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ptt-第五百九十一章 小世界推薦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小說推薦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在确认蛊王被彻底封印后,江北然又看起了两把刹绝的剑身。
琉璃锭最大的特性就是将法阵的效果成倍放大。
往上刻什么法阵,它就会成为什么类型的法宝。
刻上侦查类法阵它就是侦查类的法宝,刻上防御型的法阵它就是防御类法宝,而现在……当江北然清楚刻在剑身上的法阵到底是什么作用时,也就明白了琉璃锭此刻的特性。
封印类法宝。
强大的封印能力加上地藏真晶的加持,那真是任这蛊王有通天的本事也出不来啊。
‘不过蛊修修到后期都这么不死不灭的吗?就算是针对性这么强的法宝也只是封印它而已,而不是杀死。’
另外说到针对性,江北然不禁想到了那座古墓。
也不知道那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竟然在里面藏了一把如此针对蛊族的武器,很大概率在当年和蛊修的大战中有着许多戏份。
‘晚些再去看看吧,另外两个墓室中肯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将两把刹绝重新变回手镯戴在手腕上,江北然开始研究该怎么出去。
一旁的无象尊者见江北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就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她本以为自己在江北然面前现出真身后他肯定有很多问题问自己,结果都这么半天过去了,他愣是一个相关的问题都没问题。
“没有。”江北然直接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确很好奇无象尊者为什么要变成夏铃铛潜伏在自己身边,但他现在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她的事情并不着急。
“好,等你想问的时候我可不一定会告诉你。”无象尊者说完便转过身去。
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江北然开口,只好握了握拳,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等会儿他想问的时候,我一定什么也不说!’
发完誓,无象尊者又扭过头看了眼江北然。
‘急死你!’
可无象尊者这些小动作和小表情完全都没入江北然的眼,因为他这会儿正在无比认真的思考。
乾坤术本就是他的短板之一,虽说恶补了一阵,但也不敢称高手。
所以想要破开空间冲出去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问问蛊王吧,但他现在除了“我诅咒你”和“快放我出去”外什么都不会说,基本上可以说已经疯了。
‘愁啊……’
双指戳了戳脑门,江北然决定还是跟之前一样,既然一门乾坤术不够解决现在的问题,那就调动其他玄艺来帮忙。
‘如果能看出这个空间是怎么喝成的,那冲出去的机会大上很多。’
说干就干,江北然从乾坤戒拿出符宝和符篆就开始布阵。
政法名为星罗密布,是一个侦测类的阵法,江北然之所以要不知它,是为了发现这个空间中的各种小细节。
若能推演出这空间是在被开辟出来的,江北然怎么也就有了出去的办法。
一个时辰后,星罗密布大阵成功开启,江北然眼中的空间也开始变的不一样。
在跟胡鸿惟学习了一阵后,江北然已经完全明白了灵砂的空间概念。
简单来说就是再细小的尘埃中也有着一方自己的小世界。
在星罗密布开启后,江北然就能够更清晰的来观察这个小世界,来了解它时如何诞生的,又该如何找到出口。
【每个世界都有出口】
这是大多数乾坤师的“座右铭”。
就如同玄龙大陆也有着很多秘境这样的出口一般,其他空间中也总会蕴藏着各种各样的出口。
而乾坤师要做的就是将他们找出来。
無常錄
至于找出来的目的……那就是各不相同了。
如果是想要将什么东西永久的封印在里面,那么找到空间出口的目的就是封死他,不让里面的人有任何机会逃跑。
如果是用来做自己的宝库,那就要将出口锁好,不能让别人轻易进去。
……
但这些对于现在的江北然来说都不重要,他只需要找到出口出去就好。
沿着星罗密布显现出来的影土,江北然开始朝着东北走去。
影土是每一个空间中的特殊物质,不禁肉眼不可见,就算是用玄识和感知力也很难发现他。
就如同“暗物质”一般的存在。
而就是这大多数人一生都没见过的影土,却撑起了半个世界。
饕餮記
就比如必须要有阴阳才能生万物,影土代表的就是阴,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路也隐藏在这阴暗之中。
寻着影土一路来到一处岩石旁,江北然蹲下身仔细研究了半天后发现就是一块石头,并没有什么特殊。
于是江北然抬起一脚将它踹碎,看到了被它压在身下的星星点点。
这些星星点点便是灵砂世界中最重要的“种子”。
可以说这个小空间中的一切都由这些星星点点所化成,如果没有它们,那就算建造了整个世界也毫无意义,只会是一个又一个的空壳。
——————————————————————————————————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强大的封印能力加上地藏真晶的加持,那真是任这蛊王有通天的本事也出不来啊。
‘不过蛊修修到后期都这么不死不灭的吗?就算是针对性这么强的法宝也只是封印它而已,而不是杀死。’
另外说到针对性,江北然不禁想到了那座古墓。
也不知道那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竟然在里面藏了一把如此针对蛊族的武器,很大概率在当年和蛊修的大战中有着许多戏份。
‘晚些再去看看吧,另外两个墓室中肯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将两把刹绝重新变回手镯戴在手腕上,江北然开始研究该怎么出去。
一旁的无象尊者见江北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就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她本以为自己在江北然面前现出真身后他肯定有很多问题问自己,结果都这么半天过去了,他愣是一个相关的问题都没问题。
“没有。”江北然直接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确很好奇无象尊者为什么要变成夏铃铛潜伏在自己身边,但他现在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她的事情并不着急。
“好,等你想问的时候我可不一定会告诉你。”无象尊者说完便转过身去。
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江北然开口,只好握了握拳,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等会儿他想问的时候,我一定什么也不说!’
发完誓,无象尊者又扭过头看了眼江北然。
‘急死你!’发完誓,无象尊者又扭过头看了眼江北然。
‘急死你!’
可无象尊者这些小动作和小表情完全都没入江北然的眼,因为他这会儿正在无比认真的思考。
乾坤术本就是他的短板之一,虽说恶补了一阵,但也不敢称高手。
可无象尊者这些小动作和小表情完全都没入江北然的眼,因为他这会儿正在无比认真的思考。
乾坤术本就是他的短板之一,虽说恶补了一阵,但也不敢称高手。
所以想要破开空间冲出去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问问蛊王吧,但他现在除了“我诅咒你”和“快放我出去”外什么都不会说,基本上可以说已经疯了。
‘愁啊……’
双指戳了戳脑门,江北然决定还是跟之前一样,既然一门乾坤术不够解决现在的问题,那就调动其他玄艺来帮忙。
‘如果能看出这个空间是怎么喝成的,那冲出去的机会大上很多。’
说干就干,江北然从乾坤戒拿出符宝和符篆就开始布阵。
政法名为星罗密布,是一个侦测类的阵法,江北然之所以要不知它,是为了发现这个空间中的各种小细节。
若能推演出这空间是在被开辟出来的,江北然怎么也就有了出去的办法。
一个时辰后,星罗密布大阵成功开启,江北然眼中的空间也开始变的不一样。
在跟胡鸿惟学习了一阵后,江北然已经完全明白了灵砂的空间概念。
简单来说就是再细小的尘埃中也有着一方自己的小世界。
我有百億屬性點
在星罗密布开启后,江北然就能够更清晰的来观察这个小世界,来了解它时如何诞生的,又该如何找到出口。
【每个世界都有出口】
这是大多数乾坤师的“座右铭”。
就如同玄龙大陆也有着很多秘境这样的出口一般,其他空间中也总会蕴藏着各种各样的出口。
而乾坤师要做的就是将他们找出来。
至于找出来的目的……那就是各不相同了。
如果是想要将什么东西永久的封印在里面,那么找到空间出口的目的就是封死他,不让里面的人有任何机会逃跑。
如果是用来做自己的宝库,那就要将出口锁好,不能让别人轻易进去。
……
但这些对于现在的江北然来说都不重要,他只需要找到出口出去就好。
沿着星罗密布显现出来的影土,江北然开始朝着东北走去。
影土是每一个空间中的特殊物质,不禁肉眼不可见,就算是用玄识和感知力也很难发现他。
就如同“暗物质”一般的存在。
而就是这大多数人一生都没见过的影土,却撑起了半个世界。
就比如必须要有阴阳才能生万物,影土代表的就是阴,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路也隐藏在这阴暗之中。
寻着影土一路来到一处岩石旁,江北然蹲下身仔细研究了半天后发现就是一块石头,并没有什么特殊。
于是江北然抬起一脚将它踹碎,看到了被它压在身下的星星点点。
这些星星点点便是灵砂世界中最重要的“种子”。
可以说这个小空间中的一切都由这些星星点点所化成,如果没有它们,那就算建造了整个世界也毫无意义,只会是一个又一个的空壳。
在确认蛊王被彻底封印后,江北然又看起了两把刹绝的剑身。
琉璃锭最大的特性就是将法阵的效果成倍放大。
往上刻什么法阵,它就会成为什么类型的法宝。
刻上侦查类法阵它就是侦查类的法宝,刻上防御型的法阵它就是防御类法宝,而现在……当江北然清楚刻在剑身上的法阵到底是什么作用时,也就明白了琉璃锭此刻的特性。
封印类法宝。
大 唐 第 一 美女
强大的封印能力加上地藏真晶的加持,那真是任这蛊王有通天的本事也出不来啊。
‘不过蛊修修到后期都这么不死不灭的吗?就算是针对性这么强的法宝也只是封印它而已,而不是杀死。’
另外说到针对性,江北然不禁想到了那座古墓。
也不知道那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竟然在里面藏了一把如此针对蛊族的武器,很大概率在当年和蛊修的大战中有着许多戏份。
‘晚些再去看看吧,另外两个墓室中肯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将两把刹绝重新变回手镯戴在手腕上,江北然开始研究该怎么出去。
一旁的无象尊者见江北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就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她本以为自己在江北然面前现出真身后他肯定有很多问题问自己,结果都这么半天过去了,他愣是一个相关的问题都没问题。
“没有。”江北然直接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确很好奇无象尊者为什么要变成夏铃铛潜伏在自己身边,但他现在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她的事情并不着急。
“好,等你想问的时候我可不一定会告诉你。”无象尊者说完便转过身去。
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江北然开口,只好握了握拳,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等会儿他想问的时候,我一定什么也不说!’
发完誓,无象尊者又扭过头看了眼江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