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a5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太平客棧討論-第三十三章 四月初五鑒賞-4rjda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李玄都退出“小紫府”后,走出自己的书房,来到外间。此处书房是三间相连,中间是书房,最里面是用来休息小憩的内室,外间可以用来会客。
外间的地面上绘着一个好大的阴阳双鱼,秦素就站在“黑鱼”的白点上,负手而立,仰头望着中堂下的那副《吕祖飞剑图》。李玄都停下脚步时,刚巧站在了“白鱼”的黑点上,问道:“素素,有事?”
秦素收回视线,问道:“百媚娘找你什么事?”
李玄都并不隐瞒,说道:“是极天王盯上了天乐宗,我已经委托二师兄、姑姑、石觞咏、宁阁臣他们处置了。”
秦素叹了口气,“难怪都说,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在江湖中,地位低了,受人摆弄,地位高了,却又要殚精竭虑,殊不自在。爹爹如此,你也是如此。”
李玄都知道秦素的意思,不由也跟着叹了口气,“要不怎么说江湖不是善地,而是个名利场,行于其中,这都是难免之事。好在也就是这几年了,总能见个分晓,到时候,成也好,不成也好,总能自在。”
秦素一惊,“几年?”
李玄都“嗯”了一声,“如今大势,辽东入关也就在未来几年之中,到时候天下太平是最好,我可以功成身退,若是不成,只怕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力挽狂澜,只能是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真的?你真会独善其身?”秦素却是有些不敢相信,“我还以为你又要、又要……”
“又要一死报之?”李玄都笑道,“我不事君王,何谈一死报君王?再者说了,年龄日益长,责任日益重。在我的肩上,有太平宗、天乐宗、静禅宗,有客栈,有道门,还有你,如何能从他人而死也?无非是留待有用之身,争一分是一分。”
秦素闻言松了一口气。
她是个心思细腻之人,最近她便发现李玄都的变化极大,尤其是开始与儒门对立之后,虽然李玄都表面上还是与她言谈如常,但她隐隐察觉到李玄都总是心事重重,没有半分轻松洒脱可言,不由担心他又要走上一条极端之路。毕竟李玄都有过类似过往,当初在帝京城中,就差点一死了之。
秦素能看出李玄都的心思,李玄都当然也能察觉秦素的忧虑,这便是秦素和张白月的不同了,如果是张白月,她是一个真正的刚烈女子,大不了共同赴死就是,而秦素虽然有隐士之风,但心底还是颇为传统,希望所有在意之人都能平平安安,善始善终。所以李玄都很早就说过,张白月和秦素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子。
有些男子对于女子的喜好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少年意气的时候无忧无虑,自然喜欢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一起逍遥快活。待到年纪大了,肩上的责任重了,思虑多了,不得自在,步履维艰,就更为欣赏那种温婉贤淑的女子。当然,更多的男子还是想要全都收入囊中,三妻四妾,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剑秀山往北去八百里,过两府三县之地,有一座大山名为紫仙山,位于龙门府石安县境内,距离龙门府不过二百余里,这里便是天乐宗的“天乐桃源”所在。因为“天乐桃源”的缘故,原本有些贫瘠的石安县在这些年来日渐繁华,鱼龙混杂。
两位远道而来的旅客进入了石安县的县城,是一男一女,男子上了年岁,白发苍苍,看上去大概有花甲之年,女子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两人站在一起,像是一对父女。
不过实际上两人的岁数相差无多,甚至是女子的辈分更长。这对男女正是按照李玄都的要求在一天内赶到了石安县的张海石和李非烟。其实以张海石的境界修为,就算不去刻意驻颜,也不会如此苍老,不过张海石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使得他看起来与李道虚、李道师等人相去不远。
张海石身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袍,头上戴了荷叶巾,手中拄着竹杖,像个走南闯北的算命先生。竹杖的外表看不出半点异样,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竹杖而已,甚至已经开始枯黄,不见青翠之色,任谁也不会想到其中藏了一柄利剑。李非烟没有穿那身宽大黑袍,而是换了一身利落的黑色劲装,手中提了个长条状的包袱,一看便是包着兵刃,头上戴着斗笠,比之帷帽少了帽檐上垂下的纱帐。因为如今中州有众多江湖人汇聚的缘故,各种奇异装扮比比皆是,李非烟这种普通江湖人的装扮,更是毫不显眼。
李非烟打量着石安县,轻笑道:“我记得我在三十年前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候天乐宗还未搬到此地,这里就是个普通县城,处处破败。现在却是大变模样,谁能想到仅仅是因为一座行院的缘故。”
张海石道:“那可是天下第一行院,是一座金山。冰雁曾经打过这里的主意,没想到最后落到了紫府的手中。”
李非烟道:“清微宗和天乐宗一样,最终也会回到紫府的手中。”
张海石并不反对这个说法,“只是到了那一天,仅仅一个清微宗,也不算什么了,既然要豪取,何不拿下整个道门?”
李非烟道:“太早了,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张海石摇头道:“其实不早了,最多十年就能见分晓?”
李非烟一惊,“师兄会在十年内飞升?”
就算抛开姐姐的关系,李非烟和李道虚也是师出同门,称呼师兄并无错处,甚至她称呼李道师为师兄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李非烟区别对待,对于李道虚还能称呼一声师兄,到了李道师这里,就是直呼其名了。
“不到百年之期,师父不会飞升的。”张海石仍是摇头,“十年之期,是儒道相争的时间,到那时候,谁胜谁负也该有个说法了,如果道门胜了,那么紫府在整个道门中的位置便彻底稳固,再无人能与他争夺这个储君之位,今日做不了大掌教,明日也就做了。”
李非烟问道:“如果道门败了呢?”
“败了?”张海石冷笑一声,“如果败了,紫府作为促成道门一统并与儒门争夺天下之人,儒门岂能放过他,他不想死的话,就只能避世隐居,就像当年的宋政一样。”
李非烟叹了口气。
……
裴玉回到万象学宫的第二天见到了大祭酒温仁,按照李玄都的授意回话之后,温仁对他还算满意,转变了态度,口头勉励几句。至于小辈之间的争风吃醋,自然是不值得大祭酒去操心,他现在更为关心隐士们到底要做什么,迫切地想要找他们讨要一个说法。
裴玉将《太平广记》暂且放在自己的住处,整个上午的时间,他都伏案桌前,完成学宫祭酒留给他的课业。待到下午,他又往琴舍走去——今天下午有苏大家的授课。
在去琴舍的路上,裴玉在心中默默盘算,刘谨一前天给他传来了消息,已经与儒门中人联系上了,不过还在接触阶段,想要真正打入儒门,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不好再去客栈,也不好太过频繁地拜访李玄都,所以他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参加儒门中年轻学子的各种集会,树立威望,拉拢人心,最好能够切实掌握一部分年轻学子,成为他们的领袖。如此一来,不仅能更好地探知儒门的动向,也能提高他在儒门中的地位,掩护他的身份。
若不是李玄都严令他不得私自发展儒门中人加入太平客栈,他还真想一试身手。
裴玉来到琴舍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不过裴家公子的名头还是有用,他这段时间也不是白混的,已经有帮闲给他留出一个位置,他坦然走到那个位置上盘膝而坐,同时对四周的学子点头示意,一众学子大多年纪比裴玉还要大一些,纷纷还礼,只觉得与有荣焉,如今的裴玉俨然是学宫年轻学子中的风云人物,所谓的年轻才俊说的就是他了。
不过裴玉还是有些遗憾,现在还要人帮他占位,什么时候只要他到了,就有人主动给他让位,那才是有了威望。
坐在居中主位的苏怜蓉看也不看裴玉一眼,只是继续讲课。
裴玉也不以为意,他与某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同窗不一样,喜欢是认真的,听课也是认真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