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8co优美都市小说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線上看-第1301章 將計就計-c6api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也就是说乔淼离开的这几天,她的电话一直都能打通,只是没人接。
要么是手机掉了被人捡到,不仅在用这个手机还在用这个号码,这种情况很少见,一般捡到手机的要么还给失主要么据为己有,后者的话会直接取出原手机卡,换上自己的……当然,也可能直接卖钱。
要么是乔淼自己拿着手机,使用,并充电。所以她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跳楼事件,知道所有人都在找她,她不接,很可能迫于舆论压力。
不管怎样,只要打的通,那就一直打,打到她接为止!
…………
芩谷看着画面中的男子抱着脑袋无比痛苦无比委屈和无助的样子,还有甩在桌子上的几张照片——当时程思把这些照片拿给委托者逼迫她净身出户的时候,委托者激动中撕毁一些,后来她来了就找到电脑中存的底,全部删了,这几张应该是当时性存下来的几张,有些还有折印。
呵,装的倒挺像嘛,如果不是这些照片,差点就真以为这个男人是“无辜”的了。
芩谷悄然离开医院,直接通过手机观看,转播这条实时新闻的平台上方就像刷墙一样涌出无数评论,几乎占满整个屏幕。
从开始一边倒地咒骂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现在大家虽然仍旧斥骂出轨的女人,但是有一部分看客略带玩味地评论这个被戴绿帽男人——对方不仅早就知道妻子出轨,还准备了后手啊,有手段,有心机!之前标榜的“恩爱”也要打个引号啊。
不过作为过错方的妻子,既然做了,丈夫就算是利用这次事件算计你了,那也得认!
这时,手机来电话了,芩谷瞟了一眼,是一个新号码。
芩谷准备忽略,顿了顿,又看一眼,有些熟悉,赫然就是她刚刚查到的那个记者的电话。
为了第一时间获得信息来源,外勤记者一般都会把自己工作电话公布出来。
芩谷正要按下接听键又停下……对方一连打了几个电话,芩谷都没有接听。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对方又打来了。
…………
刚才在当事人家里采访后,朱文便拨打芩谷电话,打了几次都没接。
她和助理刚到地下停车场,一打,电话就接通了。
朱文稍微愣了一下才连忙打开“免提”功能,一边朝手机问道:“你好,请问你是乔淼吗?”一边快速地拿出录音笔……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乔淼,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想要独家报道,那就到XXXX。根据你们现在所处位置,到这里最多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后你们没来,我就把这个真相和独家报道给晨鸣报道。”
不等朱文发问,对方便十分冷静静地说出一段话。
朱文连忙发问:“喂,你现在在哪里?你和亍荀生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喂,喂……”
通话屏幕暗了下去,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重拨,没有接听,再重拨,仍旧没人接听。
朱文抬起头,和助理面面相觑。
助理:“那我们现在是先去医院还是去……”医院和对方提的那个地方正好相反,他们绝对不可能去医院后再去见乔淼。
也就是说,对方目的就是不让他们去医院。
朱文:“就去她说的那个地方。”
……从上午十点钟左右,“少妇出轨青年,男子痴情欲殉情”的新闻就占据本市热点。
直到现在下午五点过,仍旧有无数个手机,无数个镜头对着楼顶的亍荀生,唾沫横飞地解说现场如何如何。
不仅各路新闻工作室竞相报道,就连自媒体人,网络直播也纷纷加入这场消费别人痛苦的饕餮盛宴中。
人们毫不吝啬地挥洒自己满腔正义和热情,口诛笔伐这个道德沦丧的女人。
错,不仅道德沦丧,还没有怜悯之心,没有对生命的敬畏。
——眼看着这个男人都要为她去跳楼了,她却始终不肯露面,冷血,自私,总之就是毫无人性啊。
现场除了jc和热心群众,自媒体之外,仍旧是那个画面,人们没能把这个可怜的男人劝下来,更没有等来事件关键人物——乔淼。
事情没有任何进展。
就在这时,一个重磅消息在本地新闻频道播出。
——当事人乔淼已经找到了,她已经来到天台上。
这时,在天台边缘耗了一天的亍荀生看见“乔淼”,突然间变得非常亢奋。
他先是让陪章“乔淼”身边的jc和其他人统统退开,只留下对方一个人他才会上来。
好好,你要跳楼做威胁,你最重要,都依你。
等其余人都让开后,却见刚才还一副一心求死的亍荀生一手撑在栏杆上,纵身一翻就越过栏杆回到安全区域。
就在人们终于为这个轻生男子松一口气时:哎哟喂,总算是挽回一条生命啊,他果真是在等这个女人,也只有这个女人来才能把他劝回来啊。
只见亍荀生重新回到天台上,竟是猛地冲向“乔淼”,在距离乔淼不到十米,他突然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
有人拍摄到画面:亍荀生从怀里摸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是一把水果刀!
他,他这是要刺向乔淼啊。
前一刻人们还在疯狂咒骂这个女人,而这一刻的反转让大家都为她揪着心——敢情这亍荀生在天台上耗那么久,等这个女人来,就是要干掉对方啊。之前不是说还多么深爱吗?难道真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深爱就是把对方弄死?!
……芩谷虽然没有武术技能,但是一些避让的技巧记忆还是有的,而且她现在的力量也不比对方弱。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完全避开,一方面是在外人眼中双方体形体力悬殊,若是自己毫不费力就避开了,与委托者娇弱形象不相符。另一方面,公众会更同情弱者,自己身上挂点彩的话更有“资本”。
所以既要让对方刺中又要避开要害是个很技术的问题。
啊——
在惨叫声和一团混乱之后,人们终于救下“乔淼”,也制服了眼见刺杀不成就要自杀殉情的亍荀生。
中间过程曲折了一些,但总归没出人命,耗了整整一天,牵扯着无数人心的跳楼事件总算不负众望地圆满解决。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