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1609章 西洋艦隊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当大唐在西域取得了关键性胜利的时候,杨七娃也带着南海舰队朝着大食帝国而去。
一百多艘战舰在海上形成了一支规模巨大的船队。
为了避免消息泄露,路上碰到的商船,全部都被杨七娃下令控制了起来。
如果是唐人的商队,那么只是让他们跟在大军后面,大家不会为难他们。
但是如果是大食人的商队,那么不好意思了。
你们被俘虏了。
你们船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大军的后勤补给物资。
识相的,就乖乖的跟着,有当奴仆的觉悟。
要是不听话,那就去喂鱼吧。
不要在船上浪费粮食了。
“杨提督,前方再有一天的行程就到了原本波斯帝国的港口了。
按照我们从大食商人的口中打听到的情况,这里的波斯港是大食水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港口。
他们在这里有好几座造船作坊,据说大食水师最先进的海船也能在这里的造船作坊中制作了。”
苏伊作为杨七娃的得力助手,这次自然是跟着出征大食。
要不然留在齐王港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立功。
“波斯帝国原本就是西洋的霸主,他们悠久的历史中积累了不少工艺。
如今被大食人给攻打了下来,成为了大食人的领土。
相关的造船技术,自然是落到了大食人的手中。
在此情况下,波斯港有着比较先进的造船作坊,我倒是觉得一点都不奇怪。
这一次我们攻打大食,除了要打败他们的水师之外,最主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毁掉他们的造船作坊,将他们的匠人俘虏回去,看看对我们的造船工艺有没有什么促进作用。”
杨七娃对于自己的任务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
原本他还担心身后的“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干扰。
不过没想到李世民在上面居然真的自始至终都没有干涉自己的任何安排。
要知道,当杨七娃在齐王港准备调遣战舰出发的时候,李世民的到来差点把他的计划全部给打乱了。
杨七娃生怕李世民要亲自指挥舰队作战,那么麻烦就大了。
虽然大唐水师的战舰比大食人的要先进,但是如果指挥不利的话,很难发挥出正常水平来。
而李世民虽然是一个马上打江山的帝王,但是对于海战,他显然是没有任何的经验的。
杨七娃对此有着非常准确的认知。
虽然李世民是大唐天子,但是杨七娃却是李宽的人。
大唐水师有不少人,特别是之前属于市舶都督府旗下的水师人员,都是只认李宽的命令的。
要是李世民真的介入到作战之中,那么杨七娃的处境绝对会非常的麻烦。
“太子殿下之前在朝鲜半岛和倭国的时候就是非常重视打压他们的造船作坊的发展。
如今他把大食帝国作为大唐最主要的对手,那么我们肯定也是要采取当初一样的方针,尽可能的摧毁大食帝国的造船力量。
杨提督,之前我在报纸上看到过火炮的一些介绍,虽然只有非常偏门模糊的介绍,但是从里面也能看出火炮的厉害。
如今‘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上就安装了火炮,如果用来摧毁对方的船只或者造船作坊的话,应该是非常有用的。
今后我们是不是跟朝廷建议,在每一艘的战舰上都安装火炮呢?”
苏伊回想着自己前段时间参观“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的时候的场景,眼神中满是羡慕。
对于专业的水师人员来说,更好的战舰,那就是比小妾的诱惑力都还要大。
什么大长腿,什么肤白貌美,都没有新式战舰来的有新引力啊。
“我们现在的战舰安装的各种新式床弩和连弩,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
经过改良之后的连弩和床弩,根本就不是其他国家的海船可以比得上的。
这个时候,火炮的用处其实也不见得就那么大。
陛下就坐在‘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上面,就连太子殿下的得意门生狄仁杰也是在上面。
这种情况下,你要是主动的提出要‘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参战。
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你担待的起吗?”
杨七娃瞥了一眼苏伊,很清楚他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于这些海上漂的人来说,他们对于李世民这个陛下的敬畏感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强烈。
毕竟当初他们很多都是在大唐混不下去的贫穷百姓,是跟着东海渔业出海之后,生活才有了巨大的改变。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眼中就只有李宽。
当然了,会造成这样的局面,跟周二福和杨七娃这些人有意无意的引导,自然也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太子殿下都那么重视的火炮,威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妖言惑众杨本满号’既然都已经跟着我们出海了,如果一直躲在后面的话,也是浪费资源啊。”
苏伊还是有点不甘心。
他是真的眼馋这艘大唐最新式的战舰啊。
“怎么会浪费呢,陛下亲自出战,这算是御驾亲征了。
当初房相和长孙司空会同意陛下离开齐王港,就是因为陛下同意了让‘妖言惑众杨本满号’远远的跟着船队,绝对不参与到作战之中。
要不然房相他们是不可能松口的。”
杨七娃想到当日李世民在齐王港里头跟房玄龄等人争执的场景,心中也很是无奈。
虽然李世民“御驾亲征”,对于士气有一定的鼓励作用。
但是对于他这个提督来说,绝对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的。
杨七娃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面临今天这样的局面。
“好吧,既然提督您绝对没有必要,那就先不管他们了。
到时候我们打败了大食水师之后,直接放飞几个热气球,让他们给造船作坊投放火油弹,应该也能起到跟火炮类似的效果吧。”
全职国医 方千金
苏伊很是遗憾的说道。
“大食人上一次虽然败在了我们的手中,但是这一次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万一人家痛定思痛,这几年重新制作出了更好的战舰。
人家占据着天时地利,说不准也会变成一根硬骨头的。”
杨七娃是一个谨慎的人。
他自然是不想看到下面的人骄傲自满。
……
“阿耶,这西洋的情况,跟大唐还真是不一样啊。
明明都已经十一月份了,天气居然还那么的炎热,简直是一点冬天的样子也没有。”
“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的甲板上,小玉米是一点压力也没有。
她可是亲眼见证过甲板上黝黑的火炮射击的时候的场景。
对于自己的安全,她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要是连大唐最先进的战舰都打不过大食水师,那大唐也就完了。
“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场合,对这句话的领悟都是不同的啊。
以前朕以为自己算是见多识广,大唐各地的情况都很是了解。
但是到了海上,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辛亏今年让宽儿监国,朕才有机会出来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啊。”
虽然李世民这种尝试到了权利滋味的人,只要自己没有闭眼,是舍不得完全放下手中的权利的。
不过这一次南巡,李世民是真的玩的很开心。
特别是出海以后,各种各样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都给了他非常大的刺激。
甚至他都有点乐不思蜀了。
反正李宽在长安城把大唐治理的也是井井有条,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的。
“听说这些大食人吃饭,是不使用筷子,也不使用勺子之类的其他工具。
而是直接使用手来抓着吃饭。
这么一个西洋强国,居然如此吃饭,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
房玄龄在旁边也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海上航行是很无聊的。
要不是偶尔碰到一些大食人的商船的时候,能够给舰队带来一点点波折,其他时候就是只能看海了。
大海很美丽。
但是如果天天看,每时每刻看,肯定也是会审美疲劳的。
“根据前几天俘虏的大食商船上得到的消息来看,大食帝国的扩张步伐已经深入到非洲这片土地了。
那里据说是昆仑奴的家乡,如果我们能够直接打通非洲到齐王港的航道的话,单单贩卖昆仑奴这个生意,就能吸引许多商船过来。”
长孙无忌觉得今后长孙家也有必要再次启动海洋战略。
以前虽然长孙家也有一些船队,但是在东海渔业的打压之下,几乎都消失不见了。
但是在海上飘了这么长时间之后,长孙无忌却是觉得长孙家不能再跟大海绝缘了。
要不然的话,以后大唐肯定会有许多家族成为超越长孙家的存在。
这是长孙无忌不能接受的事情。
“不仅有昆仑奴,据说大食帝国那边,白奴是最受欢迎的。
一个白奴可以换到两个昆仑奴呢。”
房玄龄这几天闲着无事,也是好好的盘问了一番那些大食人。
对于大食帝国的情况,自然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不管是白奴还是昆仑奴,如今都被大食帝国隔绝在各处。
我们只要打败了大食帝国,打通了西洋往非洲和欧洲的商道,我们的海贸生意才能真正的走上一个新台阶。”
李世民的眼光,自然也不是盖的。
他很容易就意识到了这一场海战背后蕴含的重要意义。
……
波斯港。
作为大食人的第三大港口,还是受到了非常大的重视。
本身它就是波斯帝国最大的海港。
而波斯帝国作为曾经整个西洋最强大的国家,各方面的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
虽然跟每个王朝一样,传承了几百年之后,帝国内部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最终被新崛起的大食帝国给吞并了。
“穆阿维叶将军,看来哈里发还是非常重视我们波斯港的发展的。
整个帝国新下水的战舰,有一大半都被安排到了这里。
也就是叙利亚那个方向的海船不方便来到这里,要不然估计还会有更多的战舰被布置在波斯港呢。”
哈桑最近的心情很不错。
他的大本营就是原本波斯帝国的这块土地。
波斯港这边的舰队实力越强大,对他来说安全就越有保障。
波斯国境内,胆敢跳出来反抗大食帝国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
大多数时候,在波斯国境内做生意的时候,风险是比较小的。
但是一旦要出海的话,西洋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靠近大食帝国本土的海域还好,如今仍然牢牢的掌控在大食水师手中。
但是靠近天竺这边的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天竺人这几天在大唐的支持下,也是野心勃勃。
虽然对于造船行业,大唐都是不支持他们发展的。
不过花钱从大唐购买一些比较旧的海船的话,还是可以考虑的。
利用这些海船,天竺人虽然没有办法在西洋搞出什么大动静出来。
但是在自己海域附近,他们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现在大唐商家越来越多的开始出现在西洋,而我们国内也有不少的商人是从齐王港或者是浦罗中进货。
一来二去的,大家对于大唐这个国家的了解自然也会变多。
再加上我们之前不断的跟国内进行吹风,讲述着大唐帝国对我们的威胁。
哈里发他们显然也是会重新考虑如何对待大唐帝国的。
在陆地上,阿里将军已经带着十万大军,朝着大唐人口中的西域而去。
虽然我跟阿里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由他带领十万大军出征,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到时候我们在大唐的西边开始给他们创造各种各样的事情出来,拉着他们在西域跟我们战斗。
限制大唐的发展。
另外一方面,我们在西洋这边积蓄力量,等到明年或者后年的时候,就正式出兵把齐王港给拿下来。
只要占据了齐王港,大唐在西洋这边的触手就算是被斩断了。
而我们利用齐王港,却是可以彻底的把西洋掌控在手中。
甚至我们可以趁热打铁,把唐人修建的浦罗中给占据下来。
我可是听说那是整个南洋地区最大的一个城池。
里面不仅有各种各样的货物聚集在一起,还有一些作坊是我们大食人所不具备的。
一旦把那里给攻打下来,那么对大唐的震动肯定会非常的大。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不断的吸引大唐人过来南洋和西洋作战。
而对于帝国来说,海上一直在发生战斗的话,那么对于水师的建设肯定是会非常重视的。
不仅可以让帝国不断的扩大水师的人手,还能让帝国继续扩大造船作坊的规模,修建更多的战舰。”
穆阿维叶显然是希望大食帝国重视水师的发展。
任何一个国家内部,文武官员之间都是有立场差异和利益冲突的。
同样的,在武将里头,水师和陆军的立场差异就更大了。
在这个普遍不是那么重视水师建设的年代,穆阿维叶为了让大食帝国能够重视这一块的事情,可谓是做了非常多的努力。
到目前为止,也算是取得了一点点效果。
“没错,我听说大唐那边是专门设立了机构,对所有进出港口的货物征收税收。
虽然大部分的税率只有一成,但是架不住每年进出口的货物数量的巨大。
所以大唐在这一块领域里头,征收了不少的税。
而这些税,有很多都是被用来发展水师,用来修建战舰了。
虽然作为一个商人,我肯定是希望帝国的税收越优惠越好。
但是作为一个大食人,我还是希望水师能够得到不断的发展壮大,这样我们在海外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才能真正的获得更多的好处。”
哈桑的这个提议,倒是很让穆阿维叶意外。
就如同哈桑自己说的一样,商人肯定是希望国家收税越低越好啊。
哪里有像哈桑这样主动的提出要加税的?
不过,穆阿维叶喜欢啊。
哈桑在波斯港商圈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商人的领头羊。
有他出面提议征收商税,肯定是比穆阿维叶自己提出来要好。
最关键的是这一块的税收之前是没有的。
如今突然多出来之后,自己再提议用来发展水师,得到朝廷的认可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哈桑,难怪哈里发那么信任你,跟一般的商家比起来,你的觉悟果然还是非常高啊。”
此时此刻,穆阿维叶心中决定,下一次出征齐王港的时候,还是要把哈桑带在身边。
到时候齐王港里面的那些战利品,可以让哈桑先挑选。
自己这样子做,也算是投桃报李了吧?
“将军,我也是大食人,为帝国做贡献,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哈桑很是谦虚的说道。
“从海上回来的商家那里得到消息,大唐这些年不断加大南洋和西洋这边的建设力度。
再加上天竺人跟大唐也是眉来眼去的,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想办法给大唐拖一拖后退?”
虽然哈桑只是一个商人,不过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所以穆阿维叶也是愿意跟他一起商讨一些大事的。
“将军的这个提议很不错,其实我也有一个提议想要跟将军商讨。“
”什么提议,但说无妨!
”大唐帝国现在的水师虽然比较强大,但是西洋那么大,他们的水师是不可能给每一艘海船做护卫的。
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鼓动波斯港这边的一些人员出海充当海盗,劫掠大唐商船。
甚至直接安排一部分的水师人员出海劫掠大唐商船。
这样子做,一方面可以补充我们水师建设的资金,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限制大唐商家进入到西洋。
慢慢的,这一块区域就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仍然是我们大食商人的天下。“
哈桑这个提议,还是非常歹毒的。
正常的作战,大家可能热情不一定很高。
但是如果是抢劫的话,大家的积极性还是非常高的。
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钱包啊。
”这样子做的话,麦加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意见?“
穆阿维叶显然是心动了。
不过他也是有顾虑的。
自己的属下都是正规军,要是去充当了海盗,毕竟还是不好听的。
”只要对帝国有利,到时候我们再把一部分的利益送给相关的人,又有谁会跳出来跟我们过不去呢?“
哈桑这话,让穆阿维叶无话可说。
”那就先试一试吧,不过要低调一点。“
……
齐王港中。
德妃这段时间有点坐卧不宁的样子。
“娘娘,陛下此去肯定会凯旋而归的,我请教过水师的人员。
从我们港口出发,去到大食人那边,至少是需要半个月的。
如果要进入到大食人的腹地,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
虽然大军肯定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打败大食人,但是多少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所以短时间内,陛下应该是没有那么快回到齐王港的。
估摸着怎么也得等到过完年吧。”
刘兰萱对于自家娘娘的心思,自然是很清楚的。
虽然当初决定离开长安城,就已经做好了这辈子都见不到李世民的想法了。
但是如今在齐王港这边能够再次见到李世民,德妃娘娘心中自然也会有一些想法。
特别是她看到李祐在齐王港这里做出了不少的成绩,已经刷新了她对自己儿子的认知。
所以望子成龙的她,自然也是希望李世民能重新正眼瞧一瞧李祐。
回复齐王的爵位,她知道是不可能的。
但是只要李世民稍微表示一下宠爱,李祐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大家都是识相的人,看重的是李祐皇子的身份。
至于册封成什么爵位,虽然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又没有那么重要。
“这个我也知道,只不过舰队离开齐王港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回来,我这不也是心里焦急嘛。
这一次陛下如果能够凯旋而归,心情肯定会非常的不错。
不管我求他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成功的。
并且一旦我们大唐水师成功的打败了大食水师,那么以后西洋的整个海域,就是我们大唐说了算了。
这对于齐王港的发展来说,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甚至将来齐王港成为超越蒲罗中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德妃在齐王港住的很舒服,她这辈子已经没有再去别的地方居住的想法了。
自然而然的,她也是希望齐王港的发展能够比较顺利。
作为一个贸易中转城市,齐王港自身的产业是比较薄弱的。
只有海贸发达了,它这个中转港口的日子才会好过。
“太子殿下把五皇子安排在这里,就是看重了这里的位置优势。
齐王港和坎奇普兰城互为犄角之势,它们一南一北的掌控着西洋的喉舌。
所有的商队要穿过西洋,都是不可避免的要从这一块的区域通过。
所以齐王港的将来,注定是非常繁华的。”
刘兰萱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底气不是很充足。
不过这却是她自己平时幻想的场景。
“希望像你说的那样吧!
将来如果朝廷能够成立西洋舰队,把舰队驻扎在齐王港的话,那我就就觉得这里算是彻底的稳了。”
德妃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大唐顺利掌控西洋之后的场景。
“娘娘,其实要我说,如果真的要成立西洋舰队,让舰队驻扎在天竺西边,原本波斯帝国的港口那里,可能是更好的。
一个港口如果作为军港,肯定会有不少的限制,对于商贸的发展,其实不见得就是好事。
相反的,如果西洋舰队的驻地放在波斯港那边,那么我们齐王港这里的安全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作为西洋的关键港口,各个商队都会从我们这里经过。
不管他们只是在这里休息,还是来这里贸易,都会让齐王港变得更加繁荣。”
虽然西洋舰队的事情跟她们两个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闲着无事,刘兰萱和德妃却是忍不住交谈了起来。
“如果没有舰队驻扎在这里的话,我担心天竺人不老实,不知道哪天就会打我们的主意。
别看他们现在很是安分的样子,但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一旦我们大唐内部出现了什么困难,这些人立马就会翻脸。
到时候我们齐王港首当其冲的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德妃毕竟是在深宫里斗争了几十年的人物。
接人待物,看人看事的眼光还是非常的厉害。
虽然她一次都没有去过天竺,但是从一些蛛丝马迹里头,她却是敏锐的感受到了天竺人的心思,也不是那么的单纯。
如今大唐强大,他们还要依靠大唐,自然是什么都好说。
但是如果情况出现了变化,那么结果自然也是不同了。
“娘娘,我觉得今后如何对付天竺人,太子殿下和朝中的大臣肯定也是会考虑的。
不可能真的放任他们在那里发展,将来留下祸患。
只不过现在对于朝廷来说,大食人才是主要的敌人。
先把大食人打败之后,怎么收拾天竺人,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来到齐王港之后,我也稍稍的研究了一下天竺这边的历史。
这里的情况一直都是比较复杂的,也没有真正的形成什么大一统的王朝。
只要我们大唐想要让他们乱起来,办法多的很呢。”
刘兰萱作为德妃什么的宫女,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你说的也对,那就过几年再看吧。”
……
南天竺王国,米塔尔正听班吉尔说着最近打听到的情况。
“你是说大唐的皇帝陛下亲自带着水师出征大食帝国?
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要大干一场了?”
米塔尔接触大唐也算是比较长的时间了。
对于大唐皇帝的权利和影响力还是非常清楚的。
“是的,我们在齐王港的探子多方验证,确实是大唐的皇帝陛下来到了齐王港。
然后跟着水师朝西而去了。
这一次大唐集结了一百多艘战舰,遮天蔽日的朝着大食帝国而去。
很显然他们是真的准备要杀一杀大食人的锐气,想要把西洋彻底的掌控在手中。”
班吉尔对于大唐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
当初如果没有大唐的帮忙,那么班吉尔可能仍然只是一个富商家中的伙计。
虽然在坎奇普兰城内也算是有点点影响力,但是真的就只是有点点而已。
可现在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飞翼 小说
作为南天竺王国的宰相,班吉尔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种享受权利的滋味,让班吉尔欲罢不能。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还是比权利更加的让人着迷的。
“之前大食人主动的带着船队进攻过齐王港,不过却是被杨七娃带人给打败了。
原本我以为他们会找回场子来,没想到一直没有动静。
显然大食人还没有开始反击,大唐倒是乘胜追击了。
这要是西洋完全落到了大唐的手中,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米塔尔虽然名义上认大唐为宗主国。
但是实际上南天竺王国跟大唐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什么宗主国的隶属关系。
更多的只是表示小弟我认可你而已。
“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可能未必是绝对的。
大食人侵吞了波斯帝国之后,对于天竺这片大陆,一直都是虎视眈眈,想要占领这一片领土。
要知道,我们这里的土地非常的肥沃,有着大量的良田。
而大食帝国内部,却是很多土地都是沙漠,比较荒芜。
如果他们能够占据天竺,就相当于有了一个非常稳固的粮仓。
所以如果大唐打败了大食,称霸西洋,那么大食人肯定是没有机会占领我们天竺了。
但是大食人不占领,是不是大唐也不占领呢?
这个事情我现在也是不确定的。
除了领土上的这个考虑之外,其他的东西也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这几年,我们的经济发展跟大唐的关系是越来越紧密了。
许多东西都是售卖给唐人的商家,或者是需要从唐人哪里购买一些货物。
甚至我们国内一些百姓以去到齐王港和蒲罗中干活为荣。
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大唐通知西洋的利弊到底如何,还真是不好说。”
班吉尔虽然脑中有一些思路。
但是真的要问他答案的话,他显然也是没有任何把握的。
“唐人在蒲罗中东边发现了澳洲和美洲,按照地球仪上的情况来看,澳洲的面积非常大,不比我们天竺差到哪里去。
至于美洲就更加不用说了,占地面积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州要小。
但是唐人除了在澳洲和美洲的一些主要港口安排了移民进行开发之外,其他地方应该很多都是空地。
换句话说,大唐对于开发土地的兴趣,其实并不是很高的。
当然了,这可能也要看每块土地的情况而论。”
米塔尔一边想着大唐以后会怎么对付天竺,一边跟班吉尔说着话。
“是的,短时间内,大唐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统治海外的各个港口和领土。
这种情况下,必然是会采取一些特殊的政策来对应。
像是我们天竺,单单各个邦国的人口加起来就不比大唐少多少。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大唐想要征服我们,想要统治我们,都是非常麻烦的。
到时候如果连绵不绝的陷入到各种各样的混乱之中,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班吉尔继续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作为跟着米塔尔十几年了的老人。
班吉尔对于米塔尔的心思,把握的还是非常充足的。
“那倒也是,虽然我承认大唐的许多技术比我们要先进。
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要出兵攻打天竺的话,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不过,虽然情况是这样,我们也是有必要做一定的准备。
大唐不是可以随意的出手刀剑给我们吗?
只要我们给钱,要多少刀剑都可以。
趁着他们还没有对我们限制什么,赶紧多买一批刀剑回来。
从下个月开始,我们南天竺的部队,需要进一步的扩大规模。
对于周边拿下不听话的部落和邦国,也不用再跟他们客气什么了。
把他们直接灭了就是了,俘虏还能卖给唐人换点钱财。
反正他们在齐王港和蒲罗中都是需要大量的奴仆的。”
米塔尔虽然日子过得很是滋润,但是也是感受到了一点危机感。
万一到时候大唐真的把大食人给收拾妥帖了。
那么回过头来,会不会容许天竺人那么舒服的在那里待着呢?
这个事情,谁也没有答案。
不过,很显然,只有自己手中有杀手锏,自己的力量变大了,才能让别人对自己多几分忌惮心里。
“没问题,刀剑这个东西,大唐对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的限制。
最近一年,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唐商机来到天竺跟我们做生意,这对于我们的发展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我听说大唐内部,除了普通的刀剑之外,其实还是有很多其他的好东西的。
比如床弩和连弩,还有护卫使用的手弩,这些东西的意义都是非同寻常的。
我准备找个机会试探一下大唐的口风,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在这方面对我们开一点口子。”
班吉尔作为南天竺王国的宰相,见到的东西,碰到的事情自然也在变多。
相应的,他的处事经验自然也是上升的非常快。
“嗯,要是能够买到你说的那些玩意,哪怕是价钱高一点也没有关系。
反正我们天竺其他东西不多,黄金却是非常多的。
只要稍微搜刮一家寺庙,就能筹集到不少的黄金。
我们之所以能够不断的发展壮大,不断的从唐商手中购买物品,跟黄金的贡献不无关系。”
米塔尔以前比较看重自己到底挣了多少钱。
但是成为南天竺王国的国王之后,他的眼界已经变化了。
这个时候的他,挣钱已经不是首先需要考虑的了。
如何让南天竺王国的局面彻底的稳定下来,能够让国内的那些人心甘情愿的支持自己,这里面的学问和门道,其实也是挺多的。
鄉村小仙醫 李森森01
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的米塔尔,很是取巧的找到了一种办法。
那就跟跟着新罗王国差不多,南天竺王国准备全面唐化,大力的发展相关的产业。
这对于大唐商家来说,也算是一个利好消息。
毕竟,就像是米塔尔自己说的一样,天竺南边的地理环境真的太好。
只要处理的及时,今一年三季的水稻,一点问题都没有。
整个粮食的综合产量,一点也不算低。
“嗯,我明白了。
我会想办法尽可能的让国内的商家跟唐人合作,看看能不能多引入一些新式的作坊。
像是唐人制作的水泥,我觉得就是非常好用的一种建筑材料。
但是整个天竺,就连一家水泥作坊都没有。
如果大唐能够支持我们修建水泥作坊,那么很多事情也是可以好好的谈一谈的。
除此之外,我觉得农户除了种植水稻之外,也可以跟着大唐一样种植一些经济作物。
像是棉花,听说大唐那边已经在大量的种植。
如今整个市面上的棉布,全部都是唐人制作的。
我觉得天竺这边应该也是可以尝试着种植一下棉花。
如果可以成功的话,不管是在天竺附近修建作坊还是其他的,都是很方便的。”
班吉尔作为南天竺王国的宰相,需要操心的事情自然是比较多的。
“这个思路很好,大唐的技术非常丰富,我们如果不要想着一次性什么都搞的话。
那么还是有可能从大唐那边引进一些新技术的。
但是一旦让唐人意识到了我们真实的想法之后,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就没有那么好做来了。”
米塔尔对于大唐商人的认识也是比较准确的。
大家谈好了的事情,怎么也得好好的执行下去。
你要是中途找几个借口,这个想要涨价,那个想要涨价。
那么最终肯定是合作不下去的。
“唐人里面,也不是铁板一块。
很多技术,是不仅只有一个作坊掌握了。
我们只要找到那个愿意跟我们合作的,那么什么都好说了。”
班吉尔隐晦的提了一嘴,显然是今后他准备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去对应。
“行吧,那你尽快的拟定一个章程出来,我们尽快的落实下去。”
米塔尔对于班吉尔说的话,还是非常的信任的。
所以思考了一会之后,选择了听从班吉尔的意见。
这个情况,其他的奴仆自然也是看在眼中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1397章 優劣 舍短用长 东风人面 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御書屋中,陷於了陣陣短暫的偏僻裡面。
房玄齡這生財有道李世民何以止把相好叫到跟前。
論相信地步,昭著是詘無忌最受李世民嫌疑的。
當,在李世民瞭然李寬是細高挑兒以前,這種堅信殆是冰釋通對摺的。
極度,當德妃把祕事報了李世民,經由認可嗣後,李世民又證據了德妃說以來的真人真事今後,李世民對詹無忌的信賴,是實有狂跌的。
即或這般,上官無忌仍援例李世民最信賴的人。
只是,再篤信,波及到李寬和李治的東宮之位的採選這種政工,李世民也備感跟房玄齡切磋會更為不無道理,特別適量。
邪王追妻:爆寵狂妃 安小晚
“玄齡,從前你領路朕為啥會問你那幅癥結了吧?”
李世民老遠的面世如此一句話,讓房玄齡心魄益發糾。
“陛下,東宮的選萃,是陛下的家政。甭管是皇太子太子要楚王王儲,都各有各的破竹之勢,微臣感觸君主乾坤一言堂即可。”
就算房玄齡對大唐再忠心,其一功夫他亦然不想摻和王儲挑挑揀揀的商量。
但,他不想摻和也泯沒用,蓋李世民直追著他回覆疑難。
“天子哪有啥家產?產業哪怕國是啊。玄齡,你也無需有那麼樣多的放心,你紕繆說雉奴和寬兒各有各的鼎足之勢嘛,那你就暫且說一說她們都有甚麼優勢。
朕就姑聽一聽。”
這種事宜,李世民亦可找來商計的人真是太少了。
沒了局,不得不吸引房玄齡,走著瞧徹底可能聰咋樣說教了。
“王儲儲君輒都充分孝敬,滿契文武都解這星。與此同時他分外的篤學,脾氣推卻易走莫此為甚,於一下平服的大唐的話,諸如此類的殿下骨子裡亦然很嚴絲合縫的。”
則房玄齡不想說,亢李世民都已逼到了斯份上了,他也從未有過不二法門確確實實啥也瞞。
“至於項羽殿下,在微臣看齊,實際是領有王爺中心,跟國王最貼近的。
他不只起來會爭鬥六合,停息能處分地帶,還有非凡的商業資質和毋庸置疑原始。
悉數大唐射流技術的提升,幾乎暗暗都有項羽太子的罪過。
不謙虛謹慎的說,渙然冰釋燕王皇儲,就蕩然無存大唐如今綠化的酒綠燈紅景象。
再累加楚王儲君放置人從角落找還了高產的作物,為大唐的天荒地老立了洪大的功德。
所以樑王殿下在手中、商人箇中、士子、農民裡邊的名氣都貶褒常高的。”
既是仍舊說開了,房玄齡倒也不藏著掖著了。
“你說的都是他們的強點,弱點呢?”
李世民點了首肯,接連追問著。
“要說過失來說,定也是有小半的,畢竟金無足赤,十全十美。相對吧,太子殿下聽由是在水中照例朝中的威聲都不高。
來日退位嗣後,爭左右逢源的掌控時政,實則是會讓人覺得擔心的。
以殿下皇太子總算或者太常青了,各樣處事體會都不雄厚,這某些,他是哪樣都不如燕王殿下的。”
真若讓房玄齡在李治跟李寬裡邊求同求異一個沙皇,他一準是會挑選李寬的。
以是在敘裡頭,不知不覺的抑或會反饋好幾對勁兒胸臆的念頭。
“而樑王儲君的話,便宜過剩,成績事實上也過剩。王應該都知情,楚王東宮跟成百上千勳貴門閥都有比較深的衝突。
但是這千秋阻塞挨個同行業的生長,楚王皇太子跟望族勳貴的掛鉤擁有鬆懈,雖然卻是瓦解冰消神經性的改換。
這個五洲,列傳勳貴的影響力是風流雲散解數忽視的,森者,世家的創作力甚至於比清廷而且大。
鑫英阳 小说
倘或燕王殿下化作太子,那袞袞勳貴列傳心窩子都市有堪憂,還會挑起朝局洶洶。”
房玄齡但是是在說李寬的誤差,然而以他對李世民的領路,他認識其一疵骨子裡並差錯實的毛病。
那幅年,李世民繼續都在打壓門閥。
只不過把戲消滅那重資料。
公然,李世民聽了過後,臉盤不依。
“還有嗎?他倆再有何等利弊,你都並說了吧。無說的對病,朕都恕你無失業人員!”
“君王若果生氣來人守著今日的國家就良來說,事實上皇太子儲君應該亦然也許勝任的。
而是沙皇假諾祈大唐不妨更進一步,那麼樣唯恐樑王春宮會是更加符合的揀選。
全都一起
再有一下問題,一定也是只得尋思的問號。”
“該當何論疑竇?”
“倘若太子殿下退位,那麼他還容得下楚王殿下嗎?憑是盡數一下皇上,都為溫馨的皇位而牽掛。
很較著,項羽皇儲頗具恐嚇殿下皇儲王位的國力。
就此微臣有種自忖轉瞬,儲君王儲登基往後,必然是會動手勉為其難燕王皇儲的。
然掉,若果是燕王皇儲在位大唐,那末殿下太子定是別來無恙的。”
房玄齡的此主張,讓李世民頭裡一亮。
在此前面,他則也有這面的想頭,然則並亞刻骨銘心的去構思太多。
“幹嗎你會有然的論斷呢?”
“根本有兩個因,單向鑑於項羽殿下和皇太子殿下現下的實力千差萬別赫。
任是孰皇上都很難隱忍自家棣的勢力過分有力,健壯到優良恐嚇王位。
別的另一方面,則是從項羽東宮對李承乾和李祐的務上,可以覷來他骨子裡仍舊夠勁兒仰觀弟弟之情的。
當下他倆兩個在汾陽城,險些是逃之夭夭的意識,誰都不敢輕易替她倆少時。
異行者-亡者歸來
可是樑王殿下卻是不僅站出來了,還順暢的把她倆給鋪排到了非洲和西域。
我唯命是從皇太子港和齊王港,都是地面罕的好場地,現在時她倆在這裡安身立命的也非正規口碑載道。
要是樑王殿下黃袍加身了,那以現如今王儲王儲的實力,是已足以對項羽殿下消亡脅制的。
所以皇太子東宮力所能及全始全終的可能,好壞常高的。”
房玄齡這麼樣一分解,李世民聽了不禁延續首肯。
本來了,關乎到皇太子的飯碗,相對錯事如此這般一個嘮就佳績定上來的。
唯其如此說在李世民意中,當前曾經埋下了一顆不同樣的米。
這顆子粒怎麼著天道會生根萌發,就糟說了。
“玄齡,今是昨非你得找個妥帖的機,把寬兒是朕的長子的資訊,在坊間逐漸的傳回開來。”

火熱連載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1388章 長期投資 对症用药 掩人耳目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大唐兌換券買賣中段。
瞿無疆跟楊本私心情其樂融融的看著順次業務橫匾。
“楊御史,這斥資的契機,盡然是四下裡不在,每時每刻會發明啊。
像是這個造血小器作的融資券,前不久兩年的出風頭都較比泰。
誠然闔上都是飛漲了有些,但是變現並不亮眼。
不過這幾天,卻是千載難逢的面世了靈通水漲船高。
以是那種普漲。苟是造船工場的餐券,不管是本原的風吹草動什麼樣,當前最少都高潮了兩成了。”
仉無疆方今半半拉拉以上的功夫早已不在御史臺了。
要不是以便保持一度官的身份,他久已堅持了夠勁兒俸祿並不行高的事了。
“王儲太子幡然建議要授銜挨次宗室下一代到邊塞挨個嶼,大王又長足就可以了。
現下無數諸侯的采地都久已詳情下來,矯捷將距離喀什城。
斯光陰,市場上對船的須要自是升騰了一期階級。
憑是原有創造破船的作,甚至故獨自製造合河船的作,水漲船高以下,交易都變得狂暴始起。
我惟命是從渭磯上那幾家並不濟事很大的造紙工場,這幾天接帳單都收下仁慈。
借使不增加電能以來,她倆起碼亟待迨明底技能把今天的節目單全數就。
遵以此板眼下去,度德量力他倆未來三年的化學能都市充分。
這還單獨渭近岸上的坊,倘若是公海高新產業登州造紙作云云標準制飛剪船的工場,報關單就越發誇大其辭了。
總有一天小姐她…
終究這一次出港的,袞袞都是很有身份的嬪妃。
他們決然是矚望搭車質量上乘的海域船。”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小说
楊本滿對於丹陽城方今的氣象也終歸同比線路的。
結果,這兩個月廟堂有了那樣大的別,眾人每日都在人言嘖嘖,他儘管想要不然略知一二也難。
“是啊,瀛云云大,帝給各級宗室新一代的領地又是分的很散。不僅有琉球和南洋那幅出入聊亞那樣遠的,也有南極洲和歐等距迢迢萬里的采地。
千依百順今後宮廷要配罪犯和主管,邑一直抉擇美洲恐怕歐羅巴洲那幅代遠年湮的地角封地呢。”
九歌 小说
“嗯,實足有大概。路過這一段韶光的變更,海內領海斯界說久已在野中變異,這些外地的無主之地,吾輩儘管如此消計像是掌印東南各州縣通常的去處置。
不過透過領地的風行,也算將她納入到咱大唐的版圖拘了。
從那種境上說,這兩個月的時代,大唐成就了劃時代,後無來者的寸土伸張。”
楊本滿對此這一次皇朝的地角屬地國策是一體化持著支撐的情態。
在他瞅,之計謀在小間內雖則決不會直削弱大唐對邊塞封地的強權。
而半年,甚或是幾十年、廣大年而後,那些冊立在天涯海角的皇家新一代在地方根的站隊了後跟,晴天霹靂就一一樣了。
但是不可避免的會有幾分王室小夥子站住跟事後,不甘意聽山城城的命。
雖然這些元元本本無主的幅員,終竟是進去到了大唐的統限定。
況了,倘使大唐維持巨集大的民力,恁王室青少年,決定不畏不聽令,但是要想合夥開國等等的,估計竟然十分。
卒,大唐的電力核心都是在地。
山南海北諸王室青少年的封地上,廷雖也會聽任區域性巧手跟著前世開設工場。
固然關係到有骨幹招術的作,卻是決不會被同意設在異域的。
“嗯,所以我感覺明晨旬,大唐國民靠岸的古道熱腸應該總城池是較為水漲船高的,對船兒的需求是不絕都在填補。
這段年華請的挨個兒造紙作的兌換券,我準備長遠有著。”
馮無疆此刻知底的本界曾對照細小。
初期的某種短線操作的格式,扎眼是難受用於從前了。
幸喜歷程這全年的鍛錘,他也終歸成熟了勃興,找還了屬於好的投資紀律。
“嗯,我容你的主張!偏偏,你要關切此方針的實情違抗事態。
若是夥諸侯都找各種藉口留在石家莊城,事實上並熄滅怎麼皇家小夥子去到外洋的話,那般意況就決不會像你說的那麼著無憂無慮。”
楊本滿但很不可磨滅該署王室後生的德性。
誠然片段人很有素志,也頗有智力。
然更多的卻是爛泥扶不上牆,只接頭饗。
故他也是約略揪人心肺到時候這個策一去不復返要領贏得奮鬥以成。
传承空间 小说
“而往日,其一可能性援例格外大的。可本這個境況,我以為這個可能性較為低。
要知曉,砥礪皇室下一代靠岸,這只是太子東宮提議來的,而是適當諸葛黨的弊害。
跟侄孫女黨增強燕王府天涯海角鑑別力的提案是相順應的,那幅人不會坐觀成敗皇家青少年在青島城有血有肉的。”
“你這樣說也對,那就先察看咯。”
……
“二哥,這一次廷卒然把我輩冊立到天涯海角,您有啥子意呀?”
樑王府中,李恪親自去找李寬請教天涯長進的問題。
雖然李恪早先連續不斷找各類故不去封地,但他有一種反感,這一第二性是不去琉球走一趟,本身是小章程安謐了。
“可汗的上諭都就收回來了,我能有如何眼光?本是傾向啦。”
李寬不過清晰李恪到頭來滿門的千歲爺中央,才能比強,又胸也有有點兒動機的人。
雖說這些年來,兩人次煙消雲散焉大齟齬,可是要說事關有多好,彷彿也談不上。
神级上门女婿 一梦几千秋
“可,二哥,這一來多宗室後生被冊立在天,而那些角的國土大多都是項羽府的次第下述射擊隊湮沒的,這對你小正義吧?”
李恪以此觀念,本當是這麼些人這的認識。
太子和宓黨一道敷衍樑王府,是業務,李恪這些人都是會盼來的。
“世界豈王土,有何如不偏不倚偏失平的?更何況了,海角天涯那麼樣多的領域,我該署年也是第一手鞭策更多的人去靠岸,而是也隕滅術把恁多的河山騰飛下。
現在時宮廷直白收下了,我暗喜都還來為時已晚呢。”
李寬這話,在李恪見到深的假。
但卻基本上是李寬的心靈話。
簡單一幫宗室青年人,終極準定兀自給人做新衣裳的。
這一點,李寬看的深深的一清二楚。
“算了,既然如此二哥您看得開,那我也窳劣多說。今日我借屍還魂破滅求教轉您,觀展如其我去到琉球吧,不該哪做才華把琉球開展勃興呢?”
既早已領會團結盡人皆知是要去一回琉球了,李恪得是要尋味瞬時琉球的衰落要點。
同日而語角的海疆,而他想要藏區域性氣力的話,云云在琉球灑落是透頂無限的。
山高天子遠,縣城城要想覺察他的賊溜溜,底子就熄滅那末容易。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 愛下-第1329章 好事不斷 鹤鸣之士 且持梦笔书奇景 熱推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登州城是大唐朔最蕃昌的州城。
付之東流某部。
凡是是帶上某個的錢物,頻繁都是往要好臉上貼題。
在繁榮的登州城,文登浮船塢純天然是最四處奔波的留存。
損失於登州電訊、晒林業、漁獵業、捕鯨業的荒蕪,再增長登州高能物理名望的優勢,文登浮船塢每日都有詳察的輪出沒。
現時大唐趕赴阿爾巴尼亞列島和倭國的航線,九蘭州是從登州啟航的,少數是從桑給巴爾、布拉格等地開赴。
馴服一匹狼要幾步?pico!
“使君,這段流光發覺登州城裡,哪樣事物都將要賣脫銷了,就跟不須錢的等同於,真正是太誇大了。”
文登碼頭,淳于博跟淳于難親自在哪裡旋。
手腳登州的喬,淳于家統統是登州地方革命派的象徵。
雖則那幅年,群崑山城的勳貴都湧到了登州,這邊一經病淳于家一家別具匠心的場面。
而是抱上了楚王府大腿的淳于家,年光卻是過的愈益的潤。
固淳于家現如今的主業是捕奴。
只是另外的差事亦然好幾都有幹。
就照說登州城中的氯化鈉零售,幾近即使如此都在淳于家的鹽類商家裡完畢的。
這一次,數以百計的鹽被輸到新羅,淳于家理所當然也能分到一杯羹。
“新羅人方今周詳攬大唐,含氧量鋪子去到新羅經商,重複不要惦念人處女地不熟,會被人諂上欺下了。
再日益增長皇朝的使臣帶著千兒八百強仍舊返回通往新羅,肆們灑脫也都狂躁行了肇端。
雖新羅不濟事嘻強國,唯獨爭也到底生齒幾百萬的面超級大國,在大唐的番邦殖民地間,到頭來小有工力的。
最緊要是新羅人累了幾輩子的資產,便是匹夫們衣袋裡並不厚實,刮一刮,仍克刮出一層油水的。
再增長新羅君主國大筆的從大唐王室儲蓄所償還了兩百萬貫,海外胸中無數萬戶侯也跟手向大唐三皇錢莊借錢營建坊,那裡的商機眼見得對錯常多的。”
淳于難今的佈置發窘也分歧當日。
對付方方面面大唐邊緣的情,他都是較為冷暖自知,心明如鏡的。
沒藝術,雖則淳于家的主業今是捕奴呢。
捕奴隊現在時儘管如此把嚴重的鍵鈕基點位於了科索沃共和國,而是摩洛哥王國半島和倭本國人的地盤上,照例克盼淳于家的捕奴隊的身形。
要想自我的捕奴隊克安全的捕殺到奴僕,與此同時翻天更簡單的捕獲到更多的傭工,這就要求淳于家對順序邦的狀況都較知根知底。
不然,率爾踢到了線板,那就犧牲沉重了。
“翔實是如此,安家立業,無是哪一方面,我輩大唐相比新羅都有很大的鼎足之勢。
只有把玩意輸送到金城,總有相同是新羅子民需求的。
獨自本,我就觀望了一艘運小鹽的舡,一艘運載鐵製農具的舟楫,再有一艘運送青啤和茗的船舶出海了。
諸如此類壓卷之作的出海,即或是在咱們登州,亦然偶然見的。
當今一味一下新羅人片面唐化,萬一屆候倭國、百濟、東西部高句麗她們十足都有樣學樣吧,那麼樣咱們登州城豈訛誤會迎來一番新的皇皇繁榮會?”
淳于博自是是不夢想淳于家直白把捕奴業當成是主業。
自不待言浮皮兒有那般多的可乘之機,若滿貫都失掉了,那就真正是太幸好了。
“要整個唐化,認同感是恁好的差事。新羅人克下這種決斷,要異常千載難逢的。
另的社稷,忖在尚未視角到新羅人取惠前頭,是石沉大海設施下這種信仰的。”
淳于難關於民心的掌握一仍舊貫破例靠得住的。
比方新羅君主國始末統籌兼顧唐化此後變得強了下車伊始,那樣常見的公家終將會快捷的緊跟。
不過要蓋完善唐化,新羅君主國失掉人命關天,那麼其餘的王國定準且可以斟酌酌了。
身為百科唐化,就表示帝國其中頭目的組成部分勉力會被大唐沾,另一個江山理所當然就愈發馬虎了。
竟,魯魚帝虎每種邦都但願別人的頭上有一度太上皇的。
雖說應名兒上,群眾都是大唐的異邦債務國。
固然那真正然名上的。
“趁斯機緣,我們登州是不是名特新優精多開幾趟隨時登程去新羅港的畫船?我揣摸舛誤每一期鋪子都能抱有調諧的自卸船,很多販子也想去新羅龍口奪食,關聯詞卻是泯計燮組建生產大隊。
如其俺們淳于家興建一支維修隊專運載人丁和物品,估量也能掙一筆餘錢。”
淳于博的眼神依然故我可以的。
論起營建士敏土小器作、煤磚小器作正如的,他倆淳于家亞哪門子逆勢。
可是搞輸送同行業來說,那麼樣他們夫惡棍的攻勢就再大庭廣眾絕了。
“本條也痛試一試。”
淳于難稍許思辨了俯仰之間其後,就批准了淳于博的創議。
……
“夫婿,這段時光咱倆的青雀白蘭地出賣的蠻好,短促一番月依然售賣了客歲週期三個月的載畜量了。”
離登州無數內外的一處府邸中心,李泰挺著個肥咕嘟嘟的雙身子,躺在一張餐椅地方小憩。
邊際刻意青雀虎骨酒營業的管管,鬱鬱不樂的登呈子信。
打被貶往後,李泰業已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了一段時日。
後為釀製二鍋頭,讓友善始建的青雀貢酒變為了大唐載重量最大的奶酒,他的精神形態回升了累累。
本,他對皇位業已消滅成套玄想,他明晰自身這一生一世身為一番鉅富翁的命運了。
因為反而是對此小買賣上的生業更進一步疼愛了。
正是他任務很專,到茲闋,都是隻致力紅酒痛癢相關的家業。
葡萄種養到竹葉青釀製,再到紅啤酒的賣,他傾心盡力的讓貢酒家產的整條生存鏈都握在己獄中。
這個主意,多也卒破滅了。
獨一還付諸東流高達的縱汾酒瓶的出製作。
施用了玻椰雕工藝瓶子看做紅啤酒瓶,到如今了局,照樣無非燕王府抱有者生兒育女技巧。
李泰倒也訛沒想過敦睦去產,只是解這個玻造作招術好不容易樑王府的挑大樑技能,和樂本該是可以能到手的。
“往時每篇月的雲量魯魚帝虎繼續都比起穩定性的嗎?怎麼著邇來一期月就轉移然大呢?”
李泰實在很聰慧的。
假設他肯心術,多多業他都是看的很通透,下面的人自來就瞞不已他。
“以本日登州那兒有不少商社買了咱的白蘭地,運載到新羅出賣。在那裡,好似青雀伏特加萬分受出迎。”
“哦?我們青雀貢酒,也是時期放開到海角天涯四野去了。特別是該署番邦附庸,眼饞我大唐的發展,那就想想法把喝色酒也跟大唐的萬紫千紅春滿園扯在協辦,讓他倆的勳貴壓尾去喝吧。”
李泰信口提出了一期建議書。
治理的日後又說了些其它實物,就喜出望外的領著我夫君的訓詞去幹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