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羅網人 線上看-第兩百五十三章 公孫麗姬?!讀書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距离端木蓉离开又过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来,洛言倒是没少写情书给端木蓉,刚谈恋爱的姑娘就吃这一套,换做现代,估计初中生和小学生才会喜欢这种事情,
时代的进步带走了很多欢乐和天真,人也会渐渐浮躁,懂得越多,贪念欲望也就越多,总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角,实则自己只是来世上凑数的。
人只能是自己一生的猪脚,如何演绎这一生,才是每个人需要思考的。
洛言以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天天沉迷与女人堆里,能有出息吗?
来到这个世界,洛言确定了,他会很有出息。
……
太傅府,书房。
洛言打开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随着木盒打开,一股死寂的气息迅速弥漫开来,似乎能吞噬人的生命,肉眼可见的黑色煞气弥漫开来,令得整个书房都陷入无色的世界之中,宛如幽冥一般,耳边更是有着无数亡灵的低语,令人思绪凝固。
而这木盒之中摆放着一个断裂的长剑,古朴,碎裂的不成样子,充满了岁月感。
逆鳞剑!
这是韩非的遗物,他死后,这柄剑自然也落到了洛言手中,此剑极为可怕,根本不是凡尘之物,比起名剑之流更加可怕,有点玄幻世界的意味,只要以血签订契约,便可以得到这柄剑的力量,一跃成为当世最强者之一。
可每次使用,他都会吞噬你的生命力,随着发挥的力量越强,它吞噬的也就越多。
若是与未来盖聂之流一战,估计一场战斗下来,能没了大半条命。
当着那就是氪命的玩意。
至于那所谓的逆鳞剑灵,它本无形,可依据吞噬之人的生命力,转变成一个亡灵,会与签订契约的人有几分相似,这也是为何逆鳞剑的剑灵与韩非相似的缘故。
这柄剑是韩非游历七国,意外所得,也是从那时起,韩非对这个世界有了疑惑。
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眼前所看到的这样吗?
上古年间的三界当真只是传说吗?
“啪嗒!”
洛言将盒子关上,顿时所有的气息哑然截止,屋外明媚的阳光再次照射到屋内,驱散了那股阴凉时机的气息,多了一种人的气息。
“这柄剑也许真的来自于幽冥。”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这柄剑他打算利用起来,罗网不缺少死士,用这柄剑足以瞬间打造一个宗师级高手,甚至短暂的实力爆发能达到骇人的地步。
毕竟这玩意,只要你肯氪命,剑灵的战力就能上涨。
一个随意使用的宗师级高手,这股战力可不容小觑,未来对付龙阳君等人也很便利。
他倒是有个想法,凑齐几个宗师级的高手,用他们和机关兽结合,打造堪比兵魔神的高达。
公输家研究申白研已经研究出一些名堂了,用那块坚冰代替机关兽的核心,可以达到长时间续航,就是不知道其他宗师级高手可不可以。
是个值得研究的项目。
可惜当世宗师级太少,洛言也不可能,也舍不得让惊鲵帮忙,他们都是家人,不是工具。
“大人,齐国密信!”
就在此时,书房外传来了墨鸦恭敬的声音。
洛言起身将逆鳞剑封存进密室之中,随后对着屋外叫了一声:“进。”
随着房门推开,一身黑色骚包紧身衣,梳着大背头,油光瓦亮的墨鸦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将一份信件递给了洛言。
洛言打开扫了一眼,目光便是停住了,神情有些惊讶和古怪。
赵高竟然在齐国之地找到了一女子,其与嬴政所提要求基本相符,且容貌身材气质俱佳。
老赵,你特么真是个人才……洛言嘴角扯了扯,对于赵高派人去找美女的事情,他自然也知晓,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他没那么多闲情关心这玩意,美女这玩意只会导致他空虚、囊中羞涩。
最近洛言禁欲,养身。
“啧,赵高也是不容易,大王那模棱两口的要求,他竟然也能想办法找到。”
洛言咋舌感慨了一声。
老大说句话,下面人跑断腿。
嬴政看似想找人,实则是缅怀过去的一段记忆,估计他本身就没报什么希望,只是随口一提,可赵高却很努力。
宫里的奴婢也不好当啊。
不过赵高将人找到了,洛言是没想到的,同时心头有些古怪,这女人不会是原著里的那个女人吧?
似乎有这个可能。
墨鸦笑道:“赵大人也不容易。”
“屁,他是甩锅,竟然从齐国网罗美女,这女人是齐国那边送过来的,东厂只是接手了一下,如此一来,赵高就没责任了,出了问题也是齐国的事情,赵高还是老狐狸。”
洛言笑骂了一句,旋即放下了信件,交代了一句:“去查查这女的叫什么,什么来历。”
他很想知道这女的究竟是不是公孙丽姬。
若是的就有意思了。
若不是,倒是不需要关心什么。
武漢·抗疫日記
“诺!”
墨鸦拱手应道,同时余光扫了一眼洛言,他很担心洛言是不是对这个美女也上心了。
不过这一眼却让洛言将一本书砸了过来,呵骂道:“滚蛋,我特么是这种随便的人吗?!”
美女?
他最近有点免疫这个词了。
美女太多的烦恼,和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是我要,最恐怖的事情是我还要~
女神,仙女……毛线,一个个都是榨汁机!
苦了他的小洛洛。
。。。。。。。。。。。
齐国地界。
一处环境优美僻静的山道之中,身着劲装的年轻人背负着长剑,悠哉悠哉的走在林间,手中拎着刚从城里买的点心,这些点心都是师妹平常最爱吃的,她肯定会喜欢。
男子相貌俊朗,气质洒脱不羁,单论外貌,极为不错。
他此刻心情很不错,因为这番外出竟然意外遇到了一名剑客,一番交手之下才知晓对方是秦王身边的第一剑师盖聂,当世鬼谷传人之一,剑法极高,一招一式浑然天成,已然步入了宗师的境界。
为此,男子特意请教了一番,耽搁了半个月,直至今日才返回。
“真不知我何时才能步入他这般的境界,招式随心,人剑合一……”
年轻人双手枕着后脑勺,带着几分向往喃喃自语。
说道最后。
年轻人那随意的眼神也是坚定了起来。
“总有一天,我也会达到这种境界,将师傅留下的剑术融会贯通,剑随意动!”
这些年来,他沉迷于剑术之中,此番遇到盖聂,切磋之下,剑术也是再次进步,他有预感,自己只需要再磨练数年,未来也可以达到盖聂那般的境界。
想到此事,心情不由得更加好了几分,脚下的速度更快,加速的向着前方飞跃而去。
他迫切的想要将这件好事情与自己的师妹分享。
林道散去,很快便是露出了一处环境优美静谧的小湖。
小湖旁有着一处竹屋,不大,但布置极为精致。
“师妹,我回来啦!”
荆轲身形一闪,推开竹门,满脸笑意的走了进去,心中已经有些期待师妹嗔怪的责怪声,然后自己给师妹送上糕点讨好一下,为自己不告而别道歉。
不过刚刚走了进去,荆轲便是面色一变。
只见往日里整齐的菜田被踩踏的极为杂乱,顿时面色一沉,身形犹如闪电一般冲进了屋内。
可屋内早已经空无一人,人去楼空,只剩下杂乱不堪的房子,其上已经有了灰尘,显然不是短时间之内发生的。
这一刻,荆轲慌了!
旋即疯了一般冲出屋子,一边大喊一边在四周搜寻了起来。
可回应他的只有他的自己的回声。
根本没有找到自己师妹的一丝踪迹。
直至力竭。
荆轲跪在地上,仰天怒吼道,这一刻无比的慌乱,有一种惊恐。
师傅让他照顾好师妹,自己却将师妹弄丢了。
这一刻。
荆轲觉得师妹在自己心中竟然如此的重要,超过了他手中的剑。
回应他的却是山间孤寂的冷风。
总有人在失去之后才会珍惜。
。。。。。。。。。。。。
转眼,已经步入了十月份。
这一天,一辆马车在东厂侍卫的护送下驶入了咸阳宫,同时一名来自齐国的女子被接入了后宫。
当洛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才刚刚从赵姬的南离宫走出来,同时也收到了墨鸦的汇报。
“回来了?!”
洛言看着墨鸦,追问道。
“半个时辰之前抵达的咸阳宫。”
墨鸦点头应道,同时扫了一眼洛言,心中感慨,洛言真滴牛,早上还和他说腰酸,中午竟然又开始了。
就当真一刻不停歇?
他觉得洛言有一天若是死了,一定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洛言眉头一扬,因为他已经提前得知了这个女人的情报,对方正是他记忆之中的那个熟悉的名字。
公孙丽姬。
不过比其他,洛言对荆轲更感兴趣。
未来敢刺杀嬴政的男人,甚至正经历史上还杀的秦王绕柱。
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嬴政还会不会绕柱,他有点无法想象那个画面,好像挺有趣的。
……
与此同时。
咸阳宫,雍宫内。
嬴政也是见到了赵高接回来的女子。
原本对此嬴政并不抱希望,因为这女子怎么来的,东厂那边有着详细的记录,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当世除了洛言这厮,也没几个人有胆子哄骗嬴政,包括赵高,东厂靠嬴政吃饭的,又怎会在这事上惹嬴政不快。
帝王要的是诚实,尤其是东厂这样的组织,一旦不忠诚,那留着还有什么用?
又不是没有替代品。
影密卫又不是摆设。
所以嬴政很确定这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可当嬴政在大殿之中看到那女子的瞬间,却是愣住了,心中的那抹不真切的倩影似乎渐渐的与面前这名女子重叠了,尤其是女子转过身来看他的时候,那双眼睛与他记忆之中的少女一般无二。
说不出的感觉。
不是美色,只是一种感觉,似乎瞬间感觉世界亮了许多。
一旁低眉顺眼的赵高看着突然愣住的嬴政,也是有些惊讶,他本以为嬴政不会对这女的有兴趣,可现在看来,嬴政似乎兴趣很大。
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找对了?!
公孙丽姬紧张的看着嬴政,全身绷紧,握紧了拳头,这一刻,心中甚至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哪怕知道自己有可能做不到,但她也要试一试。
她就算死也不会委身他人的,何况眼前之人还是卫国的仇人,秦国的大王!
嬴政失神了片刻,很快恢复了冷静,心中的那抹揪动也缓缓平复,沉默了片刻,缓缓的向着女子走去,身上的那股帝王威势也是缓缓收敛,直至公孙丽姬身前,看着女子的面容,询问道:“你叫什么~”
平和的话语声,令得一旁跟着的赵高都是眉头微微动了动,他何曾听到过嬴政如此平和的声音?
上次这般还是和洛言聊天的时候。
女子看着靠近的男子,看着对方那双平静却充满威严的双目,不由自主的说道:“公孙丽姬。”
刚刚说完。
公孙丽姬自己也是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犹豫了片刻,说道:“可……可以放我走吗?”
“你可知此处是何处?”
嬴政平静的询问道。
公孙丽姬愣了愣,旋即说道:“秦……秦国。”
“此处是咸阳宫,寡人是秦国的王,而你以后是秦国的丽妃!”
嬴政看着骊姬,不容拒绝的说道。
在看到骊姬的那一瞬间,嬴政便已经决定了,她是自己的,哪怕她不是她,但她给他的感觉是她就足够了。
他没那么多时间去追寻过去的身影。
身为秦国的王,他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得知天下之大后,他更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感情是奢侈的,爱情更是如此,当初派赵高去寻找他便有些后悔,这种低级错误不该发生在他的身上。
一个合格且强大的帝王对待自己绝对是狠辣且无情的。
丽妃?!
公孙丽姬震惊,旋即说道:“不可能!我不同意。”
“寡人没有询问你的意见。”
嬴政眼中没了温柔和平和,冷漠的说道。
他要的只是一个感情寄托物。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