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bb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 起點-第〇六九章 掃地僧的鐵掃把讀書-6j1xx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慕容复扑上来,羊一不打不行了。一般到了这种时候,他也不会再躲。
尽管武术不如萧峰和慕容复,但羊一是何人?大唐之后放在任何时代也都是数得着的大武术家,就算满血状态的萧峰和慕容复,没有一百回合以上也不可能和羊一见出高低。
何况他俩此时已经恶斗了两个多时辰,体力上比他们老爹好不到哪去。萧峰好歹还在结拜时喝了几大口酒,慕容复可是滴水未进。羊一这大半日里又是茶水又是点心,看着热闹吃喝一点也没耽误。
慕容复嘴上喊得狂,可他远不如萧峰豪气,这一剑刺出虽然犀利,但细看也能察觉出犹豫和谨慎。
羊一身形晃动,打算先避开被二人前后夹击的不利态势。有些功能整天在用,已经成为了他的气质和习惯,所以这一晃动便很自然借助了‘火、光、影、人’这些要素的隐形原则。
慕容复只觉得眼前一花,羊一突然就模糊了,吓了一跳之后他这一剑就不知该刺往何处。
羊一刚好闪开,慕容复的剑刺向了萧峰。
萧峰下意识舞动带着龙吟之声的铁掌来擒慕容复的剑柄,而慕容复被眼前突然变成了萧峰又吓得一个激灵。
太诡异了!
慌忙撤剑自保,这下彻底乱了心神。还没等他重新去找羊一,就被迎面而来的大扫把抡出了一个跟头。
打得慕容复满脸是血。
羊一的大扫把是精铁打造的。
他为了万一被少林寺和尚发现冒充后防身,早在三十年前就偷偷下山去洛阳的铁匠铺里,花重金打造了这把高仿真且专门做旧了的精铁扫把。
表面上看和一支快把枝叶脱完的秃扫把没什么两样,实则是一件残忍兵器。身处‘险’地的羊一走到哪都会带着它,随时可以暴起打人一脸血。
第一个挨上的是慕容复。
因为角度关系,只针对慕容复一人的隐形在别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就是慕容一剑刺出,扫地僧随便一闪,然后就是一扫把。
天哪,那可是南慕容呀!一个回合就让人把脸打成了那样,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羊一超自然绝伦武术家的形象,从理论到实际开始坐实了。
萧峰也吓了一跳,虽然二人江湖齐名,但他自信能打过慕容复。可公平情况下一对一,怎么也得在二百招之后,甚至更多。
可就在自己眼前,慕容复被一招撂倒了。
这一下,原本豪情万丈永不言败的萧峰心里也不免犯了嘀咕。现场鸦雀无声,被二次震惊的看客们等着萧峰做出艰难的选择。
毕竟是大侠萧峰,面对再强的对手,只有被打死,没有被吓死。他迟疑片刻后,也朝着羊一发起了攻击,双掌再响起龙吟。
但他还是受到了刚才慕容复速败的影响,出掌也带有一丝犹豫和谨慎,与他降龙掌霸道刚烈的气质相悖。
再加上体力快要枯竭,他的攻击其实比起巅峰时的威利下降了很多。
羊一如出一辙,他的武术对抗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又是一个隐形闪身,这下萧峰眼前一花,面前出现的是刚刚站起来满脸是血的慕容复。
彼此又都吓了一跳。
‘嘭~’
萧峰也被一扫把打得满脸血,往后跌出一个跟头。
‘嘭!’慕容复又吃一下,还没站稳便又被打躺下了。
现场群雄惊得浑身长倒刺。
三招将纵横天下的北萧峰和南慕容打翻三次,而且用的还是一根秃了毛的破扫把,有许多人恨不得立马给羊一跪下来。
此后羊一总共又抡了七扫把,再打翻萧峰三次、慕容复四次。
如果今夜是萧峰或慕容复单枪匹马,羊一不可能取得如此彪悍的战绩。正是因为他俩在攻击中互相干扰被羊一利用,使得战力大打折扣。
如果不是在火光缥缈的夜晚,羊一也不行,他的隐形在大白天绝对没有如此杰出的效果;
如果不是二人在这之前经历过残酷凶险的长时间恶斗,羊一也不行;
如果不是两位无敌老爹先行折服,挫了两个儿子的锐气,羊一也不行;
如果不是出场背景、气氛完美烘托,自始至终营造出超自然绝世高手的印象植入二人脑髓,羊一也不行。
所有因素聚集在一起,让本就武术实力很强的羊一在这一晚完虐名彻大辽和大宋的北萧峰南慕容。这是少林寺武术家大会最精彩的收官战。
苍老佝偻的扫地僧此刻宛如武神降世,气质这一块始终拿捏得死死的。
再看看两位少侠,都是满脸血看不出五官样子。萧峰还好说,虽然如今他是辽国南院大王,但毕竟是前任丐帮帮主,被铁扫帚枝杈划得衣衫褴褛倒让人联想起他曾经的职业辉煌。
可慕容复就太惨了,他原本是江南富贵佳公子形象,这一下也成了污衣派九袋长老。
二人不敢再打,打下去一定会被扫把活活拍死。羊一杵着带血的扫把静静地看着他俩,气质。
虚竹此时已经哭过劲了,也只有他敢跑来跪在羊一面前,央求师尊放过结义大哥萧峰。
受虚竹的启发,貌若天仙的渣女王语嫣也拽着段誉一起跪在羊一面前,求他放过表哥慕容复。
羊一本就没想拍死小萧和小慕容,人家俩猛爹还在那里跪着呢。于是,他顺水推舟给了徒弟虚竹和大理王子段誉的面子。
羊一对萧峰和慕容复说:“你二人速速离去,他日若敢再擅闯我少林佛家重地,可就没今天这么便宜了。你们的爹自有少林寺照顾,他们来去自由,不用牵挂。对了,临走前把今天打坏房舍的维修费赔一下,每家五千两银子。”
辽国南院大王府和姑苏慕容世家哪里会穷了?手下人赶紧捧着金元宝和金锭交付了费用,折算银子只多不少。
羊一又瞥眼一看鸠摩智,看得番僧心里直突突。吐蕃大轮寺更是超级有钱,他们给得是金叶子。
收钱的慧奉和尚鼻孔都仰到天上去了,身为藏经阁里默默无闻的平庸僧人,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自豪过。
随后把伤脸包成粽子的萧峰和慕容复哭泣着跪别亲爹,两个心惊胆战的爹哆嗦着眼皮却连头也没有回,扫地僧的扫把还在滴血呢。
羊一一声‘都散了吧’,群雄和妖魔鬼怪们瞬间便撤得不见了踪影,少林寺恢复了平静。
早已把藏经阁所有书翻过好几遍的羊一,也到了离开这里的时候。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