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yh9優秀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如給悲劇作家打個電話相伴-g31x4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再度警告过安南之后,本杰明便带着他的神,一起从镜子中离开了。
安南能够理解,本杰明这看似中立实则劝退的解释,实际上是一种善意。
是为了防止他乱用《梦凝之卵》这种危险物品的善意警告。
所以他才会不断重复使用《梦凝之卵》的门槛有多高、里面的异界有多危险……而没有跟安南具体说从里面可以得到什么。
但既然特里西诺·塞提会通过赌博的手段,从蛾母手中得到这本《梦凝之卵》,那就说塞提其实已经心动了。
塞提当年会愿意为这个赌注,而接下了那场与正神进行的赌局……并且在这之后,也没有选择将其变卖出去,而是随身携带直到他准备舍弃“食梦者”这个身份时。
那就说明他已经为了使用《梦凝之卵》而做好了准备。
也就是说,塞提认为这是一个好东西。
那么,从中获得的奖励和所得,也绝不可能少。
本杰明也跟安南提过,现存于世的《梦凝之卵》并不多。因为会被蛾母制成“琥珀”的异界知识本就不多。
祂因为种族特性而所见到的异界是很多的。但精彩到能够让祂希望能保存下来的世界,却远没有那么多。
对蛾母来说,花费力量特意制造“梦凝之卵”的行为,大概就类似于制造标本或是模型,用来保存见过的稀有之物。
祂当然不需要拿它去卖、也不会把这种极为危险的东西送给自家信徒。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把它作为奖品或是奖励,赠予外人。
根据本杰明教宗的说法,目前已知的、明确尚未被使用的《梦凝之卵》,应该只有三四本。算上总计的发放数量,也仅仅只有七本。
甚至当年有一位圣者,都在异界中不幸身亡;而十二正神教会一直以来都禁止圣职者们,使用一切可能进入其他世界的道具——其中自然也包括《梦凝之卵》。
不过,安南想要这本书。
其实倒不是为了想从异界中得到什么东西。
毕竟安南的能力发展线路非常稳定。
他有一本快集齐了的真理之书、还有不止一枚圣骸骨在认可期。他没有必要使用《梦凝之卵》去冒险得到什么。
他只是想要体验一下……或者让某位幸运的玩家体验一下,使用《梦凝之卵》穿越世界、与使用《天车之书》穿越世界的不同和差异在哪里。
通过这种手段,安南认为自己应该可以反向推断“天车”到底是什么——以及天车之书到底代表了什么。
这对于他掌握真理可能有用。
不过也仅仅只是“可能有用”和“相当感兴趣”的程度而已。还没有到动用镜中人的人情也要拿到的程度……毕竟就算拿到了,安南也没有那个能力使用。
镜中人之前升华仪式的时候,就欠了安南一个人情。
现在再欠一个……问题也不大。
可以说,这是“自家养出来的神”。
也不用担心人情积成仇——姑且不说镜中人不是那种人,而且安南也算不得什么凡人。
有老祖母和银爵在,镜中人可不敢积恩成仇。
随着安南越来越强、地位越来越高,祂巴不得与安南多产生更多的联系。
虽然安南也不知道,特里西诺·塞提到底薅了镜中人多少力量。但显然也不可能少。
——因为镜中人给的太多了。
圣光印痕不是一次性的租借,而是永久性的力量。而且是固定单位——无论是银爵士的还是苍白女士的,一条就是一条。只是这“一条”在不同的神明那里,能换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这与每位神明各自的“经营理念”有关。
有的神明可能更倾向于让圣职者兑换神术,增加他们的长期能力、放长线来培养未来的年长者;但也肯定有伪神鼓励信徒用圣光印痕兑换性价比更高的“临时能力”,用来快速回本。
毕竟圣光印痕不是“钱”,而是“终身制的股票”。
如果用来换了神术或是永久加持……那么只要信徒不死,这部分力量就始终是他们的。
但如果信徒选择了临时能力,那么哪怕神明吃亏一点、给的更多。
然而祂们拿回这些圣光印痕的时间也大幅缩短了。
还有的神明——比如说纸姬、石父和鸢尾侯,会直接选择用圣光印痕来兑换相应的帮助,以更短的周期来回本。
比如说用圣光印痕购买纸姬的画、甚至可以花更多的圣光印痕来定制自己想要的画;或是让石父帮忙免费建造巨大、宏伟的宫殿……再或是让鸢尾侯代替自己与他人决斗。
一口气给出二十枚圣光印痕,对于刚刚成神、没有什么信徒的镜中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很丰厚的财富了。
如果用它来制造圣职者,能够多养出来二十个圣职者。
这就是二十家圣堂——或者说二十座分矿。
每一个圣职者、每个月哪怕只净化一个三耐久的普通噩梦,也只要不到两三个月就能完全收回成本。
而镜中人目前的圣职者……
……除了教宗本杰明之外,安南还真不知道有哪几位。
创业难啊。
创业期神明也很难……
这起步阶段平白送出来的二十个圣光印痕,与悲剧作家那原本就该全额给安南的一百二十枚圣痕,虽然客观来说的确差了好几倍,但其中的意义却是不同的。
倒不如说,悲剧作家能赞助这么多的力量来构建这个噩梦……反而是让安南很是意外。
——一百二十枚圣光印痕。
安南推测,恐怕特里西诺窃取镜中人力量的仪式,最后还是失败了。
是悲剧作家亲自出手,用同等规模的力量、来换取镜中人的力量。
从这点来推断,安南估计镜中人大约有相当于一百二十条圣光印痕的诅咒被锁在了这个仪式中——这对于一位新神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镜中人能给安南讨回来的债接近20%的抽成,的确已经很有意思了。
所谓投桃报李。
安南也的确拿着这些圣光印痕没有什么用。
他已经看过镜中人的神术列表了。
镜中人这里能购买的神术,更多的是幻术、镜像、分身、潜行……最有价值的是镜面移动。一种超长距离的、需要事先安装的传送阵。
但是这毕竟是传送阵,而不是自己传送过去。
谁用不是用呢?
玩家架个传送阵,我来蹭一下问题也不大吧?
对安南来说,镜中人的神术列表中,都是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神术。
至少都有可替代的神术或是仪式。
而对玩家来说就不是如此了。
自己的镜像、敌人的镜像、场地的镜面化……这些战斗风格还尚未成形的玩家们,如果拿到了镜中人的神术,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灵感。
安南计划,挑选一些玩家……找个借口,送给他们一人一两条圣光印痕。只要有一条,就能直接转职圣职者、还不占用职业槽;有两条的话,还能留出一条来购买神术。
——当然,主要是送镜中人的圣光印痕。
还能给祂顺便扩容一下圣职者池。
虽然可能会大幅降低平均虔诚度……但是玩家的“工作热情”还是值得信赖的。
他们什么都可能懒。
但刷本、刷新本、刷新的牛逼本是不会懒的。
而骸骨公那十条圣光印痕……安南是不会送给玩家、让他们成为骸骨公信徒的。
这总会让他联想起,自己貌似成为骸骨公的教宗了这件事。
而至于那一百二十条悲剧作家的圣光印痕……
“……我特么到底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花掉呢。”
安南一时之间,就感觉自己特别头疼。
——他实在是不需要谋杀他人的神术和能力啊!
总不能全换成侦测敌意吧?
那和一口气买二十年迅X会员有啥区别?
等到几年后,他继位凛冬大公之后。
有什么谋杀是比他一纸大公令管用的?
再加上他哥的教宗令呢?
再加上卡芙妮的女王令呢?
再加上学长……哦,学长现在是光杆司令了,他说话不管用。
而至于用阴谋获得他人的秘密——安南也完全可以直接从乌鸦家那里问出来啊?他自家的冬之手也正是做这个的,而且无面诗人也和安南挺熟的。
“……等等?”
突然,安南想了起来。
他好像有一面镜子——【镜中人的初生之镜】,又名胎盘镜,能够用来与其他神明进行沟通。
只要呼唤对方的真名,就能免费召唤对方的镜中倒影。
虽然安南不知道悲剧作家的真名,但老祖母或是银爵应该知道。
要不……给银爵“打个电话”,先问一下悲剧作家的真名。
然后用圣光印痕作为酬劳,向这位阴谋之神……直接付费咨询一下?
“——喂,您好。请问您家教宗之前有什么阴谋啊?”
祂会回应吗?
或者让祂教教安南,如何发现或是阻止阴谋?祂应该也擅长这个吧?
不管如何,总比这些圣光印痕烂在这里要好。
安南想到这里,便决定开干。
他很快就跑到里屋,把还没有撤掉的仪式改了改、直接将镜子架了起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