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l3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 起點-第四六〇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五一)熱推-gv87i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确实,一直是那话是那样儿,就是他们一样儿想着己方成功。可如今几率更大?那么就得说是找机会了,没错。越好机会,那自然就是越好。因为那样儿胜率更大,一点儿不错。北方异族自然也是觉得那样儿好了,是啊。如果说马超和曹操,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了,这个己方何尝不认为是好机会那,确实。所以说大家就是彼此彼此,那都没错。这个最后那还得看
双方的实力。当然了,其他的影响因素,那自然也有,少不了啊,那是。这个那觉对没错,是啊。可主要的原因,这个你不得不承认,那就是硬实力,没错。当然了,事实也是那样儿,对吧。所以说都清楚,到时候哪一方更有实力,显然就更占据优势,确实。所以说到了北方
异族大举南下的时候,胜率是五五开、甚至四六、三七,那就看双方实力了。当然了,一样儿可能反过来,人家是六、人家是七,那都没准啊,确实。因此,这个就不得不说,实力太重要了,说是第一重要,那也没错。不就因为北方异族有实力吗,所以说马超和曹操,凉
州军与兖州军那样儿。确实是啊,这个是根本,还是那话那样儿,他们没实力的话,确实不是如今这样儿了,可不。所以说实力影响到了现在,那是。北方异族实力超过凉州军、兖州军、江东军,甚至三方加一起,实力依旧是不如他们,没错。要不然的话,实力足够,马超就不敢去进攻北方异族?实力够了就没问题,问题是没个对付人家的实力,这个是。到时
候人家大举南下了,还得靠着己方大汉这边儿的统一战线,一起对付他们,那是,其他的……靠着统一战线再赢不了、阻截不住、不能打退逼退北方异族的话,那确实就完了。是啊,可不就完了。那不是马超和曹操/他们想要的,对两人来说、对凉州军兖州军来讲,肯
定也都是都想着己方大汉这边儿好了。灭不了对方,那是没办法。人家实力在那儿摆着呢,这个可以说北方异族不灭了己方,那就好了,是啊。这个赢了他们、阻截住了对方、打退逼退了北方异族,那肯定都没那事儿了。不过要让他们成功大举南下,这个确实,就出事儿了。
说千百遍,都是实力是王道、那就是根本、是基础,没错。有了,那是好;没有,那自然就不好。实力呢,北方异族肯定有,说一直都如此,那也是。凉州军,确实在大汉地界,那绝对是有实力,比兖州军江东军都强。而兖州军呢,反正在大汉地盘儿上就只是不如凉州军,那也没办法,可实力比江东军强啊,那是。最后江东军,实在是没什么实力了,三路诸侯中
最弱的。当然了,他们确实,实力是超过了除凉州军、兖州军之外的大汉其他诸侯,那没错。但是这个用,就只是和凉州军、兖州军三分了天下,就算是到头儿了,也确实。他们不被凉州军灭,这个不太可能,是啊。那么江东军最后,是要被对方灭了的,基本上还得加一
个兖州军,那是。那么他们可真就顶不住了,是啊。那么不被灭,确实也不是什么太可能的事儿。凉州军是无论如何都要灭他们,曹操带着兖州军,只要看到灭江东军利大于弊,他就会义无反顾,那没错。因此,孙策和江东军,他们如何能顶住?这个实力在那儿摆着呢,差距可真心大啊,是。所以说这最后,那就得说,孙策和江东军,他们就是尽力了,那确实。
那必然啊,肯定是,确实那样儿。而如今的形势,马超很清楚,己方短时间内,那还是灭不了江东军的,实在是己方水军不给力啊,这个还得说是让甘宁训练,那必须的。而什么时候训练好了,这个己方自然就是去进攻了,自己带着己方灭江东军,那是。而如今,就是想着到时候自己带兵去进攻豫州,许都那地方,确实是不予考虑,其他的地方,具体看具体的
问题,那也是。总体来说,豫州的话,除了说许都之外,其他地方,并非是己方不能进攻,所以……真是,就得说是看具体情况,那没错。如果说其他,也一样儿有地方,不适合己方进攻,那么马超绝对也是,就像不去进攻许都一样儿,也不去进攻,太正常了。对他来说,
对凉州军来讲,那绝对是,可以说这个没错。适合去进攻的,己方一定要、一定会夺取下来,没错。还不惧、不怕兖州军再进攻,试问他们能夺回己方占据的豫州所有郡县?反正马超是第一个就不相信,真的。毕竟兖州军也是有实力不假,但是和己方比,终究是不如,那
都不错。所以他一直都想着,己方到底说什么时候出兵豫州,这个也算是越早越好吧,没错。在马超看来,己方哪怕就是现在,一直都在准备中。当然了,这个如今却还不能动兵,那肯定是。可他却知道,这个随着每日的过去,距离自己出兵的日子,那自然是越来越近,没错。日子一天天过去,就是如此,其实挺好。因此,马超就是这么个想法,对他来说,这
己方去进攻豫州,那是势在必行,没什么就能说拦住自己的,那是。所以说这个注定了,就是结果,那不一定啊。在马超这儿,那从上到下,都是摩拳擦掌,就等着去战豫州呢,是啊。应该说从他说了这个、做出这个决定后,就凉州军手下,可都是想着能早点儿去进攻,
那都不错。那样儿的话,自然是好事儿了,没错。更多都想着说早点儿去进攻,那确实。不过自己主公不下令,这个凉州军就算是准备再好、再充足,也是没大用好吧。这个自己主公就不动兵的话,他们肯定是无奈了,确实。但是如今的话,那倒是还都好,没错。至少马
超没那样儿,己方可以说还没完全准备充足,那是。如果说有了的话,他自然会带兵早去攻了,没错。可显然,这个没有啊。所以在马超这儿、或者说在他那儿,那就是那样儿,一点儿不错。也是想着能早点儿说去进攻豫州,那肯定是。但是现实条件却不允许马超那样儿,可不是?他何尝不想,可己方还没说准备充足,那么就不可以去进攻,那是。最基本的,可
以说就是己方准备好了、准备充足了。没那样儿的话,就别去进攻人家,是啊。至少没准备好,马超都不会多说什么。继续准备,什么时候好了、充足了,自然就动兵了,那都没错。所以其人是如此所想,这个也正常,那是。他这么想着,就曹操的话,自然也是和凉州军动
作有大关系啊,没错。可以说在知道了凉州军要进攻豫州后,他和兖州军,那是真就等着对方过来呢,那是。当然了,这个等着不是希望什么的,那一点儿都没有。只是他们知道,这个凉州军一定会过来,那确实。而己方也一定要去阻截对方,没错。如果说凉州军不来,那倒是都好了。就和之前所想那样儿,曹操想法就是己方更适合进攻凉州军的什么地方!那
是,结果一知道对方肯定来进攻,他就暂时没有进兵的想法了,就只是想着这么阻截对方,不说胜利什么的,可别让凉州军占据己方豫州那么多的郡县啊,是。可以说曹操的想法,知道了马超他们所想后,就一直是那样儿,确实。可惜啊,对方没什么大动作,这个他们不动,己方更不可能动了,那是。在他看来,一直都是如此、就得说是那样儿,是。曹操和兖州军,
他们肯定不希望说马超马上带兵过来进攻。可说实话,明知道对方肯定过来,那么这个就早点儿吧,对方来进攻,己方也好早点儿对上他们,那是。这个怎么说呢,就知道了马超和凉州军要有大动作,进攻豫州,曹操和兖州军,他们就已经是开始准备了,没错。这个可以
说一直都那样儿啊,确实。这个准备自然是防御了,那是,而且速度也绝对不比凉州军慢,那也都不错。所以说这个事儿就是如此,在曹操看来,一切也都是必须的,确实啊。他们出兵,己方也马上就过去。马超带兵进攻豫州,这个自己也会马上说带着将士、包括谋士,一
起出征,阻截凉州军!对他来说,就以己方的实力来讲,那是真心不可能说不让凉州军占据己方豫州的郡县。这个发挥好了,不过就是看他们占据多少地盘儿的问题,那是。多了的话,曹操是第一个就不愿意,那没错。而兖州军显然也都是那么样儿的想法,是啊。虽说明知道不可能不被马超带着凉州军占据己方豫州的地盘儿,但是这个肯定也没错,那就是他们
占据己方的郡县,怎么都是越少越好,是啊。所以说曹操还有兖州军,他们确实,不会说期待着他们过来进攻,这个肯定没有,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啊,是。但是也清楚,马超和凉州军,他们必来,那是怎么都改变不了其人的主意、想法啊,那也都不错。所以说还是那话那
样儿,既然马超和凉州军必来进攻,那么己方自然也都要做好准备。是不说到时候能赢了他们,这个基本上也不要多想。阻截住对方、打退逼退对方,也是没有。可以说就只有让那个他们少占据己方的地盘儿,这个就够了。而他们准备好,这个己方也并非就没准备啊,那
是。所以这个一直都是曹操和兖州军,他们的想法,那都不错。不惧不怕什么,那也都没错。曹操和兖州军,他们连北方异族都不怕,还能怕凉州军?是啊,这个真心没有,那不错。别说后者都不是来灭己方的,这个哪怕就是,己方会怕什么?所以说曹操和兖州军,他们可真心不惧什么,那都不错。再不济的话,不过就只是说被对方灭,这个时候那是不可能,没
错。而就算是可能,最后那样儿了,其实也不算什么,是啊。己方被灭,这个也并非就接受不了,可以说曹操和兖州军,他们觉得己方要是被北方异族给灭了,这个曹操和兖州军,他们想法就会多了,那是。但是最后要被凉州军灭,显然也会有不甘心,那都没错,但是却
不会有那么多想法,是啊。毕竟被异族灭和被本族的势力灭,那怎么都是两种情况,一点儿没错。说起来曹操和兖州军,他们肯定是一点儿都不想有、一点儿都不想要那样儿,那确实都是。但是却改变不了太多,那其实也都没错。所以也只能说,大家一起灭江东军、之后
对付北方异族,再最后被凉州军灭……也许吧,最后很大程度上,那就得说如此。可哪怕说这样儿,曹操和兖州军,他们却一点儿都没说,想着不解决北方异族的问题。如果说后者真就大举南下了,那么曹操和兖州军,他们很清楚,这个己方就不会被凉州军灭、但是也许会被北方异族灭,真说起来,那还不如被前者灭呢,是啊。而且在这种大是大非上,曹操和
兖州军,他们自然是知道该如何取舍,那是。如果说不认真去阻截北方异族的话,那肯定就不对了。那不是曹操的性格作风,其人确实是奸雄不假,但是没说过奸雄在这样儿大是大非上,还拖后腿的,那可真没有啊,没有。因此,应该说到时候马超带着凉州军是如何做的,
他带着兖州军就会如何做,没错。只是兖州军实力不如凉州军罢了,和实力有关的,他们可能就有心无力,也许还做不到、做不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