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sqe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ptt-第七百九十九章 斷義-ttewf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大帅,咱们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
凤鸣山下,韩普与连光影一左一右坐在车辕之上,在驾车的同时,也负责观察四周,以免有强敌埋伏。
虽然自家大帅有通天彻地之能,一般不会有人瞒不过他的感知,但韩普与连光影还是不敢怠慢,该做的职责还是不敢打折扣。
作为杨行舟的随身仆人,他们深知只要有一点懈怠的苗头,便会成为一个懒惰的开始,一旦开始,就会逐渐懒散,从而泯然众人。
整个凤鸣山中,只有他们两人才有资格做杨行舟的贴身仆人,可以随时聆听大帅修行妙语,偶有所得,便足以令他们受益匪浅。
从凤鸣山到上京城,其实也没有用多长时间,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两人在修为上便有了极其惊人的进步,与入关之前相比,提升了三五倍不止。
跟随大帅的好处还不止于此,不但武道修行上有极大进展,便是见识和眼界都有了极大的提升,见识了他们在塞外一辈子都不曾见过的人和事。
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韩普和连光影自然万分的珍惜,绝不容自己错过。
不过自离开寒石关之后,第一个赶车的并不是他们,而是第一元良。
按第一元良的说法,就是他多日不见大帅,怎么也要尽尽孝心,因此亲自为杨行舟驾车,一直行进了一百多里后,这才让韩普和连光影接替了他。
此时第一元良就坐在车厢里,向杨行舟请教问题:“大帅,咱们对烈焰山这般做法,是不是有点不太讲究?”
昨夜杨行舟打翻了烈焰山府中所有人后,将元帅内一切值钱的东西都给翻腾了出来,就连吃的穿的都没有放过,甚至连帅府内的假山都以神通收了去,说是放在寒石关不像个样子,放在凤鸣山,才像话。
之后更是连夜洗劫寒石关的粮草辎重,甚至连军营的兵器和盔甲,甚至衣服、布匹、鞋子、坐骑,等等东西,全都被他装到了浮龙图中,看的第一元良等人翘舌不下。
连夜出关之后,第一元良等人还处于震惊之中。
他们虽然也是盗匪出身,但所谓盗亦有道,只要不杀人,起码还知道给人留点活命的基本物资,杨行舟倒好,别说活命之物,他恨不得掘地三尺,将整个寒石关都要打包带走,搜刮之狠,比大离王朝的官兵都要狠三分。
因此即便此时远离寒石关两百里地,第一元良还是觉得心里过不去,觉得自家大帅行事太过没有底线。
“你懂个屁!”
见第一元良一副“大帅你好丢人”的表情,杨行舟骂道:“老子昨日在京城一番大闹,杀死了当今贵妃娘娘,大闹皇宫,刺杀皇帝龙长图,早就与大离撕破了脸!这是咱们回返的快,若是回来的慢了点,朝廷八百里加急情报肯定会将此事告知烈焰山,到时候烈焰山必定是我等敌人,不让我们出关。”
他对第一元良道:“元良,你在上京这两年,怎么成了一个蠢货了?咱们既然早已经与大离王朝反目,这烈焰山属于寒石关驻军元帅,早晚要与我天命军做上几场,他这个敌人的身份早已经确定了,无法更改。
我现在抢走他的粮草辎重,拿了他的衣衫鞋袜,让他们吃不得吃,穿不得穿,没有三月时间,根本缓不过来。”
杨行舟嘿嘿笑道:“三月时间还是短的,按照大离这尿性,半年时间估计都未必能再次将寒石关武装好。”
他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一丝惆怅之色:“只是这一次可能要与都护府开战了!”
西域都护牟海峰以及其子牟云生与杨行舟交情匪浅,这次杨行舟在上京城高出这么一档子事来,牟海峰作为西域都护,少不了要奉命行事,对天命军出兵,到时候两家关系恶化,甚至会对敌沙场。
这种情形,杨行舟很不想看到。
不过他当了那么多年皇帝,心如铁石,亲生儿子都杀死过好几个,牟海峰父子虽然与他有交情,但也只是有交情而已,真要是挡了他的路,杨行舟一样不会手下留情。
第一元良也知道杨行舟与牟海峰父子的交情,他本人甚至与牟云生关系也不错,想到即将与都护府为敌,心情一时大坏。
车子再路上行进,看看到了都护府附近,杨行舟犹豫了一下,缓缓下了车子,对韩普等人道:“你们先回去,我与都护喝杯酒,晚点再回!”
不待第一元良等人反应过来,杨行舟人已经消失在他们眼前。
韩普等人面面相觑,都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好半天之后,第一元良方才道:“咱们先回去!大帅神通无敌,少有对手,就算是与牟海峰为敌,打不过也逃得走,咱们在这里反倒成了累赘!”
韩普深以为然,道:“是!咱们快走!”
他们驾驭的火焰战车已经成了黑风老妖杨行舟专用车驾,此时出现在都护府管辖之地,登时引发了一场轰动。
杨行舟出关的消息这些塞外势力早就知晓,同时杨行舟在寒石关灭掉黄沙帮事情他们也都听说了,因此对杨行舟越发的忌惮。
有不少势力都与中原武林有联系,曾暗中将杨行舟一行人的消息向中原传递,为准备伏击杨行舟的几波人提供详细信息。
本以为杨行舟这次入关,有很大可能不能生离中原,却没有想到,这才过了一个来月,杨行舟竟然返回了塞外!
这一下,有些鬼祟之徒,登时生出大恐惧来。
真要是被杨行舟得知他们贩卖杨行舟的消息,等待他们的将是极其严酷的报复,是以在确定是火焰战车之后,很多心怀鬼胎的家伙都打算连夜逃走。
黑风老妖杨行舟的手段他们是知道的,那真的是残忍至极,报复心极强,而这都护府管辖之地,本就有不少天命军的人潜伏,稍有不慎,便是命丧塞外的下场。
不说第一元良等人如何返回,且说杨行舟。
他来到都护府门前之后,早被门子看到,这门子是认识杨行舟的,不敢怠慢,急忙忙去向府主禀报,片刻之后,牟海峰与牟云生父子同时出迎,将杨行舟迎进屋内。
之前都是牟云生迎接杨行舟,牟海峰很少亲自出门迎送,这次竟然对杨行舟如此隆重,而且看杨行舟的神情如此古怪,让杨行舟登时生出一分明悟:“这牟海峰得到的消息好快!可怜那烈焰山还被蒙在鼓里,这边牟海峰却已经了解了京师动向。”
“杨兄,听闻你到了京师之后,去了书院,还与书院的刘老七起了冲突,狠狠杀了他的威风?”
牟海峰命人布下了宴席,端起酒杯对杨行舟笑道:“那刘老七现在怎么样了?”
杨行舟想了想,道:“死应该没死,但活着也应该不太痛快!”
牟海峰哈哈大笑:“我早就看这个刘老七不顺眼了,多谢杨兄为我出了这一口气!”
说到这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又举杯道:“寒石关烈焰山是刘老七的弟子,杨兄也是知道的?”
杨行舟陪他喝了一杯,笑道:“这我是知道的,因此归来途中,狠狠拾掇了一下烈焰山!”
牟海峰大笑:“对,就该这样!打了他老师,岂能放过他徒弟?拾掇的好!这烈焰山小子,一个狗屁守关之辈,在我面前竟然立而不拜,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他妈的,便是他爹来塞外,见了我也得弯腰行礼,他一个拉青屎的娃娃,算个什么东西!”
他说到这里,又饮了一杯,对杨行舟道:“皇宫美不美?”
杨行舟也干了一杯,道:“也就那样!”
牟海峰端着酒杯笑了笑,道:“也就那样?那皇宫里的贵妃长得怎么样?”
牟云生见自己父亲说话越来越奇怪,先说书院,又说皇宫,跳跃性实在太大,忍不住看了牟海峰一眼:“爹,你没事吧?这才两杯酒,不至于喝醉吧?”
牟海峰摆了摆手,眼睛凝视杨行舟:“当今圣上,宠信胡妃,杨兄可曾见过那胡妃?到底长得如何?”
杨行舟歪着头想了想,道:“我曾在皇宫见过两名女子,俱都天姿国色,美艳无双,其中一个应该就是贵妃胡冰月。不过我看着讨厌,因此当场打杀了她们。”
牟海峰笑道:“杀得好!这等祸国妖女,就该活活打死!我早就想打死胡妃,劝诫陛下,只是一直不敢,却没有想到,杨兄竟然替我等做了这等痛快事!”
说到这里,与杨行舟碰了碰杯,叹道:“可惜啊,可惜。”
杨行舟也道:“是啊,确实有点可惜!”
与牟海峰喝了三杯酒后,起身道:“牟兄,他日再见,我再敬你三杯!”
牟海峰坐在酒桌前,看着杨行舟转身出门,淡淡道:“不送了!”
杨行舟背对牟海峰挥了挥手,哈哈一笑,出门而去。
牟云生想要追出去送杨行舟一程,被牟海峰叫住:“将死之人,送什么送!”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