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大叛賊 起點-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萬里來訊鑒賞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在其位,谋其政!”朱怡成淡淡说道:“大臣们考虑问题出于他们的职位和利益,老百姓考虑问题同样也是如此。但你不同,你是太子,是国家储君,也是未来大明的皇帝!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能被他人所左右。”
“臣子的话可听,也可以参考,却不能作为决定。你需要有自己的想法,用全方面的思维去琢磨。”
朱怡成这话让朱伯㶗若有所思,他想到了自己在南海舰队服役的时候,再想到了现在在总参谋部工作的情况。
诚然如此,在什么岗位上,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完全不同,这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作为储君,朱伯㶗和其他人不同,他的着眼点应该更高,更为全面,而不仅仅只是关注眼前。
“儿臣受教。”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疑惑,可朱伯㶗是个聪明人,他清楚朱怡成说这些话不仅是为他解释,更是手把手地教导他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帝国统治者。
“其实民间有句话倒是比较贴切。”
“何话?”朱伯㶗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心月如初 小說
朱怡成笑着说:“屁股决定脑袋,这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这脑袋就如何思考。”
朱怡成如此说,还伸手冲自己的脑袋指了指,朱伯㶗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随着朱伯㶗笑,朱怡成也同样哈哈大笑起来,偏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
接着,朱怡成继续为朱伯㶗解释一些国政实施的目的,包括他对于世界各国的看法,尤其是在之前国际局势的变动和大明的一些应对手段。
其中,朱怡成叮嘱朱伯㶗,许多问题不仅要全面看待,更要结合实际。现在的世界和以前不同了,在以前中国就是世界的中央,而中国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是如此。
但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始,西方世界已迎头赶上,整个世界的变化在这两百年间远超之前数千年变化的总和。
朱怡成为什么会在当初大明还没有完全统治全国的情况下就耗费巨资向海外开拓,其原因正是如此。
亏的朱怡成下手早,如果再晚个十年二十年的话,那么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有新明的存在了,至于南陆更不用说了,虽然从历史的考证来说中国人才是最先发现南陆的,可在上百年前西方人就到过南陆,如果历史不改变,那么英国人、荷兰人这些西方国家的人很快就会把南陆也占为己有。
世界就是一块大蛋糕,落手快的有落手慢的无,整个世界的瓜分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当世界最后一块无人的土地被瓜分完毕后,那么各国直接的矛盾就会因为利益的原因开始产生碰撞,从而导致由争夺殖民地产生的战争爆发。
其实这种情况在大航海时代开始后就有了,只不过那时候还没到那种激烈的程度罢了。而现在无论是新明,又或者南陆,甚至包括印度、非洲等地,各国随着殖民地的无序扩张结束,相互之间利益的争夺爆发,战争也是不可避免的。
大明在其中的角色异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大明介入的原因使得这种矛盾的激化提前了。
在新明的前后两次战争就是这个体现,而北方俄罗斯的开战也是有这一部分的因素。就连南海那边同样也是如此,这点朱伯㶗很清楚,因为他曾今亲自在南陆和荷兰人、英国人打了一仗,这一仗规模虽小,却意义重大。
“父皇,您的意思是有人挑唆?”
“这是肯定的!”朱怡成毫不迟疑点点头:“西方各国同我大明不同族不同文,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过就算在欧洲各国之间也是矛盾重重,可不管如何对于东方大明而言,他们在某种情况下的立场却是一致。”
“儿臣有些明白了,父皇,当年父皇拉拢奥斯曼帝国为的就是针对欧洲诸国吧?”
“嗯,有这样的考虑,其实不仅是奥斯曼帝国,还有葡萄牙,甚至包括荷兰王国。”朱怡成说道:“奥斯曼帝国横跨亚欧两大陆,同西方各国打了几百年的交道,相互之间原本就是矛盾重重,拉拢奥斯曼帝国是为了帮我大明分担西方的压力,同时也是为了让奥斯曼帝国在欧洲搞些事出来。”
说到这,朱怡成笑道:“葡萄牙和荷兰两国在欧洲也算是老牌帝国了,尤其是前者大航海时代就是葡萄牙人开始的,可其国太小,又挥霍无度,后来衰败下去。再后来又被西班牙所并吞,如今虽又独立,可因为法兰西波旁王朝入主西班牙王室,压得葡萄牙喘不过气来。”
“荷兰也是如此,历史上被西班牙吞并,两国有着深仇大恨,这些都是我大明可利用的地方。”朱怡成抬手做了个姿势,笑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们做得我大明为何做不得?不要去听那些腐儒的所谓道德,作为一个帝王,当需内圣外王,如一旦内王外圣,这个帝国崩溃就在眼前!”
朱伯㶗点点头,其实有些东西朱怡成以前曾今和他说过,不过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说的如此透彻。此外,朱伯㶗之前的历练不够,眼界不宽,而现在在经历了南海服役和总参谋部的工作后,他已经慢慢成长起来了,领悟的也自然更深些。
“需注意英国人!”朱怡成今天既然和朱伯㶗讲了这么多,也索性多说上几句。
“英国人?父皇这是为何?英国同我大明不一直关系不错么?”朱伯㶗疑惑地问道。
英国是大明第一个建交的西方国家,而且这些年来英国和大明直接的贸易数额不断增长,是大明海外的重要合作伙伴。
另外,在新明的第一场战争中,英国虽然一开始坐视旁观,可在关键时刻还是帮了大明一把,要不然第一次新明战争不会以平手和法兰西、西班牙联军握手言和。
至于在之后的吕宋之战中,英国甚至还派出舰队协助大明作战,从这些来看英国和大明应该算得上是盟友,就连大明官方也是这么宣传的,所以在大明国内中,对于英国这个国家的感官不错。
可现在朱怡成却告诫朱伯㶗要注意英国,这使得朱伯㶗有些不解。
“记住,无论那个国家同大明直接是否友好又或者矛盾,无非就是利益二字。英国有句谚语,你可知道?”
“还请父皇教诲。”
“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当朱怡成缓缓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朱伯㶗身子微微一震,神色严峻起来。
这句话后世一直说是二战时期英国大名鼎鼎的丘吉尔所言,其实真正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并非是丘吉尔,而是英国十九世纪著名的政治家,首相,保守党领袖比肯斯菲尔德伯爵,本杰明.迪斯雷利所说。
这句用最简单的言语来解释了什么叫政治的真正含义,同时也是英国政治家包括英国王室为之奉为经典的政治基础。
在中国,在大明。
随着朱怡成复国以来不断增强新学,削弱旧学,现在的大明变得比前明更为开放,再加上大明在海外的不断扩张,那些抱守残缺的思想已没了多少市场。可就算如此传统的许多理念也是有着基础的,不仅包括普通人,就连朝中不少大臣也都是有着或多或少理学的观点。
而朱怡成这句话直接揭露了政治本质,把外面包裹的华丽衣袍直接褪去,露出了里面真正的内核。这在大明内,能够接受这种理念的恐怕不过,如果不是朱怡成和朱伯㶗的私下交谈,如果被传了出去,恐怕会被许许多多理学者群起而攻之。
“英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你以为以此句问经典的国家会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国家么?”朱怡成直接问道。
朱伯㶗缓缓摇了摇头,今天朱怡成对他说的这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之前好几年的感受,给予他不少冲击。一时间,朱伯㶗的头脑有些发胀,他需要些时间慢慢消化,然后再自己做出最终判断。
“有时候多去见见邬先生。”朱怡成见儿子有些发愣,知道自己今天说的够多了:“你是他的学生,邬先生有着大才,他是大明少有的清醒人,多见见,多和他聊聊,对于你来说会有好处。”
“儿臣明白了,儿臣也有好些日子没见先生了,儿臣定会前去拜访求教。”朱伯㶗认真地回道。
朱怡成点点头,正要继续和朱伯㶗说些什么的时候,隐隐听到殿外似乎有什么人在说话,当即有些不悦高声询问。
“皇爷,蒋大人和庄大人来了,要求见皇爷。”很快,小江子一路小跑回来禀报。
下榻爲妃 小說
“蒋瑾和庄岩?”朱怡成微皱眉头,两个军机大臣,其中一个首席军机,另一个还是总参谋长,他们这时候来找自己干嘛?难道说……?
想到这,朱怡成立即让小江子请他们进来,不一会儿蒋瑾和庄岩快步进了偏殿,见到朱伯㶗也在倒也不意外,上前先给朱怡成行礼,随后又给太子行礼,口称殿下。
“你们这时候入宫求见是为何事?”
“回皇爷,杨勖送来的急信,臣知皇爷牵挂北方战事不敢怠慢,所以第一时间入宫求见。”蒋瑾把手中的信匣双手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