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qd1都市异能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愛下-第一章 硬幣的兩面鑒賞-b1r2l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一座陌生的岛屿。
岛的边缘。
顾青山站在这里,朝外眺望。
——外面是无穷无尽的昏暗迷雾,看不清任何东西。
忽然。
有风吹来。
迷雾稍稍散开。
趁着这一瞬的功夫,顾青山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散发着光芒的巍峨身躯无声无息的飞了过去。
——仅仅是一瞬间,迷雾合拢。
那个怪物消失了。
顾青山默了数息,叹了口气。
他索性在岛屿边缘的岩石上坐下来,将两条腿垂在外面的虚空中。
“大人。”
一道女声从背后传来。
“羽,什么事儿?”顾青山头也不回的问道。
“有人请求进入我们的岛屿。”羽的声音明显透着一股紧张。
顾青山坐着没动,身后却浮现出四道淡淡的光芒。
地、水、火、风。
混沌战神。
他略看了看面前的虚空,开口道:“不是怪物。”
羽顿时松了口气。
只听顾青山继续道:“来的是一个老朋友,放他进来。”
“好的。”羽从原地消失。
过了一会儿。
留着火红色鸡冠头、身上满是羽毛,戴着墨镜的男子便出现了。
——鸡爷。
“还习惯吗?”
鸡爷走到顾青山身边坐下,问道。
顾青山摇摇头,说:“岛一直在迷雾中漂浮,其他任何东西都看不到,也无法出去,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习惯这种日子。”
鸡爷笑了笑,说:“混沌之墟就是这样的,你早晚会习惯。”
“什么事儿劳烦你亲自跑一趟?”顾青山问。
“我来给你传个话。”
“谁?什么话?”
“属于众生的那个你——他通过诸界末日在线呼唤了我,让我跟你说一件事。”
“说吧。”
“这种秘密,也就是在永灭之地才可以当面述说,毕竟所有的秘密最终都归于永灭之中。”
鸡爷笑了笑,继续道:“他说——‘时间就像一枚硬币,它是一个圆形,而且有两面’。”
顾青山陷入沉默。
在他眼前,一行行萤火小字飞快亮了起来:
“请注意!”
“得益于分界石的力量,你分成了末日与众生两个身份。”
“此刻,属于众生的你正在前往过去的某个时刻。”
“由于他的这一举动将引起整个时空的连锁反应,你必须进行如下抉择:”
“其一:彻底与他断开所有联系,形成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从此各自进行自己的战斗,不会被对方干扰,也无法影响到对方,以确保你们两人都可以使用已获得的一切兵器、甲胄、宝物;”
“其二:保持联系。这会在时空中建立一道因果,他的一切作为将影响到你,而你的作为同样将影响到他,但这样一来,你们曾获得的一切都成为了唯一,只能供你们两个之中的一个人使用。”
顾青山很快看完。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响动。
叮——
只见一枚硬币抛飞起来,又落下去,被鸡爷抓在手中。
“时间就像一枚硬币……这是多么深奥的秘密,我猜另一个你也是听别人说的——你明白了吗?”鸡爷问道。
顾青山笑笑,说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记得你利用混沌的力量,营造了两个闭环,你猜另一个你去了其中哪一个?”鸡爷问。
“第一个。”顾青山道。
“为什么不是第二个?”
“第二个是六道争雄的时刻,闭环之中有六道轮回,自然也有邪魔——本就是要躲避邪魔,争取时间,自然不会选这个。”
“所以去了第一个。”
“对。”
鸡爷点点头,叹口气道:“厉害。”
“这是很容易揣测的事。”顾青山耸肩道。
鸡爷一默,说道:“我先走了,有什么消息了再来找你。”
“等一下。”
“什么事”
顾青山摊手道:“这个属于诸界末日在线·羽的岛就这样一直飘着?”
鸡爷道:“你该庆幸如此。”
顾青山问:“为什么?”
“永灭之墟……大得近乎无穷,埋藏着过去的一切,其中自然有无比恐怖的东西,也有千奇百怪的的存在,更有你和诸纪元的敌人——而你们的末日之岛才刚刚初生,并没有深入永灭之中,所以还没碰见那些东西。”
鸡爷站起来,拍拍手道:“努力吧,争取获得足够的混沌之力,让你们的末日文明强大起来,直到——”
“直到?”顾青山追问。
“直到你们有足够的实力去面对那些恐怖的家伙。”
鸡爷说完这句话,冲上天空,拨开层层昏暗的迷雾,投入虚空而去。
顾青山站在岛屿边缘,看着它化作一道流光,一直朝深邃的虚无里坠了下去,最终不知去向。
“啧……被看不起了啊。”顾青山抱着双臂道。
他望向虚空,又想了数息,开口道:
“我选第二种方式。”
立刻,一行萤火小字飞快冒出来:
“注意!”
“你已经和另一个你产生了联系,凭借两界石的力量,你们之间将形成一条因果线,你们的作为会影响到彼此。”
“请立刻开始从你的所有物之中挑选。”
“记住,你所拿走的东西,他便会失去。”
所有小字显示完毕,迅速消失。
顾青山想了想,沉吟道:“要保证整条时间线不出问题……恐怕天、地、潮音、山女都必须去。”
他身后四柄飞剑瞬间没入虚空,不知去向。
“至于战甲——无论是真古魔王甲,还是玄天衣都太显眼,恐怕会惹出些麻烦,我就留下了。”
顾青山刚说完,身后传来一道满是疑惑的“咻咻”声。
“恩,你也留下。”
“咻!”
……
风。
火。
烟。
大江之上,魔物滔天。
数不尽的修士攻上去,却纷纷殒命,跌落在江水中,化作冰冷尸体。
局势已经到了最后一刻。
虚空一动。
悄无声息之间,一名背后冒着四道光焰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落在江水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男子默默等待。
忽然,他背后响起一道声音:“为什么是这个时刻?”
——地剑的声音。
男子道:“我曾借助战神界面的力量,创造了两个闭环,其中一个是六道争雄的开端,那个时刻其实已经有邪魔在暗中环伺了,如果选那个时刻,太容易被它们找上来。”
“为了争取时间,公子才选择了第一个闭环点。”山女的声音随之响起。
“对,这是我的闭环,却是邪魔们在时间线上的漏洞——它们如果不找到这个漏洞,并将之抹平,便无法成为正纪元——这也是拖延战术最重要的一步。”顾青山道。
“它们为什么不选择去其他时间线上杀掉你?”洛冰璃问。
“——除了我的闭环之外,我经历的所有时间和历史都被战神界面固定了,邪魔们插不进去手。”顾青山道。
“真是深谋远虑。”洛冰璃赞叹道。
地剑道:“但我记得这里已经有两个你了——快看!”
顾青山朝大江的另一边望去。
众将士们排山倒海般跪下,令其中那名披甲将军显露出身形。
顾青山看着这一幕,面上流露出怀念之色。
他开口道:“其实我本就应该回来。”
“为什么?”洛冰璃问。
“一个我从远古时代而来,将战神界面化作短剑,送至此刻的我手中——这就形成了一个闭环。”顾青山道。
“对。”地剑道。
“那么,这个时间点的我将被送回承平末年,一切从新开始;而那个送剑的我将返回远古。”顾青山又道。
“对啊,事情已经做完了,你来此又意味着什么?”地剑道。
顾青山道:“两个我都走了,那这里呢?”
众剑怔住,半天说不出话。
顾青山注视着远方。
但见烈烈长风之中,无数炽烈的光芒正在汇聚成一道剑阵。
他不再说话,转而在心中传念道:
“时间就像一枚硬币,当它形成完美的闭环,有一个我回归了开端,那么在末端的那一面,必定也有一个我,这便是时间的因果。”
“更何况——”
“在这个时间点上,用了同归剑阵之后,我理当已经死了。”
“——我为了对付龙神,一直保持着亡者之躯,正好符合死亡的条件,完美嵌入这个时刻。”
众剑听得说不出话。
洛冰璃叹道:“邪魔准备了无数年才瓦解洪荒世界,我觉得如果它们有你的话,恐怕只需要几天就可以做到。”
“我是它们的敌人。”顾青山道。
“那它们就准备去死吧。”地剑道。
顾青山一笑。
远空。
剑气纵横而起,化作璀璨剑阵斩向那庞然魔物。
却有另一个顾青山悄然出现在半空,将一柄金光盈润的短剑塞在那名使出同归剑阵的自己手中。
刹那间。
两个顾青山都消失了。
世界之中,爆发出这一剑之后,所有将士全都倒在地上,再无半点生息。
——以及一个已经死掉的顾青山。
不同的是。
他是当初为了对付焰灵坠饰,才主动被灵魂陨落之弓射中,从此化作亡者。
“我希望永远不要再发生这一幕。”
“那你要怎么做?”
“让硬币再翻转一次……尽管我们的任务是拖延时间,但我想活着——让所有人都活着。”
顾青山说着,伸手朝背后握去。
天剑被他握在手中。
他化作一道流光,乘风而起,背后显现出四柄虚幻的战旗。
霎时间。
凌冽的剑芒充斥整个原初世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