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vl7火熱玄幻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討論-第三百七十五章 清醒點,你是個廢物啊!推薦-j8ibh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你说你要当总裁?”李先奕整个人傻了:“我没听错吧?”
“没有。”徐清凑近李先奕,认真地询问道:“有可能性不?”
李先奕哈哈笑道:“有,怎么没有?合并之后,你媳妇儿不就是清源集团的大股东了吗?一个小小的分公司总裁还不是手到擒来。”
徐清有些为难:“这不是还要等合并之后嘛!”
哦吼,原来是等不及了!
“我说你啥时候后官瘾这么大了。”李先奕奇怪道:“你去找我姐夫呗,他是董事长,其他几个董事都是小鱼小虾,整个公司基本就是他说了算。总裁不就是由董事会聘任的嘛,你说服了我姐夫,总裁的位子就是你的。”
“其实,副总裁也行……”徐清干笑道。
“那更简单啊,副总裁其实就是总裁的专业顾问,我姐夫肯定不会拒绝的。”李先奕笑道。
原本董事会就没准备设立副总裁这个职位,又不是什么大型公司,搞那么多花样有什么意思。不过,在公司创立之初,总裁在办公期间反应涉及太多专业化领域,这无形中增加了大量的工作负担,让总裁苦不堪言。
后来,董事会接受总裁建议设立了副总裁的职位,专管各技术部门,同时兼职为总裁提供专业领域的意见。
其实星飞航空这个副总裁的位置更像是总监,但是由于其对众多的技术部门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从实际权力上来说还是比总监要高些,所以特设了副总裁的位子。
星飞航空的董事会给予总裁的权力还是比较大的,可以直接任免总监以下的所有部门职位。只有涉及到总监或者以上的重要人事任免才需要提请董事会审议。当然,所有人事任免必须报送人力资源部备份。
不过,这项人事任免权只限于总裁,也就是原则上来说,副总裁是没有人事任免权力的。不过,总裁考虑到自身对专业领域存在认知不足的情况,向董事会申请给予副总裁受限的人事任免权。
即副总裁对安监部,机务部,安保部等稍次一些的技术部门拥有人事任免权,对飞行部和客舱部两大要害部门除正职经理外有人事任免权。
说实话,星飞航空董事会聘任的这个总裁室真的自我认知很清晰。航空公司毕竟不是普通商业公司,涉及到许多专业领域,对于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果断放权,光是这份心性就不一样。有些人恨不得大事小事一把抓,结果啥都没抓住,人的精力毕竟有穷尽之时,懂得合理利用资源,可以让有限的精力专注到自己更擅长的领域,使得效率最大化。
如果徐清要总裁的位子,陆钧兴许还不太愿意,毕竟总裁几乎总揽了公司日常运营的所用食物,徐清显然没有这份能力,他还指望星飞航空的成功给他挣脸呢,绝不会给徐清搅和了。
不过,副总裁就好办多了。毕竟副总裁的权力受到很多限制,顶多给总裁配个顾问,就是总裁以后负担重些而已,倒是不会对公司运营有多大的影响。
“真的?”徐清一听副总裁的位子似乎唾手可得,不由有那么些心动。
眼见徐清似乎真的有所意动,李先奕不禁全身冷颤:“真的?你真的要当那个劳什子副总裁。”
李先奕摸了下徐清的额头,怔怔道:“你没犯病吧。”
徐清当即扒开李先奕的手,不满道:“怎么就犯病了?我就不能做管理?”
“你可拉倒吧。”李先奕无情地在击碎徐清的信心:“十个你捆起来也比不上我媳妇儿,认清现实吧。飞行里,你有话语权,商业管理里,你就是个弱智。”
“你呢?”徐清问道。
李先奕高兴道:“我顶多算低能!”
徐清嘴角抽了抽,低能和弱智……真是天与地的差别呢……
“没必要这么赤裸裸的。”徐清叹息道。就算自己在管理能力再怎么无能,也没必要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伎俩来痛击自己吧。
李先奕语重心长地劝解道:“你说你被女人耍过几次了?你还管别人?我也不愿意把话说得这么重,这不防止你认识不到自己的无能嘛,到时候耻辱下任,还不是需要我安慰你?多麻烦是不是?这时候,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应该知道你不是这块料。”
“需要这样直击灵魂深处的劝诫吗?”徐清感概道:“老三,你这么说,不怕我伤心吗?”
“是兄弟就应该仗义执言,要是你真当了什么副总裁,再在位子上做了几件混帐事,那不是要钉在公司的耻辱柱上,到时岂不是更伤心?”李先奕一副不用谢的表情。
李先奕拍着徐清的肩膀,完全是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而且,若是你被钉在了公司耻辱柱上,估计会是耻辱柱的耻辱。”
“合着我连被钉在耻辱柱上的资格都没有了?”徐清沮丧道。
李先奕根本不管徐清的低落情绪,装成知心大哥哥的语气:“术业有专攻,商业管理方面,你就是个废物,你要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不过,话说你咋就突然对总裁和副总裁的位子感兴趣了,你以前不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吗?”
徐清:“那个什么安监部的杨澄竟然想这次事件中给我扣锅,这是人干的事儿吗?之前一个机长重着陆,连级别是学员的观察员都能连着处罚的,还有没有天理?”
“有这事儿?”李先奕奇道。
徐清撇撇嘴:“李大公子果然不食人间烟火啊!”
李先奕对这种事儿从来不关心的,他可不是什么为民请命的大善人。他对徐清脾气好,不代表对所有人脾气都好,副驾驶的疾苦,李先奕没什么兴趣去了解。
“蓝天航空前车之鉴,咱们可不能步后尘。”徐清说道。
“有这么严重吗?”李先奕之前是在东方待着,并不知道以前蓝天航空的工作氛围是啥子样,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以前我在蓝天航空的时候就是这样,我反正是不知道那些领导是怎么想的,可能我不是领导,没那个觉悟。啥事儿副驾驶都能背个锅,我也是无语了。副驾驶们虽然没能力反抗,心里可记恨着呢,等他们成长起来,哪里有点儿工作积极性,整个就是混吃等死。我在蓝天航空的时候工作环境就是死气成成的。当然,造成这个情况的因素很多,但是对下层员工的苛责就是隐患之一。”
“你媳妇儿接管蓝天航空之后,不是加强了员工的人文关怀吗?现在蓝天航空的工作氛围我听师兄说好了不少。我现在感觉星飞航空在走蓝天航空的老路,这可走不得,或许需要跟你媳妇儿取取经。”
李先奕听了个似懂非懂,愣愣地点点头:“那跟当副总裁有什么关系?”
“一个安监部的经理,公报私仇,尸位素餐的玩意,还想给我脑袋上扣锅?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过来给他拿捏的?那我岂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徐清哼道。
他多次九死一生,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爬到了如今的位置,如果还被一个小小的安监部经理随便扣锅,那他也太失败了。
李先奕笑道:“如果想整治一个安监部的经理,没必要大动干戈,一个部门领导而已,随便拿了。”
“主要是这个杨澄的理念有问题,我们应该下松上紧,别什么事儿都让飞行员兜着,这样早晚出大事。”徐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就在之前蓝天航空那样,他们的安全理念是,飞行员是守门员,任前面皮球踢得满场乱飞,飞行员都必须给我接住最后一脚。也就是不管大事小事,一律从重处理。
他们觉得所有的大问题都是小问题没有防住引起的,所以小问题也要严防死堵,搞得飞行员工作压力巨大。搞得飞行员觉得工作中到处都是坑,每次飞行都是战战兢兢。
防微杜渐的理念没错,但人的精力总归有穷尽之时,到处是重点就意味着没有重点。徐清觉得应该对小问题的处罚力度有所减小,对重大问题的处罚有所加重,给飞行员树立一个主次观念。
当然,还是那样,徐清给出一个大方向,具体的方案还是要下面的人拟出来。
“没想到,你还真有想过这事儿。”李先奕不禁折服,且不说,徐清说的对不对,至少徐清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而他呢,纯混子一个,思维仿佛冻结了一般,从未认真思考过。
“拙见,拙见……”徐清权当李先奕在夸他了,不知廉耻地接受了下来。
徐清看了下时间:“不跟你废话了,我要回去了,婷婷她HCG值高了一点点,我要回去看看。”
一听梅婷婷有问题,李先奕赶忙让徐清先回去,这个将来清源集团的大股东可不能出问题,虽然他也不知道HCG值高是什么意思。
安监部舱音分析室。
送别了徐清之后,李先奕悠哉悠哉地去了安监部,被一个工作人员带到了一个小房间。
这个小房间四周墙壁都覆盖了隔音材料,主要是舱音毕竟有一部分非工作之外的谈话,这就涉及机组隐私了,所以舱音分析室是一个专门的隔音小房间,分析员也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得传出非工作之外的机组谈话内容。
“那李总你先休息吧,听舱音的事儿,我来吧。”机长兼职的工作人员给李先奕拉了个椅子,放在离播放器稍远的地方,防止播放舱音的时候吵到李先奕。
对于这个未来的飞行部副经理,兼职的机长可谓是用足了心思,花着心思伺候好呢!
李先奕哦了一声,很自然地接受了那人的好意,坐在房间稍微后面一点儿的位置。他的打算是打个酱油,然后直接走人。
原本李先奕来星飞航空就是存着继续混吃等死的生活的心思,结果入了入了姐夫陆钧的地盘不就等同于入了大姐李玥的掌心?
李先奕没兴趣经营,大姐李玥却不想就这么拖着了。陆钧现在虽然是被当成陆家继承人培养,地位还算牢固,但是李玥还是不放心,她想分出更多的精力帮助自家的丈夫。
奈何自己娘家有个不成器的弟弟,她跟李霜都不得不付出全部的精力用以维持李氏企业的正常运转,根本分不出精力帮助夫家的事儿。
所以,李玥需要强迫李先奕改变。不求他变得多老道,只求熟练而已,李氏企业还有那么多帮手,辅助他守住家业不成问题。
因而,在安排李先奕一个训练经理的小职位,适应了半年多之后,李玥让陆钧直接给李先奕安排了飞行部副经理的位子。
李玥还是知道李先奕几斤几两的,安排一个部门领导的级别最适合李先奕。而且副职是管理日常杂务,李先奕现在的专业水平还远远达不到正职的地步,李玥也没想过真让李先奕真就在飞行这一行搞出什么名堂。
李家之中,李成彦早就不管事儿了,秦琴是个慈母,对李先奕没有丝毫压制力,整个李家最为权威的反倒是大姐李玥。李玥铁了心的话,李先奕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当然至于做成什么样,就不是李玥能够控制得住了。
李先奕肯定是不能强硬反抗李玥的,但是阳奉阴违,李先奕是有一手的,混日子谁不会啊?
李先奕半睡半醒地窝在房间后面,起初对徐清的舱音还有些好奇,听了几句之后,瞌睡就上来了,欢乐的小憩时刻又到来了。
就在李先奕迷迷糊糊之际,舱音播放器突然响起这么一句话“跟我没关系?TM,你弄废的发动机有老子一半的钱!”
就是这一句话瞬间击退李先奕的瞌睡,眼睛瞬间睁开,快速起身,拿开工作人员的手,点下了停止播放键。
工作人员还没明白过来咋回事,李先奕倒是先说话了:“屁大点儿的事儿有什么好听了,这种事儿还需要听舱音?”
说完,直接关闭了舱音播放的界面,接着埋怨道:“去跟杨澄说副驾驶提醒过机长了,这就行了。”
说话的时候,李先奕心里真是无语了。
“这小子现在这么嚣张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