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7p5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近身兵王-第2295章 蒼浩是否被感染?鑒賞-9paf8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你我都知道,姜忠波的要求不可能被接受,所以姜忠波不存在跟我们合作的必要,我相信姜忠波自己也已经有所觉察了……”阿芙罗拉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姜忠波其实跟裂颅者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如果这个人没有死,其实我们更要当心,也许就会在后方对我们反戈一击!”
庞劲东对阿芙罗拉的这套说辞一点不意外:“你总是能够给自己的行为找出理由。”
“还有一个问题……”阿芙罗拉想起一个关键:“跟苍浩在一起的还有谁?”
“见鬼!”庞劲东差点给忘了:“我记得苍浩说过,准备带劳林一起去!”
“为什么是劳林?”
“因为劳林可能成为第二顺位继承者。”
“也就是说苍浩和他的继承者一起做了俘虏。” 阿芙罗拉不无讥讽的提出:“你现在最好祈祷,谢尔琴科千万别在马拉喀什被感染,,如果血狮雇佣兵三个首领全部中招,基本上也就是全军覆没了。”
“但愿不会,如果出现万一,这不是还有我呢吗。”庞劲东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无奈,因为自己早就想要告别这种血雨腥风的生活了:“我差一点忘了,事发之后劳林没有出现,那么应该一直跟苍浩在一起。苍浩和劳林可能全都被感染了,也可能都没有被感染,而是做了俘虏。”
“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其中一个人被感染……” 阿芙罗拉果断分析道:“劳林既然是血狮雇佣兵的重要人物,那么亚丁之魂如果感染了劳林,必然让血狮雇佣兵有所顾忌,无法发动突袭进行营救。正相反的是,如果不感染劳林只是当做俘虏,其实意义不大。”
庞劲东认同这个分析:“感染之后才是最好的人质。”
“同时,亚丁之魂应该不会感染苍浩……” 阿芙罗拉继续分析起来:“因为苍浩是血狮雇佣兵的领导者,亚丁之魂必须保证苍浩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才能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对阿芙罗拉的这个分析,庞劲东却不认同:“我倒觉得对亚丁之魂来说,感染苍浩或许是上策。准确的说,它们应该同时感染苍浩和劳林,这会让我们失去所有反戈一击的机会。”
阿芙罗拉愣住了:“为什么?”
“轮休部队被感染之后,竟然瞒过了前线那么多作战人员,乘坐飞机到了运河城这里,如果不是它们突然发动攻击,我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这说明什么?”庞劲东不需要阿芙罗拉的答案,自己给出回答:“亚丁之魂一直在研究人类,已经掌握了我们的行为逻辑和思维方式,所以也就能很好的欺骗我们。更进一步的,如果它们真的感染了苍浩,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可能觉察不到。当然,像你我这样熟悉苍浩的人,最终还是会发现真相,但这意义不大。亚丁之魂感染苍浩之后,可以做出一系列有利自己的决定,直接下令就好,根本不用谈判。”
“说的也对啊。” 阿芙罗拉觉得还是庞劲东说得更有道理:“难道……苍浩已经被感染了?”
“不会的。”庞劲东摇了摇头:“它们完全可以悄悄的感染苍浩,然后假借苍浩的名义下令,既然它们现在派了使者过来,说明根本无法决定苍浩想要做什么。”
“也就是说,亚丁之魂先前跟苍浩应该有过谈判,但没有谈出任何结果,所以才会派使者到你这来……”阿芙罗拉非常困惑:“我觉得你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亚丁之魂只要感染苍浩就可以解决全部问题,何必这么费事要派使者过来。它们自己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我相信应该尝试过感染苍浩,但失败了……”
庞劲东正是这么想:“这个过程中,应该发生过什么,只是我们暂时不知道。”
“但现在可以肯定,劳林应该是被感染了……”阿芙罗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不相信劳林会像苍浩那么幸运!”
这个时候,有人进来通报,底波拉求见。
阿芙罗拉和底波拉过去总是有意无意互相躲着,不过自从契卡先知组建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好了很多,虽然很大程度上流于表面。
不过,阿芙罗拉这一次虽然没躲着底波拉,但底波拉进来办公室的时候,阿芙罗拉刚好接到一个电话,于是走到一旁角落去接起。
底波拉试探着问:“我听说机场出事了?”
“苍浩被俘虏了。”庞劲东不用底波拉多问,直接把眼下情况说了一遍:“无从知道苍浩是否被感染,总之我们需要做出最坏的准备。”
“怎么会这样……”底波拉恶狠狠瞪了一眼阿芙罗拉,低声道:“如果不是她暗中操纵,局面也不会如此恶化。”
庞劲东非常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坦率的说,这一次跟阿芙罗拉还真没什么关系,完全是我们工作失误造成的。”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不等庞劲东回答,底波拉直接就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苍浩救出来!”
庞劲东意味深长的问:“我们现在等着跟裂颅者谈判,如果裂颅者要求解散先知会,你也同意?”
“我当然答应。”底波拉点了点头:“不过,先知会的存留是诸多犹太大佬决定的,连四大先知也不能完全决定,而我还只是一个负责监察的先知,这事儿我真的说了不算。”
“你有这决心就好。”
底波拉狐疑的问:“等一下……为什么裂颅者会要求解散先知会?”
“我只是随口一问,想要知道你为了苍浩,能付出多大代价。”
底波拉毫不犹豫的回答:“任何代价。”说到这里,底波拉偷偷瞥了一眼阿芙罗拉:“她呢?”
“她的态度跟你一样。”庞劲东如实相告:“哪怕为此解散契卡。”
底波拉冷哼一声:“你知道我听到这话有什么感觉吗?”
“不高兴。”
“我当然不高兴。”底波拉一字一顿的道:“这摆明了是在跟我争夺老公。”
“你可以放心,至少目前看起来,苍浩应该是没有兴趣迎娶她。”
“其实另外一方面,我也挺高兴……”底波拉语气复杂的说道:“既然阿芙罗拉愿意为苍浩付出一切,说明阿芙罗拉做事还是有底线的,尽管多次利用了苍浩,但不会真正伤害苍浩的安危和利益。”
庞劲东点了点头:“是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机场那边传来消息。
安全部队已经围绕机场形成封锁线,多数感染者聚集在候机大厅,几分钟之前,一个感染者举着白旗走出大厅,直接提出要见庞劲东。
到底见还是不见,让庞劲东陷入两难。
“就像先前猜测的一样,对方这是想要谈判,我们不知道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跟谈判使者见面可以获得重要信息。但是……”庞劲东的眉头皱成川字型:“亚丁之魂的感染方式似乎出现升级,我们现在的策略是把它们限制在机场之内,如果让其中某一个离开机场来到后方,就可能产生巨大的危险。哪怕只是一个亚丁之魂,也足够引发一场灾难……”
底波拉当然明白这种危险性:“尤其是要跟你见面,那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能被感染。”
“可这是我们搞清楚情况的唯一机会。”
“这么说你决定跟使者谈判了?”底波拉提出:“还有一个问题是谈判地点,是来你的办公室,还是你去前方。”
“你的意见呢?”
“你不能去前线。”底波拉给出自己的意见:“前线情况太复杂,你亲身前往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意外,毕竟前线现在已经是感染者的地盘。还不如把使者带到你的办公室,在我们的地盘上,一切都可以由我们决定。”
“那就这么办吧。”庞劲东很快做出决定,吩咐前线:“带使者过来吧,记住,必须全程严密监控,超光谱摄像机二十四小时对准,不能有一秒钟离开。当然,也要有等离子放电枪随时瞄准,只要发现可能出现迁移,当场击毙。”
前线很快就派遣一组人,押送着使者到了庞劲东办公室。
这一路上需要动用不少装备,由于装备紧缺,还是用了很长时间,从不同地方抽调而来。
过了一个小时,使者到了庞劲东办公室,这是一个普通的血狮雇佣兵,还是华夏籍,各方面看起来跟其他战士都没有区别。
但他此时表情非常怪异,不是正常人能有的:“我代表亚丁之魂,前来跟你谈判。”
庞劲东点了点头:“欢迎。”
“请表明你的身份。”
“庞劲东,苍浩不在的情况下,一切由我负责。”庞劲东打量着使者:“现在该你表明身份了。”
“我的身份……”使者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随后一个劲翻白眼。
“你这是心脏病发作了吗,还是羊癫疯?”庞劲东讥讽道:“要不要我给你请医生过来?”
一分钟之后,使者重新开口说话,声音却跟刚才不一样了:“明确你的身份之后,我才能进行下面的谈判……”
“听起来好像换了一个人。”
“没错。”使者点了点头:“我,现在全权代表亚丁之魂,与你们谈判。”
“先说清楚你是谁。”庞劲东试探着提出:“我要是没说错,目前机场感染者的首领应该是裂颅者,不会就是你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