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e9k熱門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787章:烏合之衆鑒賞-4c7z7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对于从城内王师那里传来告急的消息,皇太鸡不是没收到,但不论是他本人,还是四大谋臣以及各位旗主,都不太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先后入城的大清天兵可是高达近三万,城内的蛮明守军即便凭借火器优势,勇猛冲杀,也恐难抵挡三万王师的进攻。
纵使先前损失了些许兵力,可城内作战的大清天兵总该有两万吧?
守军总兵力不过十万,两万大清天兵总该能抵挡四五万蛮明守军吧?
若是能牵制近半守军的话,王师再在其他方向有所突破,蛮明守军岂不是无暇顾及了?
皇太鸡打的便是这个主意,声东击西,让蛮明知道情况,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前来驰援。
除了已然攻入的内城以外,若是再选一处突破口,便要算是许定国的防区了。
皇太鸡之前也没想到天亮之后,战况会变成这番模样。
进入下午之后,形势更是对大清王师愈发的不利。
否则在昨夜,便可遣一支偏师进入许定国的防区了。
但许定国跟随冯铨前来时便示好过大清,若是能够招降此人,便是极好的事情。
在一支百人规模的前锋部曲成功登城之后,杜度这才相信许定国是真心想要投靠大清。
旋即镶灰旗的一个甲喇与镶黄旗的一个甲喇的兵力顺利登城,虽然没有夺取全部城防地带,可也算是相当大的成功了。
中城城墙修得比两边都要矮一丈,清军即便从这里突破,甚至占领城头,想要向东西两边延伸,也会遭到猛烈的炮火打击。
老城与新城两边的守军可以居高临下,用各种冷热兵器打击进犯的清军。
反之,清军需要仰攻,必须付出相当大的人员伤亡才能得手。
许定国所部东边是李成栋的防区,西边是东宫卫队步兵第七旅旅长马文豸的防区。
前者的儿子被太子爷收为徒弟,可谓前途无量,李成栋当然不会傻到跟在许定国后面吃灰。
后者马文豸乃是出自勇卫营的将领,跟林报国、王允成、王之纶等同僚一样,忠于太子爷,服从周遇吉的指挥。
这两部人马将许定国所部夹在中间,就是起到监督、看押的作用。一旦情况有变,可以不经请示,立即开炮。
突发的情况也迫使两部将士如此行事,尤其是许定国所部公然投敌,而且还打起了伺机向己方防区渗透的主意。
马文豸部先是毙伤了数十名企图偷袭己方的叛军士兵,而后击退了近百顺着城墙上冲过来的狗鞑子。
率部防御新城北部的李成栋那里也有数十个斩获,虽然战果不多,可毕竟算是“开张”了,可是比之前一直挂零要强多了。
李成栋与许定国二人均在高杰麾下效力过,对于这位昔日同僚的实力,李成栋再清楚不过了。
打清军,尤其是八旗兵,李成栋心里可能没底。但收拾许定国这厮,他自认为用不着旁人的帮助。
李元胤说新军官兵在训练时,大多接受了精忠报国的教育,自然会效忠太子爷,不会轻易叛乱。
这会儿还能叛国投敌的,必定是许定国的旧部,至多只有两千而已,麻烦的是入城的清军有数千人,这股敌军很是棘手。
防御新城西侧城墙的是总兵猛如虎,新城与中城紧邻,但城头的控制权完全归属猛如虎,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猛如虎心里也很明白,太子爷如此安排,便是不相信许定国,让己部负责看管此獠,果不其然,他还真反了。
值得欣慰的是,补充给许定国所部的大部分新兵都不愿意跟着上司投敌,有了这些人的阻拦,让清军的推进非常不顺利。
光是新兵肯定对付不了久经沙场的八旗兵的,管理新兵的军官大多出自勇卫营,有了老兵的指挥,一群新兵才不至于被杀得大败。
尽管在己部里反对降清的人数占优,可许定国的旧部得到了清军的支援,狼狈为奸的两伙人都有实战经验,新兵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便被击退。
只是由于来自新城与老城双向的交叉火力,以及之前挖设的三条壕沟,让叛军与清军的推进速度非常不理想。
在阎应元的主持下,中城北侧的壕沟挖得跟微缩的护城河差不多,即便里面没有水,清军想要快速通过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三条壕沟比邻,中间只有大约无丈宽的空地,壕沟周围也没有可以躲避的掩体,一旦遭遇炮火打击,就只能往壕沟里跳才能保命。
从长城防线撤下来的人马都归阎应元指挥,他们的毅力与决心不如由周遇吉训练出来的新兵,但实战经验极为丰富。
阎应元便扬长避短,让他们作为骑兵,由撤下来的新兵充作步兵和炮兵,配合大量壮丁,守在三条壕沟后面伺机进行反击。
而且只要固守住中路即可,左侧防区就在老城守军的射界里,只要友军觉得炮弹够得着目标,便不会吝啬火力。
右侧是猛如虎的防区,这位总兵官已经派出五百骑兵前来驰援,而且城头的炮火也提供了相当大的帮助。
许定国是不敢先下令搬开堵死城门的石头了,因为一旦搬开石头,便会让所有人都明白他要降清了。等清军进来,让他们自己搬好了。
清军入城之后,本想搬开堵死城门的石头,好让骑兵进入,这样便可尽情冲杀了。
然而看到眼前一条接一条的壕沟,他们就不禁有些傻眼了。
若是一条壕沟也就罢了,对面可是连续的三条壕沟。
最后一条壕沟后面还有大量的拒马桩,拒马桩后面还有房屋作为掩体。
掩体后面被狗蛮子部署了大量的火炮,己方的骑兵再勇猛,也冲不开这种防线啊!
壕沟之间的空地倒是可以利用,但价值不大。
别的不说,这空地也不是普通的空地,上面全是土坑。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了大德的狗蛮子下令挖的,一旦踩进去,人马都可能因此而崴脚。
“尔等皆为废柴!”
见到己部的进攻再次被击退,在前线负责督战甲喇章京褚库不禁勃然大怒,开始破口大骂。
冲一次没冲下来也就罢了,一连冲了三次,损失了近百名勇士,居然还没冲过去,真是太过丢人现眼了。
皇上还等着自己的捷报呢!
如此下去,还不得打到明后天呀?
内城那边打的如火如荼,若是让那边先行攻破蛮明的皇城。
比较起来,自己这份累死累活才得到的战果,只怕届时便形同废纸了。
根据降将许定国所言,除了该部冥顽不灵之徒外,此地其余守军皆为战力无几的“关兵”。
大清王师叩关,每次都会与其交手,结果无一例外,自然是王师大获全胜。
如今可倒好,打了近两个时辰,死伤快半个牛录之多了,居然看不到破口的希望。
由于不断遭到侧向守军的炮火打击,褚库所率的镶黄旗兵力已然减员近两个牛录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猛烈的炮击,狗蛮子火炮的射速远高于红衣大炮,射程却与红衣大炮相近,这就太过可怕了。
己部就算用中小威力的火炮进行还击,也决计打不过对面狗蛮子的火炮,对方的火器射速高、射程远、威力大。
更别说还配备了大量可以速射的佛郎机,靠近城墙更会遭到虎蹲炮与百子铳的的招呼,眼下根本就是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三里地之内,狗蛮子可以随便打你,己方将士所处的位置除了一段城墙之外,还没啥掩体,这有多可怕?
倘若不是降将许定国还算听话,尽心配合己部,褚库都觉得此番是许定国布下的全套,故意引大清王师上钩了。
“天黑之后,必须冲过壕沟!”
阿哈尼堪带着的是镶灰旗的人马,这会儿堵死城门的石头已经搬开了,骑兵也可以入城了,但根本无从发挥其威力。
骑兵入城之后无处可躲,被纷飞的炮弹直接打成马肉……
这有多可笑???
心急如焚的阿哈尼堪是笑不出来的,他比褚库还着急上火。
之前原本王师已经攻过壕沟,占据对面一片不小的地方了。
可是无奈炮火不济,且缺乏骑兵支援,硬是被狗蛮子用骑兵给打回来了。
失去了刚到手的地盘不说,还战殁了上百人,气得阿哈尼堪当场暴跳如雷也无济于事。
壕沟之间虽有过道,但宽度很窄,仅有一丈,并不利于进攻,之前只是用作通行辎重而已,用两辆马车足以堵死。
守军就是不断用路障堵住每条通道,配合炮火与骑兵不断反击,这才在之前的战斗中反败为胜。
他们作为前部先锋,打不开局面的话,那进城的大清勇士人数再多也没用,全都得被堵在城头这一带,跟着他们一起挨打。
“快!加固防线,将伤者送到后方救治!其余将士先行用些食物,我等静候东虏!”
阎应元作为蓟镇总督,现在的首务便是率领中城的军珉齐心御敌。
被太子殿下擢升到总督位置,阎应元也深感责任重大,之前几乎跑遍了周边的府县,视察过当地挖掘地洞的情况。
掌握了第一手资料,这才可以放心回到京城,现在受命指挥中城南侧的守军,任务相当艰巨。
但再难也没有眼下许定国公然投敌,所部哗变来得更为严重。
倘若不是许定国所部占大半人数的新兵拒绝投敌,这会儿中城已然宣告失守了。
他再有决心和勇气,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反应不及,援兵更难以阻止东虏的突袭。
随着夕阳西下,天色逐渐变暗,原本勉强应付的防线,又让阎应元忧虑起来。
待夜幕落下,更为适合东虏发动偷袭,一旦己方炮火减弱,抑或是准头变低,东虏的攻势便会重新抬头。
除了壕沟作为天堑之外,守军能够顶住东虏的强攻的两大优势便是炮火与骑兵。
炮火负责迟滞东虏的推进,减缓其推进速度,骑兵则用于反击冲过壕沟的东虏。
这招之前屡屡奏效,只是不知日落之后还能否继续灵验。
不管灵与不灵,阎应元都只能如此指挥,因为也没有其他法子可用。
幸好总兵猛如虎派来了五百骑兵驰援己部,否则对于宽达数里地防线,阎应元都没有半分固守成功的把握。
他本人倒是做好了舍生取义的准备,可身后的数十万百姓呢?
一旦落到东虏手里,多半会惨遭屠戮,这便决计对不起提携自己的太子爷了。
当初之所以挖设三条壕沟,其目的就是防止一旦城头失手,可以用壕沟来减缓东虏的攻势。
这招阎应元也是极为赞同的,城头是第一道防线,壕沟是第二道防线,只有第二道防线也失守,城内才会无险可守。
眼下不知道东虏还能被壕沟阻拦多久,心理压力极大的阎应元只能尽全力来应对,并默默期盼太子爷的援兵会尽快赶来驰援。
壕沟之后的房屋并未修建在壕沟边上,而是后退了一段距离,目的就是防止守军对从壕沟里冲上来的敌军反应不及。
阎应元用望远镜看了看对面的情况,见到大致没有进攻的迹象,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跟着亲兵一起喝着热水,吃着猪肉卷饼。
若是将领能与寻常士兵同甘供苦,所部士气自然高涨,战力能提升多少尚且不知,但决计敢与狗鞑子拼命,当初卢象升的天雄军便是如此。
尤其是从长城退下来的守军,他们也并非都是孬种,在身后没有援兵,当面之敌又重点进攻的情况下,他们落败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之前他们都严重缺乏粮饷,朝廷就知道让他们冲锋陷阵,而不考虑他们的死活,这才使得士气全无。
大伙都是跟狗鞑子较量过多次的人,而且不是散兵游勇,好几千人真吃饱喝足,还有炮火支援,鹿死谁手真还难说呢!
对于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位上司,众人了解到之前不但是个文官,还是个芝麻大的小官,原本心里还有所看扁。
然而适才的那番战斗,这位阎总督顶盔贯甲,率领数十亲兵骑马冲杀,当真是让大伙刮目相看。
当官的都不怕死,朝廷还给足了粮饷,两侧友军正在不断发炮,他们还怕个球呢?
保不齐自己万一立功,还能领赏呢!
在狗鞑子眼里,他们或许是一群乌合之众。
但眼下这群乌合之众的骑兵数量远多于狗鞑子,身后还有数万壮丁助战。
与数千狗鞑子以及许定国麾下的叛军正面交锋,那便是另外一番结果了。
都说狗鞑子满万不可敌!
现在呢?
还不是被杀到壕沟对面去了?
己方虽说也损失了不少人,可毕竟没让狗鞑子长驱直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