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u11人氣都市小说 亂晉我爲王 愛下-第二千四百八十三章 神祕生物(八十五)推薦-yuorm

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山崖之下,虽然没有了之前的惨烈大战,可言语间的对抗还是让各方感受到了暴风雨到来前的紧张气息。
特别是站在高台之下的六大强者,因为心思不一,所以也是显露出了不一样的气势。
面对这样的复杂局面,立于高台之上的葛神子却是少有的淡定自若,仿佛一切都在其掌控之下。
“罢了,看来你是不准备与老夫配合了!伊如风,你,你原本是有机会与老夫合作的!毕竟老夫出世也是需要人才的,你的个性很符合老夫的标准!可你太过于滑腻了!”
“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就不老实了!大家伙儿可都是在听你的故事!毕竟您可是传说中的大人物!更是我们想要知道的神秘之人!别告诉本公子,你只想说出一个名字就停下吧!”
“好好好,既然你们想知道,老夫就再讲一个故事,反正你们也是逃离不了这里!多说几句又何妨!”
“对对对,老爷子能够这样想就对了吗!”某一刻,见那个叫做葛神子的老者竟然真的想接着讲自己的事儿,靳商钰也是再度送上一一句好听的话!
而站在高台之下的众人也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葛神子的讲述。
毕竟任谁都想知道眼前之人是谁,甚至更想知道这里的宝藏又是什么情况。
面对如此局势,那葛神子反而更加的轻松起来,就如同一个老爷爷为自己的子孙讲故事一般,脸色慈祥而安逸。
“你们想听,老夫就讲上一讲!相传,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不算厉害的人物,可他却一跃成龙,当了天下共主!本来这是好事儿,但谁又能够想到,这个天下共主竟然还要自己的子孙万代无忧,至少不能够缺银子花吗!”
“老爷子,您,您说的不会就是大汉开朝天子高祖皇帝刘邦吧!”
“伊如风,你的话有些多了!不管是谁,你们自己想想就可以了!不必再多言!”
“好好好,本公子明白,老爷子请继续讲!”
“其实这个大人物,想要自己的子孙没有后顾之忧,便决定在边远之地进行一个大计划!”
“老爷子,不会这个大计划就是这里的地底世界和莫大的宝藏吧!”刚刚说完这句话,靳商钰便觉得有些不妥,毕竟人家葛神子之前已然提醒过了,不让他再插嘴。
不过,这一回,老爷子没有理会靳某人,只是微微一笑,便接着讲了起来。
“那个大人物,经过几番选择,最终把存放宝藏的地址选到了这里!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葛姓男子竟然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地底世界的建造者!他们接到命令后,就把大量的民工,还有兵马调到了这里,也不知道经过多少年的建造,最终这里的一切都在地下展开了。”
“老爷子,您先别生气!让本公子插一句可以吗!”
“臭小子,你还是插嘴了!说吧,想知道一些什么!”
“老爷子,本公子就想知道来到这里的人都去了哪里!”
“哈哈哈,你问的很好!他们的归宿就在地下世界之中!当然了,那个被大人物看中的葛姓男子也是成了地下世界的主宰者!可让其悲哀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便是大人物想要这里的人,包括那位葛姓男子永远的待在地下世界!”说到最后,此刻立于高台之上的葛神子已然是老泪纵横,不能自己。
不用想,台下众人也是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故事中的葛姓男子定然就是眼前老者的先祖。
“师兄,这个绝神子竟然真的就是地下世界的建造者!不对,应该是建造者的后人吧!”
“丫头,有些事情还是要细细的听下来!毕竟这个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他能够把一些心里话讲出来,只能够印证一个事实,那就是咱们对他的威胁不大!甚至是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师兄,那,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做!”
“不急!现在公子与他已然开启了对话的模式!相信公子会有应对之法!甚至我都怀疑,他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破开身上的特制绳索!”说话间,此刻的绝神子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神色。
这边,绝神子等人在小声的嘀咕着,而站在远端的各路受困强者也是开启了小声议论的局面。
“元化,你,你觉得葛神子的话可信吗!”
“元弘兄,其实,其实不用想也知道,他的话应该是属实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把这样的秘辛讲出来,难道这里的局势真的已然到了牢不可破的地步!”
“元化老弟,如果此人说的都是事实,恐怕咱们还真是很难逃离此地!因为他的手中极有可能拥有着完整的地下世界总控图!换句话讲,在这里,他葛神子就是王!”
“行啦,不要乱讲了!什么王不王的!过了今夜,这里恐怕就成了黄沙一片,他就算是王又能够怎样!当务之急,还是想点办法逃离这里吧!反正本尊不想被活活的埋在这里!”某一刻,就在元弘与元化的对话刚刚落下之际,那元烈也是毫无礼数的插了一句。
与羯人三大高手相互指责不同的是,此刻的拓拔野没有发出一言,而是死死的相盯着高台之上的情势变化。
对于这一点,靳商钰也是心中通明。
“拓拔野,你小子也有今天,本来老子对你还有几分好感,现在想来,你也是夺宝人之一!罢了,不想你们这些家伙了,还是应对一下这个老家伙吧!如果老子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应该就是建造地下暗室的传承者!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还有什么隐藏之手段!”感受到局面的变化莫测,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而此刻的葛神子也是顿了顿神色,稍稍的收住了自己的悲观情绪。
“那个,让各位英雄见笑了!其实,其实只是有些伤感而已!不要乱想!后来吗,这个葛姓男子就再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
“娘的,你个丫丫的,原来这地底下面的阳光是经过多重反射才得到的!也对,这个说起来还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阳光!”感受到葛神子的情绪变化后,靳某人也是在心中再度胡乱的寻思着。
当然了,在听到这样的话语时,有人还是站不住了。那人就是站在靳商钰身侧的黑衣老者。说起来,从葛神子自报家门以来,那个被称做是老二的黑衣老者始终没有再多言。
不过这一回,他好像是忍耐不住了,想要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