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討論-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小幺口快鑒賞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颐玦的回答,让芮家真尊稍微错愕了一下——真这么耿直的吗?
下一刻,更耿直的人出现了,小女童表示,“颐玦,这个洞府对我很重要。”
“那我也只能说声抱歉,”颐玦淡淡地回答,“灵植道主导这一方世界的秩序。”
她不是不怕对方,主要都是很熟了,要是换个元祖来,她起码不会这么直接拒绝。
芮家真尊默默地竖起一个大拇指来:别的不说,只冲这一点……我就服气!
小女童闻言不高兴了,“怎么是个胳膊肘向外拐的?”
她是一点都不在意颐玦,纯粹是看在大姐面子上,才没有当场发作。
颐玦抿一抿嘴没有说话,她不想再刺激对方——反正话我已经说明白了。
“前辈,算了,都不容易,”冯君出面打马虎眼,“咱尊重一下本方世界的主导权。”
小女童白了他一眼,“如果我告诉你,此洞府跟你也有关系呢?”
“我扌……”冯君闻言脸色一变,不过定一定神之后,还是苦笑一声。
然后他看向芮家真尊,“你别担心,收获过通道的时候,合适的宝物我会溢价收购。”
只要他不出手帮忙,别人家的收获都要过通道检查,跟他有关的东西,买下就是了。
“别介,”芮家真尊正色发话,他现在基本能确定,颐玦和冯君真对得起他的信任。
長安幻想
这种情况下,他若是真的默许对方离开,那就是他不会做人了。
所以他正色表示,“我也没有说不同意不是?只不过……条件是不是还能商榷?”
“那你开条件吧,”小女童双臂抱在胸前,淡淡地发话。
小幺并不是非要强抢,只是她独自在洞天里长大,“公平交易”的意识很淡薄。
在大多时候,她在意的是谁强谁弱——植物的生长发育也遵循这一规律。
所以交易过程中,强者更有资格说话,至于说“强买强卖”……那是什么鬼?
不过现在对方愿意谈,她纡尊降贵配合一下也不是问题。
可是芮家真尊就很为难了,这该怎么开价?
思忖一下,他出声发问,“洞府打开之后,我们能进去开一开眼吗?”
现在他都不想着分润成果,最低要求是看一看能收获什么。
但是他相信,依照颐玦和冯君刚才的表现,只要有自家看上的东西,就可以商量。
“这不行,”小女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估价就好……洞府里也可能是空的。”
芮家真尊也看出来了,这位大能境界虽然高,但行事很自我,性子也直。
所以他也很坦荡地发问,“若可能是空的,前辈为何还要拿下?”
“因为炼化空间泡只是出点力罢了,”小幺理直气壮地回答。
她虽然熊,脑瓜却不算笨,“出点力赌一下洞府里有什么,很划算吧?”
还真是这样,芮家难以请动真尊出手,那是输在门槛上,并不是真尊的付出有多少。
然而芮家真尊也不傻,心说你都判断出洞府的气息了,还说自己是瞎赌?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对方判断出了气息,估计就会对什么东西有必得之心。
必得之心而且溢价买……他能拒绝吗?那就是给脸不要了。
再想一想,自己若拒绝对方,先找人炼化空间泡,再找人合作开发洞府,付出的不会少。
而且洞府里的收获,也未必能有多可观——洞府不可能空,但有多少收获就难讲。
与此同时,芮家做出这种选择,必然会令竹君子和小女童两位大能不喜。
妖 龍 古 帝
此外,颐玦和冯君虽然做事有章法,但要说他俩心里没有芥蒂——恐怕也难。
芮家真尊皱着眉头思索一番,然后才发问,“除了帮忙炼化空间,能给点极灵补偿吗?”
“极灵可不行,”小女童摇摇头,很干脆地拒绝了,“上灵倒是可以考虑。”
她和大姐现在也缺极灵,只不过没有镜灵那么缺就是了。
芮家真尊忍不住辩论一下,“前辈,这洞府没准也是能炼化的。”
他其实早就考虑到了,洞府没准也能炼化,但那真不是他该惦记的。
现在要打包转让了,他才指出这一点——你别以为我没想到。
你这说的可不是废话?小女童双臂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发话。
“炼化洞府……你能炼化,还是轩辕不器能炼化?宝物是有能力者得之!”
按照天琴的规矩,发现者有优先权,但是并没有无可争辩的所有权。
洞府是芮家发现的,可是如果他们没能力取走某些宝物,别人就可自取。
就像去猎杀灵兽,谁发现的,可以优先出手,但是打不过的话,凭什么阻止别人猎杀?
小幺对此有判断,想要炼化洞府?别说是真尊了,轩辕不器这真君来了,也要头大。
芮家真尊闻言皱一皱眉,“果然是真君也无法炼化的洞府?”
“我都未必能炼化得了,”小女童随口回答。
这就是熊孩子的小聪明了,能炼化她也不会说不是?
正经是她沉着脸表示,“我让你开条件,不是让你拿得不到的宝物来交易!”
芮家真尊被这话说得有点脸热,不过被大能训斥,也不丢人。
他思忖一下,开出价码来,“帮我们炼化空间泡,外加一百万上灵!这地方我们让了。”
跟小幺刚才开出的条件相比,他只多要了一百万上灵。
百万上灵不算多,但也真不少了,甚至天琴大部分的真尊,也未必能随手拿出这么多。
“才百万上灵?”小女童不屑地撇一撇嘴,“我给你两百万,省得别人我说大欺小。”
然后她看一眼冯君,“先帮我垫一下,回头慢慢还你。”
你还真不见外啊,冯君也有点哭笑不得,但还不能说什么。
他转头看向芮家真尊,抬手一拱,“大尊,这两百万记我账上,您看可以吗?”
“没问题呀,”芮家真尊笑眯眯地回答,“能折算一些虚空名额吗?长生泉水也行。”
“大尊您吩咐就行了,”冯君笑着回答,“说句实话,我也想知道这里跟我有啥关系。”
我就知道是这样!芮家真尊心里暗叹,如果自己不答应,还真就结下疙瘩了。
不过他也非常果决,抬手一拱,“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这就离开。”
芮家在这里搞了一个驻地,不过修者们的扎营和收拾,真的太快了。
正在收拾的时候,远处几条人影电射而来。
轩辕不器人还没到,神念就到了,“咦,这空荡荡的……冯君你有什么要帮忙的不?”
“这里有一处洞府,”冯君倒是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刚完成交易。”
“洞府?”轩辕不器的神念一扫,脸色顿时就是一变,“感知不到,什么级别的?”
“渡劫期的,”小女童双臂还是环在胸前,淡淡地看着他,“你有兴趣?”
巫契
轩辕不器连忙摆手,“帮忙就可以,兴趣不敢有……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对于新冒出的这位小女童,他们几个多有猜测,他正好借机一问。
“你何必认识我?”小幺可是眼高于顶的,“等你合体期了,再问我不迟。”
吾皇万岁 小说
轩辕不器被噎得直翻白眼,但还真不敢计较——上位者交友,就是这样的态度。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另一个问题,骇然发问,“这是……渡劫期的洞府?”
旁边芮家真尊的脸都青了……你早说是渡劫期的洞府啊,我无条件送你了!
能破开渡劫期洞府的,只有渡劫期的大能,而能炼化这种洞府的,起码要渡劫期!
芮家真尊想的是,这个洞府既然被发现,早晚会有渡劫期大能来探查,
不过渡劫期大能探查的时候,肯定要了解一下,此前有什么人,接触过这个洞府。
不管是打听消息,还是大能会怀疑有人顺走了洞府的宝物,肯定都会找上芮家。
被这种大能找上门,一旦应对不当,就可能面临家破人亡的风险。
至于说可以借此跟大能套近乎拉关系,抱上一条大粗腿?那是绝对想多了,
哪怕是大能不介意被抱粗腿,也有一个客观的问题摆在面前:你有啥呢?
被这种存在找上门,家里没点底气的,还真的就慌——坏事的概率远远大于好事。
所以芮家真尊真的后怕了,这哪儿是机缘?根本就是个坑!
也多亏他把洞府卖给了冯君这帮人,天塌了有高个儿顶着。
说实话,卖给轩辕不器都意思不大,渡劫期找过来,轩辕家扛起来……也费劲儿。
还就只有冯山主这个联盟,可能堪堪扛得住。
论实力,联盟的五家都不差,论大佬,冯山主家也有大佬……甚至可能有渡劫期的存在。
面对轩辕不器的提问,小幺淡淡回答,“有些规则确实涉及渡劫期了……你不懂很正常。”
看到轩辕不器一脸铁青,轻瑶真尊忍不住笑出了声,“就是说……只是渡劫期的规则?”
“起码是有规则,”小女童双臂环在胸前,虽然奶声奶气的,但是说的话确实老气横秋。
“我可以断定,最少是合体期的洞府!”
然后她眉头一扬,“九情,不服气你可以来试一试炼化。”
“卧槽……”很多大能的脸顿时就绿了,这是谁家的熊孩子?
(更新到,召唤月票。)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人間劫(三更求雙倍)看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苦心听到轻瑶的问题,也是一愣,然后才苦笑一声。
“我要何去何从,怕是还要看诸位的意见吧。”
轻瑶发现他认知正确,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第二点要求……我同意。”
如果对方认知不正确,她是否同意第二点,那还要考虑一下。
“那我也同意吧,”瀚海响应自家师伯的意见。
轩辕不器的态度却是很明确,“这家伙太狡猾……我先保留,等事情完了再说吧。”
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苦心的第一个要求被否,第二个要求也没有完全通过。
但这结果已经不错了,没有完全通过也意味着没有被拒绝,起码短期内不用担心暴露。
于是苦心又提出一个要求,“能尽量保证他们活着吗?”
“不能,”颐玦很干脆地拒绝了,“我会给一个机会,让他们自证,自己有资格活着!”
自证自己有资格活着,这个难度稍微有点大。
起码得做过证据确凿的好事,同时还要自证,没有做过太坏的事,后一点尤其难。
但是颐玦不管,在她看来,没有一上手就搜魂,还能给对方一个机会,已经算厚道了。
“我不同意,”姜家真尊黑着脸表示,“盗脉就都该死,没必要赦免。”
他亲手击毙了自家的天才,别人凭什么就能幸免?
“但是,盗脉修者太多了,”颐玦轻喟一声,她知道对方为何发怒,又解释两句。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只是给出一个机会,有没有人能得到,那就两说了。”
其他人想一想,也确实是这道理,如果入了盗脉,还能自证不该死,那放一马也无妨。
苦心真尊看起来还想提别的要求,但是被颐玦打断了,“够了,冯君接着说。”
“接着说……那就是天琴位面的盗脉了,”冯君正色发话,“有必要把中层端掉。”
苦心真尊闻言愕然,“那盗脉岂不是成了一团散沙?”
失去了组织性的盗脉,能不能压制得住其他类似的犯罪组织,还真就是两说了。
冯君却是不为所动,“反正前辈你能准确追踪,还有就是……训练营要全部打掉!”
这话一出口,轩辕不器等人毫不犹豫地点头支持。
盗脉的训练营就是造血机器,要不老话总说从孩子抓起,真的是必须的。
三名家族真尊不清楚此事,问了两句后,也是一脸骇然,“盗脉居然发展到这一步了?”
苦心真尊对这个要求没什么反应,自打他坦承,自己确实能感应到其他盗脉修者,就知道后续的要求会接踵而来,而更关键的是:他没能力拒绝。
所以他微微颔首,然后面无表情地发问,“除了这些……还有吗?”
“我没有事情了,”冯君侧头看一眼其他人,“你们呢?”
東 騰 齊 石
大家真想找事,肯定还会有事的,但是在场的都是体面人,也不好再斤斤计较。
冯君的要求,基本上已经将盗脉打压到了相当的程度,可以满足了。
其他人再有什么要求,自己操作也就是了,没必要当着这么多大能纠缠。
苦心真尊也放下心来,忍不住苦笑一声,“求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咦,你以为这样就能求活?”轩辕不器讶然发话,“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不器大君,你这就过分了吧?”苦心真尊的脸一沉,“糟蹋人也要适可而止!”
虽然他低对方一个大境界,可也是出窍真尊,真尊不可辱!
“我糟蹋你?”轩辕不器不屑地笑一笑,“你刚才诱导大家往错路上走,在糟蹋谁?”
“在糟蹋咱们!”姜家真尊毫不犹豫地接话,“感觉特别侮辱人!”
你们自己分辨不出来,也要怪到我头上?苦心真尊心里真的很不以为然。
不过这事儿还没办法辩解,总不能说对方能力不够吧?那可就是挑衅了。
说到底,他是一开始存了糊弄人的心,这个不能否认。
但他也有自己的倔强,“那我做这么多,图啥呢?”
“赎罪,”姜家真尊的反应很快,“你徒儿对颐玦有恩,我们可是被盗脉害惨了!”
吹響吧!上低音號 同人小劇場
这话有点冒,不过考虑到他亲手抹杀了自家的天才,别人也不好计较。
倒是轩辕不器说了句公道话,“你先把事办好了,再计较你糊弄我们的事情……”
“反正颐玦有意放过你,我们能配合,也就配合一下,关键还是要看你的态度!”
关键看态度,这话真的在理,苦心真尊沉默一阵,重重地叹一口气。
“唉,当初就该坚定了决心……利用盗脉修炼,快是快了,终究是有隐患!”
这才是七情道对于盗脉的公正认识,不是没有人研究过,还有人明白指出了弊端。
不过隐患主要指的还是修者间的因果,倒不是说锤炼心性不好。
所以反对者也坚持认为,不入红尘人世,何以体察“七情”?
现在的苦心的感慨,也不算是反思,只是认为自己小看了“人间劫”。
但是他能坦然承认,算是彻底认栽了。
重生之狂暴火法 燃燒的地獄咆哮
认栽之后的苦心,行动还是很快的,在冯君的帮助下,避开通道直接进入了虫族世界。
与此同时,他给了颐玦一块黑曜石,上面是他能感应到的在天琴的盗脉修者。
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有些金丹期的盗脉候补,都被他感应到了。
这些人入盗脉,甚至还在他闭关之后,那时他已经退出盗脉几百年了。
然而偏偏的,千重、轻瑶和颐玦都能认定,他在相关事宜上没有说假话。
轩辕不器闻言,都忍不住感慨一句,“这盗脉……还真不是一般的邪门儿!”
“树形控制,上古的手段啊,”冯君出声发话。
见到大家都看过来,他忙不迭地摆手,“别看我,不是我说的,是那位。”
“竹君子这见识,太厉害了!”卫三才竖起一个大拇指来。
“那还用你说吗?”轩辕不器没好气地哼一声,“还是谈分工吧。”
“分工……”莒家真尊若有所思地看向颐玦,“还得跟那些真尊打招呼吧?”
“何必打招呼?”颐玦不假思索地回答,“上次跟那些真尊打了招呼,名单上的家伙一个个,没事就往虫族世界逃窜,这次不给他们机会了……想必他们也能理解。”
这是她的思维逻辑,上次我尊重你们,结果弄得一地鸡毛,这次就按我的节奏来。
其他人闻言,都微微颔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有姜家真尊看了冯君一眼,“冯山主也是这么看吗?”
姜家式微了,但他在族里极其强势,想到若有人这么对自己家族……就觉得有点不妥。
冯君笑一笑,没有回答,心说颐玦想做主,那就由她决定好了。
颐玦也注意到了个问题,看一眼姜家真尊,怔了一怔,然后发问,“冯君你怎么看?”
她不是智商不够,实在是懒得动脑子,正好手边有爱动脑子的工具人,为啥不用?
我又不是元方!冯君暗暗地嘀咕一句,然后才正色回答,“还是……打个招呼吧。”
“不过这次不列名单,就告诉他们,咱们要进行下一步剿杀,希望他们不要声张……毕竟上一次不太完美,若是冒犯了他们麾下的小修者,还请理解一下。”
颐玦侧头思索一下,然后点点头,“你说得对,打个招呼更好,刚才你怎么不说?”
冯君笑一笑,“其实相差也不大,就没有说。”
颐玦多聪明的人?瞬间就考虑到了“统合后的灵植道太强势了”等传言。
她可以认为,自己能够不畏这些传言,但是既然有更好的方案,为什么不执行?
于是她又微微颔首,“这个补充很及时……以后有什么话,你直说就行。”
冯君无奈地翻个白眼,心说你用工具人还用出惯性来了?
不管怎么说,颐玦采纳了他的意见,特地回了一趟阿修罗通道口。
那些真尊一听,名单一旦列出来,可能有人跑到虫族世界,就知道潜在的麻烦有多大。
苦心真尊能想到的,真尊们基本上都想得到——天琴功法一旦外泄,因果真的不小。
这种情况下,颐玦知道前来通知一声,礼数就算尽到了,谁还能有别的话说?
大家纷纷表示,颐玦仙子不用客气,你只管出手就好,我们心里有数。
明日之戀與空之色
就算有几个迟疑的,最后也只是表示:若是涉及到我家了,颐玦道友方便的话,最好尽量留个把活口。
这个要求也不过分,甚至隐含的意思可能是——没活口也无所谓。
但是真没活口的话,你在事后最好能拿出些证据来,大家都是讲究人,对吧?
只有位居家族榜次席的洛家稍微例外。
因为洛家也弄到手一个空间泡,两名洛家真尊合力,已经将空间泡炼化了。
所以洛元化直接表示了,“这种事,洛家怎么能后人呢?盗脉还曾经在我家小界外布阵。”
小界外的板块上,到底是谁布的阵,已经不可考了,但是盗脉的可能性不小。
洛元化表示,“正好我最近稍微得空,愿为天琴位面的安定,稍尽绵薄之力!”
姬家真尊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要是不我家的空间泡还没拿下,哪里轮得到你洛家……
(又是三更,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