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章 深層探察推薦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荒神明显就不看好神魂宗的那些天外神王。
天启,太虚,还有摄魂这类于天外进阶神王者,因没有得到本源的加持,在这头老猿的眼中,没有一个能挡得住林道可的那柄剑。
他是有数几个,见识过林道可厉害者,他深知剑宗之主的可怕。
摄魂神王和林道可的战斗,不仅还持续着,而且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让这头老猿颇为意外。
他怪笑两声,咧嘴说道:“我还以为,你急匆匆地来深黯星域,是要阻拦妖凤的疯癫,好让浩漭新生的本源能顺利地涌现。然后,由你以浩漭的本源重塑神位,你去湮灭星域,以千鸟界挡林道可的那柄剑呢。”
老猿说出他先前的揣测后,一圈妖能荡漾开来,瞬间扩散了万里外的星海。
他的妖能在审察深黯星域的动荡,和一颗颗星辰的碎灭,看看外域众生的大范围惨死,有没有破坏其根本。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遗憾地叹道:“至多一席。”
说完他便很自然地看向虞渊,一点迟疑都没,“虞渊,你拿下的东西,属于你我没任何意见。也唯有你铸造出神位以后,才能真正称霸浩漭,具备压制妖凤的可能性。”
绿柳也认同地缓缓点头。
此刻的虞渊,仅仅依靠那具神奇的阳神,借助深黯星域的特殊环境,就隐隐有了和妖凤一战的力量。
一旦虞渊的本体真身,也铸造出了神位来,阳神兴许还能跟着再有突破。
那种形态的虞渊,让老猿和绿柳想一想,都觉得恐怖。
深黯星域中虞渊和妖凤的战斗,深深折服了这两个妖神,让他们知道偌大一个浩漭,甚至是天外星河,除大魔神贝尔坦斯以外,也就眼前的虞渊有望让至高妖凤安分。
“本源,神位!”
虞渊目露异光,深吸一口气,也顿时意气风发。
他有预感,一旦将神位铸就,曾经属于他的一切都会回归!
封神的所有土壤都齐备了,只要浩漭有全新本源凝成,只要够形成一袭神位,他便打算晋升至高。
到了那时,他不信还有谁能压制他,还能让他低头。
“不,你不能急的!”
太始神色忽然复杂了,因有荒神、绿柳此刻在,他想说的话没说出来。
略显担忧地说:“即使有多余的本源,你也不要马上封神。你的封神之路,一定要缓下来。灰域,还有灰域的泰亚主星,一定要和你的封神相互呼应!”1
“灰域,相互呼应?”
虞渊怔了怔,旋即感觉有尘封在主魂深处的记忆,如要被点燃。
他的封神之路,似乎和新浩漭计划相关,他将主魂蜕变为元神,铸造出神位的那一刻,该是能触动什么。
“嗯。”太始回给他一个肯定眼神。
“灰域?”
老猿怔了怔,妖目流露出思索的神色,“灰域我是知道的,可泰亚主星是什么?看你俩的反应,难道泰亚主星很神奇不成?”
“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灰域瞧瞧。”太始呵呵一笑,“现在的灰域,也是在虞渊的掌控之中。而且,他允许外界的各方豪雄,去灰域探索奇妙。”
“哦,我有点兴趣。”老猿怪笑起来。
绿柳满脸震惊,似乎没有想到居然连传说中的灰域,也和虞渊挂钩了。
然而,见识过虞渊这具阳神的力量后,不论太始如今说什么,他都会去相信。
“龙族迁移去了灰域,龙颉和钟赤尘,还有……另一头幼小的泰坦棘龙,之前都在泰亚主星。哦,对了,还有深渊巨蜥,溟沌鲲。”虞渊轻咳着,说道:“都没能用得上,原本的计划,是合力围剿妖凤的。哎,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老猿和绿柳表情顿时精彩起来。
这时,太始又对这头老猿说道:“虞渊的封神之路,我们并不着急。我从浩漭过来时,觉察出地心之炎的意志,这一席神位它要为莫白川争取。你们都忘了一个事实,天地间最克制妖凤的,不是源血大陆的那股极寒。”
“而是那股最炽烈的火焰!”
“莫白川也对妖凤恨之入骨,他舍弃了天火神路,偏执地追求地火大道,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和妖凤一战。”
“我,还有神魂宗,我们都愿意成全他。”
太始认真地说道。
咻!
大魔神格雷克的血色魔影,忽然从地底深处冲出,他立在一片倒塌的宫殿前方,出神地仰望着天外。
在他的身后,乃是一片茫然失措的血魔族族老。
“我们的根基和血脉源头依然存在。”
种田空间:娶个农女来生娃
格雷克安慰着那些族人,心中却一片凄凉,他明知道所有族人的思想和血脉痕迹,已被虞渊给更改扭曲了。
可他现在又清楚地意识到,他再也反抗不了虞渊,甚至只要有这样的念头,都可能被虞渊得知。
他万分沮丧,偏又无可奈何。
“格雷克。”
此声一起,虞渊就从界壁外的星海,朝着源血大陆回归。
他一动,太始也立即跟上了。
虞渊和太始两人,很轻松地就透过了界壁,再次回到了源血大陆。
然而,在荒神和绿柳这两个妖神,仅仅只是快要到达界壁时,顿时就嗅到一股冰寒的气息。
如有一根根冰棱,从界壁内指向他们,但凡他们再敢接近,就不会再客气了。
“看来,我们并不受欢迎啊。”老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你我,还有我们部族内的妖族战士,也确实杀了不少血魔。深黯星域的世界,和一些微小的天地,我们也有过破坏。”绿柳倒是看得开,他还隐隐约约地感觉出,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排斥他和荒神。
“或许,我们也应该识趣地离开。”
绿柳隔着那层冰莹的界壁,深深望了虞渊一眼,说道:“有什么事情,等我们以后在浩漭,或者到了别的星域再说吧。”
“也罢。”荒神无奈点头。
随后,这两位出自浩漭的妖神,甚至连招呼也没打一声,便结伴远去。
……
“你们全部退下吧。”
虞渊回归了源血大陆以后,冲着那些聚涌在格雷克背后,一众的血魔族族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远离。
“遵命!”
“我们这就退开。”
灵魂和血脉深处,此刻只剩下虞渊踪影的那些血魔族族人,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立即就躬身行礼后退开。
只剩下格雷克一人停留。
“你是唯一清醒的,可你知道为什么,我能轻易剥夺阳脉所有,并扭改他们灵魂和血脉内的印记吗?”虞渊轻喝。
格雷克茫然,道:“因为你得到了它的眷顾?它层次……高于缔造我们的阳脉?”
“不。因为你们血魔族群能产生,根源并非来自阳脉,而是在地底更深处的它!去缔造生命的玄奥,是它特意露出以后,才被阳脉领悟出的。它赋予阳脉的这种创生力量,才导致你们血魔族的形成。”
“你们的灵魂深处,血脉的底层内,蕴含着它的生命再造力量。”
“严格意义上来说,它才是你们的缔造者,才是你们的源头。只因它绝大多数的时候,它都必须处于沉寂状态,所以才纵容了阳脉。它需要有阳脉这样的存在,来指引你们,来守护深黯星域和它。”
一番解释后,虞渊给出结论,“它才是你们真正的创生者,你自己好好醒悟吧。”
格雷克呆住了。
虞渊的这番话,颠覆了他的认知,让他如遭雷击,一下子接受不了。
新米煉金術師的店鋪經營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太始轻轻点头,感受着源血大陆的奇妙,微笑着说:“它是利用了阳脉源头,让阳脉和你们血魔族,变成了守护它的屏障。你们,就像是此方天地的界壁,让它能安心沉眠。”
……
峡谷地底,原本阳脉源头所在区域,被坚硬的冰岩覆盖。
纪凝霜的躯身,还有虞渊那具重伤的阳神,此刻都静坐在冰岩上方。
淡淡的寒雾笼罩着他们,防止有任何外力打搅,避免让这个状态的他们,再遭遇新一轮的凶猛攻势。
嗤!
微小的紫色幽电,在冻为冰雕的纪凝霜体内,不断地碎灭着。
下方的那股极寒,封冻了纪凝霜的同时,还以最极致的寒力,将妖凤残存的血能扼杀,好帮助纪凝霜尽快痊愈。
重新化作人形的虞渊,不时轻弹手指,便有一束血芒,融入到冰雕般的纪凝霜,为她充盈精纯血能。
即便有那股极寒在全力协助,虞渊阳神的恢复速度,还是远远快过纪凝霜。
他的本体真身,此刻和大魔神格雷克讲话时,这具阳神体魄内迸断的经脉,已经完成的重连。
呼!
赤红如血的妖刀,忽然静静悬浮在他的胸前,一条溪河在刀身蜿蜒流淌。
溪河便是阳脉源头残存的力量。
在妖刀内的血色世界,阳脉源头化作的这条血河,还是相当的宽阔,只是被一团团的魂能裹住。
可在血河深处,虞渊渐渐感知到了不同于血脉秘术,不同于生命精奥的记忆。
那是阳脉源头的生命历程。
是它多年来收集的,天地星河的知识,还有它的来源出处,它的追求和梦想。
这些被虞渊封禁的部分,如今被重视了起来,他想通过阳脉去了解此方星空。
“让我来好好看看。”
一缕血色幽魂落入其中,大量的驳杂记忆,如碎片雪花般纷至沓来,几乎填满了虞渊的一道魂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