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dpe人氣小說 平民神探 起點-第1827章 他心通鑒賞-kfmm1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他心通这个词,早年间一直都是坊间的一个传闻,听说有这个神通的人,一般都是一些得道高僧,据说还要有很高的慧根才能领悟这种神通,不是什么人都能苦练出来的。
但万事总有例外,在津门曾经就有这么一个人,精通他心通这种传说中的神通。
但这人可不是什么得到的高僧,反而就是一个街边行乞的叫花子。
建国前津门天桥下那是奇人辈出,这个叫花子名字叫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叫花子,听说十分擅长猜测人心。
据说他有一手绝技,虽然不能预知未来,但是人这一生所做的事情,他都能看得到,只要伸手在别人的太阳穴上面一戳,脑子里面记录的东西,他都能知道,任何人在他的手指下都不会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本来这就是一个坊间的小传闻,没有人知道这话是真还是假,也就是当成了一个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而已。
但这世界上永远都不缺少好奇心重的人,这么神奇的事情,总会有人好奇,想要亲自尝试一下,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本事。
不久还真的就有这么一个人,跑到天桥下面,专程去找这个所谓的奇人去了。
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这个住在天桥下面奇人才被找出来。
结果这个所谓的奇人,只是伸手在他头上一戳,随后神色诡异的倒头就拜,周围看热闹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奇人究竟是看出了什么。
但这个找上他的年轻人却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仅没有为难他,反倒是掏出了口袋里的钱交给了他,打算将他请回家里。
可这个奇人不愿意,说是以前有个老师傅,给他定了规矩,三十年之内不许离开这条街,让他在这条街上等一个人,办一件事,每天就住在这条街上,吃住都在这里。
而且不能收别人的钱,只能靠着乞讨为生,他心通的本事也不能用在赚钱上。
找上他的人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规矩,本以为是这个叫花子不想跟他走,故意找了一个借口而已。
谁知这叫花子似乎也看得出来这找上门的,心里八成对他有顾虑,干脆伸出舌头,对那人说,若是怕他透漏了消息,大不了他将舌头割下,今后有关这个人的所有秘密都烂在他的肚子里,这样也叫他彻底放心了。
只希望能留下他一条命,他还要完成师傅留给他的任务。
最后那个好奇心重的人,并没有真的割下叫花子的舌头,只是要他发誓,今天不管他都知道了什么,都不允许跟任何人说起半个字,不然一定将他丢到海里喂鱼。
叫花子也信守承诺没有在说起这件事,对于这件事绝口不提,不过到天桥下面来找他的人到是比以前多了不少,这些人也就是因为一时好奇,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被人的心事所以才来找他的。
没过多长时间,这件事也就渐渐的平息了,直到两年之后,一个穿着一身东倭军装的男人找上了他,说要他帮忙看透一个人的心思,看穿这个人曾经都做过什么,跟什么人见过面。
叫花子对这个穿军装的人看了一会儿,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谁都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叫花子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反正天桥下面被在没有这个叫花子的身影了。
后来渐渐的传出消息,说这个叫花子,跟着东倭鬼子去了宪兵大队,给一个高层军官表演这项神通,竟然趁着军官放松心思的功夫,将这个军官杀了,随后在宪兵大队里轻车熟路的逃了出去,整个宪兵大队当天晚上都快闹翻天了,到处抓人也抓不到。
这件事半年之后,津门天桥下的街头,这个叫花子再一次出现了,依旧是当初的邋遢形象,没事就坐在街边晒太阳,有路过他身边的人,经常会给他一些馒头之类的。
而那些行乞的叫花子,每天也不忘给他孝敬点吃的喝的,小日子到也过的悠闲。
也有人一直为他担心,毕竟他杀了东倭鬼子的高官,宪兵队知道他出现了,必然要来找他,可每一次,宪兵队的人赶来,都是在原地扑了个空,连个毛都没有见过。
直到后来,东倭战败离开了,这个乞丐才从天桥下面走出来,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据说他的这门神通算是大成了,可自从他大成的一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刀切了自己的舌头,从此他在没有说过话。
这个故事在津门多年来一直广为流传,但凡是在津门生活过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这件事的,而昨天丁凡也是无意间听到老班头儿给他讲了这个故事,所以在审讯的时候,他也是现学现卖的也对胡二狗用了一下。
还真别说,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别的就不说了,单说用这一手断了胡二狗的后路,这招就算是起到了效果了。
彭海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就是想问问这又是什么新招,可丁凡只是给他一个白眼,跟他说这叫心理暗示之后,彭海当场就撇嘴了。
毕竟心理暗示这种手段,他虽然没有用过,但他还是知道的,看似简单事实上这种本事在实际用起来的时候,简直困难的叫人崩溃。
彭海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粗糙的一个大老爷们儿,但事实上他也有心细的一面,对于新鲜事物他比谁都感兴趣,就像心理学这种手段,他也觉得可以用在刑侦调查中,但是这些东西要如何去应用,他一直没有个头绪。
直到有一次他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发现一本书,上面写的就是如何使用犯罪心理学,甚至利用心理学来进行审问。
说实在的,看了书上的各种技巧,他都有中想学心理学的冲动了,可惜书上的东西看上去并不会很难,甚至里面的知识点他也仔细的推敲过,最后却发现这东西看懂不难,真正能用在实践中,简直就是难上加难,甚至根本就不现实。
而刚刚丁凡用的那种手段,看上去好像算命一样,加上丁凡神秘兮兮的模样,开始之前还在对方的脸上喷了一口烟,随后手指扣在胡二狗的太阳穴上,看着就十分神秘,哪里像是心理学手段了?
在他看来,丁凡就是不想跟他说,随意编出了一个理由而已。
“你在嘀咕什么那?”丁凡走在前面,没有看到彭海这会儿在后面撇嘴的动作,但是他小声的说话,还是能听到的,转身问了一句:“通知古少钦,叫他联系一下质检部,叶氏集团在津门这边建筑的房子有严重的质量问题,叫他们马上调查。”
这可是关键,要想真正打的叶家有痛感,还是要有用这种方式,能真正打到他的痛处上才行。
而彭海这会儿哪里还有这些心思了,脑子里面全都是刚刚丁凡那怪异的手段,心里羡慕的要命。
“丁处,你知道为什么现在练习国术的人,实力都一代不如一代吗?”彭海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在问一下,毕竟他现在对于丁凡的审讯手段,是真的眼馋的不受控制了:“就是因为这些老师傅,心里都抱着一种留一手的心态,对于门下的弟子,教的东西都不是真东西,所以这练拳的一代不如一代,咱可是新时代的人,可不能干这种事情啊!”
“你刚刚用的那种手段,当地人都看出来了,说是当年津门也有一个奇人,会你这手绝活儿,是不是叫他心通啊?”
丁凡算是明白了,彭海这兜了一大圈,最后想说的就是这个。
他说是什么他心通,其实也不算是错,毕竟在国外很多人都称呼这种心理学手段,当成是一种超能力一样,甚至有人说这就是读心术!
“我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丁凡知道,今天要不给他解释清楚,彭海八成会一直跟着他念叨下去,干脆放下手上的东西转身跟他说道:“我跟他说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是我从资料上看到的,并不是真的从他脑子里面看到什么东西。”
“当年他跟叶鹏飞见面的事情,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知道的,而且两个砖厂的法人都是叶鹏飞,他不过就是一个打工的,平常替叶鹏飞出面的人而已,这不难猜呀!”
彭海一听,仔细想想,丁凡说的好像也没有错,这些东西并不算是什么秘密,想要调查一下,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有一件事,彭海一直都没有想明白,急忙开口问道:“不对呀,六十六万这个数字,你怎么知道的?”
这笔钱的数字,显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恐怕知道这笔钱具体数字的人,就只有两个人了,叶鹏飞不会说,胡二狗就更加不会说了,丁凡是怎么知道的?
丁凡伸手在头上抓了一下,发现彭海这个人还真是疑问挺多的,一脸无奈的说道:“胡二狗发迹的那一年,用在包地上的钱,具体多少,可以从他的租借合同上查的,两笔钱加上人工费用,最后在查一下他在年底存在账户里的钱,加在一起不就知道了,他当时账户上一分钱都没有,突然多了一笔钱,那还不跟空篮子里多了几个鸡蛋一样一目了然吗?”
“所以我推测,他跟潘秋子之间的联系,就是从这些烂木头劣质绳子开始的,为的就是从成本上拉出空间,账本上的利润,跟实际利润差的很多,而这个差价最后全都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里,当然也分了一部分给潘秋子,这两点从他的账户每年变化也能看的出来。”
“我之所以跟他说这些,也是为了告诉他,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也可以让他老板知道,他除了跟我们合作之外,别无选择,懂了么?”
彭海听着丁凡滔滔不绝的一连串回答,总算是明白这个所谓他心通,不过就是一个传说了,真正厉害还是这个所谓的心理学应用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