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人間劫(三更求雙倍)看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苦心听到轻瑶的问题,也是一愣,然后才苦笑一声。
“我要何去何从,怕是还要看诸位的意见吧。”
轻瑶发现他认知正确,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第二点要求……我同意。”
如果对方认知不正确,她是否同意第二点,那还要考虑一下。
“那我也同意吧,”瀚海响应自家师伯的意见。
轩辕不器的态度却是很明确,“这家伙太狡猾……我先保留,等事情完了再说吧。”
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苦心的第一个要求被否,第二个要求也没有完全通过。
但这结果已经不错了,没有完全通过也意味着没有被拒绝,起码短期内不用担心暴露。
于是苦心又提出一个要求,“能尽量保证他们活着吗?”
“不能,”颐玦很干脆地拒绝了,“我会给一个机会,让他们自证,自己有资格活着!”
自证自己有资格活着,这个难度稍微有点大。
起码得做过证据确凿的好事,同时还要自证,没有做过太坏的事,后一点尤其难。
但是颐玦不管,在她看来,没有一上手就搜魂,还能给对方一个机会,已经算厚道了。
“我不同意,”姜家真尊黑着脸表示,“盗脉就都该死,没必要赦免。”
他亲手击毙了自家的天才,别人凭什么就能幸免?
“但是,盗脉修者太多了,”颐玦轻喟一声,她知道对方为何发怒,又解释两句。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只是给出一个机会,有没有人能得到,那就两说了。”
其他人想一想,也确实是这道理,如果入了盗脉,还能自证不该死,那放一马也无妨。
苦心真尊看起来还想提别的要求,但是被颐玦打断了,“够了,冯君接着说。”
“接着说……那就是天琴位面的盗脉了,”冯君正色发话,“有必要把中层端掉。”
苦心真尊闻言愕然,“那盗脉岂不是成了一团散沙?”
失去了组织性的盗脉,能不能压制得住其他类似的犯罪组织,还真就是两说了。
冯君却是不为所动,“反正前辈你能准确追踪,还有就是……训练营要全部打掉!”
这话一出口,轩辕不器等人毫不犹豫地点头支持。
盗脉的训练营就是造血机器,要不老话总说从孩子抓起,真的是必须的。
三名家族真尊不清楚此事,问了两句后,也是一脸骇然,“盗脉居然发展到这一步了?”
苦心真尊对这个要求没什么反应,自打他坦承,自己确实能感应到其他盗脉修者,就知道后续的要求会接踵而来,而更关键的是:他没能力拒绝。
所以他微微颔首,然后面无表情地发问,“除了这些……还有吗?”
“我没有事情了,”冯君侧头看一眼其他人,“你们呢?”
東 騰 齊 石
大家真想找事,肯定还会有事的,但是在场的都是体面人,也不好再斤斤计较。
冯君的要求,基本上已经将盗脉打压到了相当的程度,可以满足了。
其他人再有什么要求,自己操作也就是了,没必要当着这么多大能纠缠。
苦心真尊也放下心来,忍不住苦笑一声,“求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咦,你以为这样就能求活?”轩辕不器讶然发话,“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不器大君,你这就过分了吧?”苦心真尊的脸一沉,“糟蹋人也要适可而止!”
虽然他低对方一个大境界,可也是出窍真尊,真尊不可辱!
“我糟蹋你?”轩辕不器不屑地笑一笑,“你刚才诱导大家往错路上走,在糟蹋谁?”
“在糟蹋咱们!”姜家真尊毫不犹豫地接话,“感觉特别侮辱人!”
你们自己分辨不出来,也要怪到我头上?苦心真尊心里真的很不以为然。
不过这事儿还没办法辩解,总不能说对方能力不够吧?那可就是挑衅了。
说到底,他是一开始存了糊弄人的心,这个不能否认。
但他也有自己的倔强,“那我做这么多,图啥呢?”
“赎罪,”姜家真尊的反应很快,“你徒儿对颐玦有恩,我们可是被盗脉害惨了!”
吹響吧!上低音號 同人小劇場
这话有点冒,不过考虑到他亲手抹杀了自家的天才,别人也不好计较。
倒是轩辕不器说了句公道话,“你先把事办好了,再计较你糊弄我们的事情……”
“反正颐玦有意放过你,我们能配合,也就配合一下,关键还是要看你的态度!”
关键看态度,这话真的在理,苦心真尊沉默一阵,重重地叹一口气。
“唉,当初就该坚定了决心……利用盗脉修炼,快是快了,终究是有隐患!”
这才是七情道对于盗脉的公正认识,不是没有人研究过,还有人明白指出了弊端。
不过隐患主要指的还是修者间的因果,倒不是说锤炼心性不好。
所以反对者也坚持认为,不入红尘人世,何以体察“七情”?
现在的苦心的感慨,也不算是反思,只是认为自己小看了“人间劫”。
但是他能坦然承认,算是彻底认栽了。
重生之狂暴火法 燃燒的地獄咆哮
认栽之后的苦心,行动还是很快的,在冯君的帮助下,避开通道直接进入了虫族世界。
与此同时,他给了颐玦一块黑曜石,上面是他能感应到的在天琴的盗脉修者。
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有些金丹期的盗脉候补,都被他感应到了。
这些人入盗脉,甚至还在他闭关之后,那时他已经退出盗脉几百年了。
然而偏偏的,千重、轻瑶和颐玦都能认定,他在相关事宜上没有说假话。
轩辕不器闻言,都忍不住感慨一句,“这盗脉……还真不是一般的邪门儿!”
“树形控制,上古的手段啊,”冯君出声发话。
见到大家都看过来,他忙不迭地摆手,“别看我,不是我说的,是那位。”
“竹君子这见识,太厉害了!”卫三才竖起一个大拇指来。
“那还用你说吗?”轩辕不器没好气地哼一声,“还是谈分工吧。”
“分工……”莒家真尊若有所思地看向颐玦,“还得跟那些真尊打招呼吧?”
“何必打招呼?”颐玦不假思索地回答,“上次跟那些真尊打了招呼,名单上的家伙一个个,没事就往虫族世界逃窜,这次不给他们机会了……想必他们也能理解。”
这是她的思维逻辑,上次我尊重你们,结果弄得一地鸡毛,这次就按我的节奏来。
其他人闻言,都微微颔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有姜家真尊看了冯君一眼,“冯山主也是这么看吗?”
姜家式微了,但他在族里极其强势,想到若有人这么对自己家族……就觉得有点不妥。
冯君笑一笑,没有回答,心说颐玦想做主,那就由她决定好了。
颐玦也注意到了个问题,看一眼姜家真尊,怔了一怔,然后发问,“冯君你怎么看?”
她不是智商不够,实在是懒得动脑子,正好手边有爱动脑子的工具人,为啥不用?
我又不是元方!冯君暗暗地嘀咕一句,然后才正色回答,“还是……打个招呼吧。”
“不过这次不列名单,就告诉他们,咱们要进行下一步剿杀,希望他们不要声张……毕竟上一次不太完美,若是冒犯了他们麾下的小修者,还请理解一下。”
颐玦侧头思索一下,然后点点头,“你说得对,打个招呼更好,刚才你怎么不说?”
冯君笑一笑,“其实相差也不大,就没有说。”
颐玦多聪明的人?瞬间就考虑到了“统合后的灵植道太强势了”等传言。
她可以认为,自己能够不畏这些传言,但是既然有更好的方案,为什么不执行?
于是她又微微颔首,“这个补充很及时……以后有什么话,你直说就行。”
冯君无奈地翻个白眼,心说你用工具人还用出惯性来了?
不管怎么说,颐玦采纳了他的意见,特地回了一趟阿修罗通道口。
那些真尊一听,名单一旦列出来,可能有人跑到虫族世界,就知道潜在的麻烦有多大。
苦心真尊能想到的,真尊们基本上都想得到——天琴功法一旦外泄,因果真的不小。
这种情况下,颐玦知道前来通知一声,礼数就算尽到了,谁还能有别的话说?
大家纷纷表示,颐玦仙子不用客气,你只管出手就好,我们心里有数。
明日之戀與空之色
就算有几个迟疑的,最后也只是表示:若是涉及到我家了,颐玦道友方便的话,最好尽量留个把活口。
这个要求也不过分,甚至隐含的意思可能是——没活口也无所谓。
但是真没活口的话,你在事后最好能拿出些证据来,大家都是讲究人,对吧?
只有位居家族榜次席的洛家稍微例外。
因为洛家也弄到手一个空间泡,两名洛家真尊合力,已经将空间泡炼化了。
所以洛元化直接表示了,“这种事,洛家怎么能后人呢?盗脉还曾经在我家小界外布阵。”
小界外的板块上,到底是谁布的阵,已经不可考了,但是盗脉的可能性不小。
洛元化表示,“正好我最近稍微得空,愿为天琴位面的安定,稍尽绵薄之力!”
姬家真尊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要是不我家的空间泡还没拿下,哪里轮得到你洛家……
(又是三更,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