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f8m熱門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公款吃喝亦玄機推薦-mj8bb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所有人全都正色行礼道:“刘公教诲,谨记于心。”
刘裕笑道:“今天时辰不早了,能有机会跟大家这样一舒胸臆,说说心里话,非常高兴,明天一早,还有劳各位官员尽心尽职,安排好陛下摆驾回京之事,此外还要朝议荆州和西蜀,岭南的叛乱如何平定,是剿是抚。接下来一阵大家会很辛苦,还是早点歇息的好,明天,我们朝堂见。现在,我和刘长史还有些事情要商议,告辞。”
所有人全部齐声应诺道:“恭送刘镇军,刘长史,明天见。”
半个时辰之后,建康城郊,覆舟山,檀凭之墓。
最近的随从和护卫都散在百步之外,夜风徐徐,保证了站在这片小林之中谈话的刘裕和刘穆之,不会被任何人听到这谈话的内容。刘裕看着面前的几十个坟包,看着自己正前方檀凭之的墓碑,喃喃道:“要是瓶子能看到我们今天这场宴会,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他生前最想做的事就是有朝一日,让那些欺负过他,看不起他的世家高门,惭愧得没脸见他。胖子,你今天做到了,现在爽不爽?!”
刘穆之笑着啃着自己手中的一个大鸡腿,顺手往面前的坟包上扔了一只:“死鬼瓶子,起来吃鸡了。以前老抢我的,今天看好了,我不跟你抢,我给你。”
刘裕无奈地摇了摇头:“瓶子都入土了你还跟他开这玩笑,合适么?”
刘穆之的眼中突然泛起了一丝泪光,摇了摇头:“我现在就是想给瓶子吃一万只鸡,他也吃不动了,我就后悔,以前为什么要跟他抢鸡腿吃。”
刘裕一看胖子的情绪有些不稳,连忙岔开话题:“好了,他不吃我吃。”他顺手从刘穆之一边放着的荷叶纸中抓起一个鸡腿,啃了起来,边啃边笑道:“好香,这才是你今天这宴会上最好吃的东西,任那些山珍海味,都不如这个,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刘穆之抬头看向了空中的月亮,喃喃道:“寄奴啊,今天这席酒,我可不止是为了出一口二十多年的气,其实,当我们建义成功,当我的两个小舅子跟着其他的世家子弟们一起,前来参见我们,在我们的幕府前行礼,低头的时候,我那口气就已经出了。今天的这个戏,是做给天下人,尤其是建康城中的高门世家看的,警告他们时代变了,也是要警告京八兄弟们,不要一时掌权就得意忘形,看不起世家子弟,人家毕竟是有文才,有底蕴的,以后要是反过来再掌了权,谁笑话谁都不好说呢。”
刘裕点了点头:“我看出来了,你是希望世家和京八们能真正地团结起来,成为志同道合的人,而不是相互鄙视,甚至相互拆台敌对。我想要的天下,是一个不要有人随便欺负别人的天下,无论对世家还是对京八,都是一样。”
刘穆之微微一笑:“但要做到这点,谈何容易。寄奴啊,这阵子我们一直没有好好地在一起谈谈心,论及天下了,可能你在今晚之前,也不知道我会怎么对付我的两个内弟,劝我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这滋味,不好受吧。”
刘裕笑道:“那倒不至于,我知道你这死胖子绝不会真的心胸狭窄,为了一时的报复而坏了我们的事业,只是你夫人害怕啊,说真的,你跟你夫人虽然生儿育女,相敬如宾,但总是隔了层什么,这种事,连我都知道,她却不知,也许,你该好好地多陪陪她了。”
刘穆之苦笑道:“我要是多陪她,当年也不用跟着你出来打天下了。男人的事业和女人的家庭总是天生的矛盾,而且,我跟她毕竟还不是一路人,虽然我是士人,但是底层那种,而她就算下嫁给我,也是世家小姐,跟她太近了,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世家主母,小姐排队来找她,要通过这种夫人外交来跟我联姻,结亲,说到底还是要给他们的家族权力,好处,就算我不办,那外界传闻也会对我,对你极为不利,想到这里,还是让她委屈点好了,以后哪天我致仕不干,回家颐养天年了,有的是时间补补我的老妻。”
刘裕点了点头:“为了大业,实在是辛苦你了。这阵子听说你吃住都是在官署里,几个月都没回家了,也不用这样拼吧。”
刘穆之摇了摇头:“危难之时,暗里的敌人和明里的敌人都层出不穷,而表面的朋友和暗中的敌人又随时可能转化,你以为我不想吃好睡好吗?现在我就算每顿饭,都是为了公事呢。”
刘裕没好气地说道:“为这事向我投诉你的奏折快要堆得有一人高了,也就三个月时间,现在对我们镇军幕府没有半点别的投诉,就一条,说你刘穆之刘长史以权谋私,胡吃海塞,一顿要吃二十个人的饭,还说成天把一些乡下穷亲戚拉来吃顿好的,就象你今天这宴会上吃的一样。”
刘穆之笑道:“乡下穷亲戚?有意思,他们真这么说的?”
刘裕点了点头:“是啊,说每顿都会有各种下里巴人进你的府,跟你一起吃饭,不是种田的农夫,就是山中的猎人,要么是市井的混混游侠儿,甚至还有些建康城里大街小巷里的小贩,甚至是乞丐。我也亲自去你府外看过,确实人家没说错啊。”
刘穆之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们都是我的眼线,我的探子,也许那些人眼里的这些下里巴人,早晨是一个农夫,中午是一个厨子,夜里又变成一个乞丐,其实,往往是一个人用了三种易容术,换了三个身份。”
刘裕的脸色微微一变:“有必要这样吗?让他们走暗道,夜里蒙面来见你不就行了?”
刘穆之看着刘裕:“我最好的族侄,我最好的探子就在我们大军进城前一天死了,死得不明不白,连凶手到现在都查不到,这里是建康城,有太多我不知道的地头蛇,有太多隐身于黑暗之中的可怕对手,我宁可给人投诉举报我贪污公款大吃大喝,也不想我再有一个手下殉职了。但即使如此,进京城以来,我已经损失了十七个优秀的手下,十七个!”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