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kjd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731章 一夢一醒閲讀-fzns0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计缘略施了一个障眼法,就像是一阵烟雾在计缘身前飘过,刚刚织好的那一件白色法衣已经穿在了身上,而原本的青衫则到了桌上。
毕竟桌上的星丝本就是为了三件法衣准备的,自然要把计缘本来穿着的那件也算进去,当然,也不乏计缘迫切想要穿上试试的原因。
新法衣在正常状况下,外观上与原本的法衣并无任何区别,也依然保留了那份计缘熟悉的感觉,不过穿在身上有些凉凉滑滑的,衣料上高档了不少。
换好衣物并重新在位置上坐下的计缘,这才看向其他人。
“诸位,尤其是江道友,计某以法衣为例,也算抛砖引玉了,还请诸位也浅谈几句吧。”
看着计缘一边在那边穿针引线,一边带着微笑这么说,江雪凌也从之前对于那法衣的惊艳之中回过神来。
“计先生的文炼之法果然非同一般,令雪凌长见识了,既然先生已经挑了文炼的头,那我们便也说说文炼吧。”
江雪凌口中的文炼,通俗说就是一种不需要以什么炉子真火和对阵法禁制的反复祭练为前提,或者不是必须以此为前提的炼制手法;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当初捆仙绳就是属于武炼。
武炼者道行有高有低,而文炼能成就一定高度的,则必然道行高深。
“哈哈哈,有趣有趣,就以练某来说,正巧有一件代表法器。”
练百平从袖中取出一个龟壳,用手轻轻一摇,还能听到里面叮当作响。
“此物乃我早年龟卜所用,从未进过任何祭练,但如今已经是一件尚能入眼的法器,更是自有一丝灵性在。”
“文炼之妙,正在于此,器物得法,所诞生的一些妙用之能也并不约束死,毕竟无禁制约束,变化的方向也值得期待。”
……
这一夜所论,就如同是常人聊天,而且属于浅聊,主要领会的就是那一种感觉,以及看计缘编织衣物。
在这过程中,计缘双目微闭,手上动作不停,却也再一次陷入了一种类似吞天兽那般半梦半醒的状态。
在梦中,计缘还是随着吞天兽在遨游,但地点已经不再是海上,而是到了离地不远的空中,下方的大地看着显得有些荒诞,除了遍布各种怪物,各山各处看着也不正常,仿佛它们本身就是怪异的一部分。
当然,并非怪物多到相互挨着,其实相互间距离也挺远,只是吞天兽速度快,计缘观察距离远,且这些怪物都是能引起计缘注意的,才产生了一种密集的假象。
毕竟一山有百只兔子没什么,若是一山有四五只猛虎,那数量就很多了。
这种感觉,即便是计缘,也有一丝心悸,就好像是常人处于一个比较可怕的噩梦。
外部吞天兽背部观星台之上,几人围坐相论,计缘偶尔还能说两句话,谁也不知道计缘的一个念头正同吞天兽一起在何处遨游。
这会,经过上次梦中的事,小三对计缘已经十分亲密了,此时的计缘也并非高大无比的法身,只不过是寻常大小,站在吞天兽头顶的位置,也是巍眉宗江雪凌等人最喜欢待的位置。
周围的一切看起来该明亮的明亮,该通透的通透,但总给计缘一种感觉,似乎就连空气中都隐含一种不断变化且不太安分的气息,以至于有时候他看向大地都显得有些模糊,当然,这也未尝不可能是小三本身梦境的原因。
计缘的视线主要斜着望向大地,下方的山峦河流,看着都比较昏暗,风很大,还下着小雨,但天空中却有太阳,只是光芒似乎不足,就如同灯泡瓦数不够一样。
“下方这么多怪物,你应该不会真的见过,毕竟从小在巍眉宗长大,是你梦中臆想呢,还是流传在你血脉中的远古记忆?”
计缘喃喃着,小三似乎也听到了计缘的话,张嘴发出一阵嘹亮的啸声。
“唔呜————”
这声音远比现身之中的吞天兽要响,震动得小三周围泛起一层层波纹,周围的风雨和各种气息也刹那间被震碎,一圈圈波纹朝着远方荡漾开去。
“吼……”“呜……”
“嗷……”
各种各样的咆哮声在下方显得暗沉的大地上响起,声音有高有低,有的甚至有一缕缕强大的气息如烟雾般升起,计缘视线扫过,发现即便如此,发出声音的怪物可能只占不到他所观察怪物的十之一二,很多都是躲藏状态。
“有点意思,你还蛮有能耐的嘛?”
计缘对着小三夸赞一句,后者以一声更为嘹亮的呼啸回应,这声音震动得下方山野发颤,也震动得天际隆隆作响。
计缘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吞天兽小三所过之处,哪怕下方的怪物鸣叫声再激烈,却没有任何一只怪物升空而起,这应该是忌惮小三,不太可能是因为它们不会飞。
“呜唔——唔————”
吞天兽似乎上了瘾了,口中的呼啸声根本不停,飞到哪喊到哪,连计缘都觉得这货是不是兴奋过度了点?
忽然间,远方一处巍峨的山峦中部开始亮起光芒。
“吼————”“轰~~~”
在小三飞近之时,恐怖的吼声响起,山峦也在同时炸裂,漫天都是散乱炸裂的飞石,不少甚至都打到了吞天兽小三身上。
一条浑身带着尖锐之感,双目泛着妖异光芒的怪物从山峦的缺口中缓缓游出,盘在山上望着天空,那一对眼睛犹如两个血色的巨大灯泡,奇怪的是周围的大片环境因为这怪物的出现而变得暗淡了不少。
‘龙?’
计缘眼中,这怪物分明有八九分像龙,只是感觉鳞甲都带着锐利,身形也更为修长,显得分外森然,但是它,依旧没有升空。
吞天兽小三在怪物出现之后安静了一会,可是见对方没飞起来,又再一次大呼小叫起来,鸣叫声一次比一次响亮。
是的,在计缘的感觉中,小三此刻就是一种耀武扬威般的大呼小叫,简直有点像……曾经某些时候某些状态下的胡云。
而计缘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是,此刻他站在小三头顶的前端,虽身子渺小,但一缕缕清气却不断追随在其身边,更是隐隐约约朝着其背后和上空发散,隐隐约约间,有一片如同火焰升腾的光轮在计缘身后相当一片天空中浮现。
只不过,这一切在看到那条龙形怪物的时候,计缘自己也慢慢意识到了,正是因为看到了那龙形怪物一双巨大眼睛中的倒影。
这也让计缘有些哭笑不得,感情小三是借着他计缘在抖威风,真就狐假虎威呗。
不过……
计缘转头看向自己背后,在此刻的他眼中,自己身后并无任何异样,只能看到略显昏暗的天空和肆虐的风雨,以及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反常可见的太阳。
观星台之上,计缘已经织好了第三件法衣,一只右手以拳支面,闭着眼睛靠在桌边。
江雪凌等人的声音也在某一时刻逐渐减弱,计缘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先生睡着了……”
练百平略感意外地低声说了一句,边上的居元子也缓缓点了点头,江雪凌则微微皱眉,这计缘在这种情况下也能睡着的?
“夜织星羽困顿,遨游荒古神乏,小睡则安,且先如此吧……”
计缘口中发出呢喃,声音很弱很低,在这安静的夜里却也很清晰,更不用说在场其余人都非凡人。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几句仿佛带着醉意,之后计缘的呼吸均匀气息恬静,真的沉沉睡去,好似对外界再无任何反应了。
与计缘的反应相对的是,吞天兽小三此刻却更加活跃了起来,身体甚至开始产生一种轻微的震动感。
“呜唔————”
“师祖!”
周纤忽然喊了一声,江雪凌也直接站了起来,低头看看计缘再看向吞天兽头部的前方,而练百平和居元子也感受到了某种变化,朝着四周望去。
“雾气变淡了?”“不错,确实变淡了!”
江雪凌此刻眉头紧皱,留下一句话就一步踏出观星台,朝着前方飞去。
“小三要醒了!吞天兽醒必有蜕变,计先生也不知为何睡去,还请两位护法,我去去就来,纤儿留在这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