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這個穿越有點早》-第二百一十八章 弄他展示

這個穿越有點早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有點早这个穿越有点早
刘海中的话,让刘光天万分疑惑。
这么些年来,他老子跟傻柱斗了都不知道多少回,他是从小看到大,就没见哪次赢过。
所以,老头这回哪来的自信呢?
而且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像是在说大话。
夢幻
刘光天心念电转,脑细胞疯狂的燃烧着,忽的福至心灵,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既然院里治不了傻柱,那是不是打算在厂里面整治他呢?
“爸,你是不是要升官了?”刘光天急忙对老子问。
刘海中愕然的看着儿子,他家这浑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这都能猜得到?还是我的种嘛?
他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得意的笑,就想当场承认下来,在儿子面前好好装一把。
旋即又想到李厂长让他不要声张,以恐生变的嘱咐,他又硬生生的把心里那点刚要萌芽的装逼的欲望给摁了回去。
刘海中努力板起脸,却依旧掩不住那抹意气风发的神情,他对儿子挥挥手,道:“别多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能让咱爷俩出这口气就是了。”
鲁树人先生说,知子莫若父,其实这话反过来也能用。
对于这个暴躁老子,刘光天是太了解了,这老头就是个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的主,心里根本就憋不住事,但凡有点心思,你全能在脸上看得出来。
一见老头这幅模样,他瞬间就笃定了心中的猜测。
想到自己往后也是干部子弟,他连身上的伤都不觉得疼了。
诶,往后他刘光天在这一片也能算是一号人物了!
什么许大茂,什么楚……不能飘,不能飘,我哥还是我哥,咱惹不起。
想到那座镇在院里的大山,刘光天顿时意兴阑珊。
觅仙屠 小说
干部子弟算个屁啊,什么时候能成为恒子哥那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那才是光宗耀祖呢!
找到人生目标的刘光天突然就斗志昂扬起来,旋即就一瘸一拐的走进卧室,哭的喊娘的自己给自己擦药……
……
两日后,晌午。
正在车间里跟人聊天打屁的刘海中突然收到通知,经过厂组织的慎重决定,他正式的被任命为长保卫科第三组的组长,即日上任!
老头虎躯一震,再震,又震,末了就开始狂喜,笑的都能看见小舌头了。
久盼多年,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刘海中匆匆给车间里的同事们发了一圈喜烟后,就迫不及待的去了保卫科,抓紧进行交接手续,熟悉工作流程。
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老头就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保卫科第三组的组长,手下小兵十几人,也算的上是一方人物了!
嗯……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与手下们亲切的交流了一会后,红光满面的刘组长就跑去办公楼,拜见自己顶爷。
俩人鬼鬼祟祟的在办公室里商谈了好一会,直到快下班了,老头才从办公室里出来,然后就叫上手下小弟,直奔傻柱所在的车间而去。
这是他在上任之前就从李厂长那得到的任务,要他将傻柱这个刺头给摁下来,并给那货一个深刻的教训!
而这,也正好合了老头的心思,他早在多年前就想好好收拾一下傻柱了!
奈何他嘴笨人也废,吵吵不过,打打不过,几个儿子更是窝囊废,加一块都还让人给揍得满头大包。
今天可算是能一雪前耻了!
路上,刘海中还谨慎的对手下的那帮小年轻嘱咐道:“你们都给我记住,等见到人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千万别给他还手的机会,那小子下手可黑,要是给你们打伤打残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放心吧,组长,傻柱那人我们都知道打架厉害,都提防着呢。”刘海中身边一名脸上长满了青春痘的小年轻满脸谄媚的从兜里摸出烟,给他送过去一根后,又小声说道:“组长,我知道有家早年间做生意的大户,咱什么时候有空去请教下经验?说不定能立大功呢!”
陈风笑 小说
这可正中急于在李厂长面前表现自己价值的刘海中的下怀,他赶紧问道:“快说说什么情况!”
见组长感兴趣,青春痘嘿笑一声,连忙说道:“那家人姓张,就住我家隔壁院,早年间是做煤油生意的,在城里开了好些个铺子,据说还跟外国人做过买卖呢。”
“哦?”刘海中眉头一扬,想了想说道:“那就等收拾完傻柱去瞧一瞧,好好跟他请教一下,要是有收获的话,一定给你记一大功!”
“谢谢组长!”青春痘顿时眉开眼笑,同时还在心底暗暗打气,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给自己弄个名字出来!
说话间,一行人就到了傻柱所在的车间。
此时傻柱正坐在角落里比比划划的跟身边人吹嘘着谭家菜,演技炸裂的秦淮茹笑语嫣然的站在他身旁,看向他的眼神中还带着遮遮掩掩的春情。
任谁见了,都会以为这俩人有点什么令人心跳加速的秘密。
然而,傻柱这货却连寡妇的水果摊卖的是葡萄还是榴莲都不知道……
这要是换了某人来,榴莲壳都给你嚼稀碎!
秦淮茹之所以会这样缠着傻柱,其目的有两点,一是让他给自己做个挡箭牌,省的车间里那些不三不四的穷逼总跟她动手动脚的。
風紫凝 小說
第二嘛,自然就是要把那些个想给傻柱介绍媳妇的给挡回去,这样她就能多薅几年羊毛了不是?
这可是头好羊,一头比得上五只了,而且还不用被摸屁股,掐柰子,就能把羊毛弄到手……
“在这呢!”
这时,刘海中带人过来了,一帮人二话没数,直接就蜂拥而上,把傻柱给死死的嗯在了墙上,让他动弹不得。
“兔崽子你们想干什么?”傻柱挣扎了几下后,索性就放弃了,他瞪着眼睛对那几个摁着他的人怒骂道:“小王八羔子,不想活了是不是?有能耐就一直摁住我,不然等我倒出手,一个个都特么给你们开瓢喽!”
“臭小子,到这时候了还敢威胁人!”刘海中得意洋洋的背着手走过来,冷笑着和问道:“何雨柱,我现在问你,你小子之前是不是殴打过李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