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深空彼岸 辰東-第四百七十二章 王煊弒神閲讀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自有神话以来,至强神明无不高高在上,被超凡者膜拜,那是他们所追求的最高成就,人生的最高峰。
但是现在,有一群“疯子”,一个比一个兴奋,一个比一个张狂,争前恐后,围猎银发神明!
他是从大结界回归的神明,地位崇高,一言一行,都有超凡余韵在蔓延,有残余的秩序之力在扩张。
繽紛獸耳繪
但现在,他被一个人率领“自身”群殴。
“疯了,真是不可想象啊,至强神明成为了猎物,被一群疯子围剿,狩猎。”
外太空中,很多人都看傻眼了,难以置信。
“老王……牛犇,不愧是我的结拜大哥,他这是准备弑神啊!”马超凡第一时间发表看法。
青木、吴茵、赵清菡几人都瞥了它一眼,这匹马有点不要脸。。
机械小熊很“耿直”,道:“熊怎么听说,你是他的坐骑?”
“天马踏月赶熊拳!”马超凡大吼,果断亮蹄子!
……
养生宫,陈永杰神色无比严肃,他知道,至强神明意味着什么,并没有因为王煊的强势而放心。
大方士徐福点头,道:“有些门道,这么多化身,都不弱于主身,敢这么练功的人,不是精神病,就是快人格彻底分裂了!”
一片刺目的银光席卷腐朽的大结界,银发神明体外的神环暴涨,向外扩张,他的身上有斑斑血迹。
他负伤了,但是他的超凡之力却在提升,于人间受阻,嘴角淌血,让他双目深处的杀意不断攀升。
一时间,无尽的枫林出现,红火一片,那是他的心灵升华之地,而后又炸开,天地间都被银色光焰取代,冷漠的声音在整片天地回响。
“神明三斩,岂能无功,回溯!”
这一次,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给人无尽的寒意与压迫感,像是末日审判,由至强神灵主导,判罚诸神。
噗!
所有人,无论怎么防御,不管站在那里,都受到了波及,消失的神明三斩,像是在追溯过去,逆着斩了回来。
先是斩时空,羽化宫顿时模糊了,塌陷了,被一道刺目的银芒波及,所过之处,摧枯拉朽,虚空塌陷!
接着是斩元神,在场的本就是精神体,全都破防,伤势或轻或重,在扭曲的虚空中挣扎,各自都被一道银光击穿。
最后是斩肉身,王煊的胸口被煌煌神明之光撕裂,有大片的血液溅起,这一击可不轻,打穿了他的躯体。
初戀鎮魂曲
刺头老张发火了,道:“竟敢伤我,各位分身还不出手灭了他?这是耻辱,一个异域神明而已,岂能让我流血!”
“神明三斩,谈什么回溯,不过是残余的秩序之力振荡而已,你想要这种效果?还给你!”妖主开口。
一时间,万仙渡劫曲再现,雷光一重一重,就在银发神明的头顶那里落下,猛烈的炸开,劈的他踉跄倒退。
他的双目更为冷冽了,肩头、胸前和背后被劈开部分,焦黑中有神血在淌落。
在郑元天灰烬中新生的神秘人开口:“各位分身,我为主身,自当为尔等讨一个说法,仙胎寄生了,取至强神明果位而代之!”
在银发神明的体内,有莫名的力量在侵蚀,要占据一位至强神明的血肉与精神,以此为温床,为母胎,要化生出一个新神灵!
这一手很歹毒,让王煊都颇为心惊,他都有些怀疑了,这还是自己的分身吗?该不会是魔胎开创者在他的精神中复生了吧?
不过,他又摇头,在虚无之地,方雨竹、老张等人一起帮他会诊,这些都是他的精神分身,不会有错。
一切都是因为,他从郑武那里得到过魔胎大法,也曾钻研过,解析过,而这个神秘分身,就属于他那部分精神,进入虚无之地后,开始在这个方向研究,练了魔胎大法。
“滚出去,神明岂容你亵渎!”银发神明开口,全身毛孔都在喷薄刺目的银光,那是真正的神焰,熔化了倒塌的巨宫,让虚空模糊,扭曲。
他在以神明之焰洗礼自身,要斩去仙胎寄生的印记。
“各位分身,还愣着干什么,和本座一起杀了他!”冥血教祖开口,瞬间,一拳打出,天地轰鸣,像是有一轮血色的大日绽放。
“谁是分身,谁是主身,也不要争了,谁先杀了这个异域神明,谁就当家做主!”妖祖喝道。
霎时间,他施展出法体,身形暴涨,顶天立地,一脚就向着下方踩去,结果惹得冥血教祖等人纷纷呵斥,敌我不分吗?想提前内讧吗?
“抱歉!”妖祖缩小法体,越发的精悍,满身妖气沸腾,周身金光绚烂,瞳孔妖异如刀,扑杀向银发神明。
妖主妍妍则一语不发,这次轮动油纸伞直接砸了过去,出手间,红色长裙飘舞,风华绝代。
这让王煊眼晕,说什么也不能让妖主取而代之,不然的话,以后自己是男还是女,会不会过于阴柔?
呼!
像是星河坠落,方雨竹出手,羽化拳挥出,洁白拳印无坚不摧,一拳震碎银发神明的甲胄,第二拳轰在其眉心前,虽然被神明之光抵住了,但是让其元神剧震,精神光焰四溅,他险些仰头栽倒在地。
“分身,你的表现呢?”张道岭问王煊。
“我为主身,出手的话,自然就要决生死了。”王煊开口,精神天眼和十一段底蕴凝结在一起,身心空明,感应冥冥中的一切恶意与威胁,捕捉对方的弱点。
“嗯,小心,他还没有到穷途末路时,体内有一团光茧,正在破出!”王煊警醒,告知各路分身。
并且,他果断斩出一剑,心灵之光蔓延,和斩道剑交融,冲击对方的体内的神秘光茧。
噗!
银发神明的血肉被剑光洞穿,神之血液洒落,一位神明接二连三被刺透,染红地面,惊得现世各路超凡者动容,都心惊不已。
“那个人真的在弑神,居然要做到了!”有人颤声道。
“砰!”
银发神明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个光茧孵化而出,迅速裂开,有一头银色的神鸟展翅翱翔,和原本的元神合一。并且他那被剖开的肉身剧烈变化,人形躯体更高了,挺拔而雄伟,五米有余,此外背后一对又一对洁白的羽翼张开,纤尘不染,银光沸腾!
“他是光神,其化身为十二翼天神,在人间行走了很多年!”外太空,有人感觉头皮发炸,认出了他的身份。
早先,人们并不知道这个神明是谁。
劍道
光神,代表了神圣,光芒普照十方,净化世间一切黑暗,实力极高,在神明中都赫赫有名。
“他居然是光神,我崇拜的至高神明,早先居然蛰伏,隐藏了真面孔。”有人激动的叫了起来。
现在,他满身都是流动的神圣光辉,世间一切和他比起来,仿佛都带着红尘烟火,他超然在上。
大方士徐福露出异色,道:“这货,有点眼熟啊,像极了当年在仙道之地作乱的那头猛禽,是妖皇银鹏和妖圣光烈鸟结合的后代。”
当年,这位可是好大的威名,其父统驭的上古皇朝,威势浩大,他也有极高的地位,但是随着上古诸皇全部覆灭,他东躲西藏,数次作乱后,远走他乡。
“真是他,想不到啊,光鹏,成为了光神,进入宇宙深处,成为一位至强神明!”徐福露出异色。
在他开口时,场中发生激烈大战,不愧为妖皇之子,其成就很可观,也成为了幕天境的强者,属于绝世列仙中的一员。
当然,在这宇宙深处,他自己称神,被尊为光神。
战斗非常激烈,这头猛禽比当年更凶戾,展翅间,剑光无数道,密密麻麻,将王煊的一些分身都击穿了。
当然,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儿,立刻还以颜色,身影众多,拳剑齐鸣,轰向前去。
“王煊一个人,在围殴伟大的光神!”有人开口。
“闭嘴,光神不败,那个王煊在人间很了不得,但是,绝对无法弑杀光神!”在这里有光神的信徒,激动无比,同时也在担忧,也在愤怒,心底深处真怕王煊屠神。
冥血教祖叫道:“仙道之地的一头凶鸟,换个地方就成为十二翼神灵了,有意思,鸟人,我送你回你姥姥家!”
显然徐福的话语传到这里,被王煊与化身听到了。
冥血教祖举手投足,都是璀璨拳光,红色大日一轮又一轮,在光神周围炸开,不时和对方的拳头撞在一起。
这里能量浩荡,剧烈沸腾。
王煊身为主身,自然不可能看着,化成剑轮,在正面抵挡妖皇之子,对抗位名动古代的猛禽。
剑轮中,他也在显化石板经文中记载的真形,这是至高经文的交融,剑光所至,他将对方的羽翼斩下一截,顿时血淋淋。
并且,他亲自俯冲了过去,和对方肉身搏杀,他的体魄在轰鸣,接近真实的超物质在沸腾,顿时让光神都大吃一惊。
噗!
王煊的拳头带着淡淡红色物质,和光神对轰后,让对方的拳头染上一些焦黑色。
“神的怒火,需要你们的血液来熄灭!”光神淡漠地说道。
话语落毕,一片拳头砸了过来,超凡之光将他横扫,这群人如同疯子似的,根本不在乎他的威胁,只想着尽快干掉外敌,好去争夺主身。
轰!
方雨竹全身都是羽化光雨,覆盖住对方倾泻过来的漫天剑光,她双手划动间,能量化成羽化神竹,成片的浮现,锁住前方的那个人。她虽然为一个出尘的女子,但是在这么多化身中,实力尤为出众。
“方雨竹!”光神瞳孔收缩,显然认识对方,对这个终结了上古皇者辉煌的女子,非常痛恨。
当然,他也知道,这不是真正的的方雨竹。
光暗交织,成片的羽化神竹浮现,如剑芒冲起,在光神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血口子,并将其身后的雪白羽翼撕裂一对。
“这个世间太污浊了,充满了肮脏与丑恶,唯有光可以净化现世,洗礼仙界,由我而始,净化这片超凡天地吧!”
光神开口,一片又一片洁白的羽毛落下,排列满虚空,像是无尽晶莹的花瓣,带着绝俗的气息,绚烂而又神圣。
每一根羽毛都有着难言的气韵,不染红尘,仿佛超脱在世外,构建在一起,形成一片宏大而繁复的图案。
“小心点,这有可能是举世皆灭之术,他想拉上所有对手一起上路!”大方士徐福在远方暗中传音。
果然,这一击极其恐怖,天地间,无数的光亮起,银白充斥山河宇宙间,仿佛要倾覆这片腐朽的结界。
所有洁白的羽毛都开始焚烧,瞬息光耀人间,要将万物焚尽,蒸发个干净!
王煊和诸多化身,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全都在反杀,反制对手,各种杀手锏齐出,要灭了光神。
最后的刹那,光神的血肉破碎了一半,骨头都露出来了,背后那一对又一对神圣羽翼,折断了大半,鲜血滴滴答答地落下。他极速冲了出去,竟利用这近乎玉石俱焚的一击,想要摆脱这片战场,不想再战下去了。
超凡世界即将熄灭,他并不想和一个人间的年轻人死磕到底,赢了的话没光彩,输了的话太悲催。
然而,他刚飞行出去数百米远,结果发现无法挣脱。
萬古
冥血教祖牵着几根血线,和他的身体交融,开口道:“我允许你走了吗,血色烙印被铭记了,你想向哪里逃?”
同一时间,那个从郑元天灰烬中新生的神秘人也开口,道:“仙胎寄托之地,形神都被我选中了,你还想走?”
在他的手中,也有丝丝缕缕的线条,和光神纠缠!
王煊开口道:“各位,你们肯定都要与我争夺肉身,都想成为唯一,那么,我建议换个战场。杀了这头凶禽,在他体内搏杀,这样的话不至于损坏我们的肉身,要知道,我的就是你们的,你们的也是我也的!”
他补充道:“谁也不要想提前回归我们自己的肉身,因为,我们的速度谁也不比谁差,那样的话,一旦激烈争夺,损失的是我们自己的肉身,就以光神的血肉为战场,现在先杀其元神!”
“好,就这样决定了,先杀这头凶禽!”
“什么妖皇之子,宰了吃肉!”
“我为主身,先杀其元神,本教祖来了!”
这群疯子自身都受伤了,而且并不轻,甚至是被重创,上古妖皇之子——光神,自然极其强大,接连对抗,众人怎么可能不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现在他们战意高昂,全都在俯冲,施展秘法,在哧哧声中,夺光神的肉身,先后入侵了进去。
“杀!”一群疯子大喝,杀气滔天。
光神怒吼,在他的体内各种光芒绽放,但是,他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他的头颅中,自身的元神之火在熄灭。
王煊等人也被重创了,但是,他们却愈发的激昂,绞杀光神,以这里为战场,要争夺主导权。
“神……死了吗?”外界,有人颤声道。
“弑神了,那个年轻人他杀死了赫赫有名的光神!”有超凡者看出究竟,感觉难以置信,震撼莫名。
必须得向大家推荐完美世界动画,最近这两集超燃,我是一路跟下来的,近期非常好看,上周的超燃打斗上过抖音热榜,这部动画在腾讯视频独播,喜欢的不要错过。