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神秘之劫-第390章 契約(6400加)閲讀

神秘之劫
小說推薦神秘之劫神秘之劫
‘讨厌的家伙’名为布里茨,是某个商人家庭的次子。
这次受命前往南印尼斯,管理一家种植园,听起来有些像是被发配了。
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心情不怎么美妙。
后来在牌桌上认识了亚伦、凯恩等人,又爆发了一些小小的冲突,因为他赌输了赖账不给钱,并且表现出对亚伦的嫉妒……
任何小圈子都是有领头者的,而博特、保罗等人默认亚伦是领头者,因为他是住在头等舱的。
嗯,上位理由就是如此朴实无华。
布里茨相貌还算英俊,也读过专科学校,感觉自己怀才不遇,更嫉妒亚伦年纪轻轻比他英俊、富有……更得到了一大笔遗产。
当同样打听到海伦·坎迪小姐的事情之后,他心底立即生出一个计划。
是的,他想勾引这位大小姐,如果能蛊惑对方带着嫁妆私奔就更美妙了。
在南印尼斯那个混乱的地方,随便一躲就可以躲开后续的追查,一万镑也足以买下许多种植园,过上富豪的生活。
可惜,他忘记了一件事。
虽然海伦·坎迪小姐风评不佳,喜欢刺激,喜欢冒险……但在她身边,还有两位伯爵特意选择的古板嬷嬷与一帮仆人。
据说她们一直希望海伦·坎迪小姐待在自己的套房内,直到航行结束,甚至就连晚上睡觉之时手放在哪里都要管!
这次也是海伦·坎迪小姐发了脾气,才拥有了来酒吧的机会,但两个嬷嬷宛若保镖一样一左一右跟在旁边,警惕地盯着每一个靠近的年轻男人,让布里茨很是无奈。
这时候,他看到了几个讨厌的人靠了过来,微笑的表情僵硬在脸上。
“布里茨先生……”
博特面对潜在的竞争对手,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上次打牌,你输了我们1镑3先令……什么时候归还?”
“什么1镑3先令?”
布里茨摇头否认,他毕竟只是一个庄园执事,不是庄园主,作为一位经理人,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
更何况,在想要勾引的海伦面前,他怎么能表现得没有绅士风度、品行不佳?
无论赌博与欠债,他都是不可能承认的。
冷淡地回应之后,他转身看向海伦,脸上浮现出殷勤的笑容:
“美丽的海伦小姐,这里的酒我推荐莫吉托鸡尾酒,口感清爽,适合您这样的淑女。”
话音未落,旁边的一位嬷嬷就冷着脸开口:“不,我们不需要……小姐,作为一位待嫁的淑女,您需要远离这样的地方。”
“我已经受够了……明明那些年轻男女在婚前还有堕落的宴会与狂欢呢。”
海伦抿了抿嘴唇,眼睛环视一圈,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亚伦身上。
不得不说,亚伦的英俊相貌,完全满足了少女对于未婚夫的所有向往与期待。
可惜,他不是……
海伦惋惜地想着,坐在吧台边缘:“给我来一瓶烈火酒!”
她抓住了两位嬷嬷的小小把柄,又大发脾气,好不容易才获得这个机会,此时就是想玩一下刺激的。
億萬富婆在冷宮
‘呃……难怪那么多大小姐轻易就被穷小子勾引得私奔了……’
亚伦蓦然感觉,自己要是用‘绘画’的名义去搭讪,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果然……长得帅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看到布里茨又坐在吧台上献殷勤,连保罗医生跟凯恩律师都看不下去了,保罗医生虽然叫得最大声,却有自知之明,压低声音:“难道我们就看着布里茨那个无赖去骚扰万镑小姐?杰克……你上吧,我宁愿看到鲜花与绿叶相称,也不愿看到它被一坨狗屎玷污!”
“嗯,那位绿森伯爵说过很多经典语录,可惜只流传出一点点。”旁边的凯恩律师点头附和道。
“我对那位女士没多大兴趣,但不喜欢欠我账的人!”
亚伦耸了耸肩膀,突然坐在布里茨身边,打了个响指:“来一杯柠檬水。”
“嗤……我是说,这很适合你。”布里茨恶意地说道。
毕竟,在酒吧喝柠檬水,是很娘们的行径。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亚伦嘴角泛起一丝弧度,他正想找个人尝试一下‘意外律’的命运修正。
“什么赌?我没兴趣……”
布里茨十分警惕地道。
“我赌我可以让那位小姐主动给我倒酒,如果成功了,你给我100镑,如果失败了,我付你100镑。怎么样?”
亚伦下巴微抬,指了指正在像小猫一样伸出舌头舔舐酒杯,不时哈气的海伦小姐。
“成交!”布里茨眼珠转了转,压低声音回答。
“那么我宣布,契约成立!”亚伦保持微笑,以庄严的声音宣告,同时用‘意外律’公证了这一条契约。
布里茨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容,义正言辞地来到海伦小姐旁边,大声道:“海伦小姐,这位男士做出了十分没有绅士风度的行径,他竟然用你的行为跟我打赌,让你给他倒酒,这实在太过卑劣了!”
海伦果然气冲冲地瞪着亚伦,旁边的布里茨脸上笑容越发得意,比了个100镑的口型。
“这位美丽的小姐,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吸引你的注意……我只是想认识你而已,鄙人杰克·科赛尼!”
亚伦露出灿烂的微笑。
虽然好气,但他真的很帅!
海伦的表情不自觉地就变得柔和起来,站起身,提着裙角行了一个淑女礼:“我是海伦!海伦·坎迪!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亚伦眨了眨眼睛,忽然在两位嬷嬷惊骇的目光中,贴到了海伦身边,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旋即飞快离开,脸上保持微笑:“那么……可以给我倒一杯酒么?”
“当然!”
海伦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拿起酒瓶给亚伦的杯子里倒了满满的烈火酒。
“我赢了。按照契约,你应该支付100镑!”
亚伦看向布里茨。
“特么的!”布里茨望着海伦,脸上震惊、失望、混乱、绝望各种表情充满,终于撕下了伪装,比了个中指:“见鬼去吧!”
很显然,他决定爽约,并且放弃了‘狩猎’海伦的计划,不需要再维持风度。
亚伦耸耸肩膀,平静望着布里茨离开:‘很好……他选择拒绝……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