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847 嗯,就三天閲讀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甲方的办公室里面一般备的是茶叶,乙方办公室里往往是酒水,到底啥讲究不好说。
张凡给老陈打电话,“有好茶叶吗?给我拿过来一点。”
老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折腾了半天,茶素医院里,只有欧阳和张凡办公室是不知道哪位大佬指定的装修公司给弄的,等张凡坐稳当了以后,指定的装修公司再也没来过。
所以,老陈他们的办公室相对正规一点,没弄的如同是外贸公司一样。
“怎么就不喜欢和铁观音了呢?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王红干了什么?不会是她……”老陈脑海里浮现出王红的红嘴唇,然后把这个身影给赶跑了,她还不够资格当对手。
翻腾了半天,绿茶、红茶、普洱,有点名号的茶叶老陈这里都有,这个肯定不是老陈自己买的,要是老陈自己敢买,估计他老婆能打的他半身不遂。
这都是一些大一点的各种公司来找张凡,张凡不在,他们就在医务处办公室等待的敲门砖,也就是所谓的门包。
很多人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干什么这么客气呢,还拿礼物,说实话,这玩意你拿点东西,和空着双手的效果真的不一样。
进了张凡的办公室,老陈看到张凡后,还念叨:“张院,茶具没备好啊,这些茶用瓷壶效果不好,应该……”
“没那么多讲究,哪个茶叶耐泡一点,贵一点,等会高新区的大区经理们要过来。要让人家掏钱,咱们也不能太吝啬。”
“哦,我知道了,等会我帮着泡茶?”
煙雲雨起 小說
“你一个院长给人家泡茶不合适吧!”
“看您说的,咱这不是手里紧张吗,我能出点力就出点力,其他的我也没啥能力。”
老陈笑呵呵的开始洗刷杯子,等待客人的上门。
张凡无奈的笑了笑。
他喜欢老陈这种低调,不像是王红,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天王老子我第二的感觉。
没一会,高新区的经理们都进了门。
王红带着一群经理进里门,一脸干部的表情,让身后的经理们也有点严肃。
张凡笑着站了起来,“今天让各位从百忙抽身是在抱歉,要不是国家实验室最近在关键时期,我是要登门拜访各位的。”
客气的让大家就坐后,王红一看张凡没让她留下,她瞅了瞅老陈,就出了门。虽然黑买买江轻易不收拾人,可要收拾的时候直接不给机会,一棍子怼死,所以别看欧阳骂人什么的,其实她还是最害怕张凡。
“陈院这里有点好茶,大家品品,热热身子,我喝不来,也喝不出个好赖,大家给品品。”
福田有喜:空间小农女 小说
闲聊了几句,夸了几句好茶,感谢了几句老陈后,曾女士打头直接询问道:“张院是不是最近有什么想法需要我们去执行。”
说实话,一个大区的药企总经理地位有多高不好说,可身价真的是肉不在褶子上,江湖上的那句话,一点都不是空穴来风的。第一个老婆是同学,第二个老婆是单位的护士,第三个是女药代,第四个是自己的研究生。
药代的黄金时间直到某位大爷上来以后,才慢慢没了以前的辉煌,可大爷之前的时候真的是有钱,一个科室主任受贿几千万的列子多的很。
而药代呢颇有一种类似花界传统,赚够钱了立刻退出,然后找个老实人隐名埋姓远走他乡。
只有傻乎乎的才和当地的医生结婚,这里面道道太多了。
曾女士到了茶素后,现在也明白了,面对这个年轻的院长该低头就低头,这个家伙不喜欢吃硬的,就喜欢吃软的,没办法,只能矮半身的说话了。
谁让人家一挥手就是一个国家的设备更新换代呢,这个别说矮半身了,平躺着都行。
“呵呵,曾总客气了。我是有个设想,大家估计都知道,茶素的结核药物已经成功。”
说完,张凡笑着尝了一下老陈泡的普洱,嗯,这玩意据说很贵,可喝着怎么有股子老鼠屎的味道。
虽然大家已经知道了药物成功了,可现在从张凡嘴里亲口说出来,大家还是挺惊讶的,因为华国政府和华国百姓挺像的,财不露白。
就算最难的那几年,华国的大蛋蛋出来的时候,也没和老毛子一样满世界的宣扬,好像立马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一样,很低调,特别低调,毛大爷当时只是让人给丸子国悄悄说一声,我们有大蛋蛋了而已。
所以,当张凡亲口说出的时候,大家还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失落。
茶素医院越来越好,他们肯定是越来越好,可茶素医院好的太快,他们虽然也会好的更快,可问题就是他们越来越没办法制约张凡了,这样下去,迟早就成了张凡大腿上的挂件了。
比如说沙漠国的改造升级,张凡大口一张,一个P3。现在叫他们来,真的是喝茶的吗?
哪这个茶真的很贵啊。
就连只喝美容茶的曾女士,都忍不住端起茶杯喝了好几口,反正都是死,死之前还能是别让张凡小瞧了。
张凡也没让他们说一些拍马屁的话,想听这个,还不如让老陈来呢。
“不过呢,动物实验之类的还没有模型。我的设想是,依托现在茶素现有的力量,建设一个标准化的生物制药企业,在不和国家利益有冲突的时候,
茶素医院负责各种药物的研发,茶素政府出地盘,还有就是一点运转资金的出资方了。
本来呢,我想着引进华国的药企,你们肯定也知道,昨天还乌云药企还过来考察了。
但是,我们合作的很好,很有默契,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想法,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个不是强迫。
就算你们不愿意,以后咱们怎么合作还是照样怎么合作,其实华国药企把我烦的不是一般,非要投钱,可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朋友比较还是老朋友好不是吗?”
一点点!
合作还是照旧。
这话说是宽慰大家的,可在几个经理的耳朵里,这哪里是宽慰啊,这个明明就是土匪拿着枪,然后对着姑娘说,钱拿来,裤子脱掉你躺下。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眼睛里面全是一种无奈,如果有画外音,肯定是:看吧,看吧,现在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是不是可以选择不合作,行。
但是,谁都不傻,虽然结核这个玩意好像没治疗渐冻症之类的名气大,其实结核治疗可以说是跨时代的,而渐冻症和结核比起来,就是个孤儿病。
这种药物生产就和风口一样,衍生出来的东西就太多太多了,最简单的,结核这种菌群都搞定,那么从这个基层上是不是可以研发出对付其他菌群的药物。
最简单的,目前世面上的结核药物,用于杀灭其他菌群,比如大肠杆菌、葡萄球菌,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为什么这些药一般情况下,医生不会用于杀灭非结核菌群呢?
就怕产生耐药菌,而且这些药物没有替代性。
“不知道张院对于这个生物制药厂的规模有没有具体的想法。”曾女士带头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高精端,不生产普通药物,就是一些前沿药物,规模不用太大,占地几百亩就行。”
“呃!”
冷场了,这个占地面积无所谓,可只是生产高精端就有点吓人了,比如简单的,鸟市药厂占地面积大,可一年就是弄点葡萄糖注射液氯化钠注射液,有用吗?
“张院,我们需要和总部商量一下,我们会尽快给您答复。”
“没事,没事,今天其实就是闲聊,也不着急,三天以后,我专家组会进入茶素,估计就没时间和大家喝茶聊天了,哈哈,我就不送各位了。”
三天时间,没答复就等于放弃。
虽然是笑着说的,可张凡的姿态已经摆出来了,三天,就三天,过期不候。
面对总经理的时候张凡是一个有担当的年轻专家,面对鸟市领导及其茶素领导的时候,张凡就是个刺头,还是他们没办法的刺头。
而面对这些资本家的时候,张凡就是杀戮无情的医院领导。
等一群人走了后,老陈一边收拾,一边给张凡说道:“张院,为啥非要带上茶素政府呢,要钱他们没有,就那点破地,还能入股,有点便宜他们了。”
张凡看了看老陈,不知道这个老货是真不懂,还是假装糊涂,不过张凡还是笑着对老陈说道:“该给的还是要给的,我们能如此强势。
不是咱们在人家的地盘上,而是我们能带着人家一起吃大餐,只要带着吃下去,以后我们的地位会更高,您陈院以后去政府开会,肠胃一下,都要双手和你握手,这不是挺好吗!”
张凡调侃的说了一句。
“嗨,还是您看的远,我就没想过,总觉得咱吃亏了,其实咱沾了大便宜了。怪不的现在我去要政府考斯特的时候,都不用人去了,一个电话,司机加满油的赶过来。”
当然了,带着吃席,也不能轻易就带着去,不然人心啊是填不满的。总会觉得这是茶素医院应该的。
虽然张凡年轻,但他知道,这种习惯不能给茶素政惯出来,不然以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做了,有句话说的好,答应的要犹豫,拒绝的要痛快,有时候仔细一想,还真的是这么一个道理。就像女孩子拒绝的时候,一点犹豫,对方还以为是答应呢。
没落实之前,张凡死不松口,给茶素政府的回答就是分红不给。
茶素政府也在开会,肠胃们的会议室这几天吵得热火朝天的,抽烟抽的烟雾缭绕的,打开会议室的窗口,烟雾能满窗户的往外溢,不知道的还以为肠胃们在会议室烧火取暖呢。
“不行,分红不能停!”
“药厂也不能不建设!~”
“得讲点道理,两个都不想放弃,那么我们能给茶素医院什么呢,快点想办法吧,你们知道不知道,鸟市主管卫生的领导马上就要来了。
来干什么的,各位心里都应该明白,要是人家给出好条件,茶素医院的那个……,茶素医院绝对会和鸟市合作的。”
就差说出黑买买江了,不过毕竟是领导,不是小护士可以信口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