接再厉,跺脚哀嚎道:“祭司大人,你还有什么杀手锏,别藏着掖着了,龙女王已压上全部身家,你可不要再矜持啦!”
——自己没完成任务,脑袋里还多了个邪神种子,如果不带些有价值的信息回去,别说找龙女王救命,她估计都会牺牲了咱。
“唉,我也没底牌了。”杰妮无奈道。
“瓦雷利亚称霸世界数千年,不可能没杀手锏吧?”侏儒一脸怀疑。
“瓦雷利亚的杀手锏一直是巨龙,一条巨龙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派一支五条巨龙的小队。
一支巨龙小队解决不了就十支。
十支决解不了,就派100条巨龙组成军团。
一百条巨龙决解不了,就两百条、三百条……
实在不行,就全体出动!
巅峰时,我们有超过500条成年巨龙。
还有什么杀手锏比五百条巨龙更强呢?”
侏儒彻底无语了。
是啊,有什么杀手锏强过五百条巨龙呢?
没有。
一百条巨龙灭了安达尔人文明。
三百条巨龙灭了拥有强大真神洛伊拿文明。
之后,瓦雷利亚人骑着巨龙,孤独地高唱“无敌真寂寞”。
“杰妮大人,杰妮大人……”三角脸的西贝里奥与腰挎屠龙刀的渊凯战神快马加鞭,联袂而来。
行色匆匆,腔调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惶急。
“你们两个可是陆军统领啊!”杰妮又惊又怒,呵斥道:“怎么都过来了?前线谁在指挥?”
“别说什么指挥了,他们都不听指挥了,”渊凯战神也满腔怨气,语气非常冲,“之前持续一个多月的轰炸,已经让营地将士人心惶惶,士气低下。
如今再看到丹妮莉丝单人双剑,杀得翼龙军团片甲不留,大家还有什么斗志?更何况……”
说到这儿,战神左右看看。
此处悬崖并不高,距离地平线也就三十多米。杰妮几人站的位置也不对,处于半腰,正好面临盟军大营东南角,而看不到背面的盟军西北大营——那里正在遭受马人围攻。
战神也顾不得对杰妮的忌惮,伸出铁钳般的大手,拉着娇小的金发祭司往嶙峋危岩上爬。
“站在上面会被巨龙发现的。”侏儒连忙提醒道。
但杰妮没有反应,任由战神施为。
等爬上崖顶,凯渊战神指着北方,难掩悲愤地说:“祭司大人,您看,看看!”
无边无际的马人嗷嗷叫着从北方大草原冲来,多斯拉克海成了真正的海洋,狂风骤起,骑着马的多斯拉克人犹如海啸,马人的马蹄声、咆哮声是浪花翻滚的啸声,马蹄下的十里烟尘是弥漫的水汽。
盟军沿着海岸线蔓延近20公里的巨大营地,如同天朝黑心商人修建的海景房。
一波浪涛,打掉阳台护栏;第二波浪花,卷走卧室内装房产证的保险箱和床上的小三;第三波巨浪袭来,整个房屋都摇摇欲坠,根基动摇;第四波……
盟军当然不全是佣兵,但佣兵至少占了六成。
而佣兵的德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龙女王已经战术轰炸营地一个多月,佣兵们能坚持住不跑路,全因为盟军高级军官一直信誓旦旦保证:杰妮大祭司有杀手锏,盟军赢定了!坚持住,我们就能得到弥林城的无数财宝、男孩、女孩,还有真龙女王……
但佣兵问,杀手锏是什么,连渊凯战神格拉兹旦都不知道。
现在,天上,有龙女王大杀特杀;海上;龙之母卫队的数百艘军舰围攻盟军小货运码头;地面上,数万咆哮武士咆哮着践踏盟军大营。
“祭司大人,我们的军队,崩啦!”
凯渊战神指着下方乱成一锅粥的营地,泣血悲鸣道:“我们的营地20公里长,前营崩溃之势正在向后营蔓延。
可以想到,等天上翼龙死光,整个大营,十数万人都会肝胆具丧,佣兵们狼奔豸突,忠诚的勇士不知所措,茫然跟随,一切都完了。”
“你有什么计划?”杰妮阴沉着脸问。
——我连你的杀手锏都不知道,有个屁的计划?
“大人,听我一句劝,杀手锏什么的,能用就直接拿出来用,在丹妮莉丝面前,千万别搞太复杂的计划与计谋。”渊凯战神语重心长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