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第八百一十七章 天狼神火與玉蛟開口讀書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瓶中晶石不是其它,正是曾被炼化过的真灵本源,此物只要与天地灵气一接触,便会化为大量精纯之极的天地元气。
用来滋养洛虹新诞生的本命法宝,实属是最顶级的待遇。
神念一动,米粒状的晶石当即冲天而起,刚出瓶口它便化为了一团鸡蛋大小的五色光雾。
只见这五色光雾不断翻转之下,内部不断发出闷雷般的巨响,同时体型狂涨,眨眼间就变得有丈许之大,且没有半点停止的迹象。
天星双圣见洛虹突然大笑,随后就祭出一团云雾,不禁好奇心大起,眼看着五色云雾飞到高空,并一口气扩张到数亩大小。
然而下一刻,一股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巨大灵气波动便从高空传来,整座天星圣山的灵气都似被什么东西牵动一般,竟无比剧烈地翻滚起来。
天星双圣当即面色一白,连忙打出五六张传音符,命令圣山上的星宫弟子开启防护法阵。
而此时空中,一股股五色飓风正疯狂咆哮肆虐,其中包裹着无数同样呈五色的光球。
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发现只要这些光球动弹一下,周围的天地灵气就会被狠狠地搅动一下。
显然,这些五色光球才是引起整座天星圣山灵气异变的元凶。
洛虹来不及解释太多,剑指一点便令乾坤珠向着五色飓风飞射而去。
二者还未真正接触,那些五色飓风便似被牵引一般,主动围绕上了乾坤珠,每刮一圈,飓风中的五色光球便会被乾坤珠吞噬掉一些。
与此同时,洛虹丹田中的吸力也骤然消失了。
但还不等那些五色飓风多刮上几圈,高空中便突然撒下一片五色灵光,从光源中源源不断地翻滚出大量云雾,很快便凝结出了一大片五色云彩。
只见,这片五色云彩将已经围成风球的五色飓风盖住后,便缓缓旋转起来。
顿时,那些飓风中的五色光球便晃动起来,渐渐地脱离飓风,接着冲天而起,没入那五色云彩之中。
“又来打秋风?天道你丫别太过分了!”
洛虹见状哪里还不知这是天道又眼馋了,想来分一杯羹,这他可不答应。
正好此时炼宝结束,洛虹也腾出了手来,当即将肉身中还未用尽的大五行磁光聚于右掌之中,用力之法则一催后狠狠推出。
下一刻,一只长达百丈,由五色霞光凝聚而成的巨掌,便出现在五色云彩下方,并如闪电般毫不留情地轰入五色云彩之中。
明明是虚浮的云彩,但在洛虹这一掌之下,却是发出了犹如金铁交击般的轰鸣声。
随即,那片覆压数里的五色云彩似是吃不住力道一般,整个震颤起来,而中心处的霞光巨掌却是狠狠将其轰出了一个凹陷。
这时,洛虹目光一厉,血肉之中隐有白色雷光闪动,口中大喝一声:
杀手房东俏房客
“给我破!”
喝声之下,霞光巨掌的威能竟又暴涨五成,一下就将五色云彩轰了个对穿。
这一击后,五色云彩便从缺口处飞速溃散,化整为零后便似来时那般直接遁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显然,它并不想在走之前,将吃进去的五色光球再吐出来。
好在这时,乾坤珠吸收五色光球的速度变慢了许多,正是快要“吃饱”的迹象,否则洛虹怎么也要留下一片五色云彩,让天道补偿他一番。
而随着五色光球数量的急剧减少,那些飓风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狂暴。
终于在又过了片刻之后,乾坤珠停止了吸收五色光球,而它此刻的表面已经完全变成了晶蓝色,散发着分外刺眼的蓝白灵光,似有浆液在上流动,就好像….
一颗蓝色的太阳一般!
天星双圣和凌玉灵此时都没有感应到乾坤珠的一丝气息,但作为其主的洛虹却是能够体会到此宝所拥有的可怕温度。
只是因为此宝自身庞大的乾坤之力,让其自成了一小片空间,才未将力量泄露一分,否则怕是整座天星岛都要顷刻间化为一片火海。
压下心中的狂喜,洛虹将右掌一张,新生的乾坤珠便一下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
虽然此宝有着恐怖之极的力量,但作为本命法宝,却是伤不到洛虹分毫的。
突然,乾坤珠上焰丝一卷,勾勒出了一只蓝白色的三足火鸦,灵动之极地梳理起了羽毛。
“你这变了模样,我可又得给你起名字了。”
洛虹先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便沉吟着自语道:
“蓝白之星,是为天狼,神通所至,无物寂灭,今后我便唤你为天狼神火!”
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新名字,三足火鸦周身蓝光一闪,顿时变成了一头小狼的模样,亲昵地朝洛虹嗷叫了两声。
“洛兄,凌某现在应该不需要你护持了。”
凌玉灵有些幽怨的声音在洛虹耳边响起,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未松开对方的手。
“哈哈,凌姑娘勿怪,洛某一时高兴,没注意这些小节。”
洛虹右掌一合,将乾坤珠收入丹田,轻笑一声后松开了左手。
“既然缘分未到,这些小节还是该注意一下的,洛兄今后还请自重。”
凌玉灵娇哼一声,颇为不满地道。
洛虹闻言顿时闭了嘴,依靠他的经验,这种时候肯定是多说多错,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洛道友,法宝炼成固然欣喜,却也别忘了收尾。”
温青将自家女儿神色不对,果断指了指剩余的五色飓风道。
“这个自然。”
此时空中的五色灵球还有近千颗之多,洛虹当即挥袖打出一道五色霞光,将这些五色灵球全都收拢起来。
有了这些天地元气,后续他履行约定,为星宫炼制通天灵宝之时,就能方便许多。
当最后一颗五色灵球没入洛虹的袖口后,此番炼宝便算是彻底落下了尾声。
“洛道友,此关既过,不知你之后作何打算?”
凌啸风委婉地询问洛虹准备什么时候履行约定。
洛虹一下听出了他话中之意,当下淡淡地道:
“此番为了炼宝,洛某伤了些许元气,需要静养数年才行,便借居在星宫一段时间,不知二位道友是否欢迎?”
洛虹的回应也十分直接:伤养好了就开始。
“哈哈,洛道友想要做客,本宫自是蓬荜生辉。
不过,当下我夫妇二人要先去处理一下宫中事务,便由刘长老代为招待道友。
玉灵,还不过来,此番的乱子还需你这星宫少主出面才行。”
温青微笑着客套道,随即挥手示意凌玉灵与他们同去。
凌玉灵神色略微变幻了一下,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飞身便朝天星双圣那边遁去。
而当三人化遁离去后,被温青用传音符招来的一名星宫长老,却是笑呵呵地遁至洛虹身旁,恭敬地道:
“晚辈刘问仙,见过洛前辈。”
洛虹一打量这白发老者便知对方乃是那种罕见的脾气极好之人,脸上总是笑呵呵的,让人难以生出恶感。
“刘道友不必多礼,不知贵宫打算如何处理被洛某误伤的那些修士?”
伤及无辜,实非洛虹所愿,所以他想问过此事后,再去闭关调养。
“前辈仁义,不过方才的异变造成最多的,还是房屋的损失。
人员的话,因为这里附近大多是结丹期的修士,所以伤亡并不严重,仅仅是七位筑基期的修士运气不佳,在前辈炼宝的余波中丢了性命。
此事不牢前辈费心,本宫自会拿出一些灵石抚恤一二的。”
刘问仙仍是笑呵呵地道。
“既然是被洛某误伤,洛某又怎可不管。
这样吧,伤者每人补偿十块中级灵石,死者每人补偿五块高级灵石,从碧灵岛的账目上支取。”
洛虹此言不仅是对刘问仙说,更是用法力传音了出去,入得所有相关修士的耳中。
顿时,那些原本还在暗骂倒霉的修士纷纷喜笑颜开起来,十块中级灵石就等于一千块低级灵石。
光是吃些皮肉之苦,就有这好事,即便要多断条腿,他们也是愿意的。
至于那些不幸身亡的筑基修士的亲人,那更是没有怨言了,五块高级灵石最少也价值五万低级灵石。
虽然有些现实,但这的确能买下一名筑基修士的性命了。
“洛前辈宅心仁厚,刘某便先替那些小辈谢过前辈了。”
刘问仙拱手一礼道。
受难的大多是星宫修士,他也的确有资格做这个代表。
然而,就在洛虹准备离去之时,下方的一声高呼却让他停了下来。
“前辈,我们不要灵石,还请前辈开恩,救晚辈女儿一命!”
洛虹循声望去,顿时便见一个颇具风韵的少妇正怀抱着一名瘦弱少女,跪在地上朝他苦苦哀求。
洛虹正觉有所亏欠,当下见状自然不会铁石心肠地拒绝对方,他神识一扫,便发现那瘦弱少女是身中奇毒,正要打出一道精纯法力,直接帮对方化解,却突然又有了新的发现。
“咦?龙吟之体?”
轻咦一声后,洛虹身形骤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那对母女面前。
见到这个令星宫长老都称之为前辈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不远处,那少妇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少女,颤抖着向后挪动了些许。
“你可是叫文思月?”
洛虹没打什么哑谜,直言问道。
“啊这….前辈认识妾身?”
文思月闻言一惊,鼓起勇气抬头打量起洛虹来,随即竟发现对方与昔年妙音门的一位长老颇为相像。
“你….你是卓前辈?”
“卓不凡是洛某假名,我记得你与我韩师弟有旧,所以才特地下来过问一二。”
听洛虹提起韩老魔,文思月的神色一下就放松了许多,毕竟她曾受过韩老魔恩惠,对他要信任得多。
“洛前辈,我们不要灵石补偿,只求前辈开恩,帮忙解了小女身上的奇毒!”
安下心后,文思月再度乞求道。
“解毒不难,但方才洛某用神识看过,你这女儿乃是龙吟之体,即便解了毒,也难以活过四十岁。
要是修炼的话,寿元还会更短。”
毫无疑问,这个瘦弱少女正是疑似辛如音转世的田琴儿。
她虽然不是很关键,但也是韩老魔飞升的助力,洛虹既然遇上了,自是要保住她的。
于是,洛虹与文思月详细解释了一番什么是龙吟之体后,便从对方手中带走了田琴儿,准备先留在身边,等时机成熟就丢给韩老魔处理。
这一番小插曲没有引起什么波澜,随后洛虹便带着田琴儿来到了星宫安排给他的临时洞府。
才修炼一日不到,元瑶便通过刚刚修好的传送阵赶了过来,直到亲眼见到洛虹后,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夫君此番真是吓了我一跳,伤得可严重?”
见洛虹气色不对,元瑶不禁关心道。
“无碍的,只是损了些元气,静养个一段时日便可恢复。”
洛虹挥手挥道。
“哼,叫你乱用羽化丹,现在后悔了吧!”
元瑶故作嗔怒,责怪道。
“嘿嘿,唯有这个,为夫是绝不后悔的!
瑶儿真的不必担心,为夫与别的化神修士不同,并不惧怕天地抽取精元,这恢复起来也容易不少。”
洛虹这倒也不是吹牛,他炼化天地元气可不用偷偷摸摸的,反而是天道要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主人,阿紫帮你去捉些补品回来吧!
听绿竹姐姐说,蛟龙肝又好吃又补的!”
阿紫半个身子趴在洛虹盘坐着的腿上,眼珠一转道。
“不准去!你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本性,不然注定难成大道!”
洛虹没有给阿紫分辩的机会,直接掐死了她的念头。
“其….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前辈早日恢复损失的元气。”
突然,一道柔弱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洛虹和元瑶的目光当即一转,盯上了阿紫手腕上的那枚白玉镯。
“真的?快说快说!要是对主人有用,阿紫今后就带你一起玩!”
洛虹和元瑶尚在疑虑之时,没什么心机的阿紫却立刻欢喜地摇晃着手腕道。
“呵呵,是吗?那就说来听听。”
洛虹轻笑一声,看似随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