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jvi有口皆碑的小說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三章 連坐遊戲(16)閲讀-fvz1w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别说是祝巧柔他们了,就连在本阵中的马泰和剩余的士兵们,也都惊呆了。
他想过那异人很厉害,毕竟能凭空造出冰来,但却没想到他(她)能做到这种程度。
如果说数千士兵构成的冰雕阵,让祝巧柔三个普通人震撼,那对马泰以及剩余的士兵而言,那就是恐怖了。
那些都是之前还在一起的兄弟,此刻他们就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一些士兵控制不住自己,向后退去。
重甲士兵向后一退,撞到了身后的同僚,发出响亮的声音。
“列阵,严禁后退。”
马泰毕竟是游击将,心里素质比普通士兵和营官要好许多,在重甲的撞击声中恢复了过来,立刻下令。
他完好的右手捏成拳,指甲深入肉里。
“李昭……。”
虽然将军百战死,但他没想到有着大好未来,自己的参军李昭,居然会死在这样的小村子里。
他没有看到李昭被杀的一幕,但此刻,活下来的士兵都已经跑回来,其中没有李昭,而以李昭的性格,他即便受了重伤,也不可能这么默默无声的,因此不言而喻了。
马泰毕竟还是一军之将,哪怕大军在极短的时间内损失过半,还是那种恐怖的死法,且诸多士兵心中仍然恐慌。
可在他下令后,全都尽可能的镇定了下来,重新列好阵,只是这一次,他们的阵势气势比起之前,如同没有一般。
逃跑回来的长枪兵和刀盾兵,被安排到了后面。
他们受到的心里创伤最严重,甚至之后还拿不拿得起武器都是个问题,而且他们的武器,也已经在逃跑中丢掉了,让手无寸铁的他们去与那名强大的异人战斗,就是让他们去送死。
“异人的力量已经消耗完了,不可能再使出这样强大的力量了,重甲兵上前,弓箭手列后,列阵,为兄弟们报仇,杀死那些贼寇。”
“为兄弟们报仇,杀死贼寇!”
随着马泰的鼓舞,士兵们纷纷大声喝喊起来,气势随着喝喊而逐步上升。
实际上,马泰也不知道那名异人的力量有没有消耗光,但作为主将,他知道如果不振奋军心,这仗就不用打了。
“前进!”
按理来说,大军损失过半,必须停止前进,或是撤退,向上官说明。
但想到那些被冻死的冰雕,以及自己的参军李昭,马泰就痛心不已,如果是正常的战场拼杀而造成的损失,他还能接受,但这样的失败,他无法接受,他要亲手杀死那个异人,为士兵们,为李昭报仇。
如果李昭还在,还能劝住他。
不过即便想要被报仇,作为游击将的脑子还没有被冲昏,他在军队开始前进时,派遣一名自己的亲卫骑着一匹自己的备用战马,去想上官报告,这样,不管是自己战死,还是获胜,上面都有准备。
……
村长躲在自己这村子中最好的房子里,瑟瑟发抖的听着村外响起的喊杀声。
“不行,我得去开门。”
终于忍不下去了。
“爹,不能去!”
他那二十五岁的儿子赶紧拦着他:“他们会杀了你的,你想想周东。”
周东就是那个因为于博书的笑,心中过度恐惧,最终在又一次出门后,看到于博书的笑时,一口气喘不上来,被吓死了的村民。
只不过在别的村民眼中,周东是被于博书故意吓死的。
“军队都要打进来了。”村长虽然是老头,但力气不小,而且此时为自己儿子的软弱大为光火,一把甩开他:“再不去报告,我们都得被当成叛贼处死,这个时候,只有把军队放进来,才能让军队知道我们和那些叛贼不是一伙的,是被胁迫的,无辜的。”
他的手伸到门把手上,即将拉开门:“现在那些叛贼正在全力抵挡大军的进攻,没空顾忌到我们,我去打开门,我们就安全了。”
“不,不要。”儿子冲上来,用身体压住门:“爹,不要。”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自己的父亲了。
“滚开,懦夫。”村长老头一脚将儿子踹开,用力拉开门,然后他就惊呆了。
村子的木质围墙,是他率领村民们建立起来的,而且时间久远,用料也算不上好,防御性可想而知。
可是此时,村子的劣质木墙,已经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墙,看起来就非常壮观。
村长老头心中惴惴不安,但村子外大军进攻的声音非常清晰,他认为,这冰墙也挡不住大军多久,心中一狠心,看到于博书几人在木墙上,立刻向村子大门跑去。
毕竟年老体衰,没跑多远就气喘吁吁,但他看到大门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狂喜,只要打开大门,迎接大军进来,那些叛贼必死无疑,不管其他村民会不会被当做叛贼,至少自家肯定能安然无恙。
“啪!”
一个子弹打在了村长老头的脚边,将他吓了一跳。
“快回去。”
木墙上的孙和,看到村长往外跑,跑向大门,立刻开枪示警,随后跑下了木墙,向村长老头跑去。
村长老头虽然被这一枪吓到,但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再次拔腿向大门跑去。
“不要,不要杀我爹,求求你。”
听到枪声的村长儿子,慌乱的跑出来,向孙和哭喊求饶,向他父亲叫喊:“爹,快回来吧。”
村长老头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听他的话,当他跑到大门边,立刻发现,整个大门,已经被冻成了冰,坚硬无比,连缝隙都没有,更无法打开了。
此时他顿时心中绝望,使劲敲打那晶莹剔透的冰门。
可惜的是,处了敲得手疼,且被冰门上散发的阵阵寒气冻得直哆嗦外,毫无用处。
“啪!”
随着一声枪响,村长老头感到脚上一痛,眼前一黑,立刻摔倒在地。
但他并没有死,只是被被孙和一枪打穿了右小腿。
只是因为无法开门的绝望,加上被寒气给冻到了,年纪又大,身体较为虚弱,在这一枪下,立刻昏了过去。
“爹,爹!”村长儿子看到父亲倒地,顾不上惧怕孙和,手脚并用的跑向父亲。
“他没死,带回去吧。”
孙和走来,向村长儿子说道:“不过下次再这样做,我就会杀了他。”
毕竟村长是个老头,且手无寸铁,只是想开门而已,孙和只是保镖,既不是军人,也不是雇佣兵,更不是什么杀人如麻的杀手,让他对这样一个老头下杀手,他还是做不到,反正这个村长也没法做出什么事来,只有也做不到了。
他来到村长的身边,给村长的脚上包扎,因为子弹洞穿了脚,所以不需要取弹,只要堵住伤口,就不会太危及生命,毕竟这个世界的人,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除非是被于博书他们那样,用有奇怪异能的笑,活活吓死。
“谢,谢谢,谢谢大人。”看到自己父亲没死,村长儿子顾不上惧怕孙和和他的枪,在孙和将父亲的腿包扎起来后,他一面道谢,一面背起父亲,向家里跑去。
看着村长儿子慌乱的背影,孙和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重新回到木墙上,向于博书三人道歉:“对不起,于先生,白小姐,陆小姐。”他知道,当时自己应该一枪将村长击毙的,毕竟村长的行为是在给于博书他们捣乱,而自己时保镖,在这里也无法给于博书他们帮助,负责管理好村子,是自己少数能做到的事情了。
不过于博书他们倒是不在意,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哪怕因为这是个五级世界,这些普通村民的身体素质要强上不少。
但这里毕竟是个偏远的贫困村,村民们并不强壮,哪怕是许佑都比很多村民有力气。
而且有陆菲的冰封冻,区区一个村长,也做不到什么,更何况,他们也不可能因此杀死孙和,也没有那种暴虐的性格。
“曹斌,孙和,你们下去监控村子吧,祝巧柔,你也下去。”于博书遥望剩余的大军正在喊叫着,提高士气,向村子缓慢走来,微笑道:“剩下的军队,我和甜甜来处理就好,陆菲你也趁机休息一下。”
他知道,要结成冰墙乃至冰罩,保护村子,还要释放海量寒气,将数千士兵冻成冰雕,消耗的精神力非常大,陆菲的脸上已经满是疲惫色了,她没昏倒,就已经很厉害了。
“你们注意防守,不要让那些士兵潜入了村子里。”
虽然他觉得有陆菲在,也不太可能,不过陆菲现在不是消耗太大嘛,也许会有疏漏。
“是,请于先生放心。”
曹斌和孙和立刻认真回答:“我们一定不会让人进入村子的。”
对付大军,他们做不到,但对付三两个士兵,他们手中的枪械还是可以的。
虽然那些士兵很强,单个士兵甚至比特种兵还强,可是他们也是肉长的,只要不是马泰那样的强者,一般的士兵,没了甲胄的保护,根本挡不住他们手中的枪械。
“亲爱的~。”白甜甜突然娇声说道:“那我们就去解决掉他们吧。”
她对这种两人一起联手对抗大军,很有很多悲情故事里的样子,来了很大的兴致,当然,她是绝不允许自己两人有那种悲情故事里的结局的。
“以后少看点电视剧。”于博书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听到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有有了玩兴,无奈的笑了下。
白甜甜对他的不配合,不满的撇了一眼,然后纵身一跃,向冰墙外跳了出去。
于博书再次无奈的一笑,随后也跳了出去。
祝巧柔担忧的看了一眼跳下冰墙的于博书两人,她还记得于博书被马泰一枪抽断了手,抽飞了的一幕,十分担忧他们能不能对抗这数千人的军队。
但她也知道现在自己在这里毫无用处。
在曹斌的催促下,爬下了冰墙。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