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a2b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815章 勇敢的滑翔翼(上)看書-v03da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北方的晚春,夜里还是有一些寒冷。挤在狭窄简陋的行军床上,高彾始终无法入睡,卷缩在高伯逸怀里不断扭动。
今晚她发了疯一样的主动跟对方亲热,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内心的惶恐、担忧和深深的无奈,事后当身体的疲倦一阵阵袭来,意识却渐渐清洗,好像在黑暗中可以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一般。
“睡了么?”
高彾轻声问道。
高伯逸唔了一句,没下文了,大概是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明天,你是不是要从高空跳下去,用那个什么滑翔翼?”
高彾至今都不知道高伯逸和高洋在谋划什么作死玩意,但她知道人是绝对不能在天上飞的。高伯逸平日里除了好色以外,倒是挺靠谱一个人,怎么能跟着高洋一起胡闹呢!
她一肚子的火,之前与其是在生气高伯逸跟妾室们鬼混,倒不如说害怕对方被高洋的各种骚操作整死了。
都已经京畿大都督,位极人臣了,还有什么好折腾的呢?哪怕再折腾,高洋又不可能让你当皇帝!
高彾就是这么想的。
她不认为高伯逸拒绝高洋,高洋就能把他怎么样。高伯逸私底下的那些力量,高彾也是有所察觉,绝对不像是外人所认为的那样,随便高洋揉捏。
你稍微强硬一点,不必这么卑躬屈膝吧?好歹我也是嫡出的公主啊!
高彾认为高伯逸也好,高洋也好,都是没把她当做一个政治人物看待。
“嗯,是啊,快睡吧,困。”
半天没说话的高伯逸嘟哝了一句。
“人在天上飞是不是很危险?”
“嗯……”
“那个滑翔翼是不是不结实?”
“嗯……”
无论高彾问什么,高伯逸只回答一个“嗯”。
“那你可不可以不去?”
高彾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可以,不去会死,全家都会死。”
高伯逸翻了个身,大概是觉得高彾吵吵的,背对着她继续睡觉。
“唉!”
高彾深沉一叹,无话可说。她觉得高伯逸畏惧高洋已经畏惧到骨子里了,明天她这个大姐作保,就是不跳,看看高洋这个弟弟会怎么样!
怒气又上了头,高彾爬起来穿好衣服不睡了,一个人坐在床边生闷气。
……
阳光从帐篷的缝隙里透进来,高彾用胳膊挡住阳光,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体好酸痛,骨头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至于枕边人,早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高彾拉开帐篷,发现瘦高的竹竿守在门口,寸步不离,于是心中一暖,轻声问道:“阿郎呢?”
“回夫人,和陛下上了山,准备飞滑翔翼。”
竹竿面无表情的说道。
“快快,你快带我去!”
高彾急切的说道。
“来不及了,他们走了很久了。”
竹竿摇摇头继续道:“夫人身子骨不好,来回奔波很累人,不如就在这里等着,主公说这附近就是最可能的降落点。”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没玩挂的话,高伯逸等会自然会乘着滑翔翼降落在附近,你走几步就能看到。
如果挂了的话,不如直接去附近收尸,说不定还能听几句遗言!
当然,如果竹竿的情商就仅限于此的话,他怎么样也不可能成为高伯逸的贴身护卫。
竹竿的话让高彾瞬间抽干了全身的力量,只是勉强站立不倒,全身都是软的,心像是被火烤一样。
而磁县某处无名高山的山顶上,风骤起,穿上厚衣服的高伯逸,已经抓好了滑翔翼的三角形爬杆,准备进行人生当中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豪赌!
有些感觉和不可名状的默契,只有他和高洋之间才有。虽然对方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但是高伯逸能感觉到,若是这次让高洋失望了,那么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王,恐怕会对自己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出来!
不说别的,提拔一下斛律光,跟晋阳鲜卑媾和一下就能玩死自己了。
高洋的心思微妙而敏感,你很难猜测他的下一步动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你顺着他的意思,绝对比唱对台戏要安全。
“九合,这就……跳了?”
高洋有些紧张的搓搓手问道,眼里却是带着不加掩饰的兴奋与雀跃。
唉,怎么说都不是自己跳,高洋哪里是在担心啊,他是在兴奋得发抖。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换到别人身上,说不定就是喜剧。倒霉的事情谁遇上,那种滋味自然是明白,其他人又怎么可能把你的命当回事呢?
“陛下,起风了。在风口,哪怕是一头猪,也能飞上天。”
高伯逸严肃的对高洋说道。这种鸡汤,自然是不吝啬给对方灌输一下。
“去吧,朕就在这看着你。对了,还有朕的父亲,神武皇帝,也在看着你。”
这座山,就是高欢真正的墓地!而平原上那个土丘,后世证实只是个衣冠冢而已,这点高伯逸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听高洋现在说出来,还是心中微微一惊。
果然啊,高洋到这来玩滑翔伞,就是跳给他老爹看的。就像是小孩拼好了积木,想让父亲夸奖一样。
“你们可以开始了,我数一二三。”
高伯逸对扛着滑翔伞的田子礼等人说道。他谁都信不过,就信自己微末时收服的人。越是到高处,越是能理解为什么上位者那么喜欢任人唯亲或者用联姻的方式拉拢重要人才。
这世间如果连亲人都靠不住了,一般人岂不是更容易背叛?只要利益足够大的话,谁又能保证会忠心无二呢?
起步、奔跑、加速,猛然间身体一沉,滑翔翼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冲出山顶的悬崖,直奔万里无云的晴空!
“飞离地面一分零九秒,空气很少。”
“刺骨的风割着我的脸,我想念她。”
“现在我要飞去的地方,我不知道,我把从前留在天上吧。”
耳边似乎响起熟悉的歌曲,高伯逸挣扎的睁开眼睛,滑翔翼降落的速度远比想象要慢,遇到气流迎面而来,甚至还会上升!
他轻轻扭动着身体,滑翔伞就像是手中的筷子一般随风而动。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每到危急时刻,这具身体似乎都能做出远超意志指挥的反应!
他明白,这是身体里原本的那个“高伯逸”,留下的“遗产”。
逆风飞翔,忍受着风的刺痛,也能看到从前看不到的风景!高伯逸有些理解为什么高洋那么执着于飞上天空了。
那不是作死,而是君王于高处俯瞰众生的霸气!
大丈夫当如是!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