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討論-第二百六十一章:華家熱推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左道长青。
金色特殊天赋。
效果1:修炼不被归入正统的左道法术时,你将获得一个永久性的修炼速度加成。
雨画生烟 小说
效果2:你是天生的左道宗师,你在修炼非正统法术时,将有几率无视瓶颈。
效果3:你在与旁门左道之士打交道时,更容易获得他们的好感。
黄天剑主。
金色特殊称号。
特性1:剑道加持,你在剑道修行方面更加得心应手。
特性2:黄天祝福,黄天将永远庇护者你。
天仙之资。
金色特殊称号。
特性1:在所有人眼中,你是必成天仙之绝代天骄,事实,这不是错觉,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特性2:天仙之下近乎不存在瓶颈。
特性3:当你卡在修行瓶颈时,你将获得天道加持,在此加持中,你将获得更多修行感悟。
中兴之祖。
金色特殊称号。
特性1:加入没落宗门时,会获得天地加持,更容易将此宗门代入正途。
特性2:你将更容易获得宗门师长的好感。
飞仙体。
特殊金色体质。
寵 妻 逆襲 之 路
级别:入门仙体。【不可复制】
特性1:滞空。
特性2:加快飞行。
特性3:无视低级空间障碍。
祖师呵护。
来自上界的特殊祝福。【无法复制】
特性1:当你身损时,将有大能为你回溯时光。
特性2:斩杀你的存在,将被天庭势力【茅山】标记为‘死敌’。
特性3:斩杀你的存在,将被天庭势力【天机府】标记为“仇敌”。
特性4:斩杀你的存在,将被…错误…错误…无法判断。
错误…错误…
有难以鉴别之天赋。
无法显现。
错误,错误…
……
…死机中…
……
“死机了?”
华柔瞪大着双眼,看着灰暗下去的复制面板。
什么鬼。
复制面板检测到什么了?
华柔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整个人都是懵的。
不过哪怕如此,光显现出的诸多天赋,也已经够让人眼馋了。
一水的金色天赋与特殊天赋。
这么华丽的天赋属性,恐怕就是给一只猪装上,猪也能飞起来吧。
想到这半个月来,自己听到过的仙人传说。
华柔瞬间明悟。
这是遇到左道仙师了啊。
“你没事吧?”
张恒做老乞丐打扮。
之所以是这幅打扮,是为了看看刘家堡内,有没有云泉寨的华姓分支。
如果有的话,他准备考验心性,挑选合适之人承接玉斧祖师的风灵宗。
所以此次过来,不能太仙风道骨。
不然华家人一看,将他视为上宾,早晚请安,服侍周到,考验就无从谈起了。
“没事,没事…”
华柔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强压着心中的窃喜,伸手去扶张恒:“老人家,我年轻力壮,摔一下也不碍事,倒是您,没被我撞坏吧,我家就在前面,要不我扶您过去歇一会,讨口水喝吧。”
“呃…”
张恒有飞仙体,可穿纵时空。
刚才一步破空而来,正好遇到华柔往前跑,结果就被他的护体仙光弹了出去。
此时看。
眼前这个麻脸的丑姑娘,心地还挺善良。
要知道张恒所化的老乞丐。
看着邋里邋遢,满身恶臭,寻常人避都避不及,更别说往前凑了。
“三个时辰!”
透视神瞳 重零开始
扶住张恒的手。
华柔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的复制天赋,需要身体接触才行。
初级天赋,几秒钟就能复制过来。
但是张恒的金色天赋,复制一个居然需要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不是六秒。
中间还不能间断,别人又不是木头,六个小时的肢体接触简直是天方夜谭。
“小姑娘。”
张恒不知华柔所想,按照计划询问着:“你这刘家堡内,可有户人家姓华,是从云泉寨搬出来的?”
“华姓?”
华柔一听,楞了一下:“您说的不会是我家吧?”
张恒有些意外:“你姓华?”
华柔连连点头。
张恒再问:“祖上出自云泉寨?”
华柔还是点头。
两下对上。
张恒心想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催促着:“带我去你家。”
华柔一边想着张恒的来意,一边搀扶着他往家里赶。
半路上。
通过一番交谈,张恒对华家的事知道了几分。
刘家堡华家,是百年前从云泉寨搬出来的。
到如今,已经发展成刘家堡华姓三户,加起来有十几口人。
华柔所在这支。
是三兄弟中的老三。
也是混的最差的,一家人都在给刘家堡的刘老爷当佃农,连自己的田地都没有。
反倒是老大和老二那两支。
老大一家包了山头,种了桑树。
老二一家则做了点小生意,会一手淹酱菜的绝活,日子都比老三家好过。
“大家不用客气。”
“我叫华恒,从云泉寨来,算起来是你们的叔祖。”
“眼下云泉寨遭了土匪,所有人都死光了,就剩我跑了出来。”
“我老了,眼下又快入秋了,没地方可去,想着刘家堡内还有云泉寨的分支,一笔写不出两个华字,就来投奔你们了。”
到了华柔家里。
张恒脸不红,心不跳,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自己变成了华家的远房亲戚。
“这…”
华柔的父母一听,赶紧叫来另外两家商议。
不多时。
刘家堡的华姓三家就聚到了一起。
听闻云泉寨出事,众人一阵唏嘘。
但是听到张恒是来投奔他们的,见他年老体衰,又是一副乞丐模样,脸上的神色立刻就不对了。
“虽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华字,可我们刘家堡华姓三家,百年前就从云泉寨搬出来了。”
“我们姓华不假,可要说亲,百来年没有走动,怎么亲的起来。”
老大一家一脸嫌弃,推脱着说道:“眼下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东边有个土窑,你收拾下就住下吧,回头我让人送五斤稻米来,再多可就没有了。”
老二一家听了,也跟着说道:“我家还有去年剩下的十斤谷子,一会给你哪来,你再拌点野菜,也够一个月嚼用了,说出去,也不算我们忘了亲戚。”
花都獸醫
听闻老大老二两家,都不想管张恒这个便宜亲戚。
华柔的父亲也准备开口:“我…”
“老叔祖,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住在我家吧。”
不等父亲开口,华柔便抢先一步说道。
听到她这话,老大老二各个面露喜色:“老三家的,那就这么定下吧,老叔祖就住在你们家了。”
“我,这…”
华柔的父亲一脸的不愿意。
他家的日子过得最差,哪有余粮来养张恒这个所谓的叔祖。
只是不等推脱,华柔便把他的话拦了下来:“父亲,您常言要我们以孝义为先,老叔祖孤苦伶仃,无处可去,如今前来投奔我们,要是让他住在村东的土窑,别人该如何看待我们。”
说完再道:“就让老叔祖住下来吧,女儿这些天上山采蘑菇,摘野菜,也去镇上换了些银钱,老叔祖的事,不会让你们太费心的。”
话说到这份上。
华父虽然还是不情愿,但是考虑到女儿动不动就投河的刚烈,也只能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于是。
张恒便以华家叔祖的名义住了下来。
傍晚…
华柔母亲找上张恒,开口道:“叔祖啊,一会就要做饭了,水井在街口,您去打点水来淘米呗。”
张恒拒绝:“老了,腿脚不好,干不了提水的活。”
一会后。
水打来了。
华柔母亲看着张恒,只见他坐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又道:“叔祖啊,煮饭还没有柴烧呢,木柴在后院,您去劈点柴呗。”
张恒还是拒绝:“老了,没力气了,干不了劈柴的活。”
华母堵了一肚子的气。
晚上吃了饭,忍不住与华父抱怨道:“这老叔祖,也不知道是从哪跑来的亲戚,提水,提水不去,劈柴,劈柴不去,什么活都让我干,一顿饭还要吃三大碗,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嘛。”
华父听闻,哼哧着说道:“明天我跟叔祖说说吧。”
华母翻身躺下,嘟囔着:“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一年到头,荤腥也不曾吃二两,还要受这份窝囊气。”
我 的 1979
华父不敢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