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逍遙兵王 ptt-第4749章 諸強出手閲讀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杀!”
“轰隆……”
虚空深处,洛天和妖王老鲲鹏的大战在继续,头顶至仙门,手持滴血矛,力惯苍穹环宇,神通轰鸣。
“小子,你杀不了我的,起!”
妖王老鲲鹏,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其背如山,不知几千里也,一只巨爪,硬生生的托起五行祭坛,同时,鲲羽如天剑,另一只手划破天地虚空,锋利的巨爪,鳞片森森,古迹斑斑,一瞬间,不知道发动了多少亿万次。
就在这一刻楚天的天地树所形成的盔甲,再次的被干扰,似乎要离体。
“看来,当初那枚母叶能量,仍然和天一神王有一种微妙的联系,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干扰得到,”
洛天心思电转,眸光凌冽,收了天地树,利用自身的本源防御能量护体,杀向老鲲鹏。
“轰隆……”
“砰砰砰……”
刺啦,刺啦。
在这一瞬间,洛天和妖王老鲲鹏大战了亿万次,老鲲鹏的手段神通极强,一手硬托起起五行祭坛,竟然还能压制自己,他并没有占上风。
相反,洛天受伤了,他的整个身体,鲜血能量四溢,强大如同重宝的肉身,竟然被妖王老鲲鹏伤的鲜血淋淋,深可见骨。
“小子,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我要生抽你的魂魄,当众烹煮你的肉身,让你也尝尝被人分食的滋味,”
妖王老鲲鹏,一双巨大的鹏眼,闪烁着摄人的眸光,黄红两间的眼睛,诡异之极,鹏羽一展,铿锵儿响,如同金铁交鸣。
“再来吧,”
洛天凝神静心,心意一动,顿时,他的身体恢复如初,手持滴血的战矛,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战意比起以前更加浓烈。
“你……”
妖王老鲲鹏没有想到洛天的战意不减,更加强烈。
“出手吧,被这个小子托起下去,情况有些妙,一旦其他的仙神王赶到,必将功亏一篑,”
暗中有强者神念交流。
“轰……”
“轰……”
几个方向,配合妖王老鲲鹏,同时向洛天发动了强大的攻击。
虚空深处,一只大手,带着天蓝盔甲,蓝光莹莹,大手擎天,对着洛天按压了下来。
另一处,一座巨大的黑暗浮屠,看似缓慢,实力极快,对着洛天压下,天地间轰然作响,佛音惊天。
水 河 伯
除此之外,还有强大的神识攻击,其他法宝的攻击。
“终于出手了么?红英帮我压制这天地树,”
洛天在这一瞬间,神色凝重无比,神识大喝,传音给诸天红英。
同时,五行祭坛收回,和至仙门一起守护自己头顶上方,同时挥动战矛,力抗对方强大的诸天神通。
“轰隆,轰隆……”
在这一瞬间,天地失聪,藏穹皆成混沌,几位大神通者,联合出手,不要说洛天,哪怕是一尊高级仙王或者神王也无法匹敌。
太强了,几乎是集合了几大高级仙神王的强力一击。
暗中还有不少的人通过天眼或者是其他的秘法,观看着这里的战场,齐齐叹息。
洛天,这个仙神两界的新星人物,曾把两界还有荒界闹的鸡犬不宁,如今终于遭到了围杀,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相信,洛天还能活下来。
毕竟对方太强了。
“唉,锋芒太盛,终将陨落了,”暗中有人叹息。
“哼,这能怪得了谁?不懂得隐忍,早晚都是这个下场,”有人不屑的哼道。
“此人可是对抗荒界的强大人物,一旦陨落,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有人叹息,神色凝重。
“此人结识的仙神王不少,为何现在一人来助的没有?难道他们也希望这个洛天消失么?”
有人表示疑惑。
“唉,你们是有所不知,其实一个洛天不算什么,他们那些人,更加在乎的是以后天地的变化,天地沧桑秩序的更改,鸿蒙道尊似乎还在,不过,却是气运将失,他们是在忙着这件事,听说,鸿蒙道尊手下三大……”
“轰轰……”
神识交流,只是在那一刹那间,此刻,洛天和诸多的强者,终于相撞在一起,天地能量升腾,以洛天为中心,方圆千里,全部被能量包围,似乎什么也没有剩下。
“就这样陨落了,有些可惜,还想亲自动手杀了他呢,便宜他了,能够经受住我们联手一击,他的陨落是必然的,没有任何意外,”
暗中出手的几大强者,神念交流,甚至不再隐藏身形,若隐若现。
“咳,咳,咳,”
能量中心,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能量慢慢散去,一道人影出现。
“什么?他还没有死?”
强者大惊,那个妖王老鲲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能量中央。
能量中英,洛天一身是血,能量四溢,他的身躯和四肢几乎分离,身体几乎断成了两截,披头散发,以手撑着战矛,保持自己的身体不倒。
“你这个混蛋,没有事吧,这么大的险,你也敢冒?不怕身死道消么?”
识海之中,诸天红英在不由的破口大骂,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心疼我了么?放心吧,你的男人不会这么轻易的陨落的,”
洛天调侃道。
“哼,”连诸天红英都无语了。
“哈哈哈,想要杀我,没有这么容易。”
外面,洛天仰天哈哈大笑,手持战矛,义气风发,眸光凌冽得到了极致,在那刚才那一瞬间,他终于知道,都是什么人向自己出手了,他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死狗,不要让我失望,”
洛天心中默念,战眸划开虚空,直接冲了进去。
“不好,此子要逃,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万万不可让他走脱,否则的话,以后我们每个人都有大麻烦,”
见识过洛天的战力后,暗中的强者,包括老鲲鹏都不敢大意,急忙虚空,要阻止洛天。
只不过,洛天的速度太快了,脚下阵纹浮现,展开天地极速,瞬间冲出了空间封锁,向着外面逃去。
“追!天上地下,绝不能给他生机,”
暗中的强者能量波动,纷纷撕裂虚空,追了下去。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逍遙兵王 起點-第4748章 硬撼至仙門看書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洛天没有想到,这个妖王鲲鹏的实力如此恐怖,自己的底牌,还没有动用,却是不小心着了他的道,自己的神识一瞬间被他牵制。
更可怕是,不知道在哪里的天一神王,遥遥动用神通,竟然干扰自己的天地树,可谓是雪上加霜。
洛天之所以敢带着大黑狗单独出行,除了有自己的底牌外,还有另一个底牌,那就是诸天红英,自己的女人,在红尘世界中修练,随时可以出关。
要知道,诸天红英,在很久以前,就是一尊可怕的仙王,甚至可以和天地门的门主玄天宗分庭抗礼,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练,如今又一直闭在红尘大世界之中,实力到底有多可怕,连洛天都不清楚。
现在,诸天红英终于出手了,在洛天的识海之中,帮着压制他的神识,防止外泄。
五行祭坛一下子和自己的神识分离,诸天红英入主,缓缓运转,压制神识,洛天的神识不但没有外泄,反而开始在回归。
“你……不可能,到底是何人在助你?还是你身上有重宝?”
萬古大帝 暮雨神天
此刻,妖王老鲲鹏没有想到,自己动用大神通,避开洛天的天地树,只取神识,眼看就要得手,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又被收了回去,气的他暴跳入雷,心中狐疑重重。
“哼,鲲鹏老鸟,你真的以为你那点神通,就可以伤到小爷了么?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世间再无鲲鹏!”
洛天收回了神识,眼神清明,气息沉稳,天地树的那一种干扰,也被他压制,手持滴血战矛,直指妖王老鲲鹏,冷声喝道。
“好,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神通,鲲鹏千重影!”
老鲲鹏的手中,终于出现了一件兵器。
这是一面黑幽幽的镜子,不知道为何所铸就,不过却是给洛天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
“想不到,你能让我动用这面镜子,小子,你哪怕死,也值得了,”
老鲲鹏恢复了本体,手里摸索着这面镜子,似乎是他的心爱之物。
“这是超出三界外的东西,小心了,可以试试你的至仙门,”
识海之中的诸天红英淡淡的说道。
“轰……”
此刻,这面镜子突然旋转,一道乌光闪过,直指洛天,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密客行動
这时,让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下子出现了两个洛天,一个是本体,一个是复制品。
打造魔王大人的城鎮!~近代都市就是最強的地下城~
只不过,这个复制品,却是妖王鲲鹏复制的,对洛天抱有滔天的杀意,身形一晃,对着洛天一杀了过来。
“你……”
面对同样的自己,杀向自己,洛天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只不过,这种感觉瞬间消失,洛天的心性极为坚定,哪怕杀向自己,他也丝毫不手软,天地树光华闪烁,手中的战矛,洞穿天地,战矛之上,万千神通吞吐,杀向另一个自己。
可怕是,另一个自己竟然也和自己一样,做着同样的动用,同样的神通,简直一模一样。
“轰……”
两个洛天在虚空之中,大战连连,不分上下,交战极为惨烈。
“好玄妙的法宝,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洛天不免心中着急,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妖王老鲲鹏的手段和神通,就凭刚才那一击神通,如果不是有诸天红英相助,他就危在旦夕。
“还不够,再来,”
老妖王鲲鹏手中的镜子再一次的运作,对着洛天就照了下来。
此刻,他的神识凝重,这宗宝物虽然奇怪,不过,需要强大的神识催动,虽然复制了对方,想要对方拼命助他杀敌,那就需要自己强大的神识来催动,不然的话,他可以无限制的复制下去,那么还不是天地间无敌了?
所以,妖王老鲲鹏决定拼着耗费神识,准备再复制一个洛天出来。
只不过,这次妖王却是并没有成功。
洛天的头顶上方,出现了至仙门。
至仙门古朴大气,沧桑古万,古老的花纹,闪烁着一种奇怪的光泽,悬浮在洛天的头顶上方,那镜子乌光,照在了至仙门上,发出轰然大响,却并没有复制出洛天来。
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 好命的猫
诸天红英的建议果然有用,至仙门挡住了那镜子的乌光。
“杀!”
此刻,洛天头顶至仙门,手持战矛,撇开另外一个自己,直接杀向了妖王老鲲鹏。
不光如此,洛天动用了自己的五行祭坛,这一大杀器。
“轰隆……”
五行祭坛轰隆作响,对着鲲鹏老妖就直接压下。
“五行能量重宝,想不到你这个都祭炼了出来,不过,想要用它来镇压我,还不够格!”
此刻,鲲鹏老妖大喝,施展了绝世的手段,手掌擎天,三只巨爪,如同天地柱一般,竟然硬生生的托住了下降的五行祭坛,不让它落下,无论祭坛如何催动,那擎天巨爪散发着可怕的能量波动,在化解着五行祭坛的碾压。
不得不说,这个妖王恐怖而可怕,他还是第一个徒手接生生的接五行祭坛的强者。
“这个时候动用阴阳太极,也许会重伤了这个老妖鲲鹏,不过,想杀他并不容易,再说,还有虚空深处的那些强者,就无法一网打尽了,不知道这只死狗准备的怎么样了?”
杀向鲲鹏老妖的同时,洛天的心神电转。
“妈的,累死本尊了,”
另一处,虚空深处,大黑狗真是累的像狗一样,趴在那里里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上次千代王莅临逍遥门,曾亲自把自己所创出的空间大阵传给了大黑狗,比他自己琢磨的强的太多了。
这次大黑狗就是受了洛天的安排,躲在这个地方开始布阵,想要坑杀对方。
“想不到本尊又被这个混蛋给骗了,他本来就是想带着我厉害逍遥门的,自己还巴巴的非要跟着出来,白白的让他骑了一路,”
大黑狗心黑,懂智谋,不过,还是被洛天掉进了洛天的陷阱里,在那里边布阵,边骂骂咧咧的,不过一双铜铃般的狗眼,却是炯炯有神,极为认真。
Levius
大黑狗虽然不着调,不过,干正事,这只死狗可是很少失手,特别是布阵,更是不敢大意,因为,他可是知道其中的厉害,万一有闪失,不但会害了洛天,还会坏了大事,怕是逍遥门的人会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不可。

精品都市小说 《逍遙兵王》-第4672章 屠殺在繼續 林园手种唯吾事 不遗余力 閲讀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幽靈山的拘鬼憲,時有所聞若果是生魂,定會被拘去,不簡單,探望夫洛天九死一生了,”
人們震,正想一頭出手,這會兒,可憐黃金暴君遙遙的出口,頂用世人只能權且退了下。
“金子暴君,你——”
陰靈山的強者不由的震怒,拘鬼憲真的是陰靈山的一大術數,無與倫比,他遠毋落到靈魂山主的際,一向回天乏術闡揚出裡的細,他也
是用於遮擋洛天漢典,有史以來消逝想過會精武建功,今昔聽到黃金聖主這麼著說,半斤八兩是斷了大眾八方支援的火候,讓他何許不惱?
“轟——”
黑霧被震散,兩條吊索寸寸崩斷,勁風吹過,吹落了此人腳下上的草帽,顯出了一個親人相隔的臉龐,看上去大為令人心悸,一雙雙眸幸好冰涼中透著風聲鶴唳。
“靈魂山?有成天,我定點會回顧的,偏偏,你來了,即或我回仙界前給靈魂山的幾許收息率吧,”
洛天身形剎那,一轉眼就到了此人的先頭,滴血的戰矛脫手,破開了該人的數以萬計防備,直穿胸而過,一晃挑了起。
“稚子,放靈魂山的戀人,否則的話,陰魂山定會把你千刀萬剮,”
此刻,黃金暴君元首大隊人馬的強人圍了和好如初,又道指責。
“黃金聖主,你——”
靈魂山的強手如林望著金聖主,依然說不出話來,熱血本著鈹淌下,他的體內的發怒在逐漸的滅絕。
他辯明,金暴君吧,不只救迭起自我,反倒會加重,激憤洛天。
“轟——”
毀滅全總始料未及,洛天當下的戰矛一震,是幽靈山的強人馬上化成了血霧,身故道消。
接著,洛天如虎衝入了羊,大殺萬方,一杆灰黑色的戰矛如墨色的巨龍,一晃兒而過,沿路,不略知一二有點強人,徑直化成了血霧,觸之即死,碰之即傷,一晃兒完了一條真隙地帶,遍的血霧,殘呼,殘肢,造成了一度怕人的修羅戰地。
洛天如龍入海,一輔導去,一番強者的腦殼紙包不住火了一串血花,直炸開,無頭殭屍掉落,一腿踢去,徑直把一個三荒強手踢成了兩截。
“殺,”
洛天的青面獠牙,也鼓舞了那些人的凶勁,別命的衝了和好如初,各族法術,重寶,一股腦的對著洛天就照管了來。
“給我破!”
洛天身前綠光一掃而過,御了多數防止,還要殺向那幅人,佈滿的法術都是探囊取物,正反詛咒,死活周而復始拳,呼家掌法,仙神決,塵間研究法,掌指間三頭六臂盡吐,整個浮泛半,化成了他的殺敵戰場。
“吼——其一洛天反了,無極布達佩斯的強手速速駛來,圍殺此寮!”
終久有庸中佼佼大吼,濤在通盤混沌南昌飄動。
混沌長春市極大,這裡的煙塵只不過是一域而已,過此人一吼,一剎那,不折不扣混沌城都明亮了,不領略有稍事庸中佼佼不啻飛蝗數見不鮮的趕。
“哼,今日我就大開殺戒,”
洛天冷哼一聲,大手一近,這,夜空銀晶沙出手,宛然一條丕的錦繡河山數見不鮮,壓向了大家。
“啊,噗嗤,”
“可惡,竟是是銀漢星晶沙,一顆同比一座大嶽再不輕巧,”
瞬即,死傷不在少數,有人轉手被壓成了血霧,有人臨死前詛咒。
時而,整整混沌石獅下起了一場血雨,化了一是一的修羅煉獄。
“讓老漢來!”
有清華喝,這是一番老,身體白頭,嵬巍,在他的腰間繫有三個背兜,方今直白抓在手裡,望向洛天,倏然甩了進來。
瞬,不得了提兜殊不知化成了三尊和他同樣的人,把洛天圍在了當間兒。
“四象陣?不料在荒界想得到還有人明這種兵法,”
洛天觀這四人不由的一怔。
陰陽家猴拳,七星拳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這但是道門的道,也是道家的法術,卻是風流雲散料到貴國甚至於也瞭解,豈敵方失掉國道家庸中佼佼的指導。
“小,我這四象陣潛能所向無敵太,儘管是無期的像樣大聖的設有,被我困住,想要擺脫也急需頗賣力氣——”
“噗嗤——”
從未有過等人說完,洛天的身形突如其來一成為四,四個洛天,四杆戰矛,四個來勢,而且著手,間接刺入了中的靈魂。
爱妃在上 小说
“你——你不圖——”
該人的法術彈指之間被破,四人拼制,被洛天一矛挑了始於,跟著矛身一震,直萬眾一心,從此人的神識當中逃離一個君子,極快的衝向了遠方,卻是被洛天彈指所滅。
本條號稱半聖的強人,未卜先知四象陣,好不,他還不復存在投完,洛天就既出了局,連術數都從沒趕得及耍,就死在了洛天的矛下,口碑載道說銜冤之極。
“贅言太多,也會要人命的,”
方今,洛天幽幽而語,末了把秋波望向了好不金子暴君。
“鄙,你很強,只是,這混沌玉溪饒你的崖葬之地,”
對洛天的眼,金子聖主隨身鐳射大放,冷聲鳴鑼開道,以安樂起見,他久已告稟了後頭的大聖,劈手就會蒞。而他他人也是一尊九荒庸中佼佼,將要觸動到大聖的門楣,之所以他即若不敵,也會擺脫洛天,等候後身的強手如林到。
“恐怕你業已報信了暗中的人物吧,實在你的國力很強,心卻是泯沒無敵的思想,用,這一戰,你必定要死!”
洛天搦戰矛走了復原,淡薄商計。
“你——狂妄自大!”
若是被洛天戳中了苦衷,是金子暴君立憤怒,一晃兒,撐起了相好的域,那是金子剪,金錘,黃金棍,金子刀,每一期都若巨集觀世界神藏超然物外,潛能重大蓋世無雙。
又,該人的狼牙棒,勢若驚天,頭整個了道道規定,符文稠,匹配著自的金子神藏偏袒洛天攻來。
此人一上去就行使了總共的功力,要絕殺洛天。
“殺!”
洛天人影兒霎時,倏忽避讓了乙方的強攻,與此同時人影兒化成了能量大弓,思潮刺作箭,弓屆滿圓,一瞬,力量暴風驟雨,瞄準了之黃金暴君。
“這是底?”
霎時間,金聖主只深感倒刺麻痺,閤眼的影子迷漫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