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0d7熱門小說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五十九章 新變數推薦-vkbw3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顾佐还真是需要时间尽快修行,入了金丹之后,修为大涨,他准备以神识烙印一件防身用的法器,或者应该说,是阵盘。
昨日与武令珣交手,生死悬于一线,实际上他还有一件保命的玩意儿没有使用,便是酆都十柱大咒阵。
这座随身法阵是华山西玄派前辈长老元元道人所炼,元元道人是炼虚高修,石长老的师父,他炼制的随身法阵,功效可想而知。顾佐为此花了三千六百贯,当时还觉得贵,但如今想来是真心便宜,能用钱买到,这算贵吗?
昨日生死关头,所有对战都是下意识的行为,极短的时间内就决定了胜负,顾佐根本没有机会使用,连动一动念头的时间都没有,究其原因,这座法阵并没有烙印神识,没在气海之中温养。
神识烙印的法器越多,得到的温养就越少,再加上他原本没有想过要往阵法师方面发展,所以一直犹豫着没有烙印神识。现在看来,强行限定自己的修行方向是绝对不明智的,管他什么流派,先把斗法实力提升上去才是正道。
花了半个时辰,黑漆漆的十根小圆棍就被顾佐摄入气海,围在金丹周围,虚空漂浮着。
顾佐心念一动,圆棍就立刻化作十件法器,其中七件以七星之势排列,分别是铁火棒、铁火轮、铁火索、铁火城、铁火券、铁火锤、铁火池,后三件以三才之势暗藏,分别是黑风飙、雷公斧、雷公鞭。
十咒大阵往来环绕于身周,端的是玄妙无方。
又增一套保命利器,顾佐安全感暴增。
接着,他掏出一块灵石开始吸纳,吸纳完毕,是七个半时辰。进入金丹后,他吸纳灵石的速度又快了三分之一,但要达到金丹前期漫溢,所需灵石量却翻了一倍,一千二百块。
这就意味着,如果顾佐一天花七个半时辰修行,他需要三年半的时间才能达成这一目标;如果他完全依靠门人弟子修炼,需要消耗十二万灵石,假设按照正常修行速度,一个弟子平均一年消耗六十块灵石,现有的弟子们总共需要修炼四年半。
大致掌握了自己的修行状况后,顾佐睁开眼睛,此时崖顶上已经换了原道长、赵香炉、清源县主和尹书护法。
顾佐问:“三娘子她们回来了没有?”
原道长苦笑:“暂时回不来了。”
顾佐心里一紧:“出问题了?”
原道长回答:“出了大问题,三娘子和苦桑道人追杀李宓,一直追到益州去了,李宓带着鲜于向逃出了益州,人没追到,把益州给占了。”
这个消息当真是匪夷所思,令顾佐震惊不已,原道长又道:“三娘子和苦桑道人追出了益州,洛君带着人占了节度府和益州军营各处,她们人太少,传话回来,屠夫带着老成赶去支援,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剩下的都去了益州。”
顾佐呆了半天,问:“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叫醒我?”
赵香炉攀着顾佐的胳膊,笑着宽慰:“好了好了,也别怪大伙儿,你在闭关修行,谁也不敢惊扰你,怕你修炼出了意外……”
顾佐无语道:“我闭关……是不怕打扰的!”
赵香炉又扭着身子蹭了蹭:“话虽这么说,但是谁又真敢这么做……军务紧急,屠长老才下令让成参军带人去接应,偌大的益州,也是怕洛君她们有失。”
顾佐再问:“蒙乐山大军动了没有?”
原道长摇头:“尚不知情,但应该不会乱动,杨鉴刚率后军抵达,他们急切间也赶不过去。”
顾佐当即下令:“尹书,你去蒙乐山,告诉杨鉴,让他约束大军不要擅动。原道长,你去益州,让洛君她们不要擅打旗号,不要干涉益州官府处置公务,只控制城门,先观望着。”
原道长问:“你不去?”
顾佐摇头:“如今形势微妙,我若去了,其意非同凡响,将来难有退路。”
原道长点头:“我现在就出发。”
顾佐又将他叫住:“等等……这件储物木匣是大型储物法器,你带过去,其他事不要管,先把节度府和军营大库给我搬空。”
这两人走后,清源县主盯着赵香炉的胳膊和胸口,皱眉道:“咱们现在去哪里?我带你飞吧!”
顾佐向赵香炉道:“劳驾赵姐回南吴州,告知大胜的消息,以定人心。”
赵香炉笑着也去了,顾佐向清源县主道:“走,咱们再去唐门。”
清源县主满心欢喜,任顾佐紧紧搂住自己腰身,御剑飞行,直奔通川郡而去。她是第二次来,途中只错了一次方向,便找到了万步崖。
这次不用先找唐浚哲,直接就见到了唐听风。
“青城派没有直接参与大战,晚辈多谢!”顿了顿,顾佐又向唐听风笑道:“今年通川郡向崇玄署缴纳的灵石,由李宓代付了。”
唐听风颔首,道:“那就多谢李宓了。”
两人相视一笑。
两场战斗,南吴军缴获大量军辎,蒙乐山一战缴获以吃穿用物为主,墨山一战以随身法阵为主,当然也包括军甲兵刃。无论哪边,都携带者大量灵石,大略粗点,总计在五万以上,都是益州军修士们的个人财物,如今当然归了南吴军。
通川郡今年要支付两万灵石,其中一万八给崇玄署,两千给怀仙馆,顾佐从益州军的缴获中支付,相当于战利品分肥,一次分给唐门两万灵石,出手可谓大方,唐听风也很满意。
顾佐没有打听唐门是怎么拦下青城派的,如果打听,就显得不信任,因此略过不提,唐听风也没有说明,说明了就好似夸功,不是炼虚高士的作派。
至于详情如何,那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密不透风,事后总能打听出来,就没必要摆在桌面上了,太小家子气。
分肥之后,顾佐又道:“益州军战败,鲜于向和李宓吓破了鼠胆,闻风而逃。益州乃剑南道首要,为免城中骚乱,防宵小趁火打劫,南吴军不得不派了少量人手进城,严防火盗。但益州毕竟离我们太远,怀仙馆鞭长莫及,为益州百姓计,晚辈特来请教,下一步应当如何行止,还请前辈赐教。”
唐听风当即愣住了:“益州,拿下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